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父為生意出賣旗袍學生妹

有個揹著書包、著住深藍色旗袍校服、5呎4吋高、而且很清純的學生妹上到一間公司,不是所有女孩著旗袍是那麼好看的呀!

再看真一點,原來是今年得只有十三歲,在一間名女校上學的太子女。

「大小姐妳好,放學後上來找爸爸?」太子女爸爸的助手阿成問道。

「請不要這樣稱呼我啦,今天星期五,聽日不用回校。今早家傭返國探親,要一個禮拜才返,所以爹哋叫我上來……吃dinner,那麼……你還未放工?」

「同事放都放工了,走剩我一個;老闆還和客戶開會中,所以我都要留低陪他;看來他又來拉妳爹哋生意。不如妳去妳爹哋office裡坐,好嗎?」

「好……吧!」

入到老闆房之後,老闆女兒就坐左在張大梳化上,「大小姐,想飲什麼?」.

「有沒有可樂?」

「有呀!等我一會!」

「thx.」

阿成就去pantry個雪櫃拿了一罐汽水。當阿成返回開房門時,就見到她蹺起腳的坐響sofa睇少女漫畫。可是她那件旗袍校裙又短,這樣坐法就裙腳的開叉位就縮了上去,自然地就show出她對又長、又slim的大腿出來,阿成已經被她背面的少女身材吸引著,可能是她的學生制服實在能將太子女的美好身材完全表現出來。

這時阿成心想:「雖然她未能學得OL的著絲襪,不過望起來都一樣的滑白。一身學生look,更正、好引誘人啊!在這學生制服下,不知是多麼清純的裸體……如果可以摸摸、甚至在她著旗袍校服時給幹上就好啦!不過,為何她好像很緊張呢?」

忍著撕開她的制服的欲望,「大小姐,汽水呀!」阿成正不時偷看她玲瓏有致的側身,看到突出的地方,「看起來很瘦,不過,胸部和屁股都隆起了,原以為她的身體更為幼稚。」

「thx!」太子女的身體感覺很僵硬,情緒似乎非常緊張。但太子女也報上了微微一笑,可愛的雙頰上笑的時候會出現兩個小酒窩。

「我都不打擾妳了,我都要返出去工作啦!」

輕輕關上房門前再望一望她的學生制服叫人流口水,去回走廊他的生理反應還未消退,阿成心想:「女人真係要小心呀!一個不小心她就由自己隻馬做了自己的老闆娘,她那死去的老母本來就係我下屬!客氣就就叫你「大小姐」,不客氣你其實就係「油瓶女」!」

「哼哼!她那個警察生父就是那麼廢材!唯一的成就就是找了靚女人做她老婆,和生了個清純漂亮的女兒,看她腰還這麼細,皮膚又白又細嫩,比她母親可算是更勝一籌。可是他就真係無出色,否則老婆同女兒都不用過戶俾人來還貴利數呀,雖然只是傳聞,哈哈!」

不過又難得又有點奇怪,老闆表現得好痛愛這個「便宜女」,他一直都沒有再結婚,不是的話他就直頭是無兒無女的。阿成回到去會議室的老闆身邊,報告她女兒到來,老闆聽到她女兒來到之後說:「你就可以直接放工了。」

「謝謝boss!」

本來阿成都已經離開了公司,不過那時他才發現忘記把手提電話拿走,返回到公司,整間公司的人都走光了,不過,老闆房裡還有人聲。

「老闆不是已經離開帶太子女去吃dinner的嗎?」於是阿成就放輕腳步,靜靜的走過去去房門口時,「嘩!不是這樣的心急嘛!門都沒有關好。」

這時阿成就從門罅度向入望,果然有兩個人,排排的坐在sofa度。睇真些,是老闆的剛才招呼的客人,名叫阿威的就坐響太子女傍邊正攬著她,一手搭著個膊頭,伸手落去隔著校服又摸又搓太子女的胸部。另一隻手就伸左入她的旗袍裙底裡,在她大腿度上不斷撫摸……

-------------------------------------

清麗的太子女緊張地說︰「怎麼了?」

「妳對腳好滑啊!好像還滑過妳過世的媽咪!」

太子女下意識地身體向後縮,低下頭的說:「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只是要來找爹哋,先生你……你不要亂來,不然……不然我要叫了喔。」

儘管被非禮,但傳統乖巧的太子女仍是很有禮貌的請這色狼停手。

「不怕啦!乖女!」老闆淫笑說道,「其他人都放工了,公司裡都沒有人。」

太子女看到對方往自己靠近,身體不斷的往後退縮,可她退一步對方便進一步,sofa沒多大空間。

「妳脖子可真香啊,唔……真是好味道。」

阿威撥開了太子女的秀髮,邊說邊用鼻子嗅著,還伸出舌頭猥褻的舔了那白嫩的脖子。太子女淚眼汪汪只好啞忍著,緊緊咬住嘴唇,但身子仍情不自禁地發出一下下顫抖,緊張害怕的夾緊了雙腿,太子女用力搖頭,「不要!救命啊爹哋,這裡是公司,被其他人睇到就不好了!」

見太子女可愛的小蘿莉模樣,一雙大大的眼眸卻是相當可愛,這時妳有妳說不要,阿威有阿威吻落去,嘴得兩嘴阿威跟著和太子女單方面「French kiss」,吸取著甜蜜的芳香。

不要只看外表,阿威好像斯斯文文,不過又好熟行的就由耳背後面,一路沿住條頸錫下去。同時又伸手到太子女的背脊處,隔著校服胡亂撫摸太子女背脊和屁股。

太子女正要掙扎抵抗著那色狼的大肆非禮,這時阿威又說:「妳同妳媽咪後生時一樣正啊!整個身體軟軟的但很有彈性,兩頰紅噗噗的,雙眼亮得像要滴出水來。」

「嘿!你個衰老爸的唯一傑作,就係生了妳!雙腿不只筆直而且在旗袍校服裡更為修長,不穿絲襪白皙的皮膚完全顯露出來!玩開老蘭妹,我好想試上你這種的小妹妹,今日終於如願。」

「求求你,請你們放過我,嗚嗚……」老闆房裡響起了太子女高亢的悲鳴,她是沒有想到過,今天上來到公司裡,爸爸會和淫魔勾結,使清純少女會被他人淫邪的玩弄。

「不要再提這個衰人吧!他一點用處也沒有。」老闆怒道:「聽她母親說在她小學時,手腳已經不太規矩,到中一時還想有進一步行動,所以她媽才會同他離婚!」

阿威笑問:「你又不是一樣起妳起痰?」

老闆立時白了他一眼,「我又怎可以和他相提並論的呀!」

阿威再一邊吻著太子女、一路摸摸搓搓時,就順勢的壓落太子女身上度,她由坐變成趟在sofa上。

太子女這下急哭,一邊啜泣,一邊哀求著說:「嗚…放過我…嗚嗚……求…求你們……不要這樣……」

在老闆拉起太子女,無情的抓住她雙手反剪到後面,所以太子女只能憑著雙腳不斷的踢蹬,三人激烈的攻防中,沒多久太子女便氣喘噓噓。

「學生制服下面是什麼樣子呢?」

阿威解開太子女旗袍校服上的頸喉釦,然後又肆意在她耳背後面,一路沿住頸項的吻下去。

「我不要在這…爹哋……我……我是妳繼女兒啊!」太子女難過得崩潰了,知道自己是無法逃離兩人的魔掌,「你怎麼能這麼變態的對我!嗚嗚……」

在老闆的配合下,伸手去她的背脊和屁股裡又摸又搓,另一隻手就解開她那件旗袍校服胸前的排釦,之後就緩緩拉開埋在翼下胸邊的拉鍊,然後手從拉鍊空出來的縫隙中伸了進去,然後順利地穿入襯裙內衣抓到了胸圍,然後解開她胸前的校服上襟再揉弄一番。

「嗚嗚……別過來…不要碰我……」 太子女只能從美眸中留下那哀怨的眼淚,抖動著睫毛緊張的向一旁,樣子可愛,又讓人憐愛。

「妳的旗袍校服look真係引死人呀!還正過著一些好sexy的睡衣。」阿威讚嘆的道。

阿威不費吹灰之力的,在膊頭兩邊幼幼的掛帶輕輕向兩邊一拉,那條一條純潔到不行的白色學生襯裙跌到落少女的小蠻腰處,一大片雪膚裸露了出來,半褪衣杉的視覺享受,比起全裸胴體,更能撩起兩人的獸慾。

太子女心口一對還在發育途中的小山峰正為羞恥而上下起伏,不過竟然給的那個白色「學生bra」扎到好緊,做成沒有完全成熟的乳溝。阿威正想把手伸進她的胸圍裡揉搓剛剛隆起的乳房,老闆這時一下子伸手向前,就掀高了女兒的胸圍到肩膀上。

就在眼前看著太子女的乳房從胸圍裡彈出,乳暈是很嫩的粉紅色,尖尖的乳頭也不大,阿威說道:「小女孩果然是小女孩,乳頭都比大人pink!把乳房湊過來,快!」

這時老闆把女兒向前一推,乳房剛剛左右晃動了一下,阿威已經急不及待要取代象徵純潔的白色胸圍,用臉和手覆蓋在那嫩白的乳子,又摸又啜著太子女的酥胸。

這時太子女抗拒,「哎呀!不要!不要啊!」一路同時出手推阿威的頭及背脊,當雙手抓著阿威那正侵犯的大手,抵抗的讓他再更進一步,可惜好快給爸爸制止。

太子女被撲倒在地,老闆一手壓制著女兒掙扎的雙手,另外一隻手也別沒閒著,握上女兒那對小巧結實的乳房,那種彈性和隔著胸圍摸的感覺完全不同。

「不要!放開我啊!」

儘管太子女一直在蹬動雙腿,還是無法阻止阿威把手拉在她著學生白襪的小腿,之後阿威繼而向下身進發,順手伸手入旗袍裙底,跟著在大腿向上移動,太子女身子微微一縮,阿威正觸碰著兩腿的盡頭。

太子女的的白色綿質小底褲隨之被拉到大腿,由於雙腿分得很大,連帶令旗袍的窄裙腳開叉位散爆得很開,少女就要在他們面前要將自己最隱秘剛成熟的小穴已盡現在兩人眼前。

父親看著女兒那清純秀氣臉蛋滿是淒涼苦楚的表情,就不由得升起一股凌虐的快感。

解開了褲頭褪到膝上,一條粗長陽具就距離太子女的臉不到兩公分,那濃黑的陰毛不斷搔碰著自己的臉,還不太習慣看到男性生殖器的她一陣深深的無助,羞澀的搖頭哭聲的說:「幹什麼……不……我不會……別再這樣折磨我了……不要…嗚嗚……」

少女不斷的緊閉著嘴,不斷的想要甩開。老闆撩起女兒披在肩上的長髮拉到背後,露出美麗的臉頰,用烙紅了的鐵棒重重打在女兒的面上,拍拍作響。「妳不要再擺大小姐的模樣了,有吃過冰條嗎?都一樣的作法!」

另一方面阿威雙手用力扒開太子女健康勻稱的雙腿,便把頭栽到太子女兩腿之間,她在下腹部感覺出男人的呼吸時,阿威已很快含著太子女那嬌嫩的美穴,享受著那少女嬌嫩欲滴的嫩唇,為了感謝造物者的安排,阿威想用舌頭努力地先去取悅太子女,接下來阿威的動作,更讓少女全身劇烈的顫抖,緊夾大腿大聲悲呼:「不要…不…舔那裡……嗚……嗯……不要…嗚嗚…嗯………」

父親在女兒的失措驚叫下,順勢把陽具硬塞進女兒的小嘴裡頭深達喉嚨,女兒濕潤的口中任意抽送,被迫替爸爸作機械式的口交。太子女的櫻桃小嘴含住那樣大的東西實在有點勉強,兩頰激烈的起伏,呆板笨拙的扭動著頭部,口水順著龜頭向根部滴下,可是那腥臭噁心的味道及還未學會換氣,讓太子女脹紅著面不時咳嗽。

阿威真的是一個老手,輕輕的在太子女的大腿內側來回撫摸,力度恰到好處的吸啜陰蒂一下,就刺激得太子女渾身猛的一抖,反射性地也對著父親的陽具用力一吸,就在這連續的一啜一吸中,爸爸的陽具越脹越硬,青筋都高高凸了起來,在女兒喉嚨發出嗚咽聲中一跳一跳的。

而爸爸還伸手大肆玩弄起女兒胸前那兩顆幼嫩可愛的小乳頭,對乳房又搓又捏,這對水乳,真是令他爸爸愛不釋手。在爸爸的淫玩下,那粉嫩的乳頭慢慢微微翹起在乳暈中探頭出來。

三人這樣搞了一陣之後,阿威又將太子女反轉身,一把將太子女推倒,整個人就好似狗仔般趴在sofa,老闆又再坐起身在 sofa,阿威則來到太子女身後,從腰際下一直到屁股的曲線,又圓又滑已他看得熱血沸騰,要隨之從後進攻。阿威拉低自己條西裝褲同底褲,推開旗袍校裙的下擺掀到腰上,雙手緊按著太子女,掰開白皙的小屁股,一手正把硬物對準目標。

「啊…這…那是?不…不行……那裡…不可以……」少女感到男人的東西在大腿附近,還慢慢的往上面移動著。花瓣被龜頭分開時,想起被那惡器插入時的恐懼感,太子女的身體緊張的挺直,抗拒的扭身抵抗著,「不要…不…等等……不可以…」

太子女儘管深鎖的眉頭仍透露出幾許不願,可是軟弱的抵抗根本沒辦法帶來效果,阿威的雙手就好像有強力膠水,根本擺脫不了, 整根硬物還是準確地硬闖進少女的禁地。

「小妹妹,分開雙腿,要放鬆身體的力量。」

被突如其來的插入後,感到鼠蹊傳來一陣陣劇痛弄得咬緊牙關地抓著爸爸的大腿,「呃……不要……好痛!」

陰莖還剩一大半在外面時,太子女的長髮不停的搖擺,發出痛苦的叫聲而出手向後推,但她的手臂很快被阿威抓著拉起,使她的上身懸空,這樣阿威可以插的更為著力,跟著太子女眼淚滿眶只好將頭伏在爸爸的大腿上,用另一手摀住嘴巴痛哭著求他不要。

阿威哪裡肯聽,吃下去的肉哪有再吐出來的道理,淫邪的笑了笑腰慢慢地向前挺進,漸漸地開始用力。太子女感覺有一根硬棒插進了她的身體裡,痛得她重重的吸了幾口氣,幾乎要昏死過去。

「啊啊……先生……拔出來啊……好痛……不要…… 好像裂掉了!」

太子女那細嫩的陰戶哪經得起起如此摧殘,那強烈的撕裂痛楚讓她望向爸爸,哀求他請阿威把那粗大的陽具給拔出體外,「好痛……快拔出來……爹哋……我的陰道好痛啊……幫我……我……我難受死了……」

「大哥,你女兒出血了!」低頭看了一眼他們身體交接的部位,「是處女嗎?益我開苞啊。哈哈!」像受到了什麼刺激,他們很快就開始一前一後的抽插起來。

「假的啦,你只是弄損了她吧。」這樣的美少女沒有給阿威留著,老闆狠狠的道,「上兩個星期,我就在她電腦裡的 whatsapp一個男仔的名字裡有很多對話。哼哼!經我私底下找人跟緃,他媽的,我辛辛苦苦賺錢養她供她讀名女校,想她要知書識禮,嫁一頭好人家,為我增光,但她的拍拖戀愛對象竟然居然是一個拿綜援的小白臉,那時我可真是一肚子火!」

阿威見到太子女哭的梨花帶雨的樣子,又聽著她爸爸的訴說,邊驚訝太子女嫩穴的短淺,其實不過是任何個角度來看,小妹妹的女性性器還是不到時候來承受著男人粗大陽具的刺入,也是因為就樣,讓他升起一種強烈的施虐慾望。

「嗚呀……」太子女受了這幾下重擊,禁不住的發出呻吟。

老闆不斷用手撩起太子女黑髮,看她前後被幹的表情,「可能已主動翹著那淫蕩的屁股,把陰戶湊到別人的肉棒前,不知羞恥的哀求別人為妳處女開苞?所以當晚我就決定,這個便宜女和她媽咪一樣天生淫蕩,我供養的女兒要自己幹。」

這句話讓太子女想起自己原本的純潔,等到完全地交付給未來的情人,就係是少女漫畫裡的劇情,就在這個禽獸爸爸在那一夜,從兩人肉貼著肉,完完全全地交融成一體的破懷。

第一次激烈交媾時所產生的疼痛,當晚哭種的雙眼令她連明天去上學也走不動。父親要將亂倫強姦,無法拒絕對自己身體予取予求的事說給外人聽,太子女難過的表情馬上顯露,「你……不……不要說!」忍不住把陰具吐出來大聲的呼叫著。

「別再假裝了,那時在下面有肉棒挺進時,你痛得搖擺蒼白的清純面孔,那會像你現在臉紅紅春情難耐?妳的雙腿還不是把我夾得難以分開,妳看看這裡,這不就是妳昨晚補習後被我操時發姣所抓下的痕跡嗎!」

「不!不是!!我沒有……那時我真的好痛好痛!」

「有什麼關係,你是怕妳的淫蕩讓人知道嗎?就算妳再說妳多清純也沒人信,怎樣,這位叔叔幹的妳爽吧?」

「沒…有…嗯嗯……請不要說了……痛啊……先生你輕力點……哎呀!哎呀!」

阿威抽動著,同時以雙手伸向前就用力揉搓她正搖晃中的一對乳房,感受到少女身體帶給他的刺激。

「會痛又有性感的乳頭……這小妹妹果然是有相當敏感的體質呢…… 」阿威心想,太子女下面好緊,整條陽具被她實實的包含著,很暖很濕很舒服。

阿威不斷的推著太子女,愈推愈快,下身猛撞擊她的屁股,一連串的啪啪聲此起彼落。

「哼哼……幸好我早一步捷足先登,那晚初夜幫妳破處,處女香味及激烈叫聲差點讓我直接射精……那種滋味真是回味無窮,否則你偷嚐禁果真是益了那個死仔。雖然現在還是很緊,不過比起那時可真是給幹鬆了。」

「給你幹鬆?你太誇張了吧?不是啊,你女兒比我操過的穴還緊呢,很好幹。」阿威忍不住搭腔,不斷抽插著少女的小穴,緊窄而溫暖的感覺令阿威心懭神怡。

「是嗎?不過我這一個禮拜給她幹個兩三砲,我還有給她買燕窩等的幫她作保養。」

「爸……我求求你……啊……不要再說了……啊啊……好痛啊……」

阿威聽完太子女的淫行就她抬起,命她以體位為女方主動的女上位方式,看著太子女會否騎在自己的腿上性交,「坐起來,」將陰道口對準他那粗大的陽具叫她慢慢坐了下去,「你試試自己主動一點吧。」就是想讓太子女獨個兒在上頭扭腰擺動,反正他今天的工作也有點累。

太子女為了不讓父親在別人繼續說著自己的亂倫淫行,只好好把長髮向耳後撩起,屈辱地主動吸啜在她面前的黑紅色的龜頭,努力地把那根東西塞往嘴中,以轉移爸爸的談論自己淫行的視線。

這次太子女學乖了,先是小手的揉動,不再整條給吞下,而是慢慢的小口小口的含著,吞吐著,久不久輕輕地用脷頭對冠頂馬眼一舔,用舌頭在上邊滑動,爸爸就顫抖了一下,女兒一前一後的嘴上功夫實在很難讓人相信她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嗯……好……我給你供書教學,名校女生的學習及領悟能力果然是高,學的真快就掌握了這竅門……對了!吹得我好舒服,加油!不要停下來!」

爸爸企起身來一路享受著把自己的寶貝給女兒含了進去,雙手一面仔細揉搓幼稚的乳房手指不斷挑撥刺激著她敏感的乳頭,被爸爸這樣愛撫時,女兒也慢慢有了反應。

阿威那直立的陽具正對著太子女的陰戶,看到她遲遲不坐下身子,就抓住太子女的屁股重重一拉,她就失去平衡的就跌坐下來,她失神的叫了一聲,下身已經被阿威的陽具深深插入,開始身子快速地向上挺起,抽動起來。

太子女臉色潮紅,閃亮動人的烏黑長髮部分黏在了她胸上,大多則是隨著那被挺動四處飄逸,清純美麗的少女半祼的旗袍校服搖動著黑髮和乳房,大動舌頭的吮含肉棒,那種模樣實在是一種強烈的官能誘惑,「真是很可愛,口交的表情很捧,繼續,深一點,再來!」

畢竟被中年男子用陽具抽插並不是少女所嚮往,為求盡快結東這樣難堪的3P,被阿威雙手托著乳房乳頭被大力揉捏的訓示下,少女開始主動生硬地跪起來騎在阿威身上,上下移動扭擺著臀部,一邊上下吞吐著那爸爸粗大污穢的髒屌,忍受著下身那肉棒刮自己的子宮花蕊又痛又酸,其羞恥感覺正在擴散至每一處末梢神經,融入每一個細胞之中,源源不絕地重覆著。

「嗯嗯……嗚……嗚……嗯嗯……」

少女的性感已經出現,生性拘謹的太子女更出力含著爸爸的肉棒,來強自克制著自己不發出淫叫,而只從鼻裡喉頭「嗯……嗯……」的喘息,但在這充滿壓抑的呻吟,卻比那放蕩的淫叫更叫人銷魂,細微的呻吟聲還是的嬌嗲,那麼的撩人慾火,添加了兩個男人征服的快感。

美少女在阿威面前這樣坐法,中年的他實在堅持不了多久,所以阿威他想按自己的步驟來,要玩弄多一會兒,也不想在她爸爸面前失威。

「你很厲害啊,真看不出你原來是這麼色,你的小穴穴流出水來了。」阿威感到大子女那小巧幼嫩的陰縫裡流出了少許的淫水,於是附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少在那裝清純了,你很喜歡吧?」

阿威用又粗又紫的肉捧用力摩擦著細嫩的太腿皮膚上,舔了舔她的乳頭,她輕微的哼了一聲。太子女不知為何自己變得極其敏感,羞得用雙手遮住自己的臉,哭聲說道:「那……都是……你的……害的…嗯……放過我吧……」

「因為是我害的,我害得你怎樣?」

「……」太子女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不敢搭腔,只要發出苦惱的悶哼。

阿威將太子女雙手按在地上,同時讓自己稍作緩衝。用手撥起她漂亮的瀏海,不管三七二十一由眉心開始狂吻著她那俏臉粉頸,跟著雙手也貪婪的四處撫摸。約一分鐘的短休,阿威的身力及心理開始恢復,射精的衝動慢慢淡去,就開始擠開少女細長光滑的雙腿,但阿威並不著急插入,肉棒沿著少女的陰溝來回戲耍,龜頭在陰蒂和陰道口來回摩擦兩邊的小陰唇,更不時的撞擊太子女的菊花蕾。

「噢……不要!屁股那裡……」清純的太子女根本不知道有所謂肛交的存在,當阿威想發動攻勢,她不安的用手按住他的屁股,那纖細柔指遮著屁眼生怕他插入,「怎麼可以做這種!變態!求你不要!」

「你爹哋奪走你小嘴及前面的處女真令我心情不爽相當嫉妒,不如今次試試讓我嘗嘗你的處女後門滋味吧?」

阿威的腦海中已經開始妄想並準備著,他的肉棒蹂躪這個排洩器官的場面。

「阿威你一言驚醒夢中人!你不要亂來,這個處女地要留給我,我答應你日後可以玩玩這個玩兒。」

阿威心裡大喜,眼前是一個垂涎己久不可多得的傳統嫩嫩女學生,聽她爸爸知道每位美少女只是開發過兩三次,初經人事的嫩肉緊緊纏繞在肉棒上美好的感覺,真是令他一試難忘,其身體反應之佳再供自己玩樂多加調教……阿威是要長期玩票也不想開罪眼前人,雖然眼前人是有求於他。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小妹妹,是時候再來了。」

享受完少女扭動時的摩擦感後,用龜頭分開她的兩片陰唇後,腰部猛用力,一下將整根陰莖沒根入。突如其來的沖擊,太子女痛得兩手在半空中亂揮,但馬上就被阿威抓住壓在頭上。

阿威再次把她緊緊地摟進懷抱裡,不容分說的把少女抱起,阿威拉著勻稱光潔的大腿,那碩大的紫紅色龜頭部位,隨著垂在胸前那白嫩的水乳一跳一盪,刺入了太子女再度緊縮的嫩穴裡,細膩的嫩肉,也立刻起反應緊迫地包覆著自己的肉棒,那種至極的滿足感,再次在阿威的心中升起。

「不要,別這樣對我,求求你,嗯嗯……」太子女費力地掙開阿威的那張嘴,還沒講上幾句,便被更深地侵入。

「喔……不要……太大……好脹……啊……啊………痛………嗯……啊……」

阿威站立著正半空中拋弄著太子女,可憐的少女只能咬緊牙關,也拋開了羞恥心雙手摟緊了阿威的脖子,雙腿夾著阿威的腰,專心抵抗著從下半身傳來的刺激。

阿威見太子女想減低衝擊,這種主動獻身的狼狽樣子就大樂,也是阿威想要的用自己的胸毛在美少女身上摩擦,一邊在舔著太子女耳後的敏感帶,一邊在她耳邊說著,「嘿嘿……真的不想讓我再深一點嗎?」

太子女要抗拒還是要阿威更靠緊她些的舉動,鼓舞著他更大力的把肉棒向陰道更深處插去,由放少女的陰道異常短淺,龜頭的地方感受到像是已經撞擊到她的子宮口了。阿威於是奮力一頂,將整個陰莖插入陰穴,子宮頸包裹著龜頭。當他停下來的時後,太子女也跟著喘息。

「我的子宮……被你……頂穿了……痛死我了……嗚嗚…… 」被姦著的太子女苦苦哀求:「先生……求求你不要……不要再幹我了,我……我似乎站都站不起來了,嗚嗚…… 」

說完阿威把太子女平仰在地上,「老實一點,妳看看地上,都是妳流出的淫水,想不到妳外表看起來清純可愛,但姣起來是這麼來勁,真是天生的淫賤貨。」

太子女她淚痕斑斑,粉嫩的俏臉不斷左右擺動的不讓阿威親吻,想表達她不是一個隨便的女孩,雙手推著阿威的脖子,掙扎挺起著彈動中的酥胸,纖細的小蠻腰也向上拱起著。但阿威也早有準備,親吻她耳垂的嘴在她耳朵裡輕輕一吹,祗見得她一顫,作為女仔最敏感的部位被來回插頂著,被虐的刺激逗得太子女嬌軀震顫不已,婉轉嬌啼著承受著肉棒的姦淫。

「啊啊不行……頂到了……啊啊……救…命……弄死我了…太深了…啊……」

阿威緩緩抽出了陽具,再猛地刺進去,一急一緩之間,使太子女的痛覺和酸覺交互刺激著她的陰道神經。隨著太子女的水逐漸多起來,房間中開始彌漫著「撲哧……撲哧……」的聲音,太子女的淫聲也越來越大。

太子女的爸爸在一旁觀賞著阿威和她女兒的攻防戰,他的臉向阿威和女兒結合的部份靠過去。阿威高高舉起少女的大腿,讓她爸爸能清楚的看到被凌辱的地方,肉棒在處女時一樣純潔的花瓣中進進出出,在向左右分開的雪白大腿上,也留下少許淫液。

「你看看……我女兒夠淫蕩吧……」

「我現在還要把她幹到高潮,然後在射近她體內,行嗎?我真的也快到了。」太子女在自己的跨下屈服求饒,阿威興奮的說著。

太子女聽到阿威要內射,「不!不行,你不要!不要射在裡面的,爹哋幫我……」不禁向父親哀求著希望請父親出手制止。

老闆心想,「你要射在裡面的,之後我還要插入嗎?死了髒耶……」

「答應我吧,我平時都是戴著套子,難得有乾淨的少女可以內射啊。」

阿威用自己的胸部壓著胸前那對柔軟的乳房,移到側面輕輕的咬著她的耳垂,享受少女紅唇柔軟的觸感,再把舌頭伸進嘴裡,將她的舌頭吸進嘴裡品嘗。太子女說不出話,手也動不了,祗有哽咽而使乳房和下體開始擺動,好似閃躲更像迎合一般,讓阿威享受著自己雪嫩的柔膚上,所傳來那彈手綿滑的極致觸感。

「啊……嗯……嗯……啊……嗯……嗯……」

阿威在陰道裡猛烈抽插起來喘息著,太子女明白到是阿威接近射精的階段,而且更會將精液接直射入自己的子宮之內,不過單靠她那半死的身軀已不足以阻止,只好高聲呼喊著,「啊啊……先生……住手……拜託不要……啊啊……不要射到……嗚嗚……不要射到裡面……會懷孕的……我用其他地方幫你……嗚嗚……」

「什麼地方,快給我講清楚啊。」阿威邊聽少女的淫話,猛力衝刺。

「嗯……我會用嘴啊……幫你吸出來………啊……」

阿威先硬將她雙白嫩修長的美腿扛到肩上,再屈膝將兩腿分得更開以硍著碩大的身子向前緊壓著,她掙扎著幼滑的肌膚摩著阿威的上體,那粗黑的肉棒就往空間越來越小的嫩穴裡頭頂,把接近爆發的龜頭硬抵著少女頂到光滑的子宮口上。

「嗚嗚……不……不行……不可以的…………不要不要不要!」 太子女呻吟著難以分辨出是痛苦還是快樂的聲音,為阿威的高潮推波助瀾,「喔……」阿威如野獸般的吼叫中,忍耐已久的肉棒隨即將淫慾的精液噴發在她體內最深處。

美少女不斷的流出絕望的眼淚,「被他射進去了……嗚……」先後被爸爸及另一名陌生人膣內射精,身體裡充滿著他們的東西,自己變得更為污衊,太子女終於在深深的悲憤中昏了過去。

阿威整個人趴在太子女身上,這時老闆亦再次深深的吻著她,同時又伸手到她的背脊到屁股至大腿不繼撫摸,大約兩分鐘左右阿威才依依不捨的起身,穿回夜服坐在上。

老闆見阿威洩了身離開自己的女兒,執起還在昏迷中女兒細長的手指,包夾住自己的肉棒套弄,享受女兒那細滑綿嫩的肌膚帶來的愉悅觸感。看到女兒的陰道戶開始倒流出阿威的精液,使他更加興奮再精關逐漸守不住,女兒清秀的臉龐上滿布著爸爸的精液。

「我對妳的安排很滿意。」阿威笑道,解開太子女胸圍的掛勾,嗅著混有少女汗香的純白胸圍。

「那麼我的銀行貸款沒問題吧?」

「無問題,但不要忘記之前答應的,你女兒的屁眼要給我走一轉。」阿威一邊說一邊還不時挑撥少女的小乳頭,這時太子女半裸的身體禁不住顫動,呼吸已經開始隨著他的狎弄在喘息。

-------------------------------------

睇了好久免費活春宮,阿威那時都係襯他們還未發覺之前盡快走人,好在行出大門口都無人過問。

第二日一早回到公司時,阿威就當自己昨晚根本沒有回來般,而老闆也好似平日一樣當他好似一隻狗指使。這時阿威心想:「老闆真係老闆,兩母女都給你這樣的玩弄,厲害!厲害!」也知道大小姐的淫行威脅並成功將她強姦,就是後話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