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君每次洗澡換衣,看見以往自豪的雙峰淪落至如斯境況,也會悲蒼得暗自
飲泣。但,無論被步武捏握得如何痛楚,紫君也會強忍下去,還裝出春情撥動,
不斷發出:「噢…噢…」聲響,就像是無限享受的樣子,望能如秀文合作,令步
武陶醉其中,洩精了事。

雖然已姦污過無數次,步武對於女生的陰道,仍然極感興趣。分開紫君雙腿
後,步武便用拇指中指,掰開紫君的陰唇。少女的陰唇到底是鮮嫩的,外側雖因
多次被步武姦污而稍呈灰暗,但內裡仍是鮮紅欲滴,柔滑嬌嫩。

  即使被步武多次強行闖入,紫君的陰道依舊重門疊嶂,步武稍一伸入指頭,
即時遇到頑強抵抗,緊密的陰壁紛紛向入侵者包圍擠壓,令步武的指頭寸步難移


  步武淫笑道:「真想不到開鑿了那麼多次,還會這樣緊密,看來還要多些姦
淫。」說著便抱起紫君,往自己身上坐下去。

  這話一傳入紫君耳中,無疑是向她宣布了死刑。而秀文雖然替紫君難過,但
心底裡卻慶幸步武所選擇的不是自己。退過一旁,拿起其中一部固定了的攝錄機
,仔細替步武拍下這次的強姦實錄。

  一坐上步武身上,紫君即時抱緊步武,自動分開雙腿,因為紫君知道,步武
是絕對不會憐香惜玉的,若不主動迎合,受苦的只會是自己。

  果然,步武還不等紫君坐好身子,便挺腰往紫君的陰道硬插上去。

  「痛…步老師…慢點,慢點插下去……」

  「痛甚麼!若不是這樣插,你永遠也不會成熟長大。」步武毫不理會,依然
強行闖入紫君的陰道。

  「呀…停…輕力點,步老師……」

  下身的痛楚令紫君雙目緊閉,集中意志才能熬過去。即使痛得令人差點昏過
去,紫君仍緊箍步武雙肩。正常人用這觀音坐蓮式的交媾方法,男方必定會抱著
女方的腰肢,方便女方上下套動時幫助平衡,但步武卻沒有理會紫君感受,雙手
不是往腰肢握去,而是撕開紫君上身的衣衫,分別捏握紫君的豪乳。

  若紫君失卻平衡往後跌,步武只會用力把雙乳扯前,將紫君扯回身前。乳頭
上的敏感地帶,平常地被步武扭握,已令紫君痛得仿似被尖針刺入心房。若只以
雙乳來支持全身的重量,根本就是一種亟刑。故此無論如此痛楚,紫君雙手還是
緊抱不放。

  步武並不滿足只是雙手、下體的快感,把紫君扯近身前,張口用力往那兩團
滑不溜手的乳房噬下去。

  「人間極品即是人間極品,咬下去的口感較吃神戶牛肉還要佳。」步武流著
口水,淫邪地笑道。

  乳尖直接被牙齒咬噬,紫君只感到針頭穿過乳頭,散開,再聚合,再散開,
聚合,在乳頭前不斷來回衝激,然後集中成一股無可抵擋的痛楚,再沿著神經直
往腦內衝去。

  這時步武亦因逐漸興奮,下體上下拋動更加急速。龜頭不斷往子宮的深處撞
擊過去,陰壁的磨擦撕裂,加重紫君所負荷的痛楚。上下兩處痛楚前後夾攻,紫
君再也支持不住,雙手一鬆,整個人便往後墜,「呯」的一聲,直跌在地上,昏
暈過去。

  對於紫君的昏暈,步武並沒有絲毫憐惜,只是詛罵著:「臭婊子,在緊張關
頭昏過去,專掃老子興。」一腳用力往紫君的肚子踢下去。紫君雖被踢得轉醒過
來,卻已無力再站起來,只能伏在地上,痛苦地呻吟。

  步武也不理會紫君的死活,奪過秀文手中的攝錄機放過一旁,便把秀文推伏
在紫君身上,從後而入向秀文的陰道進攻。

  秀文本來以為今天可以逃過淫辱,想不到最終也難逃步武的姦淫。慨嘆終究
是逃不過,雖然下身被步武壓得緊貼紫君,秀文雙手仍努力撐起上身,儘量不壓
在紫君身上,讓自己默默承受那無盡的折磨。

  秀文這偉大想法,卻令步武得到更大的樂趣。步武一邊姦淫秀文,雙手卻可
在秀文和紫君身體之間的空隙,同時玩弄著四隻奶頭。時而拉扯紫君上身,時而
擠壓秀文雙乳,兩手四乳,不亦樂乎。

  「秀文,還記得第一次和你破處時,也是這樣後入式嗎?後來看回錄影,才
知你那痛苦表情,真的是一絕。」

  秀文當然記得那慘痛的苦況。自從那天在電腦室被步武破處後,秀文每晚夢
迴,也會不時看到那時的境況。以致平時乘車搭電梯,秀文也必須緊貼牆壁站立
。身後的空虛令秀文缺乏安全感,神經質地覺得步武會突然從身後出現,撕掉衣
服來強姦自己。

  這時被步武重提這傷心事,那種屈辱感受再也忍不住,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下
來。但口裡卻笑說:「噢…記得…當然記得…」

  看著秀文那種內心悲蒼,強裝歡顏的痛苦,步武更感到自己的權力慾得到滿
足。但步武仍嫌不足,就趁著後入的姿勢,抽出陽具,直往秀文的菊穴插去。

  被多次姦污後,秀文全身也被步武蹂躪殆盡。口交、乳交、手淫、正常體位
,全也盡試,肛交自然並不例外,甚至乎股交也給步武想出虐施。故當步武一拔
出陽具,秀文便知步武下一步做法,早已做好心理預備,放鬆臀部,迎接強裂的
痛楚。

  即使如此,菊穴的破開仍足夠叫秀文大喊出來。乾涸的後穴被步武的巨根逐
分插入,就如被火紅的鐵枝插入體內,肛道一時承受不了這巨物,便爆裂開來,
還滲出血來。

  其實,每次被步武強行肛交後,接著的幾天,秀文也痛苦萬分,每次上大號
時都會痛得流出血絲來。上次的創傷,昨天才剛剛結疤癒合,現在,又被步武再
一次插爆了。

  肛道的狹窄又與陰道的接觸不同。每一下抽插,也是龜頭與肛壁的對抗。粗
糙的菊穴自不可與柔滑的陰穴相提並論。在陰道內性交,無論如何乾涸,只要抽
插一定時候後,總會自動分泌陰液來滋潤,必定漸入佳境。但肛道卻從來只有出
沒入,根本不會有水分滋潤。

  血絲雖說可以為乾涸的且道提供滋潤,但被陽具擦破的痛楚,卻絕非這點點
血絲可以補償的。正因如此,步武每次肛交,也額外得到一分粗野的快感,特別
喜歡用這交合方法折磨女學生。

  也不知抽插了多久,步武感到即將洩精。為了不浪費每點精液,步武多喜歡
把精子直噴在學生的子宮內。步武便把秀文反轉和紫君並排,數下插在秀文的陰穴,數下插在紫君的子宮內,令二人的陰道更為擴闊。

  到了高潮的來臨,步武終於把持不住,精液先往秀文的子宮內射去。臨射精
前怪異跳動,令秀文陰道內亦產生共鳴,不斷抽搐吸啜,把步武噴出的精液直往
子宮深處吸納。下體的抽搐痛楚令秀文本能地推開步武。

  步武也不勉強,把陽具順勢退出秀文的陰道,就往紫君的小穴插下去,繼續
未完的射精。可憐紫君早被蹂躪得筋疲力盡,再也沒有力氣反抗,只可任由步武
把餘下的精液,盡向自己的子宮噴去。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