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抽著一口煙,走在倫敦的街頭,
 
忽爾想起一百年前大英帝國的輝煌,
 
也不自禁婉惜她今天這枯老滄桑的模樣。
 
世間上都沒有永垂不朽的事物,一個帝國能陷落,
 
花事有枯榮,人事其實也不過是微不足道,
 




只怪我們的眼界有限,看到的也不過是此刻自身的不幸。
 
也許只有到一天心裡悟感,驀然回首,
 
才會發覺往昔所悲所嘆,不過是南柯一夢。
 
我喜歡漫無目的地散步,人世本來就是一趟沒有目的地的旅行,
 
我最終著落在一間酒館,名作 Memory & Desire,
 




回憶與慾望,這個名字很熟稔,好像在那裡見過。
 
英國的酒館比別的地方多了一陣懷古的幽思,
 
都鐸時代的建築風格至今猶存,這種對往昔的尊重、
 
對古老美好時代的緬懷,只有在歐洲能夠找到。
 
古舊的事物都不一定是壞的,也不一定是落後,
 




世間的潮流其實是一個大轉輪,
 
今天是老土的,明天說不定就成了復古。
 
我隨意坐在一隅,點了一杯波本,
 
期待著像活地阿倫電影裡頭的酒館奇遇。
 
我沒有遇到海明威,也沒有搭上畢加索的情人,
 
只是我坐在那燈火闌珊之處,卻見一個黑影向我靠來。
 
 
 
這是一個由今早以來便如影隨形的鬼魅,




 
直至此刻我才終於看清她的面目。
 
她是一個身穿黑衣的女人,
 
雪白的皮膚,焰烈的紅唇,
 
她從來只會在黑夜裡出現,在我喝醉的時候出現,
 
她是我內心最深處的女人,最完美的女人。
 
「你終於來了嗎?」她問我,
 
我在光和影之間發覺她今天多配了一層面紗,
 




像極了克莉絲蒂偵探小說裡的貴婦。
 
她帶著黑手套的手,拿著一根正點燃的香煙,
 
她吸了一口,然後坐到我的身邊,向我嘴裡遞來,
 
這正是我日夜所渴望的畫面。
 
「Jane …… 怎麼 …… 」我喚著她的名字,
 
一邊在印著她唇印的煙蒂上抽了一口。
 
「噓 …… 」
 
她伸手按住我的唇,示意我不要作聲,




 
然後隔著那一重輕紗,她吻了我。
 
我吻著Jane的唇,是那麼熟悉而陌生,是那麼熱情和眷戀,
 
我閉上眼睛感受這溫柔的剎那,
 
我怕這不過是我虛妄的幻想,Jane從來就是那麼飄渺而留不住,
 
我把她摟在懷裡,實在以後都不想再放手,
 
世間上有些事物,只有當失去以後才知道她的可貴,
 
我實在不能沒有Jane。
 




我喘息著,呼吸著Jane身上的香氣,
 
實在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難以置信。
 
「不要再離開我 …... 不要再離開我 …… 」
 
我把她抱得更緊,激動得竟爾哭了起來,
 
酒館內的人都現出奇異的目光,把我看成是個醉漢,
 
我倒不介意,Jane說過最真誠的,才是最美。
 
「是你離開我啊 …… 你以後要過著跟每個人同樣的生活就是拋棄我了 …… 」
 
Jane在我耳邊說道,她的聲音也是最美。
 
「不,」我搖了搖頭,心情仍是激盪,「我以後都跟著你了,」
 
Jane聽後給出一個滿足的笑,又在我唇上吻了起來。
 
「要嗎?」我們長吻了三分鐘後Jane問我這一個問題。
 
我點了點頭,便摟著她想要帶她到酒店。
 
那知我還沒離開酒館,卻見Joyce就站在門外候著我,
 
她撐著一把黃傘,想是外面正下著雨,她擔心所以尋來。
 
只是她這一番好意,我都辜負了,
 
她看著我和Jane如此親熱,傷心得一個眼眶都紅了,
 
我看著也是心酸,但始終捨不得放開Jane,
 
有時就是鬆開一秒,最美好的事物便會猝然逝去。
 
Joyce見我無動於衷,痛心得轉過頭就要走,
 
我看著她那憂鬱的背影,終於不忍,鬆開了Jane的手,就想要追去,
 
那知卻被一人叫住。
 
「先生 …… !」那人叫道,是一把女聲,「你還沒付過帳啊!」
 
我本能地回過頭去,趕忙掏出鈔票,卻發覺Jane已經不見。
 
「Jane …… 」我四下裡找著,可酒吧內已沒了她的身影,
 
Joyce也已經走得遠遠,「你有看見剛才伴著我那女 …… 」
 
我問著那店員,卻吃了一驚。
 
「是 …… 是你 ……. ?」那店員留著金髮,皮膚外露之處都留著紋身。
 
「嗯?是我啊!」她笑道。
 
「你怎麼跟著我 …… 到這裡來 …… ?」我仍是有點糊塗。
 
「嘻嘻,我才沒有跟著你呢,你還不明白麼?」她笑道。
 
「啊?」
 
「James …… 我們都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