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德第七大隊報告!剛剛已經通過第二主閘門進入格納庫,請指示如何處置VIP及秋藏紅的人員。」指揮中心裡收到了來自妮哥少校的通訊。舒密特上校緩緩睜開雙眼︰「給我安排隊長級人員留步,我有話要說。」司令只是簡單說了一句,便撐起自己的身體走出門口,而他的副官理所當然的緊隨其後。
 
「……就是這樣,加爾文和涼也,稍稍在這裡等一會,司令想見你們。」心想反正是任務後的匯報,二人也無所謂。「……」「老頭子他?」妮哥卻對加爾文的出言不遜十分不滿。
「嘖,你那語氣是什麼態度,要不是司令下指示要救你們,你們這些行外人早就死在月球上了!」
「我是行外人?宇宙軍出身了不起嗎?要是我們也有精良的武器裝備,那些火星怪物早就被打光了,還有妳們出場的機會?」「你!」
 
「妮哥少校!」
在兩位隊長的爭吵越演越烈之前,舒密特上校和他的副官剛好來到第二格納庫。
「我不是說了只需要隊長級人員留下嗎?」妮哥聞言才發現格納庫裡還有小部份秋藏紅的人留了下來,從臂章看來應該是第三分隊的。正當她準備承受上級的責罵之際,上校只是淡淡的說︰「算了,讓你們聽聽也好。」
上校深深嘆了一口氣︰「各位辛苦了,大概的過程我已經在歌德的攝錄機影像看到了,營地那邊真是令人不忍直視啊。不過我們感興趣的是,你們在斷層裡發現了什麼?」淡淡帶過了在Point52死傷慘重的戰事,舒密特上校瞇起了他的眼睛,來回掃視著加爾文和涼也二人。只是涼也聽到上校所說的「我們」後,臉色突然一沉。


 
「報告長官,是未知生命體,而且數量龐大。」加爾神色平靜地回答上校的提問,然而上校好像對他的答案不甚滿意。「那麼為什麼不通過無線電報告?」
「報告長官,坑洞裡有十分強烈的的訊號干擾,而且營地的通訊中轉裝置被破壞才導致……」涼也突然插入二人的對話之中。上校嘴角微微揚起,然後舉起了他手中的拐杖剌向涼也的腹部,痛得他掩著肚子就跪了下來。「我沒有在問你,中尉。」
 
「哥!」一之瀨博士見狀馬上衝向跪坐在地上的涼也,又仇視著舒密特上校。現場無一人不為此感到膽顫心驚,然而只有李飛在冷笑著。加爾文緊緊握著拳頭「長官,實情就如中尉所言。當下我們只能把握現場的情況,暫將總指揮權移交至本機。」「加爾文啊,你知道這行為會構成嚴重的軍紀違反罪嗎?」上校摸著下巴早已蒼白的鬍子,不給他一絲喘息的機會。加爾文聞言,接下來的走向他已經大概了解。他留意到身後倖存的隊友一個個帶著擔心的表情,只是輕輕一笑。「我知道,可是當下我們沒有其它選擇,長官。」「你有的……你只是,不,是我沒有更早注意到……」上校自言自語,接著狀甚不屑地看向他的副官說︰「該妳出場了。」
 
副官聞言踏前了一步,不帶任何感情地說︰「加爾文‧謝魯特上尉,涼也‧一之瀨中尉,以上二人被恆久基地軍事管理會控以違反軍令、奪權、謀殺,及毀壊公物等多項罪名,現在將你們拘捕。在管理會的指示下來之前會將你們關在審訊室內……給我站起來。」副官語畢後拿出手銬把二人鎖上。「不要帶走我的哥哥!」在鎖涼也的時侯,身旁的妹妹還緊緊抱著他。只是涼也向她打了一個眼色,默默把她推開。

事態走勢越來越不對勁,以往妮哥所認識的恩師並不是個以弄權為樂的人。 「上校!這並不是我所見的情……」「妮哥!你幫我帶博士到醫務室去檢查,直到我過來之前,千萬不要離開她半步。其它人也解散吧。」她嘗試發言,卻被上校搶先解散了人群。
 


副官押著加爾文和涼也走過上校的身邊。此時上校斜視著她,淡淡地說︰「這樣的結局,那群傢伙滿意了吧?」
「十分滿意。」如冰一般冷淡的四個字從副官的口中吐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