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千羽鶴> 空置的房子,充斥著一種悶人的空氣。 踏進房子後,她直走向窗子前。 打開封塵的玻璃窗。 微微帶暖的空氣緩緩地跑進房子裡。 掛在窗框上的一串以彩虹顏色排列的千羽鶴被風吹動。 末端掛著的鈴鐺,已經由最初的金色轉變成暗啞的銅紅色。 叮叮噹檔的聲音。 叫她記起每次清潔窗戶的情境。 她踮起腳。 程度,就像跳芭蕾舞那樣。



<千羽鶴>
 
 
空置的房子,充斥著一種悶人的空氣。
 
踏進房子後,她直走向窗子前。
打開封塵的玻璃窗。
微微帶暖的空氣緩緩地跑進房子裡。
 
掛在窗框上的一串以彩虹顏色排列的千羽鶴被風吹動。


末端掛著的鈴鐺,已經由最初的金色轉變成暗啞的銅紅色。
 叮叮噹檔的聲音。
叫她記起每次清潔窗戶的情境。
 
她踮起腳。
程度,就像跳芭蕾舞那樣。
 
沒錯,她在一間芭蕾舞蹈學校工作。
能夠學懂芭蕾舞,然後教人學懂芭蕾舞,都是爸爸努力工作賺錢給她上興趣班的結果吧。
她沒有甚麼可以回饋爸爸,只能在這刻用他送給她的一種技能,踮起雙腳,伸手除下掛在窗框上的一串紙鶴。


 
手裡珍而重之地捧著封塵的紙鶴,將它們一隻一隻整齊地放在餐桌上排列起來。
然後,她從紙袋裡拿出一疊印花和紙,開始在摺起紙鶴來。
「我呢,多請了一天假,別說我懶惰啊,是因為爸爸告訴我要好好對待工作嘛,總不能愁眉苦臉的跟小朋友說:『你們呢,今天要怎樣怎樣的......』,你說對嗎?」
 
她突然停下摺紙鶴的動作,在紙袋裡抽出幾根檀香香枝。
走進廚房,開啟了煮食爐。
用藍色的火光燃點了香枝。
 
再拿著冒煙的香枝返回廳裡,將它小心地插穩在其中一隻紙鶴上。


「聽說這些煙可以將我的說話傳送給你,這麼說,剛剛我告訴爸爸的話你聽到嗎?」
她繼續摺著紙鶴。
不一會便完成了一隻。
 
「這些東西,味道真的好嗎?好得奪走了你的生命。」
她偷瞄了一下玻璃櫃裡擺放著的一瓶瓶烈酒。
 
然後,又站起來走到櫃子前。
 
磨砂玻璃模糊地透出裡面各種不同形狀的酒瓶。
她打開,取出其中一瓶。
打開蓋,喝了一口。
 
刺痛著喉嚨的液體滑過她的食道流進胃部。
「嗚,很難喝……」


她吐吐舌頭。
 
眼睛都溢出淚水了,她看著餐桌上的一縷白煙:「從小到大,我真的不明白爸爸你的心裡怎麼想。」
然後又喝了一大口嗆喉的酒精。
「如果......如果可以,爸爸可以多陪我一會嗎?玩玩具,一起看故事書......」"
她慢慢地跪下來。
雙膝觸碰在冰冷的地板上。
 
溫熱的眼淚一滴又一滴像雨點般落在她的裙子上。
為了補充水份。
她又喝了一口烈酒。
 
........................................
 
濃濃的燒焦味道傳進了她的鼻子。


她睜開眼睛,手中拿著的酒瓶橫放在她的腳邊。
瓶上的招紙消失了。
 
她看看四周。
一樣的房子,但牆紙被燻黑了,家具也都破爛變黑。
 
幾個警員踏進房子,黑皮鞋每踏一步都濺起地上的水花。
「估計是煮食爐未關妥引起的火警。」
每個看起來都一樣面貌的警員跟消防員在房子裡進進出出後得出這個結論。
 
她坐在地上,看著這群人:「喂,我在這裡啊!」
 
沒有人理會她。
 
倒是八紙七彩繽紛的鶴突然出現在窗前。


背對著窗外的光線。
拍拍翼。
 
她奇怪地看看那些看起來不太真實的鶴,再看看那群人。
 
突然間,她意識到一點東西。
 便撐起身。
走向窗前的鶴。
 
她感到自己的身體像紗一樣的輕飄飄,走路都不需要用力似的。
 
「帶我到爸爸那裡吧,我還有很多話要對他說。」
 
八隻鶴像是明白她的意思的樣子。
其中七隻都起飛了,餘下一隻。


 
她靠在第八隻鶴的背上,跟在先走的鶴身後。
 
一起,往閃著銀光的天空飛去。
到一個,或許比現實世界更美麗的國度。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