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少痴)痴線佬三部曲 首部曲



(少痴)痴線佬三部曲
首部曲
《我也是全港第一》

「讓晚風輕輕吹送了落霞

我已習慣啦啦啦啦她。」

面前躺著的她是多麼蒼白,多麼靜寂。我撫摸著她仍有彈性的皮膚,慢慢躺在她身旁。我好像聽到她的呼吸聲,彷彿還活著。手放在她胸膛,卻感受不到起伏。她一定是跟我玩的,裝模作樣。掐住她的鼻子,她不可能不動起來吧。還是不動?我的寶貝她幾時這麼好氣量?不怕,我還有技倆。她最怕搔癢的。不動?不動?還是不動?



我也開始累了,於是伏在她胸膛上,隨著她愈放愈慢,愈放,愈慢,愈……放……愈……慢……的心跳聲,慢慢……打呵欠……摸著她幼滑修長的長腿,我摸到幾個洞。洞裡還滲出一些液體。我猜那可能是血吧?是血吧?是血嗎?是吧?是吧?也可能不是,是水份。她可能本來就是水造的。是的。是的。應該是的。

「你會記掛我嗎?」

「你有想念我嗎?」

「你要留著我嗎?」

「你已找別個嗎?」



我的意識開始清醒,原來果真睡著了。我抹去臉上的兩條淚痕。此才發現,身旁的她已不是原來的溫暖柔媚,而是變得冰冷僵硬了。因為捨不得她離開,所以我從一堆滿佈塵埃的雜物中,找出一個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她進去。只有這樣,我才能好好收藏她。盒子咯咯吱吱地響,我知道,她不想我找別個。

但沒辦法,你已經死了,我也有我的路要走。你就好好以收藏品的身份待著,也許在虛妄無限的未來,會有讓你重生的方法。

我走出旺角東站,走過行人天橋。縱使天橋下面煨番薯的味道濃香攝魂,但我知道,我來是有別的事要做。

「一包炒栗子。」

我咬開栗子殼,吮食熱甜的栗子肉,再把殼吐出馬路。很快,一輛又一輛車把栗子殼輾碎得無法辨識。隨風捲起黑色一團團的邪惡之氣,也對著我的栗子虎視眈眈。不過,栗子是屬於我的,我不會隨便奉上。



「街邊太多人與車……繁華鬧市……」

哪有香港人沒來過旺角?五百年前,孫悟空被解放,皈依老佛爺。但換來的卻不是五百年的安穩自由,而是一次又一次與妖魔展開的生死戰。當年孫悟空舞動鳳翅紫金冠的鳳翅,大搖大擺地走進旺角。誰會擋路?

「啊……啊……我齊天大聖,路過此地,啊……哈……小販子,一串魚蛋幾錢?」

突然,觀音大帥腳踏七彩雨雲,從天而降。刮起的強風把孫悟空手上的魚蛋吹走。孫悟空伸手擋住眼前的風沙,瞇眼看見觀音大帥浮在半空,左手舉起金令牌,右手撒落一隻金蟬子。

「孫悟空,本座有好東西給你,你拜金蟬子為師,日後必成大器。」

他媽的!

「繁華鬧市仁濟夜……害怕下班等很久的車……」

「是人醉夜……」



「阿明,你知道嗎?」

「知道什麼?」

「你還問?知道知得太多會惹殺身之禍嗎?」

我穿過馬路,走進金雞廣場的路口,兩邊的旅遊巴緩緩駛到麥花臣球場外面。差點忘記了,這裡有座金蟬寺。大量的金蟬就在這裡横行。無道理的。炒栗子竟然那麼快就吃完。我早就想到有這樣的一日。什麼凌波微步,水草上飛的,我雖然不懂,但單是幾兩蟬子是無法擋住我尋她的。除非……牠們攜帶大型行李……

唉喲~

阿明帶我一步一步避開牠們,終於來到尋歡聖地。推開人牆,我踏入一店。美色濃香,嬌媚奪目。可惜夾雜了蟬子嘈雜的鳴叫,大剎風景。

「xiān shēng , suí biàn kàn , suí biàn shì , zhè xiē nǚ hěn bàng。」



他媽的!

他在說什麼?不過來這些場所,不用說太多,身體語言才重要。看!她穿上一條粉紅色的連身裙,緊身的剪裁突顯她窈窕的身型。這不就是在挑逗我,誘惑我嗎?

「帥哥,也看看我吧!」

旁邊穿黃色迷你裙的她也想要靠過來,讓我親一親。但我不是那麼隨便的。未看完全部,怎可以隨便下決定呢?當然要逐個摸一摸,親一親才選的。在這個酒池肉林中,我疲於享樂、放任自己、色中尋歡,阿明卻一直拉住我。

阿明細聲在我耳邊說:「你看過了,摸過了,又如何?她們不會是屬於你的。」

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

「老闆!我要47號!」我捧住穿黃色迷你裙的她。



「?41?」店員一臉疑惑。

「47啊!」

「我們沒有這麼大的!」他以輕蔑的眼神和嘴臉對著我。

我溫柔地將她放回原位。

「 xiān shēng , suí biàn kàn , suí biàn shì , zhè xiē nǚ hěn bàng。」

我才剛踏出店鋪,就被一大堆金蟬子推回店內。他媽的……

「麻煩你,請問有沒有47號?」



「吓?!沒有!」

「請問這對有沒有47號?」

「47?不會有的。」

「我想試47。」

「47?不會有的。」

「她是新款嗎?會不會有47號?」

「最大44號半。」

「有47號嗎?」

「足球鞋不會有這麼大的!」

「說笑嗎?47?」

「你不如看看白飯魚有沒有?」

可能是全港第一人因買不到球鞋而發神經的男人

一名憤青在旺角街頭胡亂衝撞,並走入多間運動鋪搗亂。期間該青年多次將貨架上的運動鞋掃落,更不斷怒吼嚎叫。

據消息指,該青年因走遍新城市廣場、又一城及「波鞋街」等多個運動用品銷售熱點,都無法找到47號足球鞋。因此惱羞成怒,在「波鞋街」發狂。

記者接報到場時,該青年仍紅筋滿目,頸部青筋暴現,但情緒稍為平靜。他接受記者訪問時,稱自己每大約半年就要買足球鞋。每次都是重大的挑戰,因為每次都要走遍九龍新界才能找到勉強穿得上的鞋。

有鞋店員工表示同情。一般鞋店入貨﹙不論球鞋、休閒鞋﹚最大的尺碼只有45號,著46以上鞋碼的人確實難買鞋。」報紙A10頁的右下角。

不像那個鞋店員工假惺惺,這個記者有前途。我剛看他時,就知他面帶紅光、紫氣東來,不會戴綠帽。全港第一都說得出,他真有前途!哈哈,等我離開這裡之後,一定要找他再幫我寫多篇新聞!

「我不要進來啊!我要離開啊!我要回家啊!這裡的人全都是神經病的!你們都是神經病的!電腦大爆炸!全黨死清光!我有宇宙通行證,我不要留在這裡!」

又多個院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