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應節短故,嘿!) 那個「鮮血人」,彷彿全身佈滿傷口,不斷滲血,血液一直往外流,形成全身的血紅色。他更一直盯着我,而我身邊的其他人並無異樣,看來只有我看到他,那就代表我正是他的目標⋯⋯





上星期四,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我親身經歷了一場可怕的噩夢。雖然我慶幸能平安歸家,但現在回想起來,我仍猶有餘悸,尤其現在仍然是農曆七月,這件事又跟我們的日常生活有關,我實在擔心它會發生在你們身上,所以我不得不認真地把事情記錄下來,好讓各位小心提防——

是咁的,我是一個寂寂無聞的全職作家,當日下午,我跟平日一樣,正前往九龍灣某個遠離地鐵站的商場,打算在該處的咖啡店寫作。我一向不愛排隊,所以並沒有乘坐穿梭巴士,自行步向該商場。

當時風和日麗,陽光普照,路上的行人疏疏落落,跟往常沒有兩樣。這段路我已走過無數次,天氣又很好,想像力再豐富的人也不可能聯想到任何驚險事情,更不可能扯到邪靈鬼怪之類,所以我起初並沒有察覺到任何異樣。

我繼續不經意地走着,走到其中一條馬路前,停了下來等待過路。根據經驗,我將要呆上好一段時間,我於是拿出手機,把握時間「轉珠」。



我才剛進入迷宮,版面上的寶珠就惡劣至極,一顆火屬性的紅色珠都沒有,令我無法直接通關。我有點不快,自言自語地以口頭禪輕輕罵了一句:「你老爺吖!」沒辦法之下,我只好使用技能解決。然而過了那關,重新掉下來的寶珠依然缺少了紅色,我更不悅了,再次暗罵:「你老爺吖!又斷珠!」

我這次罵得稍為大聲,旁邊的人也聽到了。這時我的耳邊傳來一把老婆婆的聲音:「小朋友,在這段時間,你還是不要亂說話較好。」

我不知所措地呆了半晌,才抬起頭來瞥了老婆婆一眼。我側側頭,一臉不解,老婆婆就別過臉去,並走到遠處。我說錯了什麼嗎?為什麼「斷珠」一詞不能說呢?是粗口嗎?

我起初不以為意,沒多加理會就再次低頭轉珠。由於缺少了紅色珠,我只好使用餘下的技能變出五色珠。可是,解困過後,版面上竟再一次缺少紅色珠。

今日果真霉運到極,不單接二連三斷珠,還每一次都是缺紅色珠,而我能用的技能都已用盡,眼看這下子要輸了,浪費了100體力,於是下意識地又臭罵:「紅你老爺……」



可是,這次我的話才說了一半,就突然停了下來,不期然瞪大空洞的眼睛,因為我終於想通了婆婆的意思:她不是指「斷珠」不能說,而是「老爺」不能說!

在這個年代,「老爺」一詞的用途不多,主要是女子婚後對丈夫之父的敬稱。然而,我想起年幼時看過的粤語殘片,女家僕對男主子也會以「老爺」稱呼。當日看過的黑白電視畫面,突然如走馬燈般在我的腦海內重現,我記憶中的粤語殘片,不是在月黑風高的晚上有女子被強姦,就是整家一夜死清光的悲劇,而如果二十年前當老爺的,今時今日很可能已經死了……

不會這麼邪吧?想着想着,現在是農曆七月,今日更加是七月十四。我又想起老婆婆剛才提醒我時,一臉凝重,好像擔心我的話會引發什麼可怕的事,之後還落荒而逃。而且,她也提到「在這段時間」,莫非……

神經病!我從不相信鬼神,而且我自問除了愛在升降機內放屁外,沒有做過壞事。正所謂「平生不作虧心事,夜半敲門也不驚」,但……我今日再三斷珠,似乎正在走霉運,運滯的人好像會特別容易……

「沒事的。」我在內心安慰自己。然而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我雖說什麼都不怕,心跳卻突然加速,手腳也微微僵硬及顫抖起來,因為我記起我剛才不只說了「老爺」一詞,還說了「紅你老爺」……



當刻,我緊張得甚至比發現用過的安全套穿了更加恐慌。我的心臟瘋狂亂跳,但我又不敢胡亂到處張望,深怕一抬起頭,就會看到可怕的東西,只好死盯着手機。

「嗒。嗒。嗒。」

突然間,耳邊傳來古怪的聲音。雖說「夜半敲門也不驚」,但「日光日白就很驚」,還要是怪異的「嗒嗒」聲。我起初按捺着自己的好奇心,繼續死命低下頭,以為事情很快就會過去。

「嗒。嗒。嗒。」

然而聲音仍很規律地重複着,好像永遠都不會停。繼續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男人總不能一直垂頭喪氣,我決定抬起我低過的頭來,勇敢面對。只要沒看到什麼,一切就完了,我也不用繼續擔驚受怕。日光日白,不會有事的,一定是我想多了。

可是,我錯了!

當我偷偷抬起頭之時,我驚覺一名全身紅色的人正站在馬路對面望着我!

我說他全身都是紅色並沒有誇張,那人不單手腳都是紅色,連五官也是紅色。而且那種紅,是新鮮血液的腥紅。那個「鮮血人」,彷彿全身佈滿傷口,不斷滲血,血液一直往外流,形成全身的血紅色。他更一直盯着我,而我身邊的其他人並無異樣,看來只有我看到他,那就代表我正是他的目標。



「嗒。嗒。嗒。」

我剛才轉珠時連續三次缺少了紅色珠,原來已是一種警告,提示我有危險。老婆婆也吩咐我不要再說「老爺」,我卻不單只說了禁語,還要如此無禮,說「紅你老爺」。面前的這個人,一定就是「鮮血紅老爺」,來找我尋仇!

我差點嚇得失禁起來。鮮血紅老爺要怎樣對付我?他要來找替死鬼嗎?我還年輕,事業才剛起步,我不想死啊!

「嗒。嗒。嗒。」

「不!我不會死!」我的「正能量」又發揮作用,提示我不要放棄。鮮血紅老爺現在仍站在對面,只要我們保持距離,他也殺不到我。他看來年紀老邁,一定跑不過我,我只要死盯着他,在他有所行動前逃跑,一定會沒事!

不過,我又錯了,誰說他一定要跑過來才能對付我?

就在這時,我發現他身上的鮮紅色放射出一串串的光子,這些赤紅光線由鮮血紅老爺直射到我的全身。我立刻感到渾身灼熱,皮膚發燙,全身冒起汗水,整個人像被火燒一樣,痛苦難當。



「嗒。嗒。嗒。」

我很想大呼救命,因為繼續這樣下去,我知道我一定會被活活燒死。然而當刻我被恐懼的夢魘完全壓制着,連丁點力氣都掏不出來,無法求救,亦無法逃走。

鮮血紅老爺仍以撲克臉直視着我。他雖然木無表情,但我估計他的內心一定正在狂喜,並高聲地嘲笑我:「你的死期到了!」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冷不防間,「嗒嗒」聲突然瘋狂起來,失控地加速,我的心跳同樣猛然亂跳,因為鮮血紅老爺要殺掉我了!

「媽呀!」我驚叫起來,以為將被赤紅射線燒成灰燼,然而驚叫過後,卻什麼事都沒發生。

我再次抬頭一望,鮮血紅老爺身上的紅色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平靜的青綠。夢魘走了,我能重新控制身子。我不明所以地到處張望,卻看到其他人對我投以鄙夷的眼神,部分人四散退開,部分更高速跑過馬路對面。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聲音持續,但我仍安好地站着。而當我次抬頭望向青草綠老爺,我看到他走動的姿勢時,我才終於明白——我可以過馬路了。

真危險,剛才應該是差點中暑而產生的幻覺吧?

果然是一場可怕的白日噩夢。天氣炎熱,大家果真要提防中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