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敖瞰(Chyohrjam)坐在漆黑的人工開拓的石壁小間裏看着那個不知多少年沒有上線的古董智能手機,開始點撃螢幕進行操作。

新紀元初期,人類開始嘗試殖民水底,並從水底的古代大城市遺址裏找到大量的古董科技產品,當中有些居然並未失去主要功能,這手機就是其一。本來應該是很值錢的東西,但是隨着新紀元那以人類個體自主的基因修改為核心的文明慢慢發展,不出一個世紀,本來是為這批本來是為玩古董而從新搭建的復刻網路也開始變得缺乏保養,最後經常不能連上;而這些本來是上流社會用來標示品味的玩意的小玩具,變成了拾荒者的家當。

一會兒後,志敖瞰看着那個為了配合這古董手機抱歉的功能而寫的簡化版能力讀測應用程式(軟件本身自然也是萬年沒有更新過)的畫面,嘴角上揚。

「用家名稱:志敖瞰 職業位階:拾荒者1/10
才能傾向:平衡型團隊防守 開發度:0/10
體力4/10,智能8/10,感應9/10,
技能:1/10


已知技能列:危機感應6/10
已知潛在技能列:反射戰鬥 2/10
警告:以上數值為基本預測,連線後將提供實際測量的功能。
警告:此軟件需要立即更新,以提供準確的預測數據。
警告:建立新戶口後需下載新的資源庫,以提供詳盡資料。」

「好,就讓我看看在這個漆黑無底的古道裡有什麼能讓我亮眼的妹子。」志敖瞰關掉手機屏幕,放進自製的布背包裡,拿起剛才擱在身邊的木棍,開始上路。

咜!



腳踢到了東西。軟中帶硬的。

剛才明明確認過這房間沒人才進來的。

志敖瞰反射性地退了一步,並拉鬆了一下全身的肌肉,進入戰鬥狀態。

房間裡的空氣開始明顯有異常的流動。那不是機械開始運作時有規律的流風,也不是野獸受驚後充滿敵意的喘流。

但,如果是人,不可能不呼吸,那在進去的時候,應該明顯感覺到室內外有溫差和因為溫差而形成的對流。這裏可是地底深處啊。



+ + +
理論上,這裏是地底深處。

但因為這是幾千米高的山坡開始計的垂直洞穴的深處,所以其實有海拔幾百米高。

這是已經沒有全球定位系統,也沒有世界地圖的世界。聽說這幾個世紀以來因為太多人透過基因修改技術擁有天生內置的磁場定位(像候鳥的那種),加上戰亂經常性導致地形大幅度改變,所以兩者民用的版本已經幾乎消失。

這個垂直洞穴,本來是來往地面和地球軌道的太空升降機使用的,但後來因為這座高山兩邊的大國交戰,這裏就成為了廢墟和「無王管」的無法律地帶,各族各國的難民擁入,成為了拾荒者的天堂。

+ + +

志敖瞰不斷動腦筋,突然想起了「冬眠狀態」。或者這石室的住民是經過基因改造,擁有快速自主進出冬眠狀態的人類。聽說在貧民極多的地方,這種基因修改很流行,因為不但可以節省食物,還可以令很多人同時在一個空氣不太流通的小空間裏睡眠而不缺氧。

「不好意打擾了。」志敖瞰把這一句說了三次,分別用了這附近的三種主要的語言來道歉。



「我可以點燈嗎?」繼續是三語廣播。

「唔。」稚嫩的童音響起,腔調似乎是創造新紀元的某國南方一帶的方言。

「剛才失禮了,請勿見怪。」志敖瞰用流利的某國官方語言回應同時,在黑暗中從背包摸索出一個蕃薯,並從食物盒拿出一個小碟,以純粹的動作倒了點水進去之後,把蕃薯放在那碟水裡。

過了幾秒後,蕃薯發光了。這是外皮經基因改造的野生蕃薯,聽說是有慈善家可憐難民經常要摸黑在林間找食物而培養出來。外皮只要碰到水就會發出橙光。經過多年來的野生進化,發光度越來越厲害,去到現在,很多人都會用來當弱燈在帳篷裏使用。大概因為較光的個體更容易被人找到、也因此更容易被人吃剩後拿去種。

兩個人對望了一下。是個看起來六、七歲左右,坐在用白布摺成的睡袋裏的孩子,性別不明。

「叔叔是自己一個人嗎?是在找人麼?」白金色的微曲短髮在弱光之下像是流水一樣發出溫柔的閃光,映照出色彩繽紛的虹膜;淡土色的皮膚帶着混血的味道,襯得那白裡淡紅的小唇非常可愛;骨架看起來長得很柔弱但筋肌不顯得無力,些微感情顯露都令人覺得心情激動。

志敖瞰不熟這方言,但大概明白這孩子在說什麼。這時候,孩子身上有點污損的白布飄下……似乎裏邊沒穿衣服。

志敖瞰的心臟猛烈地跳了一下,然後反射性地低下頭,並極速把背心外套脫下來遞上去。



過了幾秒,對方仍然沒有反應。

只見那孩子用狐疑的眼神看着這件典型的拾荒者衣服,居然問:「要到哪裡去?我能幫上忙?」

這孩子……我可以。

志敖瞰紳士地笑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