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天晚上十一時,我剛從屯門富健花圍完成了我的招牌工程的工作,於是我便想收工到旺角玩玩,但那
天晚上落下大雨來,雨點輿雨點之間密麻麻的,這些大雨甚之伸手不見五指,於是我便立刻到巴士站等代巴士
來,然後趕上回家算了,在當在巴士站等代巴士之時,什麼人也沒有,只是我一個人默默等代,靜得一點深寒
恐怖,巴士終於埋站了,然後上車,我上了巴士的上層最後排左邊的坐位,特然間有一個穿著了天藍色的女童
軍制服的少女從後趕上到巴士,那少女坐看我的左邊坐位,她看來很疲倦,她一坐低便用手電通知她的家人報
平安,她和電話裡的人說:「喂,媽呀,是我呀,我剛剛和女童軍的朋友練習,沒有什麼事情,不用擔心了,
你們睡先,我很快便回來了。」她一掛線便立刻便伏再窗邊,一睡便就睡?了。

我那個伏再窗邊睡覺的少女,仿如一個睡公主,她穿著了天藍色的女童軍制服,她長了飄逸的長髮,樣貌標誌
可人,清純可愛,形像很乖乖女,還有她充滿一份稚氣,她帶著一副長方形的深紫色膠框眼鏡,還有那頂童軍
帽, 增加了一份可愛感。

我一直看那個睡公主,宜巴士一站又一站停下來,但是也沒有人客上車,可能落下大雨,所以人們都不願出街
了,那個少女已經熟睡了,她也不知我看她,她特然將雙腿屈曲伸展椅背,露出了一對雙腿兒,看得我心意亂馬。

但是我特然想一想,看見這裹的環景,在城巴內一個人也沒有,在想一想,我還有一支;我剛下班所帶走了工作的其中的工具-哥羅芳,(因為我是做廣告招牌的,這些招牌佔大多數都是用塑膠來做,而這些哥羅芳很多時會用上),看來今天這支哥羅芳可能用得着嗎?巴士已過了黄金海岸這個站,也沒有心上車,我見幾不可失,我把哥羅芳染在布巾上面,我靜趙趙坐近女童軍隔離,我就快如風疾如電的手,將這絛染哥羅芳的布巾,從這女童軍隔離,用這條布巾掩著她的口、鼻,漸漸她己備哥羅芳的效力影響,然後她的身體軟下來,這個女童軍已經跌倒在我的懷抱了。

擺在眼前己迷魂的女童軍,仿如是一個睡公主以的,先搜混她全身,才從她後裙袋抽出她的錢包,打開來,裡面隨了幾張近期大熱的少女明星相,有數十元港幣外,還有她的生活照和身份証。

當我看到她的身份証時即時嚇了我一跳,她的原名是林綺穎,出身日期是1991年3月28日,現在是2006年的5月份,原來她今年才十五歲,只時只刻的心情,在我內心即時產生了罪惡感,好象豪無人性般,這麼小的小的小女孩也不放過她,本來是想放棄,不如算了放過她把,但我想一想,我斡了這麼多事情,到了現在先來放生她,沒有這個理由吧。

她絲豪反抗能力也沒有了,因為她已不醒人仕,以我開始品嘗這女童軍,因為這裡只終都公冢地方的城巴內,我不能大誇張地將她的制服除掉,只能小心亦亦處理,首先我從她的胸前三粒扣褸解開,伸手從她的胸圍扣被給我解了,再拿出胸圍來看,這胸圍是白色純綿制造的少女型胸圍,我將她的胸圍放到臉上輕輕的嗅,有一種混和了肥皂和少女體味的氣息。

我先將胸圍放在一旁,然後我慢是地的一隻手掌輕輕揉弄著(女童軍林綺穎)的乳房,手指不停地輕輕揉弄那顆惹人憐愛的小乳頭。

我一邊玩弄她的小乳房,邊伸手開始進攻她的下半身,我禁不?吞了一吞口水,我雙手慢慢移向她的腰部,僥
過她的童軍裙,再用我的手掌靈活地游到林綺穎的大腿內則,已她的最後一道防線的白色小內褲,我用雙手把
最後白色小內褲除掉。

然後我又再摸一摸她的大腿內則,然後我的手按不?地摸一摸她的陰道表面,因為角度闕係,所以我是看不見
那)女童軍林綺穎)的陰阜,只是靠手感覺到她的陰毛只是只得疏落幾條的,宜對下的陰唇是一條毛也沒有的
,她近符白虎般,我再用我的右手的拇指和中指扣著她的大陰唇向外一翻,我將食指輕輕的插入她的肉洞內,
然後我迅速地把我的牛仔褲的褲鏈解開,顯露出那根深紫色一柱擎天的肉棒。於是我抱她再向我的面,利用用
那條她女童軍制服的裙擋?我的肉棒,她的正面對?我的,我托?她的白滑的屁股,挺起那根深紫色的肉棒對準
中心的洞口,慢慢地將龜頭送進去。

龜頭很幸苦地緩緩諂進(女童軍林綺穎)的肉洞中,隨?肉棒一分一分她深入,我即時合上了眼睛,慢慢享受
著征服清純女童軍的女孩感覺。我只是僅僅進入了幾分就遇到了阻力,「前面一定是處女膜」!我將力氣都集
中到了龜頭上,那薄薄的處女膜被頂到極限,我奮力將肉棒向前剌去,雷鳴閃電的一刻後,我很清楚地感覺到
了前面落空的感覺,阻力突照減小,肉棒很辛苦地剌進了一大半。「行了,破處了!我沒有想過塔巴士也會有
如此機會。」她終於太年輕了,很明顯這(女童軍林綺穎)的處女肉洞和我女朋友相比,遠遠緊窄很多。龜頭在
幼嫩的陰道壁上猛烈磨擦著,使我快感連連,

我很好奇打有那條她女童軍制服的裙來看一看她的洞口和我的肉棒,結果給我看到絲絲鮮血隨即從洞中流了出
來。我再看著自已肉棒上纏繞著的血絲,我的臉上浮現出得意的笑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