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校服強姦

  又是一個小禮拜的星期六下午,自從上次成功到現在已經兩禮拜了,每天都會看到她,但看得到吃不到的痛苦更是辛酸,雖然我常利用她放學回家,而父母尚未下班的空隙,對她說︰「870941」,之後再撫摸她的乳房及將手伸入她的陰戶,但為了安全起見,我並沒有進一步的行動,畢竟小心駛得萬年船,反正來日方長。

  機會又再度來臨,我拿出芸芸的筆記本開始看,又是一個安全期,上次的計劃「校服強姦」終於得以實現。

  依照慣例,先等她吃飽飯及稍事休息後,大致是一點左右,她正在房裡做功課,我又對她說︰「870941」。經過了幾個月的策劃,現在隨時隨地我都可以姦淫她,而不需要任何工具,於是她又呈現催眠狀態。

  我對她下了今天的指令︰「你將夢到被歹徒綁架,你被綁在床上,呈現大字形,歹徒綁得很緊,你想掙脫也掙不開,只能大聲哭叫。」於是她就照著我的話做,呈大字形躺在床上,我又拿眼罩 住了她的眼睛。

  一切都就緒後,我對她說︰「干死你!」她一下就驚醒了過來,並顫抖的問我︰「你是誰?你要幹什麼?」

  我並沒有真的將芸芸綁在床上,但她受催眠影響仍呈大字形躺在床上,而無法移動手足。

  我並不理會她,接著撩起了她的學生裙,芸芸嚇得哭了,拚命想掙扎,但卻動彈不得。聽見芸芸的痛哭,我卻在芸芸的掙扎中愈來愈興奮而不能自我控製,掀起純潔的百摺棉裙,將芸芸壓在身下,我伸手慢慢地解開了芸芸的校服鈕扣,雙手隔著胸罩揉起芸芸尚未發育的湯包小奶,我用身體壓著芸芸,一手將胸罩往上掀並揉著小奶子,一手伸進校服百摺裙內的三角褲,扣弄著芸芸肉穴,嘴裡吸著雪白小嫩奶。

  我不管芸芸叫鬧,逕自亂吻、亂吸著她的身體及嘴唇。芸芸被變得像禽獸一樣的我粗魯地渾身捏按,痛得大哭大叫︰「哇!你要做什麼!不要~~好痛呀!
求求你,不要呀~~」

  我興奮得不得了,芸芸在床上哭著,我仍沒有脫下任何一件屬於芸芸的衣服而任由它們掛在芸芸身上。呈現在我眼前的,是敞開的外衣中包含著露出雙乳的胸罩;被撩起了的校裙中,包括了張大的雙腿和僅剩的三角褲。我拿了一把剪刀,自褲襠底剪下芸芸的僅剩的三角褲,使她的陰戶能更方便外力的抽插。

  芸芸現在雖是進入被催眠狀態,但意識確是清楚的,她忠誠的執行我的指令「被歹徒綁架,並只能大聲哭叫」。

  「哇!你!不可以~~」芸芸叫著。

  我低頭品嚐這香甜的小肉洞時,竟發現芸芸的身體正在顫抖,作夢也沒想到自己會被這的樣淫辱。我像只飢餓的惡狗般舔噬著芸芸的寶貝花穴,我瘋狂地不停的吸吮著,舌頭更大膽地伸進洞內蠕動,感覺快活得沒話說。

  再看那隆起的陰阜,毛是淡淡地一片,陰唇脹起,只是不知道是否因為方才的一番作為所致?小陰唇向外微微張著,陰道口有些許愛液流出,於是我更加劇了我的動作。不一會,芸芸的肉穴巳非常濕淋,不知是受到剌激興奮,還是我的唾液太多呢?

  我用手指搓揉芸芸的乳頭、另一隻手向下摳進芸芸的陰道內來回抽送,當手指滑向稍為濕潤的私處時,不經意的碰到了她那如豆大小般的陰核,「……嗚嗯……這樣……啊呀……我……受不……嗯啊……我受不……了……啊……嗯……不要呀~~」芸芸在床上哭著,被這麼撫摸的感覺傳進子宮時,不時的從裡面溢出了更多的粘液。

  此時我的快感也愈來愈強烈,我把食指和中指往陰道裡面插入,由於剛才我已經把她那裡玩得很濕了,所以手指在裡面進出都很滑順,有時愛液還會從我的兩指間的指縫流出。

  就像被乳房催眠似的,我張嘴含住了芸芸粉紅色的乳頭,像是品嚐可口的冰淇淋般不停地舔弄著,「啊~~不……嗚……不要……不要這樣……」芸芸發出幾聲壓抑不住的抽泣,我不予理會,仍繼續雙手抓著芸的美乳吸吮著。

  我粗燙的巨龍 ,卻在褲子裡一下一下抖動,脫光了衣服,我用龜頭抵住小芸芸的陰唇,提起老二往肉穴裡就是猛插,「啊……嗚嗯……!痛!救命~~!」
芸芸慘叫著。

  一察覺芸芸的幼穴和老二相浸在一起,我就死命的大幹起芸芸的小嫩穴,且雙手握著奶子就是猛揉,一張嘴就是猛親,威猛到了極點。沒人能想像,十五歲的小女孩,她的陰道是多麼的緊,尤其是她還穿著校服讓你插的時候。

  「啊~~好痛!不要了!快停下……不……」

  我急速地抽插著芸芸,並用舌頭封著芸芸的嘴。在床上我抓著芸芸的雙腿,並用力向外張開,這樣子我的陰莖反而插得更深,芸芸痛得眼淚和汗水不斷的沿著乳溝流下來。我的老二在芸芸軟嫩的陰道內衝擊,我感覺到龜頭傳來陣陣的快感,那小穴緊緊的箍住肉棒,讓我的身體爽得都快抖起來了。還不只如此,那小穴裡是既濕滑又溫暖。

  「……嗚嗯……啊……啊……啊……不……嗯啊……啊……啊……嗯……不要呀~~」芸芸梨花帶雨地哭叫,她雖然極力掙脫,但受製於潛意識中的繩索而無法掙扎。

  我厭倦了正常體位,把芸芸面著床上翻過去,雙乳貼著床,潛意識中的繩索仍緊緊的綁住她的四肢,上次實驗性的一次並沒有讓我有機會細看芸芸的臀部,現在看見她渾圓而細嫩的小屁股,更催化了我的情慾,從芸芸後面對準小穴用力
插進去。

連番摧殘後,失去意識的芸芸終於浪叫了起來︰「喔……啊……喔……嗚嗚……喔……嗚嗚!……啊……!」芸芸呻吟哭叫著,只顧雙手抓著床單,前後搖著小纖腰,小細臀像波浪似地搖擺掙扎。

  我一面慢慢的抽插,一手輕輕的擰著芸芸的乳頭,一手在她滑嫩的背上來回地撫摸,舌頭也在她頸上來回地舔呀舔。

  「……啊啊……嗯……嗯……啊……啊……」哭累了的芸芸,再發不出半點聲音了,任由我的巨龍就在她的穴中進進出出。

  我不顧芸芸的感覺與反應,肆意的用我那支粗大的陰莖,深深的插入芸芸的陰道內來回抽送。我的陰莖在她體內一陣一陣地抽插著,我頂得好深好深!芸芸的子宮被我頂得好漲好滿!

  突然間,我的陰莖一陣抽搐,精液不斷從龜頭中狂洩出來!芸芸呻吟著並達到了高潮,淫水沿著小穴流下來,夾雜著我的混濁精液。眼見芸芸呼吸急促、面紅耳赤、乳頭挺起、下體腫漲,並且不斷的從陰道內流出淫水,喉頭不斷的發出「嗯……哼……」的低吟,直到現在仍呈大字形的趴在床上,一陣陣的嬌喘著。

  休息了一會兒後,我就對她說︰「870941!」對她下命令解開了繩子(潛意識中的),並要她放鬆且忘了這個夢,再替芸芸擦淨下身。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