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著一個大肚皮,地中海禿髮的我正坐在7-11的櫃檯裡的地上,收銀員站的工作台裡,手中拿著一罐大號的青島啤酒。

眼前是一個身材豐滿,穿著鬆身制服的收銀員,頭戴著鴨舌帽,長髮束起放進帽子的扣帶中。如果要選我最喜愛的AV造型,圍裙真空上陣之後就應當是馬尾店員裝。

我在櫃台下準備,趁著有客人時,開始挑逗騷擾眼前的白石茉莉奈。慢慢脫下她的短褲,將手指貼著她的私處,隔著蕾絲粉藍色內褲開始摩擦,她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

我緩緩加快摩擦速度,她開始在那買飲品的情侶面前嬌喘不已,我的手指感受到她的私處開始濕潤。然後我越過那粉藍色的防線,進攻她的敏感地帶,她的輕聲嬌喘在沒有客人的時間慢慢演變成呻吟。

她的腿開始放軟,慢慢跪在地上,脫下我的運動短褲,開始套弄著我的子孫根。我捧起了她的臉,瘋狂地吻著她的嘴巴,然後是耳珠,漸漸到頸項,然後到鎖骨。





我的手不安份地搓揉著她的胸部,然後單手解下她的胸圍扣,脫下她的胸罩,開始伸出舌頭舔著她微微突起的乳頭,她套弄的速度慢慢加速,呻吟聲開始越來越大,掩蓋了客人查問的聲音。

當我快支撐不住時,我立時將她放到收銀機上,打算將小弟弟挺進時,親愛的茉莉奈忽然搖著我,用日語的腔調模模糊糊地叫著。

我還以為是例行的「咿媽嗲」、「乾爸爹」,正打算無視並強制插入時,她的聲線卻開始變得清晰。

「樂畢亦!」


「樂畢亦!」





白石茉莉奈的身影在醉醺醺的我眼中慢慢變成了于倩渝,我目瞪口呆地看著她,本來長驅直進的衝動一下子煙消雲散。

「畢亦,你發晒吽哣嘅,無事嘛?」

「白石bb⋯⋯」

「咩bb話?你冇事嘛?醒下呀傻仔!」

「你頭先又伸脷又嘟嘴咁,仲要成個人係咁震,我以為你發羊吊呀,嚇死我喇!」





「我⋯⋯我冇事呀⋯飲得太多姐⋯⋯」

「嗱飲啲茶先啦⋯⋯傻仔飲咁多呀⋯⋯」

她遞給我她喝著的津路,我毫不避諱地喝了一大口,也間接喝下了她那淡淡的唇香,清醒了一點,卻又好像醉了一點。

「⋯⋯Thank you.」

「好啲未呀,我整條熱毛巾比你敷下啦!」

她轉身推開櫃檯的小門,走進員工休息室。我定一定神,看看手錶,是凌晨兩點,身旁放著的三罐青島是此刻頭痛不已的元凶。

我頂著頭痛,拼命回想白石bb變成了于倩渝的原因。


練球後收到她的訊息。




找了她吃了一頓譚仔。
不,是三哥。
豬潤墨演機肉中辣走狗走芽。
細土匪。凍檸茶。木耳。
陪我行下傾下偈好冇?
我要番工喎。
陪你啦。
你坐喺到講比我知呢兩個星期做乜好冇?
我想要罐啤酒。
佢嬲我同你send message。
好地地無啦啦發乜野脾氣姐!
你唔明女人心姐,女仔係咁架喇。
我唔撚想明呀!
等等,有客,殊。
唔該一包萬寶路。




比多罐啤酒我。
唔好飲咁多啦。
我追左佢十二年喇。
我好攰。
有啲愛要比啲耐性㗎嘛傻仔。
我好攰呀。
你愛佢就要付出下架啦嘛。
其實我係咪做緊兵?
竹門對竹門⋯⋯
條女很清楚收兵好過嫁人⋯⋯

唔好咁諗啦,你好好你知唔知?
好條毛咩,好人卡就有我份。
唔該有冇人呀?
係係係,唔好意思!
搞乜野呀,信唔信我port你吖嗱?




你試下port佢吖,睇下我爆唔爆你樽!
痴撚線!
傻仔!
你比人兇做乜笑呀?
佢叫蔣彤?
嗯。
你好鍾意佢?
以前係,依家唔知道。
要多罐?
嗯⋯⋯你好索喎大波妹⋯⋯
鹹濕⋯⋯!
如果⋯⋯可以⋯啲識你就好⋯⋯
我點解會無啦啦⋯⋯意你個傻⋯⋯
見⋯⋯你咁好心⋯⋯架
好⋯休息⋯⋯





⋯⋯⋯⋯⋯⋯⋯⋯⋯⋯
揭摩滋⋯⋯揭⋯⋯摩滋!
二姑二姑⋯⋯呀呀呀!
也咩爹!也咩爹⋯⋯二⋯⋯姑!


然後只餘下白石茉莉奈。

于倩渝拿著一條毛巾出來了,急步走向我。她彎下腰,輕輕地將熱毛巾敷上躺在地上的我的額頭。

儘管她的制服密不透風,蓬鬆得遮蔽了難得一見的巨乳,但那種胸脯在我面前晃動的幻想足夠讓我面紅耳熱。她的體香也闖進了我的毛孔,茉莉沐浴露加上些微女兒汗味,讓我的嗅覺有那麼一點失守。

酒精的影響加上我的幻覺,我目瞪口呆地看著于倩渝那標致的臉蛋,真的有那麼一點白石茉莉奈的感覺。


「你仲咁吽嘅?係咪好辛苦呀?」

「er⋯⋯Okay架,抖下得⋯⋯」

「傻仔,叫左你唔好飲咁多架啦,係咁追酒飲!」

「嗯,下次唔會喇⋯⋯」

「飲多啲茶啦傻仔。」

「Sorry呀麻煩到你⋯⋯」

「好彩你真係扑落去咋,唔係真係麻煩!」

「扑落去?」

「係呀,你啱啱差啲想攞樽扑我啲客!」

「咁激進架咩我?」

「係呀,嚇死我呀你!唔理,要補償下我。」

「吓?⋯⋯你恰個飲醉酒嘅?」

「嘩,雖然你係一個出色嘅難忍,無論喺邊度,都好似漆黑中嘅螢火蟲一樣,咁鮮明,咁出眾。你憂鬱嘅眼神,唏噓嘅鬚根,神乎其技嘅醉法,同埋嗰罐青島,都徹底噉將你出賣咗。不過,你雖然系咁出色,始終行有行規,無論典你都要找埋尋晚嗰條數,飲啤酒唔使畀錢呀?」

「我重估我哋嘅交往系建築喺感情之上。」

「咁比你還個人情債喇,一陣接我放工然後陪我食早餐啦好冇?」

「咁我咪好著數?」

「係架。」

「咁小人恭敬不如從命喇。」

「公子有禮。」

「姑娘有波。」

「又亂講野!再笑我我嬲架喇!」

「好啦好啦,殊⋯⋯」

「你又未酒醒又攰入去恰陣啦,我走嘅時候叫醒你吖。」

「呵⋯⋯呵⋯⋯咁我唔客氣喇⋯⋯」

「如果凍就褸住我件衫先啦,喺入面,深藍色嗰件。」

「喂你對我咁好我會鍾意你架喎。」

「咩呀!唔好亂講野!」

「講笑咋,有咩大聲叫我啦,等我出嚟保護你!」

「傻仔⋯」

「早抖喇大波妹~」

「早抖鹹濕仔!」


我走進休息室,裡頭沒有椅子或床,卻有一張用貨物搭成的「床」,上面還舖上了用一排排Tempo紙巾弄成的「床褥」,然後「床頭」放置了一個漲鼓鼓的背包,我認得,那是昨夜看見于倩渝時她揹的那一個。這個傻女孩原來一早準備好一切讓我休息,我心想。

我輕輕躺在僅僅屬我的私人床,枕著軟眠眠的背包,想必這個笨女孩把衛生巾都拆箱放進去好讓我靠得舒服。我蓋上她的衛衣,一陣獨屬于倩渝的體香撲向我,彷彿她就睡在我旁,我感受到她的巨乳,她的髮香,她的溫度,一陣暖意湧上我的心頭,心忽然猛然跳動了一下。


在她的體溫與香氣中,睡意慢慢蓋上我的眼皮,我沉沉睡去。

好像有一個吻烙在這個傻子的額上,帶著熟悉的溫度氣味,反正一切都美好。


我發了個甜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