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補習學生妹扑嘢

我叫Jason,今年考完會考,仲等緊放榜,見冇乜野做就去試下幫人補下習,點知第一次同人補習就有D咁好彩既經歷。

我既第一個客叫Sarah,係一個16歲中四既女仔。由於佢既父母都要返工既關係,所以一直以來Sarah都係一個人自己生活。佢屋企人同我講話Sarah上一次既校內考試考得唔係幾好,所以請左我幫Sarah補習。

Sarah既身材都算得上係唔錯,唔係豬扒,又唔算太瘦。唔算係飛機場,著住件衫都會睇得出佢既發育程度,至於佢既三圍係幾多……我就真係睇唔出。佢係幾靚既,佢有近視,不過為左靚,佢帶左con。

平時個樣都係斯斯文文,好似一個乖乖女咁,但係事實上佢只係扮乖,佢一直以黎都好想放低屋企人對佢既管制,好想好似其他同年既女仔咁同班FD出去wet到通宵達旦,但係無奈既係,佢屋企對佢有好多既限制。

入返正題,話說我同Sarah補左五六堂之後已經幾熟,而佢既成績亦都有少少進步。有一日我因為有D事要做,所以要夜D先去同Sarah補習,平時補開6點,而今次成8點先去。

去到佢屋企,佢一開門,嘩!好Sexy呀,雖然佢仲著住校服,但係套校服著得一D都唔齊整,甚至係有D求其,佢果套校服上身係前面扣既,屬於連身裙果類,而Sarah就解左最頂果2粒紐,啱啱好去到胸前。

我問佢食左飯未,佢話食左,之後就入左佢屋企之後,佢閂埋鐵閘同大門。入到黎先發覺佢件校服都幾透,睇到晒佢入面著D乜,加上佢件校服著得好求其,真係見到都會扯旗囉。

佢閂完門,見佢阿爸坐左係張梳化度,我就好自然咁同佢打左聲招呼,之後佢阿爸話夠鐘返工,就走左喇,之後Sarah就開始同我傾野,我問佢:「做緊乜野呀?」
Sarah:「啱啱想沖涼,不過未拎毛巾、睡裙同底衫褲。」

我心諗:「哦~唔怪得之套校服著成咁啦。」
Sarah問:「你可唔可以等我一陣,等我沖完涼先至開始補習呀?」

我當然冇問題,於是佢就拎齊野入左沖涼房,佢沖涼既時候,我初初只係o係佢間房度玩下電腦,之後就出左廳度想話睇電視,但我係佢屋企可以周圍行,周圍搞,因為佢屋企真係一個人都冇,佢父母都返晒工,而且經常都唔會返屋企訓,所以我都好自由下。

一開電視,周圍轉台,轉轉下,見到一個畫面,係第48台,我心諗:「咁神秘?有前面47個台唔用,要Set係48咁偏僻?」

電視上面有一個人,企左係間四方形既房入面,細心D睇,發覺D裝束好似Sarah頭先既樣,再睇真D,
呢個真係Sarah黎喎,間房好似係佢地屋企個沖涼房黎喎,莫非……

佢老豆頭先坐係度就係等Sarah沖涼?於是我就坐係梳化度,睇住個Screen喇,只見Sarah一路除件校服,最後連底褲都除埋,企左上企缸度,開始沖涼。

而我下面已經漲晒,不過都唔敢打飛機,始終都係人地屋企,我見下面已經漲成咁,就除左自己底、面兩條褲,讓我下面自由一下。

咁大個仔都係第一次睇女仔沖涼,平時都只係用鏡係屋企個通風窗度昅下,真正咁用儀器偷窺就真係未試過囉,睇到我鬼死咁high,冇幾耐Sarah就沖完涼,著緊衫,我就拿拿聲著返條褲先,費事俾佢見到。

佢出黎之後,就同我一齊入房補習。初時都好正常,但係過左一陣之後Sarah就問:「Jason哥哥,我bio有D野唔係幾明呀。」
我:「哦,係呀,拎出黎,睇下我幫唔幫到妳。」
Sarah:「今日教Reproduction呀,其實人係點樣進行Repro架?」
我:「吓……」

我從來都冇諗過一個女仔竟然會咁直接問呢D問題,所以一時之間,我都唔知點答佢好。

我:「唔……唔係,不過呢D野好難用口講架喎……」
佢聽完之後,就撲埋我度,係我耳仔邊細細聲同我講:「我真係好想知,好想試下呀,其實自從你幫我補習之後,我就已經鍾意左你,不如你同我試下吖。」

我:「咁……」

一時之間,我都唔知點答Sarah好。講真冇乜幾可女仔會咁主動,既然係咁,擇日不如撞日,就點左一下頭,然後攬實佢,細細聲同佢講:「其實我又可嘗唔係呢。」

之後,我地就開始嘴,嘴左冇耐,Sarah就用佢小小既手隔住面褲同底褲摸我下面。

Sarah:「咦~你唔乖,人地都未開始就咁硬」
我:「你夠唔乖啦,咁細個就想同人咩咩。」
Sarah:「咦~好衰架你,咁話人。」

正當我同Sarah正在沉醉於互相撫摸之際,突然我地聽到出面有人開鐵閘既聲,而且好似係Sarah屋企既開門聲,於是我地好快咁行返原位,Sarah就去廁所閂埋門扮去完廁所,而我就閂左房門開著部冷氣,扮等Sarah去完廁所繼續補習,同時我地亦都可以爭取多D時間著返好D衫褲,以免被人識穿。

冇幾耐Sarah就由廁所出左黎,佢仲故意大聲咁話「媽咪,乜今日咁好有時間返黎呀。」

咁我就知道入黎呢位就係Sarah既阿媽。話晒都算係我老細,就行出去同Sarah阿媽打聲招呼。

我:「Aunte你好,食左飯未呀?」
Sarah母:「哦~食左喇,乜你今日咁夜都仲係度呀?」
我:「哦~冇呀我今日有D事要做所以遲左上黎」
Sarah母:「原來係咁。都差唔多九點喇喎,仲未補完咩?」
Sarah:「哦~今日我有D野補極都仲係未明,咪問到明先囉。」
Sarah母:「咁你地仲要補幾耐?」
我:「唔駛好耐,過多一陣應該就得架喇。」
Sarah母:「咁呀,你趕唔趕時間?如果唔趕既話,不如一齊落街食宵夜,順便俾埋今個月D補習費你?」
我:「哦,咁好呀,五分鐘!五分鐘應該得架喇,你等等我地吖。」
Sarah母:「好呀。」

之後就同Sarah行返入房,閂埋房門。入左房之後我同Sarah都坐低,真係鬆一口氣,好彩Sarah識得執生,自動同我夾口供,如果唔係就……

我:「唉,好彩妳醒目,識執生。」
Sarah:「haha,你都扮得好似吖,如果你個大話Set得唔好,我都駁唔到落去喇。」
我:「妳唔明既野,下次上黎先再俾妳實習啦。」
Sarah:「嗯,不過講真,今次我地大家都冇做到乜野準備,下次你要準備好先架。」
我:「得啦,我知道喇,買套丫嘛。」
Sarah:「咦~你好核突呀。」

之後,我地就落Sarah屋企下面間茶餐廳食消夜,收埋錢,就各自各返歸喇。

兩日之後,我又上Sarah屋企同佢補習。入左屋之後,同Sarah阿爸打聲招呼,就入房同Sarah補習。

補左一陣,Sarah老豆大叫:「喂!早D沖涼呀!」之後Sarah就拎埋衫褲毛巾,行去沖涼,佢臨去沖涼之前仲咀左我一啖,細細聲同我講:「你等我一陣」就出左去。

我一直坐係Sarah間房,不過記得上次睇電視既時候見到既野,心入面有D好奇,好想知到底Sarah老豆會唔會昅Sarah沖涼,於是我細細聲慢慢咁行左出廳。

一睇果然不出我所料,佢老豆果然會昅Sarah沖涼,而且佢仲除埋褲坐係廳度望住電視打飛機添,呢個時候,我唔小心撞到一D野,被Sarah老豆發現左,佢即刻著返條褲,一時之間我都唔知講D乜野好。

Sarah父:「邊個!」
我:「係我呀世伯。」
Sarah父:「你係度做乜野?」
我:「我……我口渴,想話出黎拎杯水飲,點知……」
Sarah父:「咁你即係睇到晒啦?」

我點左一下頭。
Sarah父:「你過黎。」
我就行左埋去,佢細細聲同我講:「既然你都睇到晒,咁我都唔隱瞞喇。係!我係裝個女沖涼。」
我:「咁Sarah知唔知你……」
Sarah父:「佢唔知,希望你唔好俾佢知我偷窺佢沖涼,如果唔係我就即刻炒你。」
我:「我知道應該點做,放心啦世伯,我唔會話俾Sarah知道呢件事,我都唔想冇左份工既。」
Sarah父:「既然出左黎,坐低啦,我斟杯水俾你。」
我:「唔該世伯。」

我坐左係梳化,呢段時間電視上面既畫面一直都冇轉,仲係播緊Sarah沖涼既Live Show,睇到我下面都起晒,Sarah老豆行出黎,俾左杯水我。

之後佢問我:「點呀?我個女係咪好索呢?如果唔介意既話,你可以係度解決你既需要先架。」
我:「咁……唔係幾好既,俾Sarah見到就唔係幾好啦。」
Sarah父一邊陰陰嘴笑:「佢?佢今晚洗頭,冇半粒鐘都唔會出返黎。你唔夠膽?定係怕醜呀?唔好同我講你唔知點解決呀。」
我:「唔係,之不過我真係未試過係其他人面前……」
Sarah父:「哦~我都未試過,如果你覺得俾人睇住你會尷尬既話,咁一齊囉,我份人思想好開通既。」

講完呢句,世伯二話不說就除晒底面褲,拎左自己條野出黎。
我:「世伯,你……」
Sarah父:「我除左喇,到你。」
我:「真係唔係幾好既……」
Sarah父:「好,我而家俾兩條路你行,一.除褲,同我一齊打飛機;二.我炒你,我俾三秒你自己揀。」

我諗左一陣。
我:「咁……好啦……」

其實要講呢句野真係唔你幾好意思,始終有D尷尬。
Sarah父:「哈哈,都知你唔會揀第二條路架喇,除褲啦。」

我只好將自己條褲除左,原來係陌生人面前露真係幾high,攪到我條野都充晒血。

Sarah父:「後生仔,果然精力旺盛喎,有冇度過幾長呀?」
我:「15cm」
Sarah父:「幾好,發育都算係正常,只係包皮長左D。」
我:「世伯你呢?有幾長呀?」
Sarah父:「我?長你少少,17cm」
我:「咦?世伯你都Keep得幾好喎,咁既年紀都仲係咁精壯。」
世伯笑左一笑,之後我問佢:「係呢?你而家仲有冇同Atue咩架?」
Sarah父:「你話做愛?一時時啦,我地兩個平時都唔得閒,相見既時間又少,所以好少會同佢做。」
我:「下?好少會同佢做?乜你仲有其他人同你做咩?」
Sarah父:「有時有需要既,咪出去蒲下,叫下雞囉,你做過未?」
我:「未呀…」
Sarah父:「係咩?咁你有冇叫過雞?聽講而家D學生十幾歲就學人叫雞。」
我:「叫雞?我邊夠膽,不過我D同學試過都話好正。」
Sarah父:「哦?係呀。經驗未夠。有時間既話大膽D,出去搵下實戰經驗啦,淨係自己攪冇乜用。」

講到呢度,我都覺得有D尷尬,世伯見我個樣咁,就話:「哈哈!怕咩醜呀,呢D係人生必經階段,況且你都唔差既。」
我:「其實我算唔算短呀?」:
Sarah父:「你?唔算,我好似你咁大果陣仲短啦,之後咪又係長。」
我:「係咩?點解而家又咁長既?」
Sarah父:「你仲有得發育既,你而家其實已經夠長架喇,有D野順其自然啦。」

我:「世伯,你…你知唔知Sarah佢幾大呀?」
Sarah父:「佢?16歲囉?」
我:「我唔係講呢樣,我係Sarah話身材……」
Sarah父:「哦~三圍呀,33-23-34左右啦。」
我:「哦~」
Sarah父:「呢個女既身材真係唔錯,好過我出面叫果D雞好多,果然有佢媽媽既優良血統。」
我:「哈哈,世伯果然經驗老到。」
Sarah父:「唔知個女有冇同男仔扑過呢?我有陣時真係好想扑下佢。」
我:「咁我就唔知喇。」
Sarah父:「咦?你睇,佢真係大個女喇。」

世伯指住電視機,我一望過去見到sarah正用花灑自慰緊,仲用手指插自己下面,果然大個女喇。

再過冇幾耐,世伯就話要返工,臨走仲同我講話下次再打過,而我亦都已經著返條褲喇。

世伯一走,Sarah就開左少少門,我同佢講話佢老豆已經走左,之後Sarah就圍住條浴巾行出廳,行埋黎我度,話:「你都沖個涼先啦。」
我:「但係我冇帶野喎。」
Sarah:「你等我一陣。」

Sarah之後就行左入主人房,拎左條大毛巾出黎俾我。

Sarah:「沖乾淨D呀,我入房等你。」

呢個時候,我捉住佢隻手。
我:「不如一齊沖吖。」
Sarah:「人地岩岩先沖完咋,你都唔想一陣見到個皺晒皮既女仔架。」
我:「咁好啦,妳等我一陣,好快攪掂。」
Sarah:「嗯。」

之後我就入廁所沖涼,今次都算係我咁多次沖涼之中曼乾淨果次,連下面都俾我狂搓,成身乾淨晒。沖完涼圍住條大毛巾,就出返黎準備同Sarah開戰,一出黎周圍望都唔見Sarah,我就大聲叫Sarah啦。

我:「Sarah!妳係邊呀?」
Sarah:「我係主人房呀,你快D入黎啦!」

原來佢入左主人房,都岩既,主人房有雙人床係方便好多既,我一推開房門,就見到Sarah已經坐左o係床邊,雖然仲圍住條浴巾,但係已經引死人,於是我就快快手閂埋房門,坐埋上床攬住佢同佢傾下偈,等佢Relax下,唔好咁緊張。

我:「Sarah,妳今晚真係好索呀。」
Sarah:「咁你即係話我平時唔索啦。」
我:「唔係,只係妳今日比平時更加索者~」

講到呢度,我見佢對眼已經開始注視我下面凸起既位置,所以就食住上隻手開始由佢膊頭慢慢向下摸,
同時用另一隻手拉佢隻右手過黎,放係我條野上面,而Sarah就震左一下。

我:「點呀?有咩感覺?」
Sarah呢個時候已經面紅尷尷尬尬咁話:「好長、好硬囉。」
我:「呢個就係男性既性器官喇。」
Sarah:「嗯。」

摸摸下,Sarah都開始冇咁緊張,仲跪係我前面,主動拉開我條毛巾既下端,用手玩緊我下面。

Sarah:「真係好硬喎,點解咁多皮既?係咪個個男仔都係咁架?」
我:「唔係,只係我包皮過長啫。」
Sarah:「咁點解你D包皮會咁長既?」
我:「唔知呢?做咩呀,妳唔鍾意?」
Sarah:「唔係,咁包皮過長同冇過長有咩分別呀?」我:「有架,包皮長咪難洗得乾淨囉。」
Sarah:「仲有呢?」
我:「仲有就係性交果陣會唔方便囉。」
Sarah:「乜真係咁多壞處架咩?咁你做乜唔去割包皮呀?」
我:「因為唔想囉。」
Sarah:「其實包皮長都有好處架。」
我:「哦?係咩?有乜好處呀?」

Sarah就立刻含住我條野,一路係咁啜,然後話:「就係我可以好似食雲吞皮咁啜你囉。」
我:「哦!妳曳曳!」

Sarah聽完之後,好似仲High左,用口套弄我條野,又用舌頭奶我龜頭。

我:「呀…呀…Sa…rah…」

Sarah奶左差唔多5分鐘,我就話:「好喇~夠喇,唔好忘記我而家同妳補緊習架,快D訓上床先。」

之後Sarah就好乖咁攤左上床,而我就住左係佢上面,解開佢條毛巾,心情真係十分興奮,比拆禮物更加興奮。因為我彎低身解佢條毛巾,所以佢亦都好容易就拎走我條毛巾,呢個時候,我地兩個就正正式式全裸咁出現係對方面前。

解完毛巾,我就好溫柔咁用我對手摸佢乳房,軟綿綿,而且好滑,粒的亦都已經硬硬地,我就同佢講
我:「妳睇下妳,我地都未開始,妳就已經High緊。」
Sarah:「你又知?」
我:「梗係啦,妳連乳頭都硬埋,仲唔係?」
Sarah:「係你摸人,人地粒的先硬之嘛。」

呢個時候,我對手已經向下進發,一路掃落去佢下面。佢下面D毛仲係少,而且薄,應該係出左冇幾耐。

我:「妳D毛係咪岩岩生呢?」
Sarah:「嗯。」
我:「哦~而家都仲係少,唔知遲D會點呢?」
Sarah:「咪會好似你咁,好多毛毛囉。」

我係佢D毛上面摸左一段時間,之後就拉開佢對白淨而修長既腳,伸左隻食指去撩佢下面。我已經Feel到佢下面濕濕地,就伸個頭去佢個閪前面奶下佢。

Sarah:「呀…呀……嗯……好…痕…呀…」

呢個時候我亦都感覺到佢既心跳開始愈來愈快,而且仲時不時發出細細聲既呻吟。見佢咁High,冇理由唔繼續既,於是我就成全佢,插左隻手指入去佢個閪度,撩呀撩,佢就一路係咁叫。

講真,佢個西的確幾窄,係咪佢緊張左D呢?我心諗:「呢個Sarah,果然係個積壓左自己好耐既女仔,
而且個閪既顏色咁鮮,粉紅色,又咁窄,等我一陣好好咁同妳攪番次,順手同佢破處啦。」

隻手指插左成十幾分鐘,佢下面亦都已經冇咁緊,我諗都係時候開波喇,我抽返隻手指出黎,然後同佢講:「我地開始得未呀?得既話我就開始教Repro喇喎。」
Sarah:「等陣!」

Sarah就開左床頭個櫃,我見個櫃度都有幾包細細包既野同埋三支細細支既野,仲有一樽樽好似丸仔咁既野,Sarah睇左一陣,又睇下樽上面寫既野,之後就每樣都拎一件出黎,放左係床上面,再閂返個櫃。

原來個櫃入面果D係Condom,仲有果幾支野係潤滑劑,咁D藥丸係……

我:「嘩!乜呢度咁多呢D野既?」
Sarah:「係呀,呢D都係我老豆買落既,佢由我細個開始就一直都唔俾我打開呢個櫃桶,我以前我都唔知係乜野黎架,我淨係見過佢打開一次,之後都冇見過佢打開喇,我細個果陣問媽咪入面裝住D乜,媽咪話要我大個D先話我知。直到上次同你食完消夜,我再問媽咪,佢先答我。」

我:「咁Aunt點樣同妳講呀?」
Sarah:「佢話入面既野係唔想生BB用既,之後咪逐樣教我D野既用法囉。」
我:「教?點教呀?」
Sarah:「媽咪話一包包果D係用黎套住男仔下面既,一支支果D就女仔用既,至於一樽樽果D… 好似話樽樽都唔同用法架。」
我:「例如呢?」

Sarah就拎左三個樽出黎。

Sarah:「呢樽係俾男仔食既」

我拎起個樽睇,如果冇估錯應該係D類似偉哥既藥。

Sarah:「呢樽係女仔用既。」
Sarah:「呢樽就男仔女仔都食得。」
我:「男仔女仔都食得?咩藥黎架?」
Sarah:「唔知呀,好似話食左會High啲喎。」

我心諗:「咁即係春藥啦。」
Sarah:「係喎,不如我地試下呢樽,好唔好呀?」
我:「妳鍾意啦,我出去拎兩杯水入黎。」

之後我同Sarah就一人一粒,將D春藥食左。食完藥,我就開始問佢。

我:「咁我地而家開始喇喎?」
Sarah:「嗯。」

之後Sarah就幫我帶Condom,我仲一路問佢識唔識點戴添,點知佢:「我媽咪上次俾左支震震棒我試架喇,應該識戴掛……」
我:「吓?震震棒?妳係話妳屋企有震震棒?」
Sarah:「係呀,媽咪話佢自己平時都會用黎插自己下面,話可以舒緩工作壓力喎,琴日之嘛,媽咪買左一支新既俾我,話而家我大個女,應該要有返一支喎。」

我:「咁妳有冇用過呀?」
Sarah:「都可以話有既,琴晚媽咪返黎,話好耐冇同我一齊沖涼,咁咪同媽咪一齊沖涼囉。沖涼果陣時媽咪仲同我做性教育添。我地沖完涼之後,媽咪話買左份禮物俾我,我問佢係乜野禮物,佢就叫我入房自己拆,之後知道左係呢支野囉。」
我:「之後呢?」
Sarah:「之後佢咪拎埋佢果支,話教我點用,入完電池,就叫我跟住佢做囉。」
我:「佢點教妳用呀?」

Sarah:「果陣得我同媽咪係屋企,我地沖完涼之後又淨係綁住條大毛巾,佢叫我訓上床先,然後佢將我地身上既毛巾拎走,咁我地兩個女人咪面對面坐,佢大開對腳,我又跟住佢做,原來媽咪下面好多毛架,之後我跟住佢慢慢將支棒棒插入下面,我一嗌痛媽咪就係櫃桶拎左支潤滑劑俾我教我點用囉。」

我:「嘩!佢都幾思想開放喎。」
Sarah:「係呀,佢仲教左我女仔通常邊個位會舒服,教完之後佢話……」
我:「話咩呀?」
Sarah:「佢話我第一次可能唔係幾慣,而且見我有D怕醜,於是話要罰我。」
我:「點罰呀?」
Sarah:「佢將自己支棒插左入自己下面,之後佢用送俾我果支棒係咁抽插我下面。本來都話用慢速架,
之後佢見我下面濕得好犀利,於是未問過我就將支棒窗做快速,我地琴晚仲係咁呻吟,叫得真係好大聲呀!我咁大個女都未咁攪過,之後佢仲拎晒兩支棒棒插我。」

我聽到都嚇左一跳。

我:「兩支都插晒入下面?」
Sarah:「唔係,下面一支,後面一支。舒服死我呀,佢仲係度笑,係度轉支震震棒。」
我:「咁妳下面有冇流血呀?」
Sarah:「冇呀,媽咪話未破處唔好玩咁盡,所以冇整到太入,佢仲話想要既時候先好拎出黎用,平時收埋佢,唔好俾人知。」
我:「呵呵!咁而家輪到我插妳喇~」

聽左咁耐,我下面都忍唔住,就對準個位,慢慢咁插入去。佢個西好夠滑,或者係佢頭先講野果陣自己都覺得好High啦。

Sarah:「嗯……呀……呀…細力D…細力D…呀」
我:「拿!人類既Reproduction就係咁做架喇。」

我逐漸加快抽插既速度,而Sarah既呻吟聲亦都愈來愈大
Sarah:「咁……咁…仲…要…插…幾…耐…呀…」
我:「插幾耐?唔知架,個個都唔同。交配果陣男性會係女性既性器官度射精,有D人可能淨係為左性交時既快感,所以唔會射入陰道,而會射入女仔個口度架!」
Sarah:「下?…射…落…個…口…度?咁……D…精…咩…味…架……」
我:「妳想知咩?咁我俾你試下我D精啦!」

之後我就抽條野出黎,好快咁拎走個Condom,然後對準Sarah個口。

我:「妳快D含住啦!奶下佢就得架喇!」

Sarah就好乖咁照做,冇幾耐我就將我熱辣辣而且結到幾似啫喱既精射晒入去佢個口度。

我:「點呀?咩味呀?」

Sarah仲含住我D精,仲未講到野
我:「妳吞左佢先啦。」
Sarah好含糊咁話:「怕唔怕架…」
我:「唔怕架快D啦。」

Sarah果然聽話,將我D精吞左。

Sarah:「咦D味咁怪既。」
我:「好喇,Sarah同學,妳而家對呢個單元有左認識啦。」
我:「咁我地而家休息一陣,妳可以清理現場先。」

Sarah呢個時候已經喘晒氣,攤o係床上面。

Sarah:「好累呀。」
我:「做愛係咁架喇。」
我:「咦?妳下面流緊血呀,快D去廁所清理下啦。」
Sarah:「一日最衰都係你,頭先咁大力插人,仲破埋人地處。」

之後Sarah就去左廁所清理,而我亦都行埋入廁所,最後同Sarah一齊沖埋涼,臨走果陣。

Sarah:「今日真係玩得好開心呀,下次我地再玩過。」
我:「好啦,下次我會溫柔D架喇,今晚好好地休息下,唔好玩支棒棒住喇!」
Sarah:「你都係呀,唔好打飛機呀,我下次要食晒你D精!」

本章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