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我知道挑戰全部港男港女係好危險既事……



《Unfat 純啦bo》

其實我唔識咩係 fat 純。不過總係覺得,點解 唔知點解個排興著乜既時候,就會大部分人都係咁著。

我覺得咁會好地地將一個style著到好冇style,冇晒個性。

好似之前興著純白色既鞋(多數係波鞋)。睇見呢D鞋,就令我諗番起小學上體育堂既時候,人人都有一對。學校規定既,冇得著其他顏色既鞋。通常賣校服個D鋪頭都有得買。個時好多人都唔中意純白,好想著卡通公仔鞋,花花綠綠咁。出閒街,邊個細路會著純白色鞋?

到左中學,多數學校都係唔比著白色以外既鞋。但到左高年班,已經好多「不安分」既學生會著D有「幾間」,或者「tick」號既鞋,而呢D「間」同「tick」都係有顏色既。更加有D人甚至著其他顏色既波鞋。由於高年班既關係,好多老師都隻眼開隻眼閉。呢種犯校規,踩晒界既感覺,直頭當正自己走緊法律罅,隨時比人記缺點,記小過。當正自己係古惑仔咁,巴閉lo、英雄主義,疊馬!我唔妥你,我可以唔著白鞋。我唔中意你,我可以著到七彩。o靚仔你啤咩呀!出黎鬥多色呀對鞋!



但講黎講去,重點都係,其實大家明明以前係唔中意純白色既鞋架。點解會突然又中意既? (唔通大家都被無聊既校規束縛得太耐,連唔中意都會變成中意?咁唔怪得共產黨咁成功啦……)

然後前個排又興著全黑色或者全灰波鞋。我出街望見十個有八個都係全黑or灰。我笑而不語。以前做學生,日日著校服又唔中意,日日同人撞衫。到唔洗著校服啦,出街又著到個個一樣。呢個世界,究竟係人著衫,定衫著人呢?點解人人都要跟人?我自己就好唔中意跟人。人地中意咩,我就偏唔中意。我要有自己既個性,我只會揀我自己興既野。我就係自己既潮流!

仲記唔記得Joe Junior係天與地講咩呀?
「我哋每個人都被環境訓練到,好似倒模出嚟咁。鍾意食同一樣嘅嘢、鍾意同一樣電視節目、支持同一種政治立場,信奉同一種生老病死嘅做人方法,this city is dying, you know?」

阿明:咦?今次都癲得幾勻循喎……

利申:我自己同世俗一樣,平時著黎著去都係淨色T,(但自我感覺良好)。



阿明:其實你有冇諗過亂咁打篇野出黎,挑戰全部港男港女係好危險既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