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咗我嘅想象。我哋有地圖係手, 但都用左成半日先接近目的地 ------ 最下層, 亦即係第七層。而我好相信, 其實成個行程係可以快好L多! 如果吾係中途發生左種種嘅事故! 陷阱是非常好彩無乜遇上, 但見到有嘅都要預先拆去或解除。 呢啲時間係無得慳! 我好明白! 但其間亦出現了吾少程咬金!



就比如, 而家我親衛隊隊伍多左成倍人咁! 幾隻係吾同位置被發現的藍史萊姆、會主動吐東西出來攻擊的紫色史莢姆。 班貓人話佢係一隻小黑暗史莢姆! 我X ! 還有大中小之分了?! 最後, 呢隻小黑暗史莢姆在貓人圍捕下仲要負隅頑抗。極度浪費時間,  我唯有當仁不讓咁用翻尋日果招, 霸氣纏身收服左佢! 我軍也終於出現了至今的第一個射擊攻擊單位了!



再來是一隻貓人在解開所謂的魔法陷阱時出了錯, 結果前面成段走廊都處於著火狀態。 慶幸的是沒人受傷! Lucky.但係令到我地要兜遠路。 之後?





咪lunch hour 囉!



這些也就算了, 到了我當初現身於呢個世界的那一層, 第六層! 我們遇到了新的挑戰, 一群十來隻小小的哥林布! 還要是有只木棒, 木盾在手的小哥林布! 才一遭遇, 我的小親衛隊長,大黃貓就帶兵衝了出去! 只留下了一個軍遍旗手, 及明顯HEA做的小刀手貓人在我身邊。而事後, 我也總算理解大黃貓的自信在那裡了! 根本就是貓人們一面倒的在欺負弱小!


不是貓人有多強! 是哥林布太弱了! 在我而家嘅超動態視力底下,我睇得好清楚: 除左大黃貓同佢兩隻頭馬用刀用斧流暢同有招有式之外。 大多數貓人只是在跟哥林布水鬥水!





直到其中一隻衡到上我面前, 我才來想拔刀試下嘅....但隻哥林布明顯驚我驚到跌渣!



睇左陣無眼睇, 上前用老子的霸氣將一眾小哥林布們收服了。但係, 問題來啦! 大黃貓佢哋殺左幾隻小哥林布! 咁L 暴力架! 忽然想唱番首"今天我"。......觀察左一陣, 見生還的小哥林布們對於跟我搵食同頭先同伴比我啲馬仔做瓜左係無抵觸嘅樣, 我先放心同大黃貓商量下一個重大問題: 屍體該如何處置?





大黃貓咁樣講: 「大王請放心! 如此小量屍體, 地下城會自己吸收。根據祖先們的傳述上百的屍體都沒問題!」



果然, 地城就係一隻生物咁嘅嘢。



至少,地城係有生命嘅! 佢會自己吸收啲屍體? 仲只要吾多就無問題添? 喂!大黃貓你點解可以一臉萌萌咁講啲咁恐怖嘅嘢架? 仲叫我吾好擔心??? 又,你啲祖先好好打咩?上百屍體? 佢又知? 吹水渣?



咪住!





咁地城生嘅魔王即係咩呀? 地城身體嘅細胞一粒?! 咁心臟又係啲咩? 第二粒細胞?! 又算老幾? 唉,問題天天都多! 對於前路,我感到越來越灰暗。 搞乜L 架?



行行重行行咁, 終於都到左一個極大的山洞前端。 明顯向下的一道隧道呢。 感覺就算係魔戒啲攻城怪物都可以通過的大隧道啊!走出了幾十米左右就是一道超大的大門。 那完全不是設計給人般大小的魔物用的吧?有十米吧?幾層樓高一定有啊!



而更重要的是這邊的燈火很充足。 牆上也很花本錢的給塗上了一些似是叙事畫的東西。 而更能印證我想法的是門前坐倒了兩具明顯是巨人死後變成的骷髏。 身上還亂糟糟的穿著破爛的北歐風甲胄。地上還插著兩柄人一般大小的巨斧呢!



'這…就是往最底層的樓梯了。 我的王啊,你已經證明了你的王位了' 大黃貓極為恭敬的跟我行禮,單膝跪地, 一手撫胸的說。





我呆左!



又話要搵心臟嘅? 你搞咩而家又知道晒咁呀又?! 我不禁指住道門問:'吓?落都未落去,你咁快知我係魔王?'




「因為守門人沒有衝出來阻止我們啊。 也因為我們已經身為王的眷屬吧?」大黃貓語畢,衝著巨人的骷髏在高聲呼喊著。 佢嗡左一堆咒文咁嘅嘢。 未幾, 土石振動! 兩具巨人骷髏平地而起了。 並具跟著大黃貓同一個pose 咁單腳跪下,拜倒了在我的跟前…






「搞乜?」




「巨人兵己經等了您好幾百年了! 這是魔王,心臟, 及地城的意志下才會開啟的門! 是我等所不能進去的。 至此, 我願意以我我性命擔保您就是魔王了。 而地城及心臟也必定是醒來的狀態!我建議你在此等候。」 咩話? 死剩排骨都識郁? 不死族? 巨人戰士的骷髏?



呢一刻, 我吾止呆, 仲係有啲嬲架!





好老實,呢隻大黃貓明呃我喎! 佢點止得張地圖係手呀? 祖先傳承比佢嘅真係得咁小? 係嘅,佢吾會咁醒咒語都曉下話? 都算啦, 用埋自己條命來賭我係咪新魔王? 吾係咁點算?.果兩隻巨人骷髏? 邊個搞得佢哋掂先?







第8回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