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古尼,你這個烏鴉嘴!」通訊器傳來了不知是誰的聲音。
「各自檢查武器狀況!第二波要來了,給我準備好!」
 
收到妮哥隊長的指示,隊員們再次繃緊神經,準備迎接敵方集團的第二波攻擊。
「距離接觸預計還有30秒!」
「25!」
「24!」
「23!」
「22!」
「21!」


「20!」
 
「開火!給我把它們掃成渣!」



強烈的震動再次傳遍月面戰場上。異星生物才剛爬到隕石坑的低窪地帶附近,便受到接近每分鐘一千發的大口徑彈頭攻擊。鮮紅色的外殼脆弱得完全無法想像能在宇宙空間生存。
 
不消半分鐘,第二波敵對未知生命體已被消滅殆盡。不知是否對於敵軍集團的再登場有所警戒,在場沒有一個人能放下心休息。成千的彈殼和著怪物體內併出的血霧飄浮在真空中,與月面背景和MMU結合出一種另類的浪漫。
「隊﹑隊長,雷達上顯示新一波的集團出現了‥‥‥.」


假如沒有這警報的話──
 
距離第一波已經過去了接近一個小時,但怪物的侵攻從未停止過。
 
它們的數量隨著每一次的進攻而增加,剛剛完結的第十波就已經超過了500隻的數量。不得不提的是,在低重力環境下操作MMU使用重兵器實在是一件十分累人的工作;不僅要長時間專注在瞄準器上,更要使用反應遲緩的外裝甲控制機體姿勢去應付加特林強大的反制,以務求不浪費每一顆從地球運來的,成本高昂的子彈。幸得彈藥方面的憂慮,也因妮哥的迅速指示,由全體開火轉為前後排掩護射擊而得到有效緩解。

眾人在敵人密集的進攻下已經對下一波的警報有點習慣了,現在反而是對下一波的警報遲遲不來而感到焦慮。

經過一小時這樣的高強度戰鬥,隊員們也只是呼吸稍為有點不順,作為隊長的妮哥對隊員的質素已經十分滿意了。
但是,隊員的質素,甚至隊伍的質素在這場戰鬥中似乎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呼……哈……敵人的進攻方式就好像……人命不要錢一般的……哈……」賀普的聲音隨著沉重的呼吸從通訊器傳出。
「鳴……哈……是,是我們的攻擊起不了作用嗎?」羅素在隊內通訊提問。
「哈……不是這樣的……」涼也話畢操作著MMU指了指隕石坑四周的環境,眾人才意識到原本隕石坑一帶數米到數十米不等的坑坑窪窪,都被那些紅色的殘骸一隻疊一隻的,硬是填起來了。
 
「隊長,呼……他們的行動,就好像是……故意消耗我們的體力而為一樣……呼……」第一次和涼也他們合作,原歌德第七大隊的占米點出了問題所在。至今為止,一直困擾著荷魯斯特勤隊眾人的問題──那就是敵軍的行動模式。
 
「哈……原來如此……呼……」「怎麼了隊長!」「原來個什麼東西?」涼也倒吸了一口氣,像是了為什麼做著準備一樣,接著又開口:「月面基地之所以對高原一事件如此在意,原因無他,因為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真正的與地球外起源的生命接觸。更甚的是,這外星生命具有在行星之間移動的科技……至少現在是這樣推論的。因此當判定這物種對人類產生敵意的同時,人類將會不違餘力地攻擊,直至對方不復存在。根據「黑暗森林」的法則,對方應該也是同樣吧,因此才初見面就大開殺戒……」想起卡捷琳娜的慘狀,涼也還是忍不住也皺了下眉頭。
 
「涼也,你在喃喃什麼!啊……」有些按捺不住煩燥的心情,妮哥忍不住向涼也吼道,卻馬上察覺到自己的失言,連忙補助充:「上尉……要是有什麼情報的話,準許了,說吧。」,妮哥臉頰靦然地泛上了淺紅色,不過隔著頭盔和MMU,當然沒有人能欣賞到這美景。

「說不上什麼情報,只是理論而已。妳知道成本論吧……呼,也就是所有資源,包括武器,彈藥,載具,作戰單位,甚至軍人自身,都可以化作數字去衡量一場戰鬥的成本與收益是否相稱,這樣的一個理論。」
「哈……?啊啊,有聽說過那是上層軍官教育的基本,那怎麼了嗎?」妮哥回想著以往在士官學校裡學到的知識,但現在似乎不是合適的場地……

「雖然說……呼,雖然只是理論而已……」


 想到接下來要說的話,涼也自己也不禁臉色一沈。
「要是剛才一直攻過來的,並不是生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