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們來到強國的溫州, 一個充滿銅臭味既地方
佢地到步當日, 先去當地既夜總會打探

夜總會, 係一個反映經濟同埋財力既好地方
溫州既夜總會由日頭開始已經咁熱鬧, 依度單只係俾財閥發洩既遊樂場, 更加係一個以人為籌碼既賭場

財閥們帶來自己既囡囡, 係度賭緊某上市公司今日的收市股價, 究竟係$20樓上定係樓下

類似的睹局, 每日都會上演, 不是用錢就是用女人作睹注
分別只在於睹局的內容



一位面目好憎的暴發戶A, 用色迷迷既眼神望住對手既囡囡個心口: 今晚我o答硬你!
說罷, 他就打左一個電話: 同我放10萬股, 質低佢個價
股價隨後由$20跌到落$19.9

雖然暴發戶A看似胸有成竹, 但其實距離收市只剩下15分鐘, 而佢手上借黎沽空既貨已經唔多, 所以內心開始乾急, 唯有虛張聲勢

轉眼間, 對方既買盤都入場, 股價由$19.9升番上$20.1
對方氣定神閒咁講: 你囡囡個口, 直徑有冇8-9cm? 無既話, 今晚會好辛苦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