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那個故事的主人翁選擇自殺?」葉施嶠問。 


我們在又一城的書店裡「打書釘」打了一整天,由中午去到晚上,發現大家的忍耐力也很強,竟然能站一天。 


最奇怪的是,明明是阿宏和葉施嶠的約會,卻又多了我的加入。 


阿宏一個人在另一邊找些音樂的書籍,我則在這裡和葉施嶠看小說。她剛看畢一本愛情小說,那是我早前才看完。 




「因為他一時承受不了女朋友的背叛,同時他母親卻離世。」我說。 


「很難想像。」 


「難想像什麼?」 




「這樣就了結自己的生命。」 


「我反而覺得很正常。」 


「竟然是正常?」葉施嶠好奇地問。 




「對啊,看故事就知道,他是一個重視愛情的人。 


他真的好喜歡那個女孩,最後卻被背叛。 


這樣的打擊對他是大的,再加上他母親的離世, 


母親是他最愛的人,在一個單親的家庭裡,陪伴最多,最痛愛自己的。 


失去一個相依為命的,實在太難同時間接受兩個打擊。」

    
我說畢後,葉施嶠用帶點錯愕又欣賞的目光望著我:「分析得好有條理,好厲害。」 




其實我好喜歡被她誇獎。 


大概在書店柔和溫暖的顏色下,葉施嶠看起來更迷人。 


「我只是喜歡這個故事而已。」 


「話說阿宏還在那一邊嗎?」她舉頭張目觀看。 


「對阿。」 




世上大概很少男朋友會捨得犧牲二人約會,又會讓自己的女朋友跟別的男生在一起,自己卻走開了。 


因為他相信我沒有膽量。 


這是我本來以為的原因。 


「那我們去找他吧,反正電影都快開場。」 


到找到阿宏後,我們便順利去了看電影,一場無聊的電影。但葉施嶠卻看得挺有趣味,不時只有她笑一些沒有人會笑的冷場位。 




「哈哈哈哈,這個好笑啊!」 


這時我都不知給什麼反應好。

電影完畢後,他們便去了吃飯。 


只是吃飯我沒有參與,畢竟三個人吃飯太怪,比較是私人的時間。 


他們到又一城溜冰場那一間餐廳吃飯,我則獨自回家。 




真夠奇怪。 


夜裡乘著巴士回家,窗外下著微雨,沾濕了車窗,模糊了視線。 


回到家後,就馬上去了洗澡。 


洗澡會大叫周杰倫的軌跡,感覺自己的歌喉也不錯,蠻動人,或許是第二個周董。 


吃過施媽媽留下的飯菜後,又看了一套印度電影。 


忽然又回想今天的約會頗奇怪。 


沒有什麼特別,只是臨睡前收到一通訊息。 


那是葉施嶠寄來。 


「我終於明白男主角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或許妳不知道,妳心痛是我這一生最不願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