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李其實也不想助紂為虐,幫助步武姦淫淩辱。

  只是自從珮珮前來找她那天被步武強姦後開始,一個星期以來,MISS李
的噩夢沒完沒了。

  以往步武姦淫其他女生,因為她們年紀尚少,不可能太晚歸家,步武對她們
的施暴,只限於放學後那一兩小時,或於假日時才可一嚐獸慾。

  但獨身的MISS李卻令步武毫無顧慮,步武索性搬入MISS李家中,夜
夜狂歡,晚晚姦淫,盡情發洩。

  每天放學後,步武都以錄影帶要脅,勒令MISS李必須回家等候,然後一
先一後回到MISS李家中「開戰」。

  出於對珮珮的內疚及害怕錄影帶的張揚,MISS李整個星期都屈辱在步武
的淩辱之中。

  一個星期的淩辱,令MISS李明白什麼叫做性奴和性玩物。

  步武每天一回到MISS李家中,就是按開裝設在家中各處的攝錄機,然後
取出之前為其他女學生購買的各種校服,命令MISS李換上,並要擺出各種淫
褻的姿勢,讓步武一邊鑑賞,一邊拍照留念。

  就是沒有校服,由於MISS李較為成熟,家中有各式莊重套裝,步武也不
時轉換口味,要求MISS李扮演淫賤OL、放蕩住家婦。

  當然,步武最喜歡的,還是MISS李做回自己,穿上平日上課的服裝,讓
他享受狩獵老師的樂趣。

  往往一晚之中,步武連開數發,要求MISS李不停更換服裝,讓步武撕裂
扯碎,在破碎的制服中無恥地姦淫著,瘋狂地抽插著,不斷地射著精,流著淫水
,滿足步武變態的慾望。

  第一次當便壺時MISS李還不知曉,睡眼迷糊的還以為步武性慾又起,又
再要發洩需求,只得本能地張開雙腿讓步武抽插。

  怎料步武插入體內的陽具,雖同樣粗漲,但卻較以往柔軟渾厚,而且陽具插
入後,並無什麼抽插動作,只是一插到底,步武便任由陽具留在陰道的深處。

  迷朦中感到步武的陽具一陣漲大,龜頭前端射出一道液體噴向自己體內,並
不如以往般澎湃噴射,但卻較為大量綿長。

  MISS李詫異步武這次為什麼可以如此迅速射精,因為平時步武的姦插,
少則數十分鐘,多則一小時以上,從沒有這樣一插即噴的,雖不知原因,心中卻
暗暗慶幸這次終可以免除皮肉之苦了。

  一分多鐘後,才見步武打了一個冷戰,就此拔出陽具,並順勢把陽具往MI
SS李身上抹去。

  這時MISS李嗅到一股濃厚羶臭的阿摩尼亞味道,才知道步武居然在自己
體內便溺。

  一陣莫名的悲哀深深在內心升起,MISS李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淪為人肉
便壺,真是如妓女也不如。

  妓女雖說是人盡可夫,但還只限於姦媾射精,而自己,卻只是街邊骯髒的公
廁,任人射尿噴精。

  那夜,MISS李整夜也不能再入睡,只是在浴室中流著眼淚,拿著花灑不
斷沖洗自己的陰道,用力把水噴入自己的陰道,努力地把那恥辱洗去;然而,一
天之後,恥辱又再次重臨MISS李身上。

  以前舒適的家,這個星期以來,就如煉獄般令她感到卻步。

  每日回到家中,就是被步武強暴式的姦汙。

  由黃昏一直姦到午夜,直至更深人靜,步武疲不能戰時,才得片刻安寧。

  第二天一早又要回校工作,全沒時間收拾家居。

  下課回來,昨天的精液陰津還沒有清理,新的穢物又再添上。

  以往芬芳的少女閨房,現在只是瀰漫著濃厚的腥臭氣味。

  直至前兩天,MISS李的轉機出現了。

  經過一個星期多,每天數次,甚至十數次的姦淫,步武對MISS李亦漸漸
有點厭倦。

  步武知道鄭姑娘即將結婚,不時在社工室內試穿婚紗,早已偷偷安裝了攝錄
機,拍下鄭姑娘更換衣服的情形。

  步武知道MISS李與鄭姑娘友情尚好,就在昨天要MISS李「觀音坐蓮
」時,按開錄影帶,播出鄭姑娘換婚紗的情況。

  MISS李最初看見步武開動錄影機,以為步武又要播放前幾天姦汙自己的
片段,這是步武變態的習慣。

  步武一向就喜歡一邊姦淫,一邊看回昔日姦淫時的片段,說這是二重強姦,
不但是在肉體上強姦著MISS李,還在視覺上、精神上向MISS李施暴。

  步武還會一邊看著錄影帶,一邊指出以往姦汙時的缺失,不時要求MISS
李把腰再挺上些、雙腿分開些…就如上著一個技術改良班。

  這次,MISS李又以為步武對她又有那些特別要求。

  但想不到,電視機影像上,播放出的,是另一張清麗活潑的臉孔,看清楚些
,原來是鄭姑娘更換婚紗的情況。

  這時,步武就向MISS李提出一個魔鬼的交易:「MISS李,這個星期
的生活怎樣?我知道你與鄭姑娘的交情不錯,你看,鄭姑娘脫掉上衣了。MIS
S李,不知你肯不肯幫我一個忙?」

  步武邊說還邊把MISS李拋得更高,讓她「坐」得更深。

  步武雖沒說明幫什麼忙,但MISS李已知是要她合謀姦汙鄭姑娘。

  MISS李即時道:「禽獸,你不要妄想,啊(步武的衝擊令MISS李不
自覺地叫了出來),我不會替你為非作歹的。」

  步武雙手抓緊MISS李雙乳,用盡全力握下去,握得雙乳暴漲,扭曲變形


  步武說:「不幫忙也不要緊,沒有新的對象,便唯有晚晚回來找你吧!」

  說吧更用力把雙乳向兩旁橫扯,並用指甲夾著那細小的乳蒂。

  「胸」前的痛楚令MISS李差點暈倒,MISS李知道,若步武真的沒有
新的對象,自己這個性玩具的生涯只會每天不斷地重覆著。

  一時間自私的魔鬼打敗了MISS李的良知,MISS李忍著痛楚說:「呀
…我幫你也可以,但我要取回所有影帶,並及要你以後不要騷擾我。」

  步武沒有理會MISS李的要求,只是冷冷的道:「你根本沒有討價還價的
能力!」

  說罷,步武用力拋起MISS李,讓整根陽具拔離MISS李體內,當MI
SS李再次坐下,步武卻把陽具插往MISS李下體另一個洞穴。

  雖然步武已不是第一次姦插MISS李的屁穴,但沒有經過滋潤的屁穴始終
不能輕易闖入。

  步武的強行插入,只會帶來MISS李撕心裂肺般劇痛。

  尻穴的痛楚令MISS李生不如死,MISS李明白步武絕不會應允她什麼
,就是答應了,以步武這樣的禽獸,還是會隨時反口的。

  MISS李知道今生今世也不能逃出步武的魔掌,只是亦深知步武貪新厭舊
的性格,就如姦上自己後,步武已沒有餘暇再侵犯珮珮,若多鄭姑娘成為他的性
奴,步武侵犯自己的時間便會少了。

  經過一輪天人交戰後,MISS李終於道:「我應承你,快點拔出來,快點
……」

  奸計的得逞令步武愉快地笑著,看著熒幕中鄭姑娘剛剛脫衣服,只穿著內衣
褲的誘人身段,步武再也忍不住興奮,把陽具拔出,大力地插入MISS李的陰
道內,把那一股濃密的精液再次射向MISS李子宮的深處。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