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 係一件點樣樣嘅事情呢?! 有啲蛋散話人死左要落黃泉、有啲人又話人去左。 其實都不過返去阿蘇哥(耶穌) 果度。 又有啲理智撚會咁講:「人死如燈滅。 人死左就乜都無。」



啦,喺呢個 世界上呢,有啲嘢係好難講得出口嘅。



就好似我咁。 我岩岩先發現我係'死亡'呢個人生最終旅程蕩失左路! 呢度無蘇哥(耶穌) ,又吾見有呀旦哥(撒旦) 出來話要帶壞我?! 到底係點嘅一回事呢? 是咁的,我, 一個雙失廢青死左啦。 在醫院被宣布了死亡。 而呢一切開始嘅時候都好L正常。就好似訓著左咁。





一種似有還無咁嘅感覺。



嘩!


妖!




我竟然有種訓著左嘅感覺,就好似平日訓醒咁我醒來了。 吾通… 我無死? 正當我開心到死撐大眼要睇清楚醫院咩環境嘅時候! 我先發現我爆左鑊! 仲要係好大隻鑊!



我發現身處一個陌生嘅地方! 冰冷的石質地表,有啲山洞feel。 都算啦! 香港啲公共醫療環境話變就變差都吾係第一日! 喂! 咪住先! 呢度吾係醫院來架吓? 呢樹係乜地方先?!





           吾對路! 我本身係個做吾成mk嘅mk…無工返又無學返…簡稱雙失果啲囉。 一個童顏的阿叔! 病到九彩入院等死果停啦…(打壞一個?!) 我因乜解究死左會來左呢度架呢? 呀! 吾係…可能我只係失去左知覺被人捉左過來?! 吾係啦,即時彈起身拍下摸下先。


嗯嗯…手腳都無事無傷,好很正常…


……………


問題係: 我個視點有啲吾同左。 或者,咁講啦! 我發現我自己好似變細粒左!!! 乜料?!當我死死地氣望番自己啲手腳…


無錯,我變左工藤新一第二! 變細左! 好彩嘅係! 我感覺自己應該係中童以上嘅身型, 身上一條絲質鬆身褲。上身一件馬甲咁嘅嘢…阿拉丁乎? 對手仲帶左副金屬質地的手環…




無啦,唯有周圍睇下咩環境啦…果然,就似山洞,或者岩洞咁嘅環境。 好黑,係係一啲角位有啲小火把,小油燈咁樣。 十足西方中古rpg咁嘅環境啦……………最大鑊係睇真啲,我本身身處果個地方,一個比較寬敞嘅類似洞穴地方,在地面上畫左好多花紋。睇落去抽象又有宗教意味嘅花紋!


         會吾會係邪教入侵?! 我打左自己兩把,我決定吾再呃自己。 我而家呢個軀殼好明顯吾係我本人來嘅! 點解我知?在我四處走動的時候,我找到了一個燈位下面有著一個水缸。 我鼓起左我原本收係屋企內面久未動用的勇氣, 去睇下而家嘅自己係乜嘢貓樣。



吾L係掛,穿越咁的環境?



我發現我賺左! 我終於變靚左。 變左個十來歲的美少年模樣。但問題係皮膚明顯係黑左!我發現面家呢個殼應該係個成功嘅mk.眼珠綠色嘅,仲吾係color con? 耳仔仲修到變尖添! 除鬼左佢先!





鳴哇呀……………好L痛! 原來…真係吾係con來!



仆…啦。 點睇我都似變左啲西方rpg裡面啲黑暗妖精咁…嗯,賺L左! 正所謂我的樣子如何,日子也必如何嘛! 樂觀啲! 我順手睇過下我果副手環。 好精緻,有熨紋! 咦?! 發達了? 好老實, 我想我成世人都未擁有過over幾皮嘢嘅身家!



嗯,咁花顛發完啦。 之後又應該點呢?! 明顯我而家似係啲地下迷官咁嘅嘢度…



…………………





        無啦, 大口喝了點水。 身體應覺好了。 我決定再到處行下,睇下點! 不過,我始終都係鼓吾起勇氣大叫有無人!跟據rpg games 嘅 logic…我始終係一隻怪。 被啲乜Q嘢勇者呀,冒險家發現到應該無好下場至係嘅。身為一個有常識的香港人,  我好明白怪係用來打的! 比D PLAYER 練等用!



尤其, 我而家個款點睇都似係一隻細怪!






第一話完。
看反應出第二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