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來自愛情事務所的信函》 「余小姐收花。」 年輕的送貨員看也沒看送貨單,走到櫃檯便說。 大概他在升降機裡,由地面至二十樓的十數秒時間裡早就看過單據,甚至可能還看過了卡在鮮花之間的信件。 坐在接待處的Amy拿出公司印章在薄得近乎透明的單據上蓋印。 「謝謝。」 送貨員接過單據,趕及在升降機門關上前按下按鈕。 鋼門再度打開。 他靈巧地閃身入內,動作像在跳時興的舞步那樣爽朗。 他年輕,動感十足。 但接待處兩位女士沒餘暇欣賞那種她們早已失去的活力。 Bonnie湊近Amy:「這是甚麼花?」 「桔梗。」Amy抽出信件。 「還有信呢,不知道寫甚麼?」Bonnie稍稍移開椅子讓她讀信,但仍偷偷在看。 Amy放下花束,閱讀起手上那封簡短的信。



《來自愛情事務所的信函》
 
「余小姐收花。」
年輕的送貨員看也沒看送貨單,走到櫃檯便說。
大概他在升降機裡,由地面至二十樓的十數秒時間裡早就看過單據,甚至可能還看過了卡在鮮花之間的信件。
 
坐在接待處的Amy拿出公司印章在薄得近乎透明的單據上蓋印。
「謝謝。」
 
送貨員接過單據,趕及在升降機門關上前按下按鈕。


鋼門再度打開。
他靈巧地閃身入內,動作像在跳時興的舞步那樣爽朗。
 
他年輕,動感十足。
但接待處兩位女士沒餘暇欣賞那種她們早已失去的活力。
 
Bonnie湊近Amy:「這是甚麼花?」
「桔梗。」Amy抽出信件。
「還有信呢,不知道寫甚麼?」Bonnie稍稍移開椅子讓她讀信,但仍偷偷在看。
 


Amy放下花束,閱讀起手上那封簡短的信。
 
「為了彌補我的過失,我承諾以後約你不再遲到、看電影必先跟你看、各個中西節日也陪你、你的來電我會在三下響聲內接聽、還附上一張長期飯票貴賓卡。」
 
Bonnie羨慕地說:「幾歲了?還寫這種東西,但要是我收到的話還是會覺得開心
。」
 
Amy將信件和卡片撕開,掉進廢紙箱裡。
 
Bonnie著急起來:「等等!怎麼撕爛它?電視節目不是說口頭承諾也有法律效力嗎?何況寫出來了,將來…」


 
右手控制著滑鼠來回滑動。
她看著沒有改變畫面的電腦螢幕,眼珠不停轉。
但,沒有一處地方,是她的焦點所在。
Amy淡然說出:「有甚麼比他跟別人的結婚證書更具法律效力?」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