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末日前的兩個星期-Zoe篇 Zoe不相信瑪雅預言,無論電視,網絡如何繪聲繪影,分析什麼樣的末日因素,她只會覺得是云云末日謊言的其中一個. 她在一家貿易公司任職會計文員.實際上,她一點都不喜歡會計的工作,但因為她是家中經濟支柱



      Zoe不相信瑪雅預言,無論電視,網絡如何繪聲繪影,分析什麼樣的末日因素,她只會覺得是云云末日謊言的其中一個. 她在一家貿易公司任職會計文員.實際上,她一點都不喜歡會計的工作,但因為她是家中經濟支柱,爸爸在她六歲時就返回天國,媽媽又中過風,不能工作,還有一個上大學的妹妹,她必須要選擇一個有穩定需求的工種,而事實上,會計確實是香港近年其中一個最符合她的選擇的行業,尋找興趣作為事業,對她來說,只是一個夢想. 她童年開始就喜歡看漫畫,閒時也喜歡創作,也發過做漫畫家的白日夢,但家庭環境實在沒法讓她冒這種險,她也不想家人為了她的自私夢想而有任何擔憂和困境,那些創作,還是鎖在抽屜吧! 她的公司是一間小型企業,因此除了會計,其他例如採購,行政,請人都需要她來處理,工作至晚上九,十時是家常便飯.她對這種驚人工作量和惡劣的工作環境,也實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能力和籌碼,逆來順受,就是唯一的選擇. 三十歲仍是小姑獨處,自自然然都想有一個痛惜和關懷自己的男兒,無奈自己的生活,不是工作,就是在家照料母親,妹妹的學業也很繁忙,故此沒有,也不能有任何嗜好,長期的貧窮更使她潛意識裏有一種莫明的自卑感,覺得自己不配被愛,和享有較佳的生活! 公司有一個做船務的男孩,坐在她的隔離,和她其實也談得來,無奈這位叫Jimmy 的同事卻是宅男一個,對著有好感的同事,只是隔靴搔癢,總不敢大胆表白,然而,相信有世界末日的他,竟從這預言得到追求的勇氣. "Zoe ,兩個星期後,會是一個大日子" "你不是說世界末日吧,難道你會相信嗎?" "我有種直覺,它是真的會發生的" "傻的,這種事都好信?那麼多年來都有不少類似的預言,好像什麼千年蟲之類,早幾年又有個台灣人,信誓旦旦地說一定會末日,還在網上妖言惑眾,你不記得嗎?" "不記得了!" "我覺得末日預言根本是少數有歹心的人散播的謠言,加上地球上太多人生活在不公平的環境,不均衡的發展,而變得不快樂,無助,對未來沒有希冀昐望,從而投射到這末日思想,尋找解脫" "你說得很玄呀!" "根本不是什麼深奧的理論,任何一個活在貧困苦難的,感受過人生不公平待遇的人,都會有類似的感受,不過你都不會明白的,我想你都未吃過什麼苦頭吧,再講你的腦筋也只會打盹!"Zoe開始有些納悶. "好吧!你總是多多道理的,無論最後有沒有末日都好,我想趁這短短兩星期,做一些之前不敢做但又想做的事" "姦淫擄掠,殺人放火?我經常和你鬥嘴,趁現在老闆不在,幹掉我吧!" "其實和你鬥嘴是一件樂事!我覺得有點像老夫老妻耍花槍!" "你痴線的,說這種東西,你平時不是這樣的!" "不如星期日去行山吧!"Jimmy 終於開門見山. "我星期日沒空的,我要照顧媽媽,你不知道嗎?" "你家後面有座小山,走一兩個小時就可以了,我都想走走,你回去就可以照料你媽媽,還有的是,行山不用錢,不會花錢,我覺得你都應該找些活動,看,你經常愁眉苦臉的,看一看花草樹木會開心些!" "都是不行了!" 其實Zoe對他也不無好感,和他吵嘴,確實有些温磬窩心的感覺,而且她覺得和他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共鳴. 她記得Jimmy 嘗試過在有意無意之間,作過一些暗示的表白.  有一次,他替她調教電腦時,半開玩笑地說: "我做了你背後的男人了!" 又有次,不記得發生什麼,她在他跟前嘲諷自己是豬扒,他立即回應道: "豬扒好味,我喜歡!" 她其實每次都很心甜的,但她只當是自己的戀愛幻想,一種點綴.  如是者,她最終都拒絕應約. 又過了好幾天,她這一晚又很夜下班,正當差不多到家樓下時,一把每天都聽到的熟悉聲音再次響起. "你又OT了,吃過飯嗎?" 她有點錯愕,回應道: "你弄什麼,你想嚇死我吧!" "我真的想嚇你,你看" 他立即轉身,從後面的花圃中,拿起一束紅玫瑰 Zoe面容變得扭曲,想轉身立即回家,但傾刻間竟給Jimmy 拖著右手,還把她拉進懷中,這是他們做了三年同事以來的第一次身體接觸! "你發什麼神經,還拿著花,放手,我要回家吃飯!" "我想永遠牽著你手,我很喜歡你,想和你一起!" "啪" 這一刻,整個時空都呆住,兩人都怔住了! "我沒資格談戀愛的!"Zoe 說過後立即轉頭飛奔回家,在她轉身的一剎那,後面傳出類似東西擲地的聲音,接著是幾聲巨響,好像是垃圾桶給推倒後,再被拳頭或腿瘋狂抽擊的聲音. Zoe絕不敢再回頭,生怕稍為瞧見他的背影,就會立即給自己的良心和歉疚凌遲! 之後幾天的工作日,除了公事以外,他們都沒有其他話題的交談,和任何眼神的接觸! "天文台將於晚上八時前改掛八號烈風訊號!" "什麼?十二月打八號風球?看來真的會世界末日了!好,我還有一件事未幹,我要儘快完成!"這是Jimmy 在他的追求災難發生後首次的在Zoe 前的話語! Zoe 別過頭來,恐懼著他是否會再接再厲,她不想自己的手再次給他耳光. "放心,我不會再好像上次那樣亂來的,我只是想說,風完之後,我會晚上到西洋菜街,當一個街頭歌手,我說過我以前都發過歌星夢,既然末日來到,我索性豁出去,至少死前還了最後心願,當過歌手!如果你有時間的話,過來捧捧我場,我想我見到你會更加賣力的,好嗎?" "嗯!" "隨你心意,如果你想來就來,我不勉強你." "Jimmy ,其實你真的很好,你應該找過有資格和你一起的,不是我這些會拖累人的,增加人負荷的,我沒資格談戀愛!" "Zoe ,有沒有資格,不應該由你說,應該是我說的,你,對我來說,聽著,絕對有資格,是真的!二十號晚來捧場吧! 若二十一號真的末日,就當是留給我最美的最後回憶吧!" "Zoe終被這番話徹底征服了,心靈的感動恍如長江洪水翻滾,但深層的潛意識極度自卑和恐懼仍是佔了上風,把她原本想說:"我願和你一起"這番話像鋼門般給封死了.她惟有選擇跑進洗手間! 十二月二十晚,距離踏進"末日"還有不足三個小時.旺角西洋菜街依舊人來人往,街頭表演者繼續落力演出,其中一個剛剛來到兩天的"新進歌手"似乎已經累積了不少"粉絲".他賣力的演出,精湛的歌藝,贏取了一個又一個的熱烈掌聲.在這群粉絲背後一角,站著一位穿著了連身裙的斯文女孩.這位女孩從不穿裙子,但今晚,也許或可能是最後的一次見面,她想留給他最美,最温柔的印象,所以特意地跑到時裝店選購. "早幾天,香港遇上有紀錄以來首次十二月的八號風球. 剛巧,明天就是傳聞會發生世界末日的日子.然而,這個預言,這場風暴,竟給了我從未有過的勇氣,拿起結他,在這裏唱起歌來.不論明天還存不存在,我仍然會施展我的渾身解數,帶給大家好歌!還我當歌手的心願." "以下來我想把這首歌送給一個我心中最重要的人,我不知道她有沒有來到,但我想她明白,她其實是有資格被愛,和擁有我的愛.還有一點,就是假如明天過後一切如常,我希望她嘗試把她之前創作的漫畫,放上討論區又好,參加比賽又好,至少不要把它們埋藏得沒其他人欣賞過,給自己一個將自己興趣專長變成事業的機會,不要看輕自己!" 聽眾一輪歡呼,伴隨著結他音符奏起. "可以在雪中不給我衣,可以帶餓遠行仍無倦意,可以極喝中不給我水,不可以一秒不想妳......." Zoe細味了這幾句歌詞,潸然淚下.這一刻,長江洪水已沖破所有潛意識的堤壩,殘存的意魔已經奄奄一息,相反地,愛意傲然的站起身來,腿壓制著意魔,不容許它有一絲翻身的機會! 一輪掌聲又響起,她不待歌曲完結,就急速地跑上人群之前,連哭帶笑地說: "我來了,我願和你一起!" 現場掌聲雷動! 廿一日,一切如常,末日預言變成末日謊言. Zoe和Jimmy 在公司相視而笑,接著計劃星期日的第一次約會,和那些四格漫畫應該放在那個討論區好........ 瑪雅預言,原來只是一位紅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