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祝君好



這個時份不太想寫長文了。
(昨晚一邊哭著一邊寫了一篇2000字的文章,結果哭完寫完自己再看了一遍又再糾結的哭了一次,最後就是覺得太負面太沉重了所以沒發出來。)

不太想工作,也不想讀書,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幹什麼,
只願可以一起聽這樣的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ubZE27nWU8)(陳奕迅 - 綿綿)。 

說實的,她不知道,也不會知道我其實好想念跟她一起看海談心的日子。別人曾問我,喜不喜歡她?



我都果斷答:「當然喜歡啊!」

然而,喜歡歸喜歡,
我卻不知從何時開始變得不懂分辨不同種類的愛了。

不過,我想曾經也真的是好好朋友,會跟對方求援談心看海吃甜品,做些傻事。我記得她會流著眼淚說她的故事,年輕的我想開口說幾句安慰說話卻吐不出任何有意義的東西,最後只說了幾句任誰都能說得出的話,然後靜靜的聽著看著她。
我們也會一起做一些壞事、違規的事,然後暗有快感。

或許我的年輕也是她離開的原因吧。



後來,因為自己的難相處、獨立獨行、倔強、情緒化、憂鬱、悲傷、失望、固執。
嗯,我們吵了,至今沒有再聯絡。 
我從她身旁離去之後,也陸陸續續從不同的人身旁離去。
我想除了是我的性格問題以外,還有就是從一個個小小的抉擇,看似無關痛癢的抉擇裡走失吧。
我想我是不太適合與群眾走同一條路,於是便終於走到了分叉路。

我由最先執著,堅持,想要維繫,想要跟隨,到現在也覺得「嗯,是時候放棄了吧。」。
舊的離開、斷聯、失聯,我想並不是最令人遺憾的事,真的不是。
最令人遺憾和無奈的是,在告別後,在離開後,彼此都各自有了新的隊友吧。



我們都各自跟另一些好朋友走在一起,跟另一些人去看海,跟另一些人去做傻事說傻話。
無奈不在於友情不再,而在於你發現原來上天也頗公平,走了不同的路後,它也會給你一些新的伙伴新的隊友,

但問題在於,
其實我還是想跟妳一起再走些路,
再一起,繼續走下去啊。

能夠延續到永遠就好了,若然不能,
至少也讓我跟你再走些路吧,
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好。

而因為經過、經驗、經歷,
其實你我也深知,新隊友只能陪走一段路,
新的隊友也終會如舊人一樣離去,然後你又會再遇上另一些新的隊友。



我還是覺得,好朋友必定有一起看過海吧。

因為眼淚、汗水跟海水一樣,都是咸的。

嗯。

或許,遠遠看著,不打擾的看著,也是種福氣吧。

我容許各種離合,只是不太適應,
且還是會有所留戀。

還是,會不知為何想起,
然後,就不禁流下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