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論述Facebook中「讚好」和「分享」所產生出的人際關係問題,撰於2013年1月16日。



有一次,一位朋友跟我說:Facebook真是個好很危險的地方。

我問他為何FB危險。他答了我三個字:「好易柒!」

那個時候,我還未瞭解他言下之意。直到現在,我才開始有點領悟。

在Facebook剛成立的時候,這東西無論是本質上、還是概念上,都是非常好的。那個時候,我好像才是中二還是中三,每次在FB找回一些久未聯絡的小學同學和朋友,都為之雀躍。

當然,那時FB還未普及,主流還是以Xanga來發「千字文」status、用MSN來作即時通訊工具,而FB的功能則乏善足陳,跟現在有著天淵之別。



然而,當FB開始從智能手機上殺入香港市場,一項災難性的功能就同時誕生了,它的名稱,叫做﹣「讚好」!

「讚好」的出現,可謂滿足了不同人的虛榮心,同時亦令到不少人的黑暗面在網上赤裸裸地浮現於人前。現實中你覺得為人十分正直、計粗口也不說的他,原來也會對巨乳美女相讚好;你覺得他作風低調,原來他是那麼沙塵囂張。

唔,以上所說的也只是極端的例子而己。

經我長時間在FB上浸淫,發現FB上的朋友可廣義地分成兩大類:「接收訊息類」和「發放訊息類」。

第一類人,俗稱花生友。他們往往不會花太多時間在FB上,只會偶爾八掛一下朋友的最新動態。他們甚少會update自己的status,因為他們沒有這個必要,上FB對他們而言只是為了消磨時間和方便跟其他人找話題。



不過,到現在大家無論食飯行街都機不離手,說沒上FB,也是天方夜譚罷了。

第二類人,就是那些經常會更新自己動態,當然,若這種行為去到某個程度,就會變成病態,走火入魔。

明星經常更新自己的近況,大家會說是閒話家常,並無大礙。

但是,對普羅大眾而言,一個寂寂無名的人經常對自己的近況作實時直播,可不是讓大家能夠忍受。

試想像,你有一位朋友,吃個窩蛋牛肉飯也要擺上Facebook,去別人家作客也要打個卡,面對這種每天都把自己的實況盡現於人前的朋友,你也會不禁豎起汗來。



你心想一句:「你以為自己係明星啊?」

我明白沒有人渴望自己孤單一個,尤其那些認為自己存在感低下的人,便會不斷發(看似)有趣的Status來搏君一笑,當有很多很多人Like的時候,他們的自我感覺就會很好。當有一陣子,Like的次數少了,他們便會有點不高興。

這些人,包括那些去Starbucks扮有生活態度和那些喜歡高炒、三七臉自拍的青春少艾。

學向西說:「他們只是在打飛機給別人看而己。」

為了「挽回人氣」,他們便務求做一些出位行為,以搏大家注意,結果在這個不能逆轉的惡性循環,他們便愈弄愈柒。

第二類人也有一種擅於表達自己情感於人前的分支,俗稱「感性撚」。他們喜怒無常,情緒變化之快,連天氣報告也預測不到。時不時便會打幾句說話、幾句歌詞、甚至是「Too long, didn't read」的千字文,來道說這個世界的荒誕、做人和建立人際關係、戀情有幾艱難。

我有友人調侃,這些事,好心就不用打出來獻醜吧,有甚麼心事,跟要好的朋友談談不就好嗎?硬要把這些感性話Set做Public,搏取大家的虛偽的同情,有用嗎?

有時候,我知道他們在做這些事的背後動機,就是希望有朋友來注意他們,好不致令他們陷入「自High」的尷尬局面。



我頗同情他們,因為,我曾是這種「感性撚」。

作為一個隱姓埋名的寫作人,我也有想過,自己或許也被別人標籤成「乜春都打一餐」的「感性撚」。

「開個Page出黎,打文,博Like,為咩姐!」

只是他們不明白我。

給大家一個真實個案。

那是我友人的一位中學同學,他在學校因為追星而出名,一直都引人詬病。話說有一次,他在FB發了個Status,說如果有500個人讚好,他就會自拍一個非主流的「謝師宴迅雷頭」。

我朋友那個時候心想:「你乞Like姐,關我撚事?」



不竟,在一眾花生友群策群力之下,他「不負眾望」,超額完成。

為了找數,他不惜犧牲自己色相,真的把自己的頭髮Gel得如巴黎鐵塔般的箭豬頭。

後事如何?結果他在數個小時後便被人Cap圖放上高登,還差點被強大的高登仔起了底。

知道闖了大禍的他,立即亡羊補牢,把相片刪走,並發了一則道歉啟示。

這個時候,他的一眾「好友」頓然站在道德高地,以一副說教的口吻跟他留了幾句Comment:

A君:「都叫做你唔好咁架啦, 出事架嘛!」
B君:「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C君:「唉,你得到教訓未?」

他們強裝一副「係當你朋友,為你好先同你講」的樣子,同情他的遭遇。



人前人後兩把嘴,見者心寒。

因為,在幾乎在同一個時候,他那張相當然被一眾花生友backup,並移師別處,繼續供大家恥笑。

而這個時候,在恥笑的一群當中,亦不乏A、B、C君在內......

他們的所作所為,就貫徹了某些香港人的作風:「等睇人仆街」。

我相信,其實他們很久之前就想栽他「一鑊甘」,只是找不到機會而己。

當我目睹這個活生生的網絡欺凌,我當時只是靜觀其變,沒有加入討論,生怕自己也會成為批鬥的一群。

然而,在那張Backup相,也不只有一面倒的花生友在笑。幸而,還有義不容辭的真心朋友為那個受害者抱打不平。



那個真心說:「算啦,佢好慘架啦,放過佢啦!」

但那些花生友卻冷冷地答啦:「佢自己攞黎衰咋嘛!」

這時,我想起這些人在電腦螢幕前的猙獰臉孔,不禁生畏。

因為,平時對你很好的所謂「豬朋狗友」,在你有難之時,竟然落井下石。

經歷此事後,很多人也寧願把自己的一舉一動收起,因為大家知道,Post得出來讓大家看,就預了會有嘲笑和批評。

其實,我們不難看見,現在有些人貼一些Status出來,有少數人是為了「笑柒你」而Like,並不是真的欣賞你或者替你打氣。

最後,我只能以許冠傑的《浪子心聲》一曲中的一句歌詞,來表達對Facebook上複雜的人際關係的唏噓。

難分真與假,人面多險詐。

你的Facebook朋友,是否真的當你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