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哇……………



虎紋、英短?! 黃貓?! 黑貓?! 成十幾個手持武器嘅貓頭人身獸人正在包圍著我! 包圍住打緊包生果走佬嘅我! 我差啲鼻涕都流埋咁,呆住了。  嗯,我好似有啲樣衰?! 無辦法! 你有眼見架! 啲友咁可愛同得意! 立行傢伙嘅貓人喎! 你又見過未先?



一係你教我點做好啦? 砌佢啦喎?! 我文明人來架嘛! 又點可能做啲咁嘅事呢? (咁你又做乜打包走佬??)





就係咁,我同班貓人玩大眼望細眼。 望左成個字都有…...終於, 佢哋開始動搖啦! 我見到有人開始手震?! 咦咦??? 吾通… 我其實係勁過佢地嘅? 雖然, 我吾 L 知我呢個推論背後朝乜Q 嘢logic支持到我。 但我思前想後, 都係決定照樣學著收服史萊姆果招。



用我而家呢個美少年黑暗精靈 look,配合中性甜美聲音發惡咁兇佢哋: 放底你地手上面嘅武器!





'啪噠' 他們抵不住我的威勢似的,手都軟了的掉下了手中的刀斧及盾牌了。 哇! 我呢招勁哇! 到底係乜名堂? 日後一定要學會,融滙貫通左佢至得! 你話啦, 有乜比和平更好嘅呢?



學會左呢招,我可以當peace maker了啊!



「強…強者啊, 請…請問你到臨於此有何貴幹?! 」一隻為首的大黃貓人震晒咁同我講。





「強者?! 嗯, 你同緊我講嘢呀?」 我有啲摟打咁同佢confirm。 你知啦。 佢話我強姐,但我並吾相信喎。 一個細細粒美少年黑暗精靈會有幾強呀? 我自己都吾信囉。 當然, 我依然維持住降服史萊姆佢哋果陣時惡狠狠果股氣勢。


「當…當然,是在跟您說啦。 這…這裡還有誰比您強了? 請…請你不要隨意的散發您的魔力及惡意吧! 我們這些弱妖會很難受的!」 為首的大黃貓咁樣樣求我。 太可愛了啦! 放大了的瞳孔啊!!




好啦,身為一個貓派嘅傳人。 我就吾再兇係哋啦。 但係佢所講嘅魔力又係咩嘢一回事呢? 我完全吾知WHAT 7 YOU SAY?! 定, 其實係我大鄉里? 定係 呢期個個玩緊魔力, 我仲懵盛盛研究緊我啲爛鬼氣勢?



「咁,你哋到底係乜水呀? 小朋友。 邊個俾你哋入來踢波架? 啊,吾係,係邊個俾你地入來我度住架?」 我果然是個善人,我這是多麼的友好?! 簡易明快咁問晒我想要知嘅嘢! 食多你哋一粒生果獎勵下自己先....





「果…果然,您就是這地城新降生的魔王了嗎? 實在是很對不起! 我們是一群無家可歸的弱妖! 因為這地下城的原魔王在很久很久以前就不存在了, 我們這才搬進來定居的!」大黃貓賣晒萌,震下震下咁同我講。 咦? 我有萌到? 衰啦, 吾通咁就要原諒佢?



「哦?新移民啊? 我好似都係喎………咁啦,我都吾肯定我係咪新嘅魔王。 我地和平相處啦。好無? 」我諗左陣再得出咁嘅結論。 大黃貓當然話好啦。



「但係,我有條件架! 啦,咁我勁過晒你地啦,又好很可能係呢個乜鬼地城嘅新魔王喎! 你地做民,我做主! 係咪好正常先?!」 我試探性咁問。 你知啦多數games 同書嘅獸人都係會服從強者嘅! 我吾屈左你先, 我係咪笨實先?





「啊,這是當然的啊。 強者。」



「咁由你地共同生產來供養我又點睇先?」啦, 呢個問題, 佢哋要傾要諗啦!




諗左陣, 大黃貓咁樣答我: 「自然如此!只要你願意庇祐我們…那,我們還可以住這個地城嗎? 」



「O加個k啦!」





「啊?」




「成交! 但講定先呀! 我都吾知我係咪呢個地城嘅新領導人架! 我都係呢一兩日先出世! 如果用你地嘅講法 ---- 即係降生! 」我馬上帶番個頭盔先! 你知啦, 陣間呢度本身個魔王降生左啦! 話Q 我玩冒認我咪壽味?


點知, 大黃貓比左一個我估佢吾到嘅答案我: 「啊! 那我們去找找這座地下城的心臟吧?! 如果, 您真的是新降生的魔王, 那麼這座地下城也就復活了! 心臟也該是時候生出來!」



「吓?!」乜Q嘢話? 地城生物泥架咩?! 心臟?! 大黃貓明明係咁講! 咪住先? 點解你呢隻大黃貓知道咁多內情架?!










第5回完。

留言吧。 打個賞,追稿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