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所視同性戀為禁忌的學校; 兩位風華正茂的女學生; 一次本可避免的意外...... 從前幸福的記憶化作鋒利的刀片,舊人的心頭劃出一道道血痕。 苦痛過後,傷口的微癢似有還無,教人無法掙脫。 兩個人的夢想應由兩個人一同實現,缺了任何一方,夢想終究淪為空想。



這裡是一所位於香港市郊的療養院,入住的人大多數是年紀老邁且缺乏自理能力的長期病患者,不過也有一些人是例外......

「醫生,你唔係話我個女已經好返架咩?點解會搞成咁。」康太雙眼通紅卻欲哭無淚。眼前這個流着口水,披頭散髮,搖頭搖腦的人就是自己所生的那個既聰明又大氣的孩子?

「太太,康晴佢因為出事嘅時候對大腦同對腳做成咗無法治癒嘅創傷,醒得返已經好好架喇。」醫生說得平靜,心裡卻覺得若不是康太之前將康晴迫得太緊,這樣的悲劇就避免了。醫者父母心,無法將康晴治好,醫生心裡亦不好受。

康太走近康晴,略帶戒心的問她:「你認唔認得我啊?媽媽啊。」康晴側着着頭看了康太一眼,別過臉,輕聲說着些奇怪的音節。康太心碎了,多年來費盡心思栽培出來的孩子,那個人見人愛的康晴怎可能成了這樣的一頭怪物?

「我個女唔會咁架......我個女唔係咁架......」康太指着醫生大叫,哭成淚人。



「太太你冷靜啲先。」醫生試着安慰康太。「你叫我點冷靜啊?你求其搵個病人就話係我個女!呢個唔係我個女黎架!你搵到我個女之前,唔準將今日嘅野通知康先生,如果唔係,我一定投訴到你釘牌為止!」康太說罷便拂袖而去。

康晴朝醫生天真地笑了,那有如銀鈴般的笑聲令醫生心寒又心痛。

********************************

Loretta待在床上輾轉反側,徹夜難眠,心裡的鉛塊是夢魘,揮之不去,如影隨形。

「唉。睇多陣啲Powerpoint啦。」清晨五時,Loretta放棄了睡覺,走出客廳,開啟了案上的Macbook, 清脆的聲音劃過寧靜的房間,輸入密碼後,桌面呈現在螢幕,壁紙中的兩個女孩身穿校服,看似是中學LastDay在校園一角拍下的照片,左邊的女孩咧嘴而笑,右邊的女孩依偎在左邊女孩身上,淺笑中帶着甜得化不開的幸福。



Loretta用姆指隔着螢幕輕撫右邊女孩的臉,摸了又摸,眉頭緊皺,嘆了口氣,開出待會Mid-term的測考內容細閱,英文字如同螞蟻般密密麻麻擠滿了Powerpoint的空間,令人不禁頭皮發麻。

Loretta默唸Powerpoint內容,想盡辦法試圖將之放進腦袋,可惜不得要領。「唉!唔鬼讀喇!」Loretta氣得大力蓋上Macbook, 到廚房翻熱了一杯熱鮮奶,一口氣喝過清光,暖和的鮮奶喝進體內,Loretta焦躁的情緒總算平復過來,望向掛牆的時鐘,才六時許。

再次打開Macbook, Powerpoint內容依舊艱澀難明,Loretta隨手在觸控板上一揮,螢幕中的視窗馬上彈到螢幕邊沿,壁紙又再出現在Loretta眼前。

也許,背叛對方的代價就是這樣吧。Loretta想。

兩個人的夢想應由兩個人一同實現,缺了任何一方,夢想終究淪為空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