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畫室入面,

「唉..咁快就要同學校講拜拜喇。」

「係囉,初初覺得好漫長既中學生涯都就快完喇。」

「唔理點都好,呢幅畫係我呢個人生既最後一幅畫,小婷你要好好保存住呀。」

「下?以後都唔畫畫嗱你?」



「嗯。唔打算再畫喇。我呀媽好企硬唔比我畫畫,咁反正遲早都要放棄倒不如趁早收手。」

「咁就有啲可惜喇..你咁有畫畫天份。」

「唏!唔好講呢啲喇。畫好喇,睇下?似唔似你呀。」

「哇!好靚,直頭一模一樣咁既樣!」

「死女包,明知自己靚。呢幾年同你比較既生活終於可以得到解放喇!!我懷疑自己真係痴痴地線,居然會同你做閨蜜。」



「你做咩咁講啊,你唔知自己越睇越有魅力咩?哈哈。」

「.....哼!我記住你」

「Anyway,多謝你啦小花,幅畫我會好好保管。」

「王明花!!」有個男仔走入黎。

「同學你叫我呀?」



「係啊,岩岩班主猛咁搵你,要你填from。」

「係喎唔記得左悿。快啲過去喇。」

「真係大懞,掛住畫俏像畫唔記得睇時間悿,依家去啦。」

「係喎,小婷。你諗住報邊間大學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