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巴哈哈大叫道。



        身為巨哥林布一族中有所排名的戰士及行軍領兵的部落領袖之一, 巴哈哈知道: 這是最後能夠從絕死的恐懼感中得到希望的唯一手段! 隊伍已經亂了吧? 平日是怎麼練兵的? 吹號求救的人呢? 一個都無! 就是這麼一下的突擊,這麼一記的魔威! 前後就幾分鐘的時間, 就甚麼都忘掉了? 恐懼支配了隊伍中的所有人! 巴哈哈是個當了一世兵的軍人! 他看不到, 卻深知道打是不可能的了! 前前後後的兵馬恐怕都在以逃出生天為前題行動了!  怯者死, 勇者生!



能不拼嗎? 這是愚蠢的問題!





求生就有錯嗎?




就算你係主角都吾可以亂咁殺人架! (喂! 你哋有資格講呢句?!)






可是,天生的差距終究是不可能跨越的! 魔王就是魔王! 弱妖就是弱妖! 隊中的一些巨哥林布甚至已經放下了大刀, 一個個的軟倒了地上面。盛怒中的聖賢將巴哈哈的親兵殺了個精光, 除卻身邊跪倒地上的兩個刀斧手, 巴哈哈在這以秒為單位的恐佈光境下已成為了光棍司令! 下擺濕了一片的巴咯咯突然想到了眼前的這個漂亮小妞,到底是甚麼樣的存在...



魔....魔王!





無錯! 呢種, 比到處散播惡意嘅魔族更可怕的感覺! 吾就係魔王啦咩?!......




          曾經, 巴哈哈仲係一個主意多多嘅部落散仔時, 佢喺機遇之下見識到了所謂上位魔物的風彩。 當時, 一時興起的上位收服咗一眾弱妖、到處行使其惡意。搞到部落血流成河嘅上位魔物喺宴會上面為巴哈哈等幾個佢覺得有趣的弱妖起名! 巴哈哈! 就係笑聲咁解啊!上位者糟質弱者時嘅笑聲! 年輕無知嘅巴哈哈一直覺得自己可以係果時屍山血海咁生存落泥都無痴膠線係非常之幸運! 亦深感自豪!




而今日, 巴哈哈知道佢終於遇上咗比當日幫佢起名果班強者超吾知幾多班嘅存在! 一種係屍山血海入面都無嘅恐懼感覺! 前方手提著部下的頭、刀架上肩的幽暗精靈少女啊! 在伴隨身邊的一眾部下屍體同血肉之中發出了王者的怒號。 就仿似魔星降臨一般。






而同樣FEEL L 到自己吾妥嘅, 仲有聖賢佢自己!




「投降免死!!!」聖賢趁住自己仲HIGH HIGH 哋同KEEP 到魔王的威嚴大爆發的時候大聲的呼喊。在這一瞬間, 成個小小小戰場靜晒! 無論敵我都安靜咗落泥!




「我果然係魔王呀! 雖然我得果LEVEL 1, 但呢一身嘅氣勢同力量! 我百世身為香港人, 都一定修吾到翻泥! 哈哈....」聖賢自言自語的同時, 大黃貓及手下們, 三隻小貓人都一副忠義狀咁走埋去佢身邊, 戰戰競競又喵聲喵氣咁報告: 「魔王大人, 戰鬥已經結束。 請下命令!」






某程度泥講, 大黃貓泥到嘅TIMING 實在係太合時!




「辛苦晒! 咁呀?! 捉晒投降嘅人返地下城先再算啦! 打吾落去架啦! 」。 的而且確! 呢次打運輸隊可以話係一個錯
誤的決定,  聖賢中途爆氣果下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 再妄圖打下森林大營是愚蠢的。 喺呢個時候, 魔王的威嚴又派上用處啦! 新收來的小兵及俘虜們該做事做事了!


能拜託大黃貓他們嗎? 不, 該說, 現在除了他們還能拜託誰呢? 力量不足? 太弱小? 其實都係有辦法搞搞佢嘅! 之不過吾係而家囉! 從未試過一次發放多種技能的聖賢, 先吾會攞彼此嘅性命來做實驗!



「大黃貓, 你去同我D骷髏兵沒收晒俘虜嘅兵器。派比願意跟我走嘅小貓人; 要佢地(巨哥林布俘虜)做苦力, 代替小貓人拉車,拉得走幾多物資得幾多物資。 拎吾走嘅就燒晒佢! 我哋無得食! 森林大營同後山大營D 友都吾會有得食!」聖賢心生一計, 又教大黃貓快快執行。





在山林的火光中, 聖賢遠眺著那生起了燈光來的巨哥林布森林大營, 佢知道呢次要同對方認真搏命啦。 但佢並無後悔自己貿然出手干涉蓋亞大森林的事務。 巨哥林布這種外敵的行為就好比蝗虫吧?! 只要不是豬, 都會明白此刻的就手將無疑於葬送自己及族群的命運。



然而,在一眾以小勝大的行伍中,魔王正自在煩惱。 他在爆發的同事,身上發出了力量的同時。腦海中浮現出零碎的片段。 是因為由一個毒它變成了絕世美少年系幽暗精靈的關係嗎? 淚線變得脆弱了。聖賢是如此感覺到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