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齊地前進的隊伍中,沒有一個人主動說話。縱使回想著相同的情節,各人心中所想的卻各有不同。
有人想要盡快把這次接觸匯報到基地,有人只想快點遠離這個地方。
有人心裡想念著再也無法相見的人,有人卻還不明白自己到底為何而戰。
有人因生存下來而感到慶幸,有人卻遺憾只有自己苟活下來。
 
而本來以為是寧靜的月球上,原來根本一點也不寧靜,而同樣的場景也正在月面恆久國際基地的作戰指揮中心上演。自從失去了「秋藏紅」的動向開始,負責監控的指揮人員們就亂成了一團,千方百計嘗試著再次接上部隊的通話頻道。現場嘈雜不堪,工作人員們都在談論「高原一」和「秋藏紅」兩支部隊先後失聯是否有關連。場面漸漸失控,然而卻沒有人出面平復他們心中的不安。
 
這時指揮中心的艙門被打開了,一男一女從門外走了進來。
「您回來了!」「司令!」
「怎麼了,為何事如此慌張。」被稱為司令的中年男人將握在手中的拐杖用力鎚了地板一下,調整好因為失去左腳而歪斜的站姿。雖然不是有意而為,但此舉發出的聲響確實帶來了震懾作用,指揮中心內再無一人交談。


「報告司令!調查救拯隊秋藏紅從十五鐘前起至今仍失去聯絡,原因不明!」
「有嘗試過Point52營地通訊中轉站的分隊那邊嗎?」
「是的長官,一概沒有回音!」
這樣的情況讓司令很自然地就聯想到發生在「高原一」上的事情。就像想要看透什麼似的,司令諱莫如深地盯著站在他身旁的年輕女性副官看。那逼力簡直令在場的人無法自如地呼吸,但只見副官目無表情,對司令的視線毫不忌諱。
 
「最接近的『歌德』在哪裡。」司令將注意力轉向通訊員問道。
「請稍等一下……是第七大隊,長官!」「妮哥隊嗎……」司令在聽到通訊員的回答後心中暗喜,隨即命令通訊員接通與歌德第七大隊的聯絡。通話在數秒不到時間便接通了。
「異端呼叫「歌德七」。任務更新,全速前往Point52。座標已經傳送給妳了,做好戰鬥的準備。」
「是舒密特上校嗎。歌德七了解。預計到達時間為十分鐘,完畢。」
「祝好運……」


 
「歌德7-1通知全隊,以Delta4-10陣型全速前往Point52。各自檢查武器狀態,弟兄們,這可是舒密特上校難得親自下的命令,可不要給我出什麼差錯啊!」「歌德」第七大隊的隊長妮哥對隊員訓示著,卻不其然想起上校在下指令時的語氣和她以往認識的舒密特十分不同,心中浮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了解!」「那個十字雄獅嗎!」「哈!真是難得啊!」「不過隊長,任務記錄寫著,Point52已經有部隊駐守了啊。」「我看看……哈!是秋藏紅部隊呢!隊長妳在那邊有熟人不是嗎?」隊員們收到指令後開始在隊內討論任務內容,怎知有人把軍中傳言也說了出來。
 
「嘖!給我住口!」彷彿被觸及逆鱗的龍一般,對此感到十分反感的妮哥忽然隔著通話器怒吼。
「是……是的隊長……」隊員們一個個都感到十分訝異,一向待他們如兄弟手足的隊長少有發這麼大的怒氣,也不敢多說什麼,幸得監視器上的警報聲打破這尷尬的沉默。
 


「隊長!Point52已經進入可視範圍。看來正在與什麼人交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