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從《耿耿於懷》到《羅生門》,麥浚龍三部曲教懂我們的一件事



麥浚龍,忽然重新成為每人的焦點,無他,只因為他用三首歌,道盡不少人埋藏已久的心事。

十年前,他告訴我們一個小伙子與女友分手的故事,那時的主角,稚氣未除,即使與女友分手後,仍牢牢記著前度的喜好和愛惡,甚至與新女友一起時,仍無時無刻會想起那個令他刻骨銘心的女孩。

轉眼十年,男孩早已長大了,主角已經歷不少段感情的洗禮,但每到晚上獨處時,他仍被那個喜歡哈囉吉蒂的女孩困擾著,她就在他的心裡生了根,越想忘記,越不能忘記。男孩以為自己已成熟透,但不知為何每晚仍奢望能與女孩復合,重回那些溫馨甜蜜的日子,或許未必能成真,但他就是去想,或許他心底根本就不想忘記這個女生。

可笑的是,女生十年後終友人口中知道了男孩的痴情,但女生根本早已忘記了與主角的一點一滴,女生喜歡過哈囉吉蒂嗎?好像沒有。是女生忘記了還是她變了?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早已把前塵放底,重新出發,與男主角甜蜜的時光,早已變成她生命中的小沙石。
整個故事告訴你的就是一個十分顯淺的道理:別再自作多情。

三首歌能引起這麼大的迴響,不僅僅是歌詞與歌曲的完美配合,更重要的是我們往往不經不覺就變成故事中的那個男生,那個自作多情的主角。


你有否分手後依然無時無刻想著那個叫你難以忘懷的前度?每次打開面書偷看她的近況?她沒有伴侶時你會想她是否等著你去找她;她有伴侶時你又會想她會不會心底仍想起自己。

人就是這樣矛盾,面對不能接受的現實時,總喜歡找一些藉口讓自己舒服點。明明兩人各方面都不合襯,卻偏偏要安慰自己是因為自己處理得不好令這段感情付之流水,然後躲在一角自添傷口,把自己塑造成世界最慘情的主角,不斷自憐,最後就像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般,慢慢就沉淪在這種痛苦的快感。

我敢說,在《羅生門》這首歌出現前,仍有不少人在一個寂寞的晚上,躲於一角,聽著《耿耿於懷》和《念念不忘》來安慰自己,或許有一天能與那女生再續前緣。

羅生門的出現,正正及時叫醒了這一群斯德哥爾摩症病人。你以為那個女孩真的還喜歡哈囉吉蒂嗎?你以為她還喜歡看少女漫畫嗎?你甚至還認為她同樣在晚上會想起你嗎?黃偉文很清楚的告訴你,這只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現實早已變了,她早已不再喜歡這些東西,甚至她根本就不喜歡這些東西,說到底,這都只不過是你自作多情。

感情開始時,你覺得自己很了解她;分手後,你依然認為自己十分了解她。羅生門就是告訴了,現實早已不如你所想。這十年你本身可以遇到更多好的姻緣,你可以有更好的生活,但你放棄了,你選擇躲在一角為一段失敗的感情找藉口,而拒絕行前一步認清現實。十年後,女生終於告訴你事實的真相,你後悔,為什麼自己浪費了十年去嘗試挽救一段早已枯萎的感情,為什麼女生竟這麼狠,強逼你認清真相。



說到底,不是那女生狠,而是你的幻想把你搵到一個萬劫不復的地步。她不喜歡哈囉吉蒂,她不喜歡少女漫畫,她不再想和你去冰島,更甚的,她早已不喜歡你。

這三部曲能有這麼大的迴響,是因為黃偉文玩得太盡,十年前,他把幻想帶給男生們,但十年後,他又一手把他們拉回現實。假如你是上述的那種人,或許你現在會怨黃偉文殘忍,但不久將來,你會感激他帶給你這段深刻的教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