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日,4A同學正式升上5A了。Don的消息準確無誤,5A的班主任是Miss Law,按照學校制度,她下年亦會是6A的班主任。大概是受此事影響,課室上,5A同學的氣氛很差,大家也不多說話。
  開學禮上,司馬校長上台致詞。一開始,他都是說些客套的話,大家沒有在意,聊天的聊天、發呆的發呆、睡覺的睡覺,直到他宣佈學校的新政策,大家才開始意識到惡夢的開始。
  「這幾年,芳淇書院的公開試成績下跌了不少。校方經過商討,得出主因,主要是同學們的懶惰造成。因此,校方決定一改歪風,鞭策同學起來。今年開始,教師們對同學的品行要求將會提高,只要認為學生過於散漫,便可給予操行C+。只要操行得3次C+或以下,學校不會發予同學畢業證書,而發修業證書。」司馬校長嚴厲地說。
  台下一片嘩然,卻未有人敢立即反駁。大家就此回到課室去。
  5A課室內,Miss Law一副囂張相,給同學們一個下馬威:「新政策你們剛剛已得知了,那你們這兩年最好規規矩矩,安份守己做個好學生。要不然,收不到畢業證書,可不要怪我。」
  「Miss Law,剛才校長說只要學生過於散漫,便可給予操行C+。那麼——散漫的準則是什麼?」Chloe直接地問。
  「由老師而定。」Miss Law不可一世地說。
  「好的,明白。」Chloe冷笑,不再說話。
  小息到了,確保Miss Law離開以後,5A同學圍在一起,商議事情。
  「Don,學生會會出手嗎?」Chloe問。


  「我剛剛偷偷Whatsapp過他們,大家也同意出手。」Don堅定地說。
  「不過,學生會的權力有限,Don他們10月中便卸任了,我們也不能期望太多。大家有什麼計劃?」Norton道出事實。
  「家教會看來也不會幫手,我們要向其他方向想。」Eric說。
  大家靜默了一會兒。
  「跟校監說又如何?」久久未說話的Hannah拿着校曆表發言了。
  「校監?」大家疑問。
  「10月03日是校慶日,校監一定到場觀禮,我們可把握時機,向他請願,要求他關注事件,撤回散漫法。」Hannah解釋:「只是……」
  「只要行此一著,我們的操行也難逃爛Grade了。」Don說下去。
  「屌,怕佢條鐵咩!現在不反,日後也難逃爛Grade啦!」Eric大無謂地說。
  「對,反又死不反又死,那就由我們當烈士吧。」Chloe說。


  「我們當師兄姊的,要保護師弟妹,免得他們日後受暴政所害。」Norton說。
  「好,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Hannah堅定地說。各人便眾志成城,開始商議大計了。
  他們,不認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