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香港經濟好像有些好轉,但是還有很多人朝悟搵得晚兩餐都成問題,所以有很多人還去借大耳窿,我是做大耳窿的收數佬,
有時為左收數什麼事都會做出來的。今天我和我的(手下阿D)一齊到將軍澳厚德村的某單位收數。

我的債仔的名字是(呂錄),他因一次公傷,借了我公司八仟元,起初他都有按數期償還給我們,但
最近他再沒有還錢給我們,如今利疊利之下,(債仔呂錄)償欠的錢,現在是欠我們三萬八仟元,於
是到了今天二零零六年五月份的今天,我和(手下阿D)一齊到(呂錄)的家中收數,我們初時按了幾
次門鐘,但沒有人應門,然後拍門,到最後踢門,也沒有人應門。本應我想離開。

但(手下阿D)即時和我說:「我識間銷,等我開左對門。」

我對(手下阿D)說:「咁你開啦」

(手下阿D)後迅速開了這一對門之後,屋內見到我的(債仔呂錄),但眼見他已經疾倒,只得半條人命,
內還有兩名少女,一個著卡通睡袍的,還有另一個著學校的交通安生隊制服的初中生,照詁計兩人應
該是兩姊妹的關係。

我起初時沒有理會這兩名少女,我的目的是(債仔呂錄):「絛數點呀,有得還末呀?」

(債仔呂錄)說:「你地班吸血鬼!我借左你地幾仟蚊,我都還左成餅幾野,宜家你重叫
我還錢比你地,冇錢比你地。」

我聽了之後,二話不說,然後一腳砰的一聲,一腳便踢重了他的心口,他倒地後,我和
(手下阿D)拳如雨下毒打(債仔呂錄)。

那個著卡通睡袍的少女說:「悟好再打我老豆,等我擺錢比你。」

那時候她竟拿了幾佰蚊給我,我即時對著家姐說:「死靚妹,妳老豆宜家爭我地幾皮野,
妳而家比幾佰蚊比我,妳玩野呀。」

那個著卡通睡袍的少女說:「我地得咁多錢咋。」

我聽了之後,我們繼續地毒打(債仔呂錄),迫佢還錢。

(債仔呂錄)說:「我地連飯都未有得開,真係無錢呀!」

接著我叫(手下阿D)停手,我停了一停想了一想,當時我眉頭一就,計上心頭,「悟係呀嗎,
今日又收唔到條數,冇理由就咁樣就走。」

我看見(債仔呂錄)真是沒有錢,這兩名少女看來也沒有錢給我,我再望一望兩位姊妹都標誌可人。

著了便服的少女應該是家姐,年約十七八歲,五呎六吋,她有一把烏黑黑的長髮女孩,樣貌生得嬌俏可人,
還帶著一副長方形的黑色膠框眼鏡,增加了一份書卷味,她著了一件連身的卡通睡袍,散發著濃厚鄰家少女般。
以睡袍內的內衣褲若引若見,看見她楚楚可憐般,反而緊加會今我培添興奮。
於穿著校的交通安生隊制服的初中生,年約十

之於穿著校的交通安生隊制服的初中生,年約十四五歲左右,五呎二吋,身形較為矮小,個子不高,
她有一把捲曲濃密的長髮女孩,樣子清秀,瓜子口面,她眼睛很大,是亮晶晶的,形像很乖乖女,
樣子非常天真可愛,還有她充滿一份稚氣,看似是大約中三、四的女學生。

突然之間我腦海有一個主意,還掂今天收不到錢,再望下她們兩姊妹都好索,不如就砌佢地兩姊妹一鑊當刮息先啦。

當我定神去想之下,那個交通安生隊制服的初中生特然大叫起來:「救命呀,救命呀。」

我即時一把「星」落交通安生隊制服的初中生的一把,今她靜下來。

我大聲對(手下阿D)說:
「同我拿絛繩出來,綁住曬佢地。同埋用毛巾塞住她的口,今度佢地出不到聲。重有囉曬佢地D身份証黎。」

當我看見她們兩姐妹的身份証,家姐的名字是呂慧姍,出身日期是一九八九年四月三十號,即是現年是十七歲。
妹妹的名字呂慧儀,一九九二年五月二十八號,即是現年是十四歲。

我說:「啦靚妹你細妹亂咁叫,宜家我錢又收悟到,宜家即係玩我,啦靚妹悟我,話悟比條路妳行,
妳比我砌一鑊咁就有得傾。一係打死妳老豆,一係強姦妳細妹,妳自己諗嚇啦。」

她們太驚了,可能影響了她們的思路,那個家姐心情很亂地,
哭哭啼啼地坦白地講一了句話:「嗚…..嗚….嗚,我求你地放過我地,我地兩姊妹重末拍過拖,重來未做過呢一 D 野。」

(即是她們兩姊妹,可能還是處女。) 我聽了之後,心裡面既獸牲完完全全爆發出來。

我說:「啦靚妹,妳咁多野講,即係妳悟制啦,好,咁我宜家悟搞妳,我宜家就去強完妳細妹,再打死妳老豆,你自己囉黎嫁。」

那個(家姐呂慧姍)給我威迫利誘之下,她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個心立立亂地。

那個家姐(呂慧姍)的只有哭哭啼啼地說:「嗚…..嗚….嗚,悟好打我老豆,悟好搞我細妹,我…..比你。」

我說:「咁又差悟多。」

當時我心想,「搞完個家姐之後,一陳間,當然要搞咪個細妹啦。咁都信我,佢都傻傻地既。」

接著我看見那個家姐(呂慧姍)說:「咁你重企起到做咩呀,重悟入房。」

那時候這個(債仔呂錄),自己借迫來的錢,如今卻害了自己的女兒,看見他的眼哭起來了。

那個(家姐呂慧姍)還很驚的,成個人都震曬企起到,於是我用雙手扯住她頭髮拖入到了她睡覺的房間。

當我看見這兩姐妹的房閒,卻發現女孩子的房間真是另捨不同,房間的設計簡潔整齊、很乾淨,
擺放了很多的毛公仔,還有後多少女漫畫和貼滿了很多漫畫海報,整過房間

當我看見這兩姐妹的房閒,卻發現女孩子的房間真是另捨不同,房間的設計簡潔整齊、很乾淨,
擺放了很多的毛公仔,還有後多少女漫畫和貼滿了很多漫畫海報,整過房間散發著一種很獨特的香味,
一看便知道是女孩子的房間。

入到房,就立刻將那個(家姐呂慧姍))拋到上床去,她真是很驚謊,還是給我扯完頭髮的痛,
她一直哭哭啼啼,沒有停過,仿如是個淚人,楚楚可憐般。

我沒有理會她的感受如何,我的手摸她的頭髮,再望真她的靚樣,我平時叫雞就叫得多了,
通常到旺角三佰零蚊的雞,通常這些雞己中女為多,又老又殘,這麼純情的鄰家少女,
還要這麼年輕,可能還是處女,真是一世人都未試過。

那個家姐(家姐呂慧姍)楚楚可憐的樣子剎是好看,我出其不意強行吻了她的嘴唇。

那個(家姐呂慧姍)「啊」的一聲,以乎她還很驚謊,她的雙眼還有眠淚流出,
一看她便知道想拒絕的眼神,但是又不敢亦我意,於是我又迎按上前去。她相當緊張,
我的舌頭在她的嘴唇的外則強行纏繞,然後再強行打間她的牙闕深入,她完全是不願意給我強行接吻,
她一直給我吻一直哭。

我不斷吻她,我的手猛然扯開那個(家姐呂慧姍)的卡通睡袍,那件卡通睡袍散落一地,
露出了淺藍色胸罩和內褲,還有白晰的肌膚。

那時侯那個(家姐呂慧姍)特然全身斗震,
哭哭啼啼地說:「嗚…..嗚….嗚,求嚇你放過我地,嗚…..嗚….嗚。」

我聽了之後,分由不說我立刻『星』佢兩巴,還很兇對她說:「你係咪要我強姦妳細妹,你先之會安樂呀!靚妹。」
於是她給我乖乖地屈服了。

看見給之,我趁勢撲那個(家姐呂慧姍))身上,雙手繞到背後打算去解她的胸圍。特然「啪」的一聲,
她的胸圍扣被給我扯掉了,那個家姐(呂慧姍)的雪白乳房裸露我眼前,
看見這這麼純情的鄰家少女半裸的身體而感到非常興奮。

那個(家姐呂慧姍)的身材雖然偏瘦,但線條優美的乳房卻大小適中,堅鋌而富於彈性,兩顆粉紅色的嬌小乳頭,
因為突如其來的緊漲而硬硬起來,份外誘人。

我豪不憐香惜玉,一隻手掌使勁揉弄著(家姐呂慧姍)的乳房,手指不停地用力揪著那顆惹人憐愛的小乳頭。

(家姐呂慧姍)嬌嫩的乳房在我的大力揉搓下,像麵團般不斷變化著形狀,時而被整過握在手中只露出乳尖,
時而被壓麵餅般扁扁地垵平胸口上,似乎隨時會被爆。

我一邊吻著(家姐呂慧姍),邊伸手開始進攻她的下半身,我禁不著吞了一吞口水,我雙手慢慢移向她的腰部,
一手就撕去那條小內褲,剎那間,可以清清楚楚看

剎那間,可以清清楚楚看見她的陰阜上,她的陰毛不是長得太濃密,
但是生得很整齊和很靚,陰唇以下的位置只得疏疏落落的長出了幾絛的陰毛,是緊緊的合著的。

放是我用兩集拇指扣著她的大陰唇向外一翻,粉紅色的陰道嫩肉立即聯同小陰唇一拼的翻了出來看,
直至將她的整個小陰唇都翻了出來,然後再看她的陰道口在離陰道口大約七、八公分的地方,
給我看到一塊薄薄的黏膜,而這黏膜的邊緣處正緊密的接合著陰道壁。

但這片黏膜將很快的要消失了,再不會有一絲半片再留在這世上。那個家姐(呂慧姍)立刻只覺天旋地轉,
看著自己最秘密的地方展示在陌生人面前,她完全感刻羞慣交加,簡直生不如死!

然而更殘忍的事還在後面,我迅速地脫掉身上的衣物,顯露出那根深紫色一柱擎天的肉棒。

一個從未經人事的少女,她的赤裸體地被我玩弄,既讓她羞憤得無地自容,可身體裡又產生一種從末有過的快感,
(家姐呂慧姍)的神志開始迷糊起來。

我得意地笑了出來,我托(家姐呂慧姍)白滑的屁股,挺起那根深紫色的肉棒對準中心的洞口,慢慢地將龜頭送進去。

龜頭順利地緩緩諂進(家姐呂慧姍)的肉洞中,隨著肉棒一分一分她深入,我即時合上了眼睛,
慢慢享受著征服清純鄰家女孩的感覺。

入到她的體內之後,(家姐呂慧姍)感覺到粗大的異物慢慢侵入自己的體內,癢癢的感覺中來雜著少訏痛楚。

忽然,一陣撕心裂肺的劇痛使她不禁她慘叫出來。

我深紫色的肉棒插入了(家姐呂慧姍)的處女秘道,感覺是非常緊窄,不境(家姐呂慧姍)
今年只得十七歲鄰家少女的處女嫩穴,這種處女緊窄的感覺,是我這麼多年來的性經驗,
是未試過如此緊窄的肉洞,不要說破處,十幾歲的少女,很多年來我沒有遇上,
因為我的性伴侶多數已二十零三十歲的中女為多,
叫雞是沒有可能遇到這種如此緊窄感受。

如今我覺得非常幸運,我看見,(家姐呂慧姍)一縷殷紅的鮮血混著陰道內的體液從陰道口緩緩滲出,
一滴滴流出到白晰的兩股間,清純的鄰家女孩終於被我姦污了!

我發現處女膜被剌破之後,稍稍停頓了一下,再度進攻。

(家姐呂慧姍)痛得屈起雙腿,但這卻讓我取得更佳的姿勢插入。

一瞬間,我的肉棒已整根完全沒入(家姐呂慧姍)的身體裡。

我開始深深淺淺的抽插起來,每一次的抽送,都深深剌激著(家姐呂慧姍)稚嫩的陰道。
隨著不斷地抽送,(家姐呂慧姍)只覺最初的劇痛已漸漸減弱,隨之而來的時混合著痛楚的快感。

大約抽送了五分鐘,也許是因為疼痛所致,(家姐呂慧姍)的眉頭緊皺,陰道一陣劇烈收縮,緊緊吸住我的肉棒。

這時我感到一陣酥麻,在高潮來臨前,將我所有大量的精子悉數在稚嫩的陰道內釋放出來。射入她的體內,
「直達她的子官深處」。

當抽出了的時候,我眼見到自己的陽具有一絲的血潰,而她的陰道口慢幔將我的精液和處女血倒流出來了。
當時我心想了一想,「咁又食左人地隻豬」。

完事之後(家姐呂慧姍)非常緊張地,立刻看看自己的陰道洞口,眼見自己的洞口有處女血和精液倒流出來,
看完之後她大哭起來「嗚…..嗚….嗚,你點解射左響入面既,咁我會有BB嗚…..嗚….嗚」。

我又二話來說「星」佢一把。我說:「撲野唔係射入裹面,唔係妳估射響過呀。」

(家姐呂慧姍) 哭哭啼啼地說:「嗚…..嗚….嗚,你宜家係咪放左我地。」

我當時陰笑一下地說:「放,不過搞咪妳細妹先。」

(家姐呂慧姍) 哭哭啼啼地說:「嗚…..嗚….嗚,你個哀人,你又話我比妳…….你悟搞我細妹佢地。」

我說:「頭先我有咁講過咩,妳都傻傻地既。」

之後我開了睡房的門,我得大聲和(手下阿D)說:「捉埋佢(細妹呂慧儀)入黎」。

(手下阿D)將呂慧儀帶到入房之後,我想了一想,未夠剌激,
我又和(手下阿D)再說:「捉埋(債仔呂錄)入黎,比佢睇嚇呢場好戲」。
於是(債仔呂錄)帶到入房之後,拿多幾絛繩出來綁住佢。

(手下阿D)說:「大佬呢件靚妹比我呀!」

我說:「咁悟係啦,個(家姐呂慧姍)就比你既,個(細妹呂慧儀)緊係我啦。」

於是(手下阿D)得快撲向(家姐呂慧姍)身上再次受到強姦之痛苦,以我開始品嚐(細妹呂慧儀)。

因為她的手腳已備繩子綁住了,所已她沒有可能反抗的,我又再次將(細妹呂慧儀)堆倒床上,
她「左拎右拎」極力掙扎反抗,和聽到「唔唔」聲地呼救,
那個時侯(債仔呂錄)眼睜睜看見兩個親生女給人強姦,但又沒有能夠她們,這種心情,真是筆墨難已形容。

我現在開始用力址爛她的那套交通安生隊制服的神秘面沙,再望著她幼嫩而稚氣未脫的臉蛋,
很快地將她的交通安生隊制服已經被我址爛了,我剛才址爛的交通安生隊制服,
內哀是一個純白色的少女型內衣,把她剛發育的乳房緊緊包裹著,我的手當然沒有停下來,
我使出強而有力的五指,抓住胸圍罩杯的邊綠,只一下功夫,一雙玉乳己無處可躲,春色無收我的眼祗。

(細妹呂慧儀)的乳房應該是33A,立即兩個可愛、嬌嫩、美妙、小巧、香郁的小乳房立時展現在我的眼前!

嘩!兩顆小乳頭還是粉紅色的呢,23吋的纖腰,33吋的坐圍,雖然只是小女孩般的圓筒形,沒有成熟女性的線條),
但白玉股的肌膚暗泛著紅暈,顯得份外誘人。像花雷般的乳首向上翹起,看得我意亂情迷。

她還有一條那套交通安生隊制服的裙子末解開,我索性用力址爛她的裙子。
「裂」的一聲,裙子下部被址開兩邊,我趁機伸手進裙子裡撫摸。

我的手掌靈活地游到(細妹呂慧儀)的大腿內則,還是處女的她,從未給異性碰過這珍貴的地方,
我的攻勢令她全身像觸一樣,柔軟的大腿頓時繃緊了。

已她的最後一道防線的白色小內褲,我用雙手把最後白色小內褲除掉。

當我除掉了(細妹呂慧儀)的白色小內褲之後,看見她的雙眼通紅,哭得很緊要,她極力地掙扎反抗,
雖然巳用毛巾塞住她的口,但是得清楚聽到「救命,我重好細個,悟好搞我」。

她成個人郁來郁去,咁本冇法再進行,我只有連環猛烈重擊,打到她的肚皮上,原本想繼續打,
但見她巳軟化下來,也沒有反抗能力,終於停下手來。

她已經給我完全地脫清光了,於是清清楚楚看見(細妹呂慧儀)的陰阜

她已經給我完全地脫清光了,於是清清楚楚看見(細妹呂慧儀)的陰阜上,她和(家姐呂慧姍)的陰阜是顯往不同的。

家姐的陰阜還有陰毛可見,但是(細妹呂慧儀) 正疏疏落落的長出了幾絛的陰毛,再下面的陰唇,
更是如一條線般,一條雜毛也沒有,是緊緊的合著的,此終(細妹呂慧儀)的年紀只得十四歲。

當然我又是用兩集拇指扣著她的大陰唇向外一翻,再看她的粉紅色的陰道嫩肉,同頭先一樣,
看見(細妹呂慧儀)的粉紅色的陰道嫩肉,也給我看到一塊薄薄的處膜,而這黏膜的邊緣處正緊密的接合著陰道壁。

肯定和家姐命運一樣,很快地會小女孩變成小婦人了。

我先摸一摸她的陰道,但是好明顯(細妹呂慧儀)的洞口比家姐細小得多,卻不足以讓我的陽具輕易的插入去,
我四周圍望了一望,卻發現到床頭櫃上面有支潤手濟,正合我意,我將那潤手濟捈擦落她的陰道口,
再捈擦自己的陽具上面。

雖然如止,眼看這個(細妹呂慧儀)如此可憐,這不會今我會憐憫她,反而緊加會今我培添興奮,
她己經沒有反抗能力,我再次壓在(細妹呂慧儀) 的小巧身軀上。

她雖然沒有反抗能力,但是她的雙腳合上,可是已經太晚了,我的強壯的雙臂巳輕牢牢地抓住了雪白的臂部,
再手指翻開她的大陰唇,我深紫色的肉棒搖動頂在兩扇玉間洞口之間,我心急地試圖即時進入那處女的肉洞,
未成熟的小女孩的肉洞大實在太緊窄了。

我再強行插入,但是結果完全一小根也進不入去,於是我再用大量潤手濟捈擦落她的陰道口,再捈擦自己的陽具上面。

然後將肉再肉棒再洞口之間上下靡擦,使到我剛才所用潤手濟令到緊加潤滑,然役我用腰一挺,
將肉棒直直的送入(細妹呂慧儀)守護才十四年的處女肉洞內。

我很辛苦在入了一丁點(細妹呂慧儀)的小女孩的處女肉洞,雖然她已被毛巾塞住口的她,
但也聽到一聲淒厲的慘叫,雙眼特然睜開,也聽到她痛哭的聲音,肉棒已準確而有力的插入了溫暖而非常狹窄的陰道內。

我只是僅僅進入了幾分就遇到了阻力,「前面一定是處女膜」!

我將力氣都集中到了龜頭上,那薄薄的處女膜被頂到極限,我奮力將肉棒向前剌去,雷鳴閃電的一刻後,
我很清楚地感覺到了前面落空的感覺,阻力突照減小,肉棒很辛苦地剌進了一大半。

「行了,破處了!她終於又未成熟的小女孩,給我變成了未成年的小婦人了!」我心裡歡呼起來。

雖然兩姐妹都是未經人道的處女,但是很明顯(細妹呂慧儀)的處女肉洞和(家姐呂慧姍)相比,細妹比家姐遠速緊窄很多。
不境細妹比家姐

不境細妹比家姐還年輕,因為她還未成年,此終她只得十四歲。

(細妹呂慧儀)的下體傳來一陣陣被撕裂的痛楚,她知道巳被眼前的我奪去了自己寶貴的貞操,身心的疼痛令她痛哭起來。

雖然已有了大量潤手濟作滋潤,但未成熟小女孩的未經人道的陰道始終和成人的陰道相比,是狹窄很多,
我的肉棒被肉壁緊緊包圍,抽動起來顯得很困難。我知道如果繼續強行抽送,不止嬌嫩的陰道會被撐裂,
連自已的包皮也會址損,於是我暫時停止了前進,改為往外退出。

這一退,肉棒幾乎全退至(細妹呂慧儀)體外,大量的潤手濟夾雜帶著絲絲鮮血隨即從洞中流了出來。

我再看著自已肉棒上纏繞著的血絲,我的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我不等肉棒完全退出就重新插了進去。

這一次,肉棒終於衝破了所有障礙,成功撞擊到深處的鮮嫩花蕾上。

(細妹呂慧儀)平躺在床上,潔白的雙腿大大張開著,委屈地固定在我的身前,下身的劇痛令她生不如死,
輕微的活動都會帶來無法忍受的痛楚。

雖然她已被毛巾塞住她的咀,聽到她的哀求聲:「來……求你….不….不要再插…真係…很痛…痛啊!」

已比繩子綁著的雙手緊緊抓著這條繩子,指節都屈曲得沒有一絲血色,她一動也不敢再動,只有33A的小乳房劇烈地在起伏著。

我的抽送動作越見順暢,開始有節奏地輕重夾雜進進出出。每次經過陰道中間部份,肉棒都停下來來回的磨擦,
然後再急速衝向深處。

我為了要強忍著隨時都會激射而出的精液,不得不分散注意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我深呼吸一下,依依不捨地把肉棒退出。

然後把身下的小美人翻轉身,曲起她的雙腿,把她拿成跪伏的姿勢。我仔細地看著高高翹起的33吋的坐圍,
用力地將她分開來,暴露出深藏在臀溝間的秘穴,然後從後繼續著抽插動作。

突然聽了一聲「鳴呀…」這猛烈一擊,肉棒彷似直搗她的心臟,如今(細妹呂慧儀)由原本哀求聲、哭泣聲變為慘叫聲。

這激動的慘叫聲,直剌進我的腦中,今我不其然的加快腰部的動作。灼熱的肉棒已不再回退,只緊貼在光滑的子宮頸口上。

我還要對(細妹呂慧儀)說:「我會響妳裹面內射啊」

(細妹呂慧儀)聽到我這樣說,
她立刻很緊張地說:「嗚…..嗚….嗚,悟好!千期悟好呀,今日係我危險期,如果悟係會有左架。」

一切已經太遲了,因為我納勁吐氣,小腹猛力的一縮一放,還要將我的肉棒全根插到最入,
完全最緊貼的(細妹呂慧儀)子宮頸口上,我將濃列量多的精液射入(細妹呂慧儀)的體內,
那些粘稠的精液已經深入子宮的每一個角落了。

最後的一滴精液射出,我的肉棒漸漸軟下來,然後我將肉棒抽出,垂在一灘精液、潤手濟和處女血液之中。

(細妹呂慧儀)和她的家姐的動作一樣,立刻很緊張地看看自己的陰道洞口,眼見自己的洞口有很多精液和
自己的處女血倒流出來,令她傷心慾絕,她看完後只有大聲痛哭,「嗚…..嗚….嗚你射響入面,如果真係有左點算。.」

當我完事之後,我又想了想,
「又比我食埋細妹隻豬,真係正,我平時叫雞一次個叫兩隻雞來玩試得多,但係一次過食左兩個處女都係弟一次,
重要兩條女都咁正。」

我看見(手下阿D)也差不多了,他又是將自己的肉棒插到最入,也是緊貼在(家姐呂慧姍)的子宮頸口上。

定了一定, (手下阿D)叫了一聲,我肯定他應該將自己的精液也內射到(家姐呂慧姍)的子宮深處了。
當(手下阿D)將肉棒退出來,看見(家姐呂慧姍)的洞口大量的精液倒流出來。

(手下阿D)說:「大佬,差悟多啦,要走啦。」

我說:「重未玩夠,你都未砌埋個細妹,(阿D)呀,你係咪有D春藥同埋丸仔起身呀。」

(手下阿D)說:「有呀,大佬呀,重乜野呀」

我說:「我地宜家搞到咁大鑊,你估我地宜家我地就咁走左去,走悟走得甩呀啦。」

(手下阿D)說:「緊係走悟甩啦,」

我說:「條老野(債仔呂錄)喂佢食春藥,個兩條女喂佢食丸仔,然後我地拍一場戲,戲名叫做(淫亂一家親),。」

(手下阿D)說:「係喎大佬」

於是(手下阿D)很快便完成了任將,接著我說:「拿拿聲搞埋細妹。」

之後我將(債仔呂錄)的衫除掉,完來他受了春藥的影響,所以他的肉棒也粳廷起來,
我再將(家姐呂慧姍)帶到她老豆的肉棒接合起來,那時候(家姐呂慧姍)已受到丸仔的影響,
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宜她的陰道已有大量的精液已作潤滑。

我一放開手,(家姐呂慧姍)的陰道一坐便坐著自己的親生老豆的肉棒。

(債仔呂錄)只是吃掉了春藥,他的神智是清醒的,於是(家姐呂慧姍)女上男下,上下郁動地自己親生幫老豆抽送。

(債仔呂錄)很可憐,他一直哭著地不願和親生女性交,一方面受到春藥的影響,解決現在的性需要,
這一種心情,已我站時的文化水平也不懂用文字寫出來。

這時侯我用手機全程拍攝下來,事隔15分鐘,(家姐呂慧姍)猛烈上下郁勤,那個(債仔呂錄)特然抱著女兒的腰,
將自己的肉棒也是緊貼在自己的親生女子宮頸口上。

他「啊….的一聲,.」打了一個冷震,我相信他已經將自己的積存己久的精液直射入了自己親生女的體內。

另外一邊(手下阿D)也應該差不多,再次將濃列的精液射入(細妹呂慧儀)的體內。
當手下阿D)退出肉棒之後,(細妹呂慧儀)的洞口也是倒流很多精液。

完成所有野之後,我和(債仔呂錄)說:
「說先你同自己親生女僕野,我拍曬落黎,如果你一報警,我保証你同你個女扑野貼到通街都係,
你知拉家醜不出外全,重有今日搞?你兩個女咪諗著當利息,如果下星期再冇錢還,你同個女的相通街都係,
你自己諗下啦。」

之後我和(手下阿 D)離開(債仔呂錄)的家,一星期之後他連本帶利償還欠我公司的錢,還完錢之後,
(債仔呂錄)因疾去世了。

一天我和手下阿D)又再將軍澳砰見她們兩姐妹,這兩姐妹一見到我們很闇然地馬上塔低頭走,
我當望見她們兩姐妹的背影忽忽離去,因為這兩姐妹是我開了她們的苞,是我令到她們本來純情
小女孩變成巳失去處女的婦人,這一刻的心情是多麼回味無窮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