姦淫高材生【第九章:性奴誓言】

就在剛才的小休,孝泉和死黨在操場上打籃球,機警的孝泉瞥見慧雯正在圖書館被一個中五生姦淫。

孝泉一邊偷窺,一邊打球,最後他的一隊勝出。

善解男友心意的方怡在體育室內用口慰勞孝泉,孝泉閉目享受方怡的服侍,可是他的腦海裡卻浮現著慧雯為他出火的情景,他想不到這個冷冰冰的優等生,竟然擁有令他回味不已的牀技。

孝泉趁著方怡如廁時,趕快回課室寫了張約會字條,夾在慧雯的書中,然後若無其事地回到走廊。

這個月來,孝泉少了騷擾慧雯,她謝天謝地,但最近竟然有點懷念這個惡魔。

每晚夜闌人靜之時,慧雯都會不由自主地打開電腦,播放自己被孝泉黨輪姦的片段,搓胸撩陰,幻想自己寂寞的小穴被孝泉填得滿滿,久久難以忘懷……

慧雯和阿德雲雨過後,回到課室,見到孝泉的字條,立刻感到厭惡至極,卻想到對方有把柄在手,無奈的她只好乖乖就範,內心卻湧現著一種不安的期待感。

晚上七時,一如孝泉預料,慧雯準時赴會。孝泉坐在教師桌上,揮手歡迎慧雯的到臨:「小雯雯,我很想念妳呀!」

孝泉的嘲弄令慧雯十分反感:「妳又想做什麼?」

孝泉淫笑:「妳這麼淫賤,我要將妳調教成世上最淫蕩女人!」

慧雯被孝泉嚇壞:「妳瘋了!」拔腿就跑。

孝泉即使得不到徐慧雯的心靈,亦要佔據她的肉體。

他撲向慧雯,將她壓在教師桌上,狂吻她緊閉的櫻唇,雙手隔著校服,用力搓揉著胸前的肉球。

慧雯拼命扭動身軆,使勁地拍打孝泉,汗水打濕了透白的校服,緊緊地貼在身上,使得她誘人的曲線一覽無遺。

慧雯無謂的掙扎,不但未能阻止孝泉的侵犯,反而令孝泉的慾火燒得更加旺盛。

慧雯雙乳的快感,漸漸擴散到全身,她無力抵抗,櫻唇微張,雙腿打開,熱烈歡迎孝泉的臨幸。

孝泉當然不會錯過大好機會,舌頭攻入慧雯的口腔,兩舌交戰;孝泉又撩起慧雯的校裙,露出白皙的長腿,他不斷摳弄慧雯濕潤的蜜穴,慧雯忍不住呻吟起來。

孝泉感到很滿意:「小淫女,這麼快就有反應。現在獻身給我,成為我的小性奴吧。 」

慧雯搖頭否認:「不要……我……不是……小淫女……我……不要……做妳的……小性奴……你……真的……瘋了……」

孝泉冷笑一聲:「妳知道不服從主人的後果嗎?」

孝泉翻轉慧雯的身體,從腰上拔出皮帶,無情地鞭打著慧雯那渾圓雪白的屁股,殘忍的抽打帶來了火熱的灼痛,顫動著的屁股變得粉紅。

慧雯拼命的扭動肉體,痛苦地呻吟,紅紅的臉上盡是痛苦的表情,豆大的汗珠從額頭滴了下來。

「說!『我是條淫賤的小性奴!』」說完隨即大力揮鞭。

「啊……痛啊……我說……我……是條……淫賤的……小……性奴……」顫抖著的慧雯緩緩地說,淚珠從水汪汪的眼睛湧出來。

孝泉停止了鞭打,脫去慧雯濕透的校服,露出了雪白無瑕的胴體,平靜地說:「現在是妳的獻身儀式,跪在地上,朗讀這篇稿子,明白嗎?」

慧雯想不到孝泉竟變得如此瘋狂,雖然心中極之抗拒孝泉的命令,但嬌弱的女兒身再也受不了更多的折磨,只好順從孝泉的話,接過稿子,跪在他的跟前,宣讀自己的性奴誓言:「我徐慧雯……願意獻上……淫蕩的肉體……成為……主人孝泉……淫賤的……性奴隸……我願意……絕對服從……主人的命令……取悅主人……」

慧雯感到無比羞恥,騷屄流出了淫水。

「啊!」孝泉終於成功佔據了徐慧雯,興奮得叫了起來。

他拿出一個高貴的銀頸圈,上面刻有精緻的玫瑰雕花,銀頸圈的前方,鐵劃銀勾刻上了「淫奴徐慧雯」。

孝泉「啪」一聲合上銀頸圈,讓它牢牢地套住慧雯的天鵝頸。

孝泉雙手抱著慧雯的頭,粗暴地把巨大的陽具推進慧雯口腔,深入喉嚨,慧雯難以呼吸,吃力地推著孝泉的雙腿,仍然阻不到孝泉的奮力抽插。

狂喜的孝泉噴出火熱的精液,灌滿慧雯溫暖的口腔,慧雯勉強嚥下了孝泉濃濃的精華,楚楚可憐地看著興奮的孝泉,地上卻留下了一灘屄水。

孝泉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小淫奴,現在就像母狗一樣趴在地上,翹起妳發情的屁股吧! 」

絕望的慧雯只好趴在地上,乖乖地翹起臀部。

孝泉拿出一根巨大的電動按摩棒,將電源開至最大,再把振動中的按摩棒拿到慧雯面前:「只有這根特大陽具,才能滿足妳淫蕩的騷穴。」

說完便把慧雯的陰唇左、右拉開,將按摩棒深深插入慧雯濕潤的小穴。

「啊……」

電動按摩棒撐開慧雯的陰道,擠迫的陰道傳來按摩棒的振盪,慧雯的身體不禁顫抖著。

被羞辱得體無完膚的慧雯,想到自己美艷的嬌軀被孝泉肆意地玩弄、操縱著,感到十分羞恥,臉上盡是屈辱的淚水,卻同時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的快感。

孝泉把慧雯的淫水塗在她的菊花園,暴漲的肉棒強行推開菊門,填滿慧雯的身體,慧雯「啊」的一聲叫了出來,汗水和淚水掩蓋不了痛苦的表情,緊窄的肛門為孝泉帶來強烈的刺激,興奮的孝泉擺腰全速前進。

慧雯想不到自己會落得如此下場,身體被徹底征服,自尊被完全摧毀,她為自己的下賤感到悲哀。

可是,肉棒的抽插,加上按摩棒的振動,令慧雯十分得痛快;皮膚滲出的汗滴令身體濕透,凌亂的秀髮被汗水黏在紅潤的臉上;她不禁忘我地呻吟,回應著孝泉的征服。

孝泉滿意地享用他的戰利品,心想:「慧雯的專長根本不是讀書,她天生就是當性奴的材料!」

異常興奮的孝泉緊抱慧雯的肉體,陽具在慧雯的體內爆發,菊花園內充滿孝泉白白黏黏的精液,順著大腿不斷流出。

慧雯陶醉在高潮的餘韻中,卻不禁想到自己對於孝泉的價值,也許就只是一個洩慾娃娃而已,頓時感到有點傷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