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笑到反肚





《六個人的面書》

阿誠今年十八歲,身高一六七公分,樣子與身高的諧音一樣,小肥,有近視,喜歡動漫,不善交際,基本上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宅男。

面書對他來說是一個很奢侈的社交平台,不善交際的人在網上世界裡亦不會得到特赦。阿誠開始使用面書的原因,是為了接受媽媽的邀請,使她可以繼續玩Candy Crush。

阿誠面書裡的朋友寥寥可數,除了親戚之外,與他唯一會進行互動的,只有五個人。畢竟很少人會想主動去加一個用比卡超頭像,又自稱為火野麗的人。



阿誠有在麥記做兼職,但也只限於在廚房裡默默地砌包,要面對人的工作他做不來。雖然店內都以年輕人為主,但阿誠沒跟任何人打過交道。他唯一的社交活動,就是在面書裡那六個人的群組,他們將群組名字改為「六個人的面書」。

這五個怪人各有特色,他們都只會在面書裡談論自己唯一喜歡的東西,阿誠以各自的性格為他們改了花名。

潮童﹣只會在面書示範潮流衣著和大談各大名牌。
食家﹣只會在面書拍食物照和寫食評。
馬夫﹣只會在面書貼美女圖。
奴才﹣只會在面書申訴工作時的辛酸。
孔明﹣只會在面書分享知識。



相比起他們五個,阿誠覺得自己的無所不談還算是正常。一天,食家突然在群組裡開始了話題。


食家:「近來大家有無試過老麥嗰個紅豆批?」

潮童:「無。」

奴才:「無。」

馬夫:「我只食女,唔食人間煙火。」



孔明:「無,火野麗好似做麥記架,問佢啦。」

火野麗:「有食過,請問咩事呢大食家?」

食家:「到底係邊條X街發明啲咁嘅野架?咁同明將紅豆軍艦壽司有咩分別?」

火野麗:「吓?我點知呀?但… 係幾好食架喎。」

食家:「我唔理佢有幾好食,而家個問題係唔夾呀!如果我話你知用屎撈埋雪糕會好好食咁你食唔食呀?」

火野麗:「痴線,你都打橫來講嘅!」

食家:「我要投訴佢出啲咁嘅野囉!」



火野麗:「......」

孔明:「2868 0000」

食家:「做咩呀?咩電話嚟架?」

孔明:「食物安全中心。」

食家:「......」

奴才:「其實我覺得咁樣mix & match嘅感覺幾好呀,啫係好似有啲人去飲著西裝襯波鞋咁之嘛。」

潮童:「垃圾!」

馬夫:「喂,講起老麥,我發現樓下嗰間嚟咗條女,幾純架喎!」



食家:「Photo pls!」
潮童:「Photo pls!!」
奴才:「Photo pls!!!」
孔明:「Photo pls!!!!」
火野麗:「Photo pls!!!!!」

馬夫:「今日收工見到但急屎影唔切,聽日後補!」

「…...」


阿誠經常與他們像這樣無聊地傾談至深夜,不亦樂乎。馬夫果然守信,他第二天就在群組內補上圖片。




食家:「嘩!估唔到你竟然真係找數喎!OK喎!」

潮童:「Good job!」

孔明:「真漢子!」

奴才 (工作中未有回應)


阿誠望著圖片,發現相中的,正是他工作的那間麥記裡,心儀的一個對象,名叫Kitty。他呆了兩分鐘後才敢回應。


火野麗:「唔係掛… 呢個女仔… 係我同事...」




馬夫:「X,講呢啲~」

食家:「X,講呢啲~」

潮童:「X,講呢啲~」

孔明:「X,講呢啲~」

奴才 (工作中未有回應)


火野麗:「係真架!用我嘅處男之身發誓。」

馬夫:「WFC?」

食家:「WFC?」

潮童:「WFC?」

孔明:「WFC?」

奴才 (工作中未有回應)



火野麗:「點會比你咁岩見到佢架,唉,唔怕同大家講埋,其實我想追佢... 」

馬夫:「WTF!」

食家:「WTF!」

潮童:「WTF!」

孔明:「WTF!」

奴才 (工作中未有回應)


火野麗:「... 我認真架,我好想知拍拖係咩感覺!」


馬夫:「X你啦,你想知攪野係咩感覺之嘛!」

食家:「我想知食女係咩感覺多啲」

潮童:「好高難度下喎!」

孔明:「你有無睇過電車男?」

奴才 (工作中未有回應)


火野麗:「... 我除咗呢個Group之外,基本上無咩朋友,我真係唔知應該點做呀!大家發揮六個人的面書嘅力量,幫幫我啦!」


馬夫:「嗱~ 不如咁,大家都未見過你個樣!你自拍張相嚟睇睇,睇下外形係點先。港女呢啲都係睇個樣嘅啫,有咩問題等大家幫手改造下你啦。」


火野麗:「… 好啦,等等。」


阿誠拿出他覺得最帥的一張照片,然後用一個一圓硬幣遮著臉部,再拍下照片放上群組。


火野麗:「個樣大家幻想下係肥布歐咁上下啦。」

馬夫秒速回覆:「嘩… 當我無講過...」

食家:「火野麗你食清少少好喎,連個一蚊銀都遮唔晒你塊面呀。」

孔明:「非禮勿視...」

奴才:「我X,一收工就見啲咁嘅野呀!」

潮童的回應最簡短,他只打了一個「7」字。


火野麗:「我有自知之明,唉,都係算啦,三次元嘅女仔對我來講太遙遠喇。」


食家安慰道:「又唔好咁灰,可能人地同你一樣鍾意食肥膩野呢?」

孔明:「回頭是岸…」

奴才:「X,你比心機做野發達做個有錢人啦,一定有女!」

潮童:「生得醜,是不幸。穿得醜,是選擇。嗱!你照啲明星咁著,執執佢!呢排有隊野好紅,好似叫咩地獄鳥,好多?妹鍾意架!」

馬夫:「講咩都係假!先睇下條女對你有無反感先!同人講過野未呀?」

火野麗:「未,但曾經視姦過佢無數次。」

馬夫:「咁你試下同人講下野啦,早晨呀晚安呀拜拜呀,最起碼要比人知你叫咩名先!OK?」

火野麗:「好!我聽日試下。」


為了不負兄弟的期望,阿誠鼓起勇氣,在第二天上班時,主動向少女搭訕。


火野麗:「我放工啦。」

馬夫:「點呀?人地知你叫咩名未呀?」

火野麗:「知,心口掛咗個名牌。」

潮童:「X!咁你同佢講咗啲咩呀?」

火野麗:「我諗唔到開場白,所以問咗佢知唔知點解麥記要出紅豆批。」

食家:「Excellent Question!」

孔明:「咁佢點答?」

火野麗:「佢話個啲其實係綠豆批來...」

潮童:「...」
食家:「...」
馬夫:「…」
孔明:「...」
奴才 (工作中未有回應)

火野麗:「原因係啲綠豆比個批夾到出晒血,所以變咗紅色。」


群組眾人沉默了半分鐘之後,奴才終於首先開口。


奴才:「X!咩料呀?忙緊都忍唔住要出聲!」

潮童:「你問個咁嘅問題,個女仔都肯作個笑話答你,佢心地真係善良。」

食家:「唔好笑囉唔該!」

孔明:「OK喎,起碼人地無即刻大叫非禮呀!EQ幾高。」

馬夫:「直頭得米添啦X你!咁你有無即刻自我介紹順便抄埋牌呀?」

火野麗:「無…」

奴才:「食屎啦你.jpg」

潮童:「咁之後點呀?」

火野麗:「之後我笑到碌咗落地。」

潮童:「...」
食家:「真係咁好笑咩?」
馬夫:「…」
奴才:「…」
孔明:「然後呢?」

火野麗:「佢好好心地咁扶返起我,問我係咪哮喘。我講咗個大話,話自己有少少。」

潮童:「嘩… 火野麗有第三類接觸呀!」

馬夫:「有無乘機抽水?」

孔明:「以謊言所開始的愛情,必定因謊言而結束。」

火野麗:「之後又講咗兩句,但我太緊張已經唔係好記得,不過由嗰陣開始,佢就叫我做多咗多好多個走酸瓜嘅漢堡包,咁到底代表啲咩野?」

潮童:「代表咗今日有好多人食走酸瓜嘅漢堡包囉!唔通代表想同你上床咩?X你!?」

馬夫:「佢想收你做兵!」

孔明:「少年,你太年輕了。你以為真的有那麼多人喜歡漢堡包走酸瓜嗎?」

食家:「痴線!漢堡包走酸瓜就等如出街唔著底褲一樣!毫無內涵可言!」


火野麗:「然後我又咁啱同佢一齊放Lunch,所以我趁機同佢一齊食。」


馬夫:「Good Job!」

食家:「食咗咩?」

火野麗:「食咗麥記囉,有免費餐食呀嘛。」

潮童:「咁你地又講咗啲咩呀?」

火野麗:「我地開始傾下啲無聊野。佢問我有無玩Whatsapp或者Line。我話無,佢又問我點解唔玩。我話我部電話玩唔到。佢再問我用緊咩電話,我拎咗部Nokia 3310出嚟,佢就好好奇咁問我呢部到底係咩電話嚟,佢從來都未見過...」

奴才:「喂!我都係用緊3310喎!又平又抵玩!識貨!」

潮童:「你有無話佢知呢部野個型號其實係叫ON-99。」

孔明:「如果~命運能選擇。」

馬夫:「X!搞X錯呀!人地問你拎電話呀死蠢!」

火野麗:「我知呀!所以我最後都有同佢交換咗電話呀!」

潮童:「咁都得?」

食家:「呢個世界真係唔公平!」

火野麗:「然後,我見佢肯比個電話我,就打蛇隨棍上啦,於是同佢講下電影。呢~近排咪有套叫Installer嘅電影嘅?」

潮童:「咩Installer呀?Interstellar 呀X你!」

火野麗:「係… 係Interstellar... 我問佢睇咗未,佢話未睇,於是我就話我都未睇。 」

馬夫:「嘩!X你呀!突然間咁大膽嘅?玩愴咗個心呀?」

孔明:「人若無恥,天下無敵。」

奴才:「啲飛好貴呀,成舊水一張。」

食家:「然後呢,你有無即刻約佢呀?」

火野麗:「無呀,我本來只係諗住問佢好唔好睇。」

孔明:「...」

潮童:「火野麗,你到底係咪智力有問題架?」

馬夫:「OK you win!我無野好講!」

火野麗:「不過佢有問返我想唔想一齊同埋佢啲朋友去睇。我當然話好啦!」

奴才:「X!我開始發覺火野麗條友仔成日扮豬食老虎囉!」

潮童:「嘩!嗱嗱聲落Uniqlo買件西裝執執個造型先啦!」

食家:「幻覺來嘅啫!嚇我唔到嘅!BTW有無話之後去邊度食飯?」

馬夫:「收咗你做兵,而家叫你服役呀!」

孔明:「其實個女仔係咪菩薩?」

火野麗:「… 我終於可以同女仔一齊去睇戲啦!呢個發展真係連我自己都想像唔到!好緊張!我地暫時約咗星期日,但我好驚套戲好深到時會睇唔明,應該點做好?」

馬夫:「睇完唔明仲好啦!你即刻約佢去睇多次!」

潮童:「你Cosplay到太空人咁去睇,就無人會質疑你睇唔明架啦!(好似係)呀!仲有,唔知你呢啲宅男有無去過戲院睇戲嘅經驗,記得安全啲要扣好安全帶,如果發現個位無安全帶同嘔吐袋記得舉手叫大叫啲職員換位,如果唔係好危險架!」

食家:「帶定支寶礦力,聽講話會喊到脫水。」

奴才:「計我話帶定多啲錢仲好啦,你整一千個包都未必夠請晒佢成班Friend睇呀!」

孔明:「你一向只係停留於二次元入面,突然要睇啲講五次元嘅電影係有啲難度,趁仲有幾日,快啲去下太空館溫下書!」

火野麗:「收到晒!多謝大家意見!呀~仲有!今日經理話出面唔夠人,問我想唔想轉出去做收銀... 我一直以來都好認真咁思考大家對我嘅批評,覺得自己真係好應該踏出面對其他人嘅第一步,所以答應咗!」

奴才:「咁係咪即係升咗職?」

潮童:「見到火野麗咁短時間內有咁嘅進步,我好感動!」

食家:「你係時候將面書張相改做雷超啦。」

馬夫:「仲改咩呀?你唔好再返來呢個群組啦!你走啦,我唔想攪大佢!」

孔明:「講得好啱!火野麗,你已經花咗太多時間嚮呢度啦,從此將你嘅青春用嚮真正嘅生活上啦,你畢業啦!」

火野麗:「好!多謝大家陪伴咗我咁耐!我終於知道原來一個人真係想改變嘅話,就一定改變到!好啦我走啦!再見!」

馬夫:「X你!仲再咩見呀!拜拜呀!」

潮童:「88」

食家:「拜拜!」

奴才:「拜」

孔明:「Bye」

阿誠按下面書的登出鍵,離開了火野麗的戶口,他嘆了一口長氣。然後,他再次按下登入鍵。但今次,他登入了馬夫的面書裡,然後將馬夫的賬戶刪除,繼而再刪除了潮童、食家、奴才和孔明的賬戶。因為... 他知道不需要再扮演自己的朋友了。


-------------------

《六個人的面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