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黃伯的晚年心境



昨晚谷草賽事略有收穫,黃伯決定放自己一天假,暫停與紙皮為伍! 足足有千多圓的進帳,於是在茶樓豪花一點,叫了很久沒品嚐的灌湯餃,和蝦餃王狼吞虎嚥! "老黃,贏x左馬,重乜唔比貼士?"老伙計笑笑口. "唉,我輸x左成個月,尋晚告仔有手影去馬,買三十蚊中左條二串三,報番仇" "荔枝角道來左件好野,36C,服務一流,橫掂有斬獲,食完野去玩下囉!"伙計淫笑著. "係喎,搵番舊相好先!" "X !次次你都搵佢,你想娶佢呀?" "做野啦,對面枱嗌你呀!"黃伯打了伙計肚子一下. 黃伯邊喝著普洱,邊想起和這個老相好温存的點滴,說句實話,這女子確非什麼絕色佳麗,但她樣子清純,沒有一點兒的風塵味,而且最使黃伯回味的,是完事之後,她不會像其他女人催促洗澡付錢,而是會輕輕依偎在身旁,或是淺睡,或是替他按按頭,按按背,又或者噓寒問暖一下,儘管某程度上也許只是留客商業技倆,但足夠令沒什麼戀愛經驗的黃伯心馳神往! 結帳後,黃伯的意識不受控地驅動雙腿,直奔往老相好的架步去.已一把年紀,但心還是有點忐忑,生怕她可能忘記了自己,又或者已經返回家鄉,或是嫁了人吧! 黃伯後悔自己這準確的預測. 沒錯,開門的,已換了一個陌生的北方佳麗,他對這身材有點不自然的尤物,無論心理或是生理都沒有一絲的興趣和反應,於是籍詞價錢問題離去. 他明白到,就算見到她又如何,她雖然仍然會徹底地把身體奉上,但不過是金錢交易而已,難道要她跟隨自己住板間房給木虱咬嗎?難道要跟自己捱窮,過沒尊嚴不安樂的生活嗎?他有本事替她贖身嗎? 還是堂堂正正去便利店買煙吧! 對,的確是堂堂正正,因為每次抽煙都是偷偷摸摸在垃圾桶上的煙格尋找剩餘的烟頭,趁行人沒為意的時候烏龜縮地偷抽,而這盒純萬給他拾回一丁點的自信,和自我價值,當他點煙的一刻,老舊的回憶,隨著煙圈的上升,徐徐湧現。 年輕氣盛,有氣有力的那些年,伴隨著香港7,80年代建築業的黄金時代,錢,確實是隨手拈來,那時還没有什麼投資儲蓄概念推廣,再加上,這行業的約定俗成的嗜好,不是到馬場濠江,就是大富豪中國城,已婚的尚且如是,何況是壯年未娶的黃伯! 紙醉金迷有時會令人迷失,但假如不投其所好,判頭們會那麽活躍地找他開工嗎? 黄伯眼前的煙霧越來越濃,他也開始反思那時究竟是否走錯人生的道路! 書没讀,没家庭庇蔭,人浮於事,他還可以選擇嗎?博彩可令人傾家蕩產,但又可以怎樣呢? 它,令自己得到大量工作機會,但到頭來,現今卻是一貧如洗,這是代表自己已經輸了這赌局嗎? 煙霧弄得黃伯有點嗆促,數下咳嗽之後,他感覺到眼眶有些微濕! 他分不清這是汗還是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