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人大了,因為麻目,再大的打擊,也擠不出一滴眼淚。 撰於2013年2月2日,抒情文。



小學時候的我,是個大喊包,用不著小小事就會喊得七情上面。

上體育課跌傷了膝蓋,替傷口搽紅藥水,忍不著痛楚而哭;

默書、測驗拿不到滿分,又哭;

銀包差五毫子才夠買那筒能得利軟糖,又哭。

老媽經常說:「哈哈,又喊,等我開把遮出黎擋下雨先!」



然後長大了,慢慢經歷得多挫折、責備、離別、分裂,人就變得越來越硬朗,把自己的感情收藏得很好,不輕易地動容於人前。

男兒有淚不輕彈,彷彿成為了自己活著的一句格言。

到頭來才發覺,自己對身邊很多的事和物都變得無動於衷。

因為事情不是自己控制之內,所以倒不如Let it be,反正傷心過後,結果也沒辦法扭轉。

所有事,以無奈和無數個嘆氣,有時候再加個「屌...」字,代替哭泣和氣結來作結尾。



有時候我問問鏡中的自己:「點解你好似變左部機械人咁,冇晒感情。」

然後,鏡中人就答我:「因為我地都大個啦,唔可以下下都比感情影響到,要食得咸魚抵得渴。」

其實,即使是上了年紀的人,總帶一點童真,儘管只有一點。

只是,當我們要面對這個社會的時候,我們便要裝成熟,穿好一身裝備,要去擺出一個「頂天立地男子漢」的模樣。

因為,別人不會接受我們用童真來討價還價。



小時候,幼稚是可以被原諒的;出來幹活之後,幼稚是一種對自我身份的貶值。

「你哭,代表你不夠堅強,你幼稚。」

感情上、家庭上、工作上的種種不快,慢慢累積起來,是可以很耗神的。

但是,現在的我們卻半點眼淚都流不出來,因為我們都習慣了要成熟。

即使再辛苦,寧願獨自嚥下去,又或者用酒精麻醉自己,再用一口煙把一切的壓抑吐出去。

有時候,真的恨不得自己可以躲在被竇、把頭埋到枕頭那裡,然後好好大哭一場。

待哭乾了,眼袋也不再紅腫了,在第二朝起床後,又可以笑臉迎人。

因為人放不下倔強,提不起感性,也難怪淚會流不出來。



現實裡裝英勇難避免,成為了不懂哭也不想笑的一個漢子。

當你將來成了老頭子,終於不再用在社會上競爭,只是想著如何可以好好度過餘生。

那麼,當你終於可以以一副疲憊老邁的身軀,去做回那個天真無邪的自己,你自自然然就能哭不成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