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仔往金鐘轉去荃灣線的人群湧到了。眼前有一個大約中三、四的女孩,身穿真光旗袍服,紮著兩條長長的馬尾辮子,她身形不算太高,因為她用側揹的袋而不是用背揹的書包,從後看她只見她的 pat pat 左右搖擺,而且旗袍令她的 pat pat更見豐滿,我已決定將目標鎖定了。

這班車很迫很迫,當然這正中我下懷,她只能迫到近車門的位置,而我則緊緊來她的背後。我的手,已經很不自覺想放在她的 pat pat 上了。

趁住行車時的搖動,我用姆指在她的 pat pat 上試探地掃來掃去,她好像察覺了,她的手放在她 pat pat 的地方,希望能隔掉我的非禮,但我又怎會讓她成功?

我不去摸她的 pat pat,反而去摸她想的手,又是像剛才的來回撫摸,我見到她連耳根也紅了,果然沒錯,她是一個很怕羞的人,我認定了她是會忍受而不會叫的了。

她看來不願意我摸她的手,摸了一陣後,她縮開了,既然她已經知道我在搞她,我的動作更大膽了。

我這次一掌就蓋住了她的 pat pat,不是靜止的放在上面,而是不安份的輕力搓弄,我完全感受到她 pat pat 的彈性。

為配合一早已勃起了的下面,我扮企唔穩成個下身貼住她的 patpat,我下面的感覺是柔軟,大概同一時間,她的感覺是堅硬,不過我無暇去體會她的感覺,我下面不斷的頂著她 patpat,隨著地鐵搖動左右磨擦,我慢慢將下面移到她 pat pat中間的屁股溝,左右郁動時磨擦到左右的股肉而份外興奮。

本身放在pat pat的右手慢慢的移下,去尋找底裙的邊沿,即使是隔著校服去摸底裙的邊沿都會使我份外的興奮。

而她,耳根已經完全紅了,當我五隻手指慢慢摸上她右邊的大腿,只好低著頭,默默的任我的手在她大腿撫弄,任由我下體在她屁股溝磨擦。

真光的旗袍服至少有一個好處,就是夠貼身,當我右手摸她的大脾時,完全是有貼身的感覺,不似其他裙般可能摺起了而減少手感。

最重要的是,她沒有穿PE褲打底,只有一條薄薄的底裙,我在她的大脾上由輕輕變成重重的壓下去,太薄的底裙隱藏不了她底褲的位置,透過旗袍,我右手摸到底褲的邊沿。在摸到底褲邊的同時,也許連她都感覺到,我深深頂在她屁股溝的下體變得更硬了,甚至有想射的衝動。

「請小心車門……dododododo…」她沒有下車,但身邊卻多了一個真光妹,她身形較為矮小,頭髮及肩,圓圓瓜子面且充滿一份稚氣,看似是中一、二的學生,不過我不打算向她下手,「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嘛,當然要專心繼續向這個紮孖辮的真光妹埋手。

我的下體貼著她的pat pat,車廂更迫了,大站份人都是背對住我,就連剛上車的真光妹都只是側面對著我。

剛才趁著擠湧的人潮已靜靜的繞到她前面的大腿上,默默的等待著機會,當車門合上,我的五指山亦蓋在她前面大腿位置,如今的情況就像環抱住她一樣,她想掙扎這是沒有用的,而且那個剛上車的真光妹亦發揮作用了,她們兩個真光妹雖然不認識,不過她都不想同校同學知道自己被非禮吧,萬一回到學校被人宣揚,這個怕羞怕事的紮孖辮女生可不願意呢...

我的左手無聲無色地逐漸掀起了她的旗袍,不過掀起的程度是不足以令我將手伸進去旗袍內,為防被她發現,我的右手要幫忙擾亂她,由她大腿逐漸滑去她的私處,她感覺到了,她左手抱著書,右手伸下來捉住我的右手希望我不要得寸進尺。

軟軟的就是內褲的質感,我中指與食指情不自禁去突然用力擠壓,她也突然用力捉住我的手。她想別過頭來,不過太擠迫了,她只能望著地鐵車廂的窗門,我也反射望住已經被我弄得面紅耳熱的她。

另一個真光妹還很有閒情的去哼著調子,我右手的中指就跟著她哼出來的調子擠壓她的私處,當她哼到輕音時我輕手些,而當哼到重音時,我擠得較大想力,但不到十秒,我已忍不住很大力的擠壓,她只低著頭望著玻璃,我在玻璃上彷彿看到她哀求的目光,而且顯出半點無奈,因為她也知道,哀求都是徒然的。

左手的默默經營給右手製造有利的空間,我趁著地鐵忽然搖動,她站得不隱,本身抓緊我的右手本能地扶在車門上,而我的右手即時鑽進她的旗袍內,五指直接摸在她滑滑的大腿上,而且不斷搓磨,她不能掀起自己的旗袍去捉我的手,只能隔想著旗袍壓著我的手,以期制止我的非禮,但我想連她自己也清楚,這樣又怎能制止我呢,這只算是一些無力的反抗而已。

快到佐敦站,為了不讓她在佐敦站下車,我左手攬住她的腰,右手飛快地脫下她的內褲至大褲,她不可能在這個情況下走動...

但有很多乘客便湧入,只要她不大叫,乘客見到我這樣攬著她,都以為我倆是一對情侶,更何況這個時間佐敦站湧入的多數是學生,我和孖辮真光妹竟然被一群 DGS包圍了,我們的左邊是尖沙咀上車的真光妹,而前面和後面都湧來了四、五個DGS學生,其中一個穿女童軍制服,孖辮真光妹的表情非常尷尬,怕事的她怕被人發現?

只見她低著頭,默默忍受我的右手在她下體一下又一下的侵犯,當然還有我愈來愈硬的下體,雖然緊貼著她的屁股溝,但仍然要擠些空間出來左右磨擦,這樣柔軟的pat pat不讓她刺激到我射精簡直就對唔住自己。

被圍在眾女學生面前非禮她的感覺份外興奮,下一站是油麻地,很多人會在這個站轉車,為免到站時給人看到她被除下內褲而知道我在非禮她,我趁這個時間先替她穿回內褲,但這並不代表我就此放過她...

我的手掀起內褲的一角,整張手伸進內褲入面,隔著內褲去直接撫摸她的下體,她在旗袍外壓著我的手更大力了。

怎樣?很緊張嗎?我會令妳更緊張的,我將食指輕輕的插入她的陰部,我並不打算弄破她的處女膜,不會插得太深,但淺淺的抽插已令她吃不消...

愈來愈快的動作令她的身子突然軟下來。剛才無暇去望周圍的女孩,但除了見到前面的DGS都有講有笑外,在我側面的真光妹竟然都面紅紅的?莫非有另一人在非禮她?

原來她一直在玻璃門的反射下看著我的「好事」,難怪看得面紅耳赤,既然有觀眾,我也要賣力些...

在旁偷看的真光妹當然看到我在幹甚麼,眼睛瞪大似是不相信在地鐵上會遇到這樣的事,不過當我左手重新攬著孖辮真光妹的時候,我就沒有閒情再去理妳信不信了。

我的下體變得更硬,沒有阻隔的在旗袍上面磨擦,畢直堅硬的下體就像柱子般頂著她的pat pat,深深的陷入...

我的右手更快速地在她下體進行快而輕的抽插,雖然是被迫的,但她的確有生理反應了,我的手指,感覺到濕濕熱熱的液體流出,彷彿就是我的戰利品。

剩下來的時間,是時候整理大家的衣物了。

已經到站,佢好快咁標出車,我當然無咁順灘,跟住佢出去,順便用手渣多佢個pat幾下。跟住我見到佢好快咁標走左。我都漫不經心咁出埋閘……行到上地面居然比我又見返真光條旗袍妹!

佢一路行,頭都無回,完全唔知我跟住佢。呢處係一個舊區,我諗佢應該住係其中一幢舊樓。

行行下我見佢講電話,可能係馬路好嘈,佢都講得幾大聲,我特登行前聽下。

「下,你又由得細路一個人係屋企呀,好危險ka呀媽。好心你啦,成日掛住打牌!細路得哥5歲炸,有咩事點算呀!」

非禮佢時驚到完全唔敢望過黎,所以佢係完全認我唔倒。我扮住客跟住佢入lift,佢按10樓,我按9樓,我係lift內再望多佢幾眼,係旗袍下包住既身體好正,我估佢應該大約係 33-28-34。最正係個咀,諗起一陣喂佢食腸,真係咩唔開心野都飛走晒。

九樓lift門一開,我就好快速咁出去,跟住即刻跑去後樓梯,跑上十樓,剛剛見到佢身影,已經出左lift行緊去屋企。

佢好專心開門,我就撲過去,從後一手掩住佢個咀,一手攬住佢條腰,好惡咁話:「唔好叫呀,我有刀呀,你一叫我就一刀捅死你同你細路呀!」(其實我都無刀,呃佢之ma)

佢好驚,細細聲咁55叫唔好,個人定左型唔敢反抗。我話:「輕輕力關好門先,唔好嘈醒你細路。」佢好聽話,一面比我攬住同掩住口,一面細細力關好門。

我攬住佢條腰,隻手摸住佢個小蠻腰,碌野頂住佢pat,已經好難頂,佢一關門,我隻手就由小腹摸上去,好滑,跟住我一野渣佢個波。

佢係咁掙扎,想推開我隻手,重55聲咁叫唔好。

但佢邊夠我大力,我係咁搓佢對波,好惡咁話:「你夠膽就叫,你細路一陣比你嘈醒,比我捅死!」佢雙手仍然用力想拉開我隻渣波手,但係個口就唔敢大叫,只係喊住口咁細細講唔好。

我見佢唔敢叫,就唔掩口,兩隻手一齊渣佢波。佢對波唔係太大,但係好有彈力同好圓!睇住佢對又圓又挺既波波係藍色旗袍下比我渣到變左型,真係好正。

佢好努力咁用手推我,但係我企係佢後面,雙手從後伸向前攬實佢,佢點會推得我開。佢可能真係好驚佢弟弟醒左出黎比我打,所以佢只係喊住細細聲咁叫唔好,直情望都唔敢望下我。

佢對波真係太正,好結實好彈手,加上佢重係著住旗袍,令我好想延續先頭地鐵既非禮 feel,我死命一手攬實佢唔比佢郁,另一手就去拉開自己褲練,拿條腸出黎。

條腸已經谷左好耐,一出黎就硬過鐵棒,我先用腸係佢patpat左右掃佢,佢feel到我拿左條野出黎,好驚又好自然咁用手伸向後想推開我掃緊佢patpat條腸。比佢推得幾推,我碌野重硬。

於是我捉實佢隻手掌,用腸腸大力吉佢手心,重要用手迫佢渣埋手指渣我條腸。佢驚到震晒,喊住咁講唔好,大力想抽走隻手。佢比我迫佢用手掌套住我鐵棒,我就狂抽插,由於先頭係地鐵到而家已經谷左好耐,加上而家睇住自己咁free咁玩呢個旗袍學生妹,所以插得幾下已經忍唔住射左出黎...

射到佢一手都係,佢feel到射出既精液,真係好驚,終於佢都忍唔住嚇到呀呀聲咁大叫左兩聲。

我怕佢再叫比鄰居知道,所以一邊仍然捉實佢隻手套套下,等我射晒為止,一邊好惡咁話佢:「你再叫多一次呀拿,叫醒你細路,等佢一出黎,我就一拳打爆佢個頭」

佢真係好錫佢細路,佢仍然流住眼淚喊緊,細細聲咁低頭話:「唔好呀……佢病左呀……佢無咩抵抗力ka……你唔好打佢呀……」

佢好無奈咁慢慢開口,一開左少少我即刻夾硬質條半硬半軟既腸入去,佢好驚咁55555555555555一聲,跟住已經比我質晒入去出唔到聲。佢喊晒好唔願咁既表情,慢慢收縮佢個咀黎啜我腸。

「我一早見到你個咀豬豬地,就知你好鐘意啜腸腸啦,係咪好好食呀?」佢好委屈咁擰頭,我再喝佢:「叫你啜呀!大力d啜快d呀!」

佢真係聽話,開始用力啜我腸,佢個口腔好暖,加上佢豬豬地個咀本身就係天生用黎啜腸既,我好快又變反硬,一手禁住佢頭殼頂前後咁chuek,自己條野又前後咁抽插。

我另一隻手都無停,隔住件旗袍狂捏佢個波。睇住佢著住件旗袍比我攪,令我覺得重high,所以我決定要由得佢著住旗袍比我勁吊一獲...

我一邊抽插佢個口,一邊四維望,見到見到有張大床無人,重有一間半開門,我估應該係佢同佢細路,我已經諗到下一步點玩。

我比佢啜到條野又變返鐵棒,我突然一下抽碌野出黎,佢個口由於真空狀態,「卜」一聲咁離開佢個口。我用手扶佢起身,佢無意識咁用手推我掙扎,我再企係佢後面,用鐵棒隔住旗袍插入佢pat la,呢一插直接插到佢個屎眼,佢好驚咁用手伸去後面推我,細細聲好委屈咁話:「唔好呀……求下你放過我啦……..」

我一面伸手去前面渣佢對波渣到變型,一面用鐵棒狂插佢pat la,重要個龜頭一下一下咁插佢屎眼口同大脾,一面再問佢:「你老實話我知,你先頭啜腸腸咁叻,你同幾多個男仔啜過?」

「無呀…….我唔呀…….你放過我啦……」佢好委屈咁擰頭,細細聲咁話。

「你唔答我係咪想我入房打爆你細路個頭呀!」佢震左一震,細細聲咁話:「唔係呀….唔好呀…..我只係同我男友試過炸…….」

我聽落覺得超high,平日問d女性經驗都無人會答我,佢居然咁聽話講我知,我再大大力咁插佢pat la,又問:「咁你係咪好鐘意食腸腸呀?」

佢比我一下一下咁插到個屎眼同掂到個西,好痛苦咁話:「呀….唔好呀…..唔鐘意呀…呀…...我覺得好臭呀…..呀……唔好再撞我啦……求下你啦…….」

我無理佢再大力抽插,插到隔住旗袍都撞到佢patpat拍拍聲,真係超正。

「咁你係唔係處女?」佢比我抽插,撞個pat撞個人chuek chuek 下,好慘咁話:「唔好呀…..唔係啦…..」

「曳曳呀你,我要罰你呀。」跟住我一下插實佢pat la唔郁,雙手從後攬實佢條腰唔比佢走,慢慢推佢行去佢細路訓緊間房。

佢好驚,唔知我想點,用力向後撐想反抗唔向前。佢越向後用力,我條野就越插佢個西既門口,磨下磨下,我覺得佢個西有好多水流出黎。

「你做咩呀……你唔好攪我細路呀…..」佢一邊反抗,一邊口震震好驚咁講。

佢始終唔夠我大力,我慢慢已經推左佢去門口。「無,反左屋企咁耐,都無睇下你細路點,望兩眼睇下係有無事都好呀。」

佢當然知道我無咁好死,極力撐後想唔入去,但係都係無用,比我推推下我同佢攬埋一舊咁入左去。果然比我見到有個5歲大既豆丁訓係床,可能我地行入黎d掙扎聲實在唔係細,個豆丁好似醒左咁,慢慢擰轉身過黎。

我向後一縮,縮到剛剛好自己比門遮住,而個旗袍妹就比細路見到少少。

「細路你醒啦,你病呀,快d訓多d啦。」旗袍妹好驚我真係打佢細路,即刻扮無事,有少少口震。

個豆丁睡眼惺惺咁話:「家姐你做緊咩呀…….」

「無野……入黎睇下你之ma……」

我見佢扮無野,機不可失,即極速蹲下去,從下向上伸手入佢旗袍,一手抓實佢條底褲,用力一扯扯到落佢腳眼。因為個旗袍妹只係係門邊突出少少,佢細路完全睇唔到我做緊既野。

佢都未黎得切反應,我已經再極速起身,同時兩手揭起佢底褲同旗袍,露出佢完美雪白既patpat。

佢知道咩事,大力向後撞我想撞出房,但係我企得好穩,只係出左少少。

「你最好繼續扮無事叫你細路訓返,若果唔係佢一起身我一定打爆佢個頭!」我好細聲咁話。

跟住大力推佢肩膀,佢上身跌返入房,然後我用手拉高佢大脾,佢企唔穩就變左狗仔式咁伸直雙手雙腳,成張桌子咁爬係地上。重要上身係房入面比細路見到,下身比門遮住,我揭開左旗袍,唔等佢再有機會反抗,鐵棒對準佢個西,好用力咁一下插入去!一插到底!

佢突然比我插個西,一定好痛,佢個西真係好緊。佢痛到忍唔住細細聲「呀」咁叫出黎!

「家姐,做咩嘈醒人呀……」佢死命忍住扮無野,把聲好緊咁話:「無……家姐做運……呀(呢個時候比我大力插左一下)…….運動之ma…….你…..呀(又插)…..你快d訓…….呀(再插)……訓啦……」

咁樣插法真係high到無輪,所以無停過係咁狂插佢,等佢又要叫,又要死忍唔出得聲,真係好正好正。

「家姐呀!你嘈住人地點訓呀!」佢好委屈咁話:「對唔……呀(睇住佢重著住旗袍,我又大力插佢)…..對唔住呀細路………呀(再插一野,血水係咁流出黎)……..家姐出……..呀(又插)……出去ka la……呀(再插)……」

佢破處劇痛,再忍不著想開離開,用力向後撞,想撞我出去,我當然唔會比佢出去,佢每次向後撞只會自動波咁比我插,我仲唔洗用腰力仲爽呀!

佢本來雙手禁地,跟住真係忍唔住要叫,跟住單手禁地,另一隻手自己掩住自己個口,盡量唔比自己出聲。雖然掩住,但係手指la都漏出細細聲55咁聲。

「家姐呀!你係我房55聲做咩呀!!」

佢死命忍住想連55聲都無,但係我真係插得佢好勁,佢始終都忍唔到,只有擰轉頭,一面用手掩住口,一面用好哀怨既眼神望住我,求我比佢出去。我再用盡力,睇住佢流淚哀求既樣黎插多佢幾下,真係正到想死咁滯!

跟住我一路插實佢,大力拉佢向後,然後對住個梳化就坐落去。由於一路插實同攬實佢條腰,我一坐落梳化,我地好自然咁就變左觀音坐蓮,佢比我插住個西,失左重心一野坐落黎,我碌鐵棒直情插向上到佢子宮頂,頂到我龜頭有d痛。

佢因為已經出左房,可以細細聲咁叫,佢就呀一聲咁叫出黎。我聽到真係high到死,我插實唔郁。

「有得叫出聲係咪爽好多呀?」佢先頭係細路面前扮無野,而家先wa一聲喊出黎,好痛苦咁話:「你正一衰人,你無好死!」

佢越鬧我我越興奮,我大力捉住佢條腰,迫佢坐蓮,然後大大力咁向上狂抽插佢,佢又痛又high又怕嘈醒細路,上身好痛苦咁左右搖晃,細細聲咁鬧我話我好賤格。

「痛……好痛呀……求求你,拔出……來……求……求你拔出來……」

「痛咩!若不是咁樣插,你永遠也不會成熟, 快高長大嘛」

「呀…停…輕力點,鳴 ..... 呀 .......嗚……放開我……求求你……鳴……好痛……呀……!」

我雙手跟著撕開旗袍妹上身的衣衫,掃開佢校裙內白色既內衣,捏握佢對正波,再看令佢雙目緊閉,面上還有兩行清淚,放棄抵抗集中意志熬過下身破處既痛楚,一份污辱純真嫩滑的感覺不斷由指尖傳來!

旗袍妹一抬頭看著書櫃門上的鏡子,只見中自己的倒影,頭髮淩亂,校服披散紛飛,裸露的雙乳不斷隨著身軀的升降跳動不定,嫩白的乳房上還不時添上我新的抓痕。更令旗袍妹無地自容既,是看到自己苦撐開雙腿,不斷被動地用自己的西在我的身上扭動套弄,西水帶血不斷淺出,這是一個純潔的小女生嗎?旗袍妹不想再想下去,但剛剛才停下的淚水,現在又不自覺地再次流下來。

「..恩恩.妳奶味,真係好正..」我就一味埋首在旗袍妹胸部上溫柔,吻索吸啜旗袍妹兩邊乳房,順着旗袍妹胸口起伏,貪婪擁吻起來。

「係咪整得妳好舒服呢,唔使怕醜,叫俾我我聽」

「呀...唔 .. .唔好. .呀..嗯..啊..呀..」佢破身痛苦再變成毫無意識既嬌吟, 雙腿開始不自控把我的腰緊夾起來,下身嫩肉不斷痙攣收縮。

「嗯. 唔.啊..呀....唔....呀....啊...」嬌淫亂聲中受著我既姦淫.........

「來, 同你一齊高潮」旗袍妹一陣羞憐表情,狂性大起,我吻佢耳珠。

變成剛才響細路房內強姦既時狗仔式,手穿過旗袍妹脅下,抓住佢對波不斷用力急推,佢開始任叫吟,不怕會驚醒佢細路,看見我倆醜事,更毫不理會佢所叫的是高潮還是痛楚.......

「.....呀...嗯嗯...呀.唔唔..啊.唔...呀..唔......」

我再將佢反身面向我 ........佢回神一下 ...... 慾海回到強姦之現實 ..... 雙手本推開着我雙肩,我再加強抽送 ........

佢抵受不了,為求卸力之下,竟攬着了我後背承受我強行比佢刺激,持續不斷舒暢快感,做成一浪接一浪波濤,旗袍妹內裏敏感肉粒,增生得更多更快。

「......好......酸.....好....舒.....唔......呀..............」我不斷推動進入旗袍妹肉璧深處。重疊一起,頂峰快感使佢語不成聲昏昏暈暈有氣無力的張口叫着...............

在我擺佈下,旗袍妹挺腰相送,相互觸發引起高潮,在一下強烈挺刺。

「----啊呀----」旗袍妹激吟........

之後忍唔住低吼一聲,大力一野向上插實佢,咁就連我留反哥少少精液都內射出黎,熱la la咁直接射入佢子宮!

佢感覺到我射左入去,她再度回到現實。

「唔好射入去呀……鳴…」好委屈咁烏低個頭,之後高潮暈倒過去。

剛發洩既我如死魚般臥在旗袍妹既胸脯休息,看著旗袍校服上那泛紅既桃花,知道自己奪去了一個純真少女既貞操,一絲快感由心裡升起,雙手仍沒閒著的玩弄著旗袍妹既雙乳。

「....你可以走啦....」旗袍妹衣衫凌亂不整,全身滿是汗水,佢只能如軟泥般躺在床上,胸口起伏不斷,呻吟喘息。

「開心完就唔要我呀」我再撫玩佢雙乳奸笑,之後我就著衫走人 ........

到依家諗起條真正旗袍妹響地鐵比我非禮,後響佢由細路房外狗仔式強姦佢時望反轉頭好哀怨既眼神,再變成淫婦高潮疊起,主動挺腰比我抽送,真係回味無窮呀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