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學校郊外步行活動,走到山頂上,看到學校設下了一個休息點,從一人手中接過一杯水。

是一個身穿藍色制服,頭戴著帽的女童軍,從她身上的帶子,可看出她可是一個資深女童軍。

我接過她的水,手不少心觸到她白滑的指尖,我心中立刻出現觸電的感覺,看到她水亮的眼睛,長長烏黑的秀髮,制服把她的乳房刻劃出來,而下身的裙,也較為短,我看著她,心中不禁再想起她身穿制服時的誘人樣子。

我走前特意站到一旁觀看著她,她和數個同學一同坐到石級上,短短的制服裙更把她的雙腿更為特出,我一看,更可看到她的內褲,此刻,看到白白的美腿,和那約穩約現的內褲,我的陽具不禁硬起來了。

她真是吸引,再加上一身制服誘惑,更使我興奮。我已試過了很多人,就是沒有試過女童軍,所以今天這個機會,絕不可放過!

我依在石後,探頭一看,看到一眾女童軍正在收拾物品。我慢慢走到那裡的雜物房,拿了一條行山繩,以為一回的事情作準備。

我再走回樹林內,她們在點算物資時,發覺少了一些東西。

『佩儀,你在這裡找找看吧!我們要先下山。』說罷,一眾人便離開了,把她留在山頂上。哈!天注定我走運了!

她在四周找找,在看看有沒有真的留下甚麼,而我跟到在雜物房附近,我便衝前左手按口右手拉腰。佩儀極力反抗,手舞足動,但所有都被我所控制了。

我把她拖行到樹林中,沿路立刻拿出行山繩,把她的雙手都緊扣著。她看著我,眼神中流露出不敢相信的意思。我捉著她雙手,走到樹林的中心,把她雙手縛在樹上。

『你是誰?你想做甚麼?』走到樹林內,她看著我大罵。

『哈哈!誰說你今天穿得如此誘人!』

我用利在她的口內打圈,她想反抗,但手被繩子縛著,動彈不得,雙腿更被我打開的按著,更是動不了。我吸完她的口水後,便立刻把褲子脫下。

『小朋友!快讓我高興高興!』拿出陽具在她臉上拍打。

我把陽具插進她的口,她極力合著口,但我很快便能打開她。我站著,手按著樹,然後陽具在她口內前後抽插。她眼淚立刻流下來,在含著陽具的口中哭著。

『求求你!別這樣!』

我打了她一把,然後再逼令她主動為我口交。

戴著童軍帽,撥開香香的頭髮的她含著我的陽具前後搖動,秀美的臉龐顯得極為痛苦,但我卻是如此興奮,我更逼令她用利磨擦我的龜頭,她也照辦。龜頭的刺激越來越大,我快忍不住了,我立刻加速抽插,然後在她口內射精。

『呀!好腥!』

精液在她口中射出,使她極為痛苦,她立刻轉過了身,然後立刻轉過了身,然後立刻把精液吐走。

我一手把童軍上身制服拉開,白色少女胸圍便露了出來了。解開背後胸圍扣,然後在揉弄她雙乳。佩儀無奈的看著我,看著我如何玩弄她。

而同時間,我也拉開她的制服裙,撥開其內褲,她正想用腳踢我,但我搶先把手指插入她的陰道,雙腳也沒有力了。

我再把頭伸到她兩腿之間,用口在她的陰道上吸吮,利在她陰蒂上打圈。

看著她那擁有著天使臉孔、魔鬼身材般的身體連扒開的童軍服被縛在樹上,我忍不到了!

我二話不說抓住她一直亂踢的雙腿,將它分在別搭在我的肩膀上以免她把雙腿夾緊,發硬的龜頭就抵住她的小穴口。

「喔!你!停啊!」

她感覺到小穴被火熱堅硬的東西頂到,知道要發生什麽事,可還是本能地拼命想要掙脫。

『……嗯……不要……啊……絕對……不……要……啊……不要啊!我還有男朋友的……』

『哈,男朋友的比我大嗎?』

佩儀咬著下唇忍受著失身的劇痛,眼淚已不由自主地流出,緊張的看著我粗大的陰莖正逐少逐少地進入自己的體內,自己的陰唇更被大大的撐開,勉力吞下男人的陰莖。

龜頭正一分一毫的深入她的體內,感覺一陣熱熱的緊緊的感覺包圍著我的肉棒,最後被陰道內一度柔軟的薄膜所阻止,她不是說她有男朋友嗎?

「喂,你仍是處女嗎?」

「不要.....我以前沒有...求求你~不要啊!讓我走....我不會說出去的.....」

就在她說到一半時,我突然用力一挺,我整條陰莖狠狠轟破處女膜直入子宮,也奪走了她的第一次...

「啊啊……痛啊……救命……啊……」

佩儀咬緊了牙根,眼淚不斷的落下,整個身體轟得整個向上,頭部不繼的搖擺,下體一絲處女鮮血沿著陰戶口流落地上,身體不斷的抖動。

「啊......哎呀......痛啊......不要......不要這麼用力啊......輕點呀......求求你......」

動作逐漸加快,在少女矜持的花房中肆意地掠奪著,踐踏著。

「啊...... 嗚......恩......不要這麼快呀......啊......別讓我太痛苦......啊......痛死我了......嗚......」

佩儀在我猛烈的抽插下,痛苦地呻吟著,哭喊著,少女的下體也越來越痛,哭喊得越發慘了。

看著她長長烏黑被幹得開始散亂的秀髮上的童軍帽,被扒開誘人的水藍色童軍服披散紛飛隨身飄揚,大小有緻的雙乳連少女胸圍隨著我的抽插上下搖動,那一雙令人垂涎欲滴白晰美腿,白襪擦得發亮的小黑鞋子隨著抽插晃動的十分性感,陽具在她細少的陰道滑動,要射的感覺開始強烈。

「不——啊——不要射在裡面——我求你——你已經佔有了我——放過我——那樣我會懷孕的——不要——不可以——啊——」

佩儀哀號著,她只想保住最後的低線,她的頭部不停地搖晃著。

終於,提著美女童軍的水藍色童軍制服下的白滑大腿一挺到底,馬眼一鬆,滾燙的精液直衝佩儀的花心,第一時間獲得了我射精的信息。

「啊————嗚……沒了…這次我沒了…」佩儀小雪發出絕望地哀號,嚶嚶地哭泣著,兩行清淚不斷湧出。

佩儀被撐開了近十五分鐘的陰唇,終於又合攏了,依然如處女一樣緊夾著。但精液很快流了出來,混合著處女鮮血的精液呈粉紅色,不斷流出,提醒著佩儀,自己剛剛被這個男人奪走了少女的貞操,已不再是處女之身了。

看到她扒開的女童軍制服,我深深感受到我已經完全佔有她的身體。她在哭,在無助的看著四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