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市度唔好,大學畢業左1年都搵唔到野做,所以半年前就決定上門幫人補習賺下錢,過左幾日我就收到電話。

跟住我就聽到一把好甜ge女仔聲

「我form 4架...我係想補數學...想補星期4 五點半到8點半~~可唔可以呀?地址係九龍城xxxxxxxxx 你上到黎話搵子欣就得架la」

到左後日,我5:30準時上到果位想補習ge女仔屋企....

「叮噹叮噹」

我按左門鐘兩下,一開門我見到一個眼大大長頭髮ge女仔,她精緻的臉龐,五官也相當小巧,絕對是一個小美人,佢著住一件白得發亮培道旗袍校服,身材玲瓏有志,應該得1米6左右,旗袍校服下身開叉位對腳好靚,可能她剛回家,還穿著小巧的黑鞋和長白襪子。

原來她叫做楊子欣,2004年入學,即今年頂多十六歲!說到此校學生,係人都知培道是間名校.此校的學生,大部份都是高材生 ......

我就跟佢入佢間房,間房都好大,入到去見到有一張單人床,我地就坐左張床尾ge書桌前面開始補習,我一路講解不時偷望子欣,見到佢專心個樣真係好迷人,唔經唔覺己經補左個半鐘。

「駛唔駛休息一陣先?」

「都好呀」佢笑住咁同我講。

「我想問廁所響邊呢?」

「出左房斜對面就係la」

小解完洗手時見到洗手盆下面有個桶,個桶裡面我見到有一個粉紫色ge bra,我見到呢個bra我就開始幻想子欣ge身材,心裡ge慾火開始燃燒,我開始諗如果.......

我洗完手出返去入返間房見到子欣伏左響張書桌度,見到佢白色旗袍下ge小蠻腰,隱若看見她裡面穿著的底裙加和白色底褲邊,我ge慾火進一步上升,佢聽到我ge腳步聲就即刻坐返起身.....

「係呢~~點解夜晚你d屋企人都唔響度ge?」

「我細細個爸爸媽媽已經離左婚,呢間屋企得我同爸爸住,但係爸爸成日都要公幹,所以成日都唔響屋企.....」

「sorry呀......」(我心裡諗今次發la)

終於到左8:30la......

跟住佢就上左張床響床頭拎錢俾我,我見到佢個旗袍下圓渾ge patpat對住我,我終於忍唔住la,於是我走到床尾跳左上去佢床上從後攬住左佢.....

「丫~~~做咩呀~~~」子欣尖叫左一聲。

「我要同你上多堂性教育堂呀!」

我從後間住白色旗袍校服輕力咁初佢對波,佢對波好暖手好軟熟,同時又好有彈性,一渣落去即刻彈起。

睇住佢好唔願意咁用手推我,一邊反抗一邊比我渣波,只有面紅紅,豬起個咀流眼淚。轉佢個身反黎面向我,然後用力攬佢攬到實一實。我一手攬佢patpat,用力頂佢下體撞向我條9,一手從後壓佢個頭,然後慢慢啜落佢咀唇。

佢嚇到眼都大埋,雙手又推我唔開,佢比我用手頂住個頭,想避都無得避,最後好唔願意咁都比我個咀啜到佢咀唇。佢雙唇好柔軟,我啜落去時佢已經驚到唔識郁,我即刻啜起佢雙唇,跟住我用條利插入佢個咀,左手攬實佢條腰,右手就一邊除佢旗袍上衫紐。

「求下你放過我啦…唔 .......」跟住細細聲咁講,我未等佢講完,就即刻啜佢個咀,佢反應唔切,重比我伸左條利入個口。

佢口腔暖笠笠,條利好滑好軟,佢想叫又叫唔出,只有55聲,自然反應咁想用條利頂我條利出去,變左同我用條舌頂黎頂去,好high。

子欣好驚,轉頭流住眼淚咁叫我唔好搞佢,好痛苦咁,楚楚可憐。

「丫~~~」

當我摸到佢個西佢就嗌左出黎

我見佢咁敏感就更加猛烈咁捽,再擘開佢對腳,捽左一陣,佢俾我攪到係咁典黎典去,見到佢一路喊一路典,我細佬開始硬la,我硬過鐵ge細佬彈左出黎,跟住再將佢放開,佢即刻縮埋坐響床角......

我就從領口一手扯開上身白色旗袍,露出件白色少女型半截內衣,佢合埋眼好委屈咁擰擰頭。

「有幾多個男仔渣過?」我伸手入佢胸圍,捏佢個波。

「無呀…你係第一個呀…好痛呀…你唔好咁大力啦…呀..喔,我還沒給別人搞過的呀」佢又驚又痛,聲震震咁講。

我開始撥過她的內褲摸到她的私處:「還好..我也沒搞過人呢,不如我們開始第一次吧。」接著便聽到「呀,呀,呀」三聲:「不要...最多我幫你含呀..」

我禁低佢個人,佢好驚,係咁掙扎想起身,終於比我壓佢個頭到我條 9個位。

佢坐左起身用佢隻幼嫩ge手摸左我條野一下,就即刻縮手....

子欣: 放過我la......我..乜都..唔識.....架.....嗚....嗚

我: 你想我唔姦你你就用口幫我出火!

子欣: 唔....好,,,呀,,佢用水汪汪ge眼神望住我講

咩唔好呀!你即係要我........我好大力拉佢對腳,再分開佢雙腳.

子欣: 唔好呀!我做la...佢喊住咁講

咁咪好lor~~我放開佢再企響床邊等佢招呼我

佢聽到我咁講又再次用手ja住我細佬,但係又唔知點做咁,我估佢真係第一次見到男人ge細佬,佢一路係咁ja住.....

子欣驚到合實眼又「咪」實個咀。佢又擰左又擰右,用手捏佢個鼻,迫佢開口吸氣,佢開左少少唇,但係仍然死命咬實d牙,最後佢終於頂唔住放鬆d牙,比我條9插入佢口腔,佢口腔實在好濕好暖。

我把她上衣腰間的拉鏈半拉下,左手伸入佢白色旗袍校服裡渣佢對波,右手伸入旗袍下擺係咁撫佢滑滑既大比,白色旗袍裙實在太誘人了,我沿著她的大脾內則,隔著內褲觸摸到她的私處,她在我下體不停賣力吹奏。

我看著她頭上七、八多條藍色髮夾,還有那粉藍色骰子一般用來扎馬尾的頭飾-她真的很可愛,加上睇住佢個清純靚樣仲著住白色旗袍校服同我含,真的很正,我知道這名校的高高在上的女孩快要被我這低下的屋村窮鬼大學生學生給破處了,心中不禁有幾分歡喜...

禁住佢個頭狂插左幾十下就忍唔住爆射出黎,佢一知我射,就狂拍我大脾想推開我,我點會比佢走甩,係咁禁住佢要佢食晒我d精為止。我係咁射,佢係咁含住條9咳嗽。

子欣: 咳~~咳~~ 咳~~嗚~~~

佢一路咳返我d精出黎.....

「幫我喘番乾淨佢就得啦」我騙佢再叫佢含過,實情係借佢把口幫我回氣,咁正的培道旗袍學生妹,點會射一次就夠呀,哈哈。我對她們校服的情意結又起了,如果而家唔搞就無機會了!

條9比佢越吹越硬,再頂佢喉嚨,我趁佢咳到想嘔,唔識反抗時,就行去佢後面,拉起佢條旗袍下擺,一手扯低佢條白色小底衭,把她拉近我,讓她的屁股剛好放到我跪著的兩腿上。她的處女濕溼陰戶正抵著我挺起了的陽具上,溫熱的體驗,正從她的陰道內噴出來,溫熱著我的陽具。

「你做咩呀,你又話應承唔搞我下面,你反口呀!!」佢即刻一面咳,一面狂叫。

我登時把她的雙腿抬起來,佢後面陽具較正了位置,在她的陰唇上揉了兩揉,確定了路徑後,粗壯的大陽具,無視著她還是處女的窄小陰道,腰身向前一挺,巨大的龜頭已經整個突入了她的陰道口。

「呀><!媽呀...」

子欣呼吸開始急促起來,她一邊喊痛一邊便哭了起來,雙手無力的想推開我,嘗試著把腰扭到一邊,想避開我的插入陽具!

可是她兩腿分別抵在我的腰邊,讓她完全沒有辦法迴避,而子欣扭動的纖腰,反而更加強我的快感!

我不理她下身有多痛(破處她當然一定痛啦!),只見我每進一分,她就痛得叫喊一聲出來,連眼淚水也湧了出來!子欣的陰道果然夠窄,把我的陽具緊緊勒著,我每進一分,也感到她兩邊的陰道壁不斷的向著我入侵的陽具擠壓,還有種想將我的陽具推回去的感覺!

我再向內推進了約兩公分,發現她下面真的緊得難以再進一步,於是我把陽具輕輕的抽出來,直至只留下龜頭在她的陰道內。

微微鬆一口氣的子欣,又忍不住又她淚流滿面,竭盡力氣地哀求。

「子欣,都到了這地步,還有甚麼保留呢?」

我再微微推前,子欣咬著牙死命地不叫出聲音,動起那雪白的雙腿想夾起來阻止我的進犯,可惜只是更加緊密地夾緊我的腰部,穿著白襪和半甩黑鞋的小腿扣著我的腰間,使我將能更能用力插入子欣的嫩穴之中。

我再深吸一口氣,運起腰力,雙手拉著她的雙臂,不管她的陰道有多緊,在強大的推進力,突破了她陰道壁的緊迫,終於破了守護了多年的處女膜,全根沒入了她處女的陰道內。

子欣痛得雙眉緊湊,就在向全根陽具全部插入的同時,她也痛得雙手握拳並扯著被單,全身顫抖,那可愛的大眼也睜得大無可大,淒厲的叫喊響篇整個房間,哭得近乎暈倒去。

「救命…鳴 ….求求你停‥下來吧…我‥的陰道…給你撕破了…我‥呀 ..... 痛 ...... 痛死了‥」

她的哭聲似乎簡直就要令我興奮致死, 我再次壓到小女孩楊子欣的身上,雙手立即攀到那兩顆可愛的乳房,使勁的擠壓、搓揉,還輪流把兩顆小巧的櫻桃含入口中輪流吸啜,而被我吸食著的乳頭,更是堅挺的中窺立了起來。

我輕輕撥開蓋著她臉龐的長長秀髮,那可愛稚嫩的面蛋,在自己的衝擊下而變得扭曲,在我抽插之下,只能發出陣陣的哀嚎。她的血水、淫水慢慢滴了出來,

「呀...呀..呀..呀,噢,很痛...」

我雙手拉著她的腰,在她痛著的叫哭聲下專心感受處女緊窄陰道的磨擦,使她兩條腿大字形的分開。

可以看到她賁起了的陰阜上,正疏疏落落的長出了一小撮的陰毛,陰唇越翻越開,直至將她的整個小陰唇都翻了出來,露出了內裡粉紅色的陰道嫩肉!讓流著愛液和處女血的陰道,在房間光的照耀下反映出水漾的反光!我暫時停止抽插回一回氣,她兩片的處女陰道再次合上!處女即是處女,只見我鬆開來,她的兩片陰唇向著對方黏回去,最後再次在我面前合成一條峽篷,有如從沒被分開過似的!

我看著子欣頭上札著兩條辮,有幾條藍色的髮夾,臉孔幼嫩而稚氣未脫,臉蛋還帶點天真無邪,她的白色旗袍,胸口對上的鐵章,子欣穿著的黑鞋和襪子,以致校服的每一部份,無不使我澎湃。

「呀,呀...唔好,呀...好痛 ..... 鳴」。

校服裙和底裙隨著我再次抽插的節奏不斷晃動,一雙美乳在扯開的旗袍校服中上下跳動,少女型半截內衣上,兩條幼BRA帶上還繫上蝴蝶結,就掛在子欣的手臂,她那瘦小的身材與一雙美乳煞是絕配,白色的內褲的兩邊也有長長的蝴蝶結,掛在大比上也變得可愛,我一隻手便把這兩條蝴蝶結解下,另一隻手不繼撫摸子欣滑滑的雙腳,感受一下少女身體的嫩滑,散發著的一股少女香氣使我銷魂,她那對在她的白襪上名貴學生黑鞋也在半甩狀態。

「你正一衰人,你無好死!」

一抬頭看著書櫃門上的鏡子,這家女校的的女孩子真是愛美,我好自然咁就變迫左佢觀音坐蓮,佢失左重心一野坐落黎,我碌鐵棒直情插向上到佢子宮頂,佢就呀一聲咁叫出黎。我聽到真係high到死,快要發射了。

「痛……好痛呀……求求你,拔出……來……求……求你拔出來……求你比我走」

「痛咩!好爽咋嘩」

鏡中只見子欣被我拉著小蠻腰,被迫女上男下的倒影,子欣雙手抵着我的肚子,雙手開始乏力不讓自己下墜,穿著白色旗袍校服的她下身有一鏡中只見子欣被我拉著小蠻腰,被迫女上男下的倒影,子欣雙手抵着我的肚子,雙手開始乏力不讓自己下墜,穿著白色旗袍校服的她下身有一大支陽具進進出出,流出分泌,子欣潔白的右大腿上還掛著被我褪下的內褲,頭髮開始淩亂,校服披散紛飛隨身飄揚,裸露的雙乳不斷隨著身軀的升降跳動不定,可愛的臉孔掛上兩行清淚。

「嗯..嗯..衰...人..呀..嗯..」

發出微微弱弱叫聲,子欣作出受害者無助哀求,她豐滿的嬌軀在我的擺佈下,好似散發著一股濛濛的香氣,蒸著汗液,渲染著他白色旗袍校裙,我感覺彷彿我這名校出身的學生妹全部都征服了。

我見了子欣肌膚滲汗、白裡透紅的模樣,已加快挺動速度起來。

「子欣,哥哥要射啦...」

「呀,呀..呀,唔好...呀...唔好係入面射呀」

「我要射啦...」

我這次聽她的話,抽了出來把精都射在她的校服裙上了。真的大美妙了。

我把她的染有處女血跡的培道女學生旗袍校裙收起,再在床上躺著再亂摸了一會,後來我們還在浴室一起洗澡,在浴室裡還幹了一回。

後來我地不時都有搞過幾次,和這學校的學生妹做愛,真是幸福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