簡介

「對啊!對你來說應該很不錯,至少不會有機會在街上踫到我了。」 「別這樣說... 我倆可是很好的老朋友嘛。」



「可惜」

我想,這是我一直以來對我們關係的總結。

兩個人要成功地走在一起然後直到最終,就要在適當的時間及適當的情況下遇到適當的人。我們就是可惜在不適當的時間...縱然在最好的情況下遇到最好的人... 至少,我是這樣理解。

每次友人問到妳的種種,我都能清清楚楚的一一道來,而妳對我亦相當了解,但正當別人都以為我們最終應走在一起,我都只能拋出二字,可惜。

其實,你有權恨我,因為是我選擇離開並結束這段關係。



那時候我很確信你仍未玩夠,我也很清楚我困不住你,外面的世界很大,我願放手讓你繼續在空中翱翔。結果,放手後,翱翔的卻是我,而你,卻從此定了下來,直至我結婚後兩年才與現在的他一起。

對於這個他,我的確很驚訝。
他,沒有帥氣風範;
他,沒有財貫千萬;
他,沒有知識廣博;
他,沒有甜言無限。
除了呆,我找不上更合適的形容詞。
妳說,選他,就是因為他對你忠誠,縱使,他可能不懂怎樣令你歡顏。



昨天,收到你的短訊,說是給我紅色炸彈,作為知心朋友的我,的確是滿心歡喜的。至少,妳沒有被我當年的決定誤了一生。

從前,都是我為妳搜羅美食指南再幫妳決定每次用餐的地方,甚至是每一道菜;這次,你直截了當的選了一家我一直很喜歡的餐廳,甚至已選好了菜式。

從前,都是我一早到餐廳排隊等位,一小時、兩小時我都多多少少習慣了;這次,在我到達的時候,帶位的侍應竟然告訴我有人已到了。

從前,都是妳一直訴說著這些那些,我都主要充當個聆聽者;這次,卻是妳一條又一條的問題問到我有點無言以對。

與妳兩小時多的見面聊天,卻好像一直與內心的自己在對話。



妳明白我一直的顧忌;
妳熟悉我一貫的脾氣;
妳摸透我無端的逃避;
妳深知我一切的惡喜。

對,這餐晚飯,真的很舒服。

「可惜...」這次是妳拋出的兩個字:「我們婚後將到挪威生活,那邊有間研究所聘請了他。」
「那挺不錯,可能每天晚上都看到極光呢!」我拿起杯子,呷著似熱還暖的檸檬水道。
「對啊!對你來說應該很不錯,至少不會有機會在街上踫到我了。」
「別這樣說... 我倆可是很好的老朋友嘛。」
「是啊,老朋友...」她微笑著說。「那你今晚為什麼不斷在逃避我的眼神?有虧心事嗎?」
「痴線...」

對... 真痴線,我突然有點酸湧上心頭。



「你還記得當時你說過如果我三十歲還未嫁,你就會回來我身邊嗎?」妳瞪大雙眼把整個人傾過來向我說。
我眉頭一緊,再次逃避著妳的眼神,望著天花板說:「哈哈!這間餐廳的水晶燈和裝飾也真不錯。」
「對呀!你那時候說,若我們要奉子成婚,到這間餐廳來辦一個簡單而隆重的儀式就可以了。」
「哈哈哈哈...」

“想哭

作詞:林夕
作曲:徐偉賢
編曲:劉志遠

相約在一個適合聊天的下午
分開很多年滿以為沒有包袱
我還打算回顧我們為何結束


還想問你是不是一個人住

當你的笑容給我禮貌的招呼
當我想訴說這些年來的感觸
你卻點了滿桌我最愛的食物
介紹我看一本天文學的書

*我想哭不敢哭難道這種相處
 不像我們夢寐以求的幸福
 走下去這一步是寬容還是痛苦

 我想哭怎麼哭完成愛情旅途
 談天說地是最理想的出路
 談音樂談時事不說愛
 若無其事原來是最狠的報復*



當我想坦白我們的樂多於苦
你說水星它沒有衛星好孤獨
我才明白時間較分手還殘酷
老朋友了再沒資格不滿足

REPEAT**

若無其事原來是最狠的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