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那件事,可能我今天還是一個純潔的學生妹。

不,我還很純潔,還很斯文很可愛…身材雖然不太高,可是有些地方發育已經很成熟…若果以跟我交往過的男孩子作評價我樣子的標準的話。

畢竟我年紀比同學大一年,總是有點覺得光陰不可浪費的樣子,當我接到升中的派位結果,看到一間人名紀念中學時「這是甚麼中學來的?」旁邊的同學不經意地問,我的心就沉了下來、絕望、無助。

我決定自己來尋找機會。我到了一間校服公司,買了套上智校服,那是一套水手裝,白色配襯藍色真的很有學生的淳樸風格。之後又買了新的黑皮鞋,配起校服來穿挺漂亮的。

然後,我穿著它去面試,還在頭上插了幾條黑色的髮夾,用淺藍色的星星髮束紮起辮來,希望能留下好的印象,連校服都買了,證明我非入不可。

「你叫穎欣嘛…成績都很好,可是你比同年的同學年紀大一年,我們是沒辦法收你進來的…」那面試的老師上下打量著我說。

「可是,我真的很想進來呀,你看,我連校服都穿來了…」

「無疑,你穿我們學校的校服的確是挺好看的,還燙得很筆直,裙子也是起角的。」那老師走近了我:「若果你想入黎,就聽我的說話,好嗎?」

我害羞的點了點頭,可是,那老師繼續趨近,一下子擁抱著我,從肩上的水手服撫摸到那上衣的邊緣,在他的撫摸面前我不知所措。

「可惜的是,你穿的是高年級同學的校服喔,如果你是穿低年級同學的連身裙,現在就不會被我拿到…呀」說著他的手已經到了我雙乳的位置不斷的捏。

我被他壓到書桌上蹂躪,他想強吻我,我側著頭不讓他這樣做:「不…不要…呀。」

「14歲既小妹妹呀,你皮膚又白,人又可愛,你入到黎,先生一定錫住你架。快d攬住我,比我過下手癮,我就收你入黎!」

老師見了我肌膚滲汗、白裡透紅的模樣,他在舔我的臉頷,我逆來順受,為了讀好學校…

我勉強地摟住了他,他親吻我,之後在後面擁抱著我,吻我的耳珠,一手掀起了那淺藍色的裙,再揭起純白花邊的底裙撫摸我的大腿,他另一隻手在上衣外面按著水手服胸前的一個V字位,再伸手入水手服內穿過白色保守的胸圍樔我的胸部,我害羞地任由他的雙手在校服裡面放縱。

然後,他的手在內褲外上下摩擦,「其實你好想同先生做愛,係咪?」

「嗯…呀…」雖然我很不願意,但我強作願意:「我想ar…阿sir快d黎扑濕我ar…」

我為我說出那麼淫穢的說話而可恥,可是身體卻一邊順服著他的意思,「來。」

他一下子就將我的內褲脫了出來,掛在一邊大腿上,然後把我的雙腿抬了上去。

「係純白底褲同胸圍阿,你真係好正。」他站了起來把我拖到檯邊:「估唔到你細細個著起白襪黑鞋都已經咁正,陣間黎料個陣儘量用對腳攬住我呀。」

說著他將我的白襪儘量丘高,然後便把手指輕輕插進我的私處。

「呀!好痛…」我不自主的叫了出來。

可能他見我叫痛,然後他的頭埋到我的私處,用他的口不停濕潤我的陰道口。

「呀…呀…丫…唔好,唔好亞,唔.......唔 ...... 呀 ........ 呀…」我順著他的口部節奏,還裝著很享受的樣子。

「黎,同我含」之後便把我拖了下來,跪在地上,他便脫下褲子把陽具塞到我的口裡。

我還是第一次見,真的很核突,可是我還要假裝如獲至寶一樣在喘。

「嗯,嗯,呀,正呀…」那老師順著我的髮夾撫摸著我的頭,再潑開我的秀髮到後,露出我可愛的臉蛋,再伸手入我的水手服內,解開背後的胸圍扣,卻不除下來,再拉高水手服,原來他要欣賞我胸圍半掛在胸部上校服連雙乳搖晃,「賣力」的為他口交的樣子........

不久 ...... 他呀了幾聲,便射入我的口中。

我覺得很難受,「黎,用條利再同我整乾淨佢」

我幫他出火射精後,再加上在學校裡他不敢胡作非為,以為完事 ......

我現在回想,真的太天真了,低估男人的慾望 ........

之後他伸手穿過我脅下,隔著水手服抓著我的雙乳,把我趴在台上,手就伸進我的裙底裡,將藍色校裙的拉鍊半拉開,把我的校裙底裙一並推上腰間 ......

「先生要同你入學喇。」

我正奇怪、思考那句說話的意思 .......

「呀…呀呀!!唔好ar,唔好arrrr, 痛呀」一陣面所未有的劇痛,在我下身傳來。

他在後面用狗仔式,雙手拉著我雙臂把我身子向後拉,他就用他的下體,一口氣穿破守著我陰道十四年的處女膜。而在被姦攻陷的一刻,我的心十分難過,為了讀名校,只好認命死忍,但眼淚都無法不流下來啊。

其後他慢慢地移動起來,乳房在水手服V字位下藍色的校鰴下不停在前後晃動,我就像乖巧的小貓一樣扶著檯邊任由他魚肉抽插。

我不自主的呀「呀,呀,呀,輕一點呀」我想抗拒但又無奈地感受著痛

「唔駛驚啦,我會就住你」

他把我弄轉身,我就像AV中的女優一樣,任由他扯開我的校服,把水手服掀到乳房上面,胸圍掛在手臂上,正面抱著小巧的我,摟著我繼續抽插。對我的攻勢開始猛烈,只是感到下面抽插的熱力和捉著我腰間的手感,處女的血濺到純白花邊的底裙上,我簡直痛得快死了。

「你好正呀,掰大D兩隻腳,你下面好窄。。。」

我忍著下身破身之劇痛,聽他的話把雙腳交叉放在他的後面,黑鞋和襪都沒脫,他就如狼似虎的拍、拍、拍在插,校服胸口藍帶上美麗的鐵章碰到我的頸鏈丁丁作響,下身的藍色校裙連染紅的底裙不繼飄揚,純白內褲退到小腿上,腳上的前面有一個大蝴蝶結那種黑鞋也在半甩狀態。

「你下面好窄我插得好enjoy… 呀」他的陽具不繼向上頂我的子宫口。

我覺得很害怕,無力的屈從,伸手抱著他的頸,全身摟著他,好像跟他結合一樣,像上岸的魚兒我張開無力的口,希望減輕身心的痛苦。

「唔好,好痛架,呀呀阿!」我都忍不住要叫:「呀!呀!呀!先生,我就黎唔得喇...好痛、好痛啊」

「穎欣穎欣你好叻女呀… 好聽話 ......我可愛的小妖精呀.....黎…黎呀」

經過剛才的口交,我知道他將要射精 .....

「唔好阿 sir , 我求你 .......咁有 B .... B ....... 呀 ....... 呀....... 痛呀 ...... 唔好 ..... 呀 ...... 射響 ........ 退..... 退...... 出來呀」

太遲了,我感覺到有一股熱流射到我裡面去了,我再一次流下傷心的眼淚。

我疲憊的躺了下來,感覺就像身體再不是自己一樣,那面試的老師提起褲,趕趕急急的也不吭聲就走了。

我還在慢慢喘氣,我勉強地合起隻腿,穿好被蹂躪的水手校服離開,看到學校裡面一些高年級的同學的確穿著我的校服,低年級的同學是穿著條藍色皮帶的,我看來是買錯了,心裡覺得很害羞,為甚麼別人來讀書,我的第一次便是這樣不明不白的沒了?

回到家裡就當沒事發生一樣,結果,回到家裡就當沒事發生一樣,結果,等了兩星期,也沒收到取錄通知。

我知道被騙了,不住在房流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