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小魚綽琪 Part Ⅰ--炮房初奸
     自從攻陷了社工鄭姑娘後,步武于校內自然免卻了很多顧慮。因為校內的輔導工作可以說全在他掌握之內。一般學生也膽小怕事,根本不會舉報揭發他。而即使有女生想向老師求助,也會第一時間找輔導老師Miss李或社工鄭姑娘。
   
自然,也等於自投羅網,送羊入虎口。
     
因此步武便可以在校內大量搜尋目標。
     
而控制了鄭姑娘,步武更有一個意想不到的收穫,就是在校內有一間全天候的安全「炮房」。
     
社工室是全校隔音設施最好的房間。


     
為了讓鄭姑娘能與被輔導的同學有一個不受干擾的傾談地方,學校特別為社工室安上隔音棉板,所有窗戶也是用雙重玻璃來隔音,就是在社工室門外,還特設一個小型等候室,一來安排一個地方讓需要輔導的同學等候,二來多了一個隔音室,外來的聲音就絕不會干擾到社工室內鄭姑娘的工作。
     
當然,反過來說,社工室內的任何聲響,也不會傳到外面。
     
而步武為了完整攝錄每次姦淫的整個過程,特別在社工室多處角落,安裝了隱蔽式攝錄機,並特別把各部攝錄機連接至社工室的電腦內,方便他一邊姦淫,一邊多角度地看著自己的「雄風」。
     
就如現在,步武正利用這間先進的「炮房」,無恥地姦淫著鄭姑娘。
     
由於中五、中七的課程早於三月底就全部結束,所以主要任教高年級的步武,便多了許多空餘時間。


     
若在往年,步武會利用這段期間整理教材,預備來年的教學工作。但今年的步武,已由一位為人師表,淪落成一隻只知姦淫的禽獸。若要步武每天回校,看著那麼多青春活潑的女生在校園內蹦蹦跳跳,卻要空等八、九小時,待到下午放學回家後才可發洩獸性,只會令步武遏抑得接近瘋狂。
     
亦因每天步武也長期遏抑獸欲,所以自從控制了Miss李後,一待放學,步武就即時回到Miss李家中不停地姦淫,由黃昏直發洩到深夜,那獸欲才稍稍減退。
     
但現在已不同了。
     
現在,只要步武欲念一起,就可藉故走往社工室,姦淫鄭姑娘這只無處可逃的羔羊,打上一回炮來泄泄欲火。而晚上回到Miss李家中,Miss李也可以稍為喘息。
     
今天,步武一早回來,經過操場時看到三三兩兩的女學生穿著校服打籃球,白色的校裙不時翻起,透在內裏的雖只是一早穿著保險的運動短褲,也叫步武升起絲絲遐想。


     
何況有不少女生打得渾身是汗,薄薄的白校裙被汗水濕透,緊貼著肌膚,站在一旁張著朱唇連連嬌喘,更看得步武差點失儀。好不容易等到上課鐘聲一響,同學各自回監獄上課,步武即時走往社工室,姦淫鄭姑娘來泄泄火。
     
不過在課內時間泄欲,始終不能如下課後般毫無顧忌,不但每次不宜超過一節課,而且不可弄皺撕破鄭姑娘的衣裳,以免引起他人懷疑。為了節省時間,步武也不要求鄭姑娘更換其他制服,總之,每次一入社工室,就一邊喝令鄭姑娘脫去全身衣服,一邊迅速脫去自己服裝。然後就撲向鄭姑娘,就像今天般開始一天的淫欲。
     
社工室雖不太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靠牆有一列書櫃,書櫃的門前裝有一列大鏡子,那是步武用來多角度觀賞強姦情況及收藏女生校服的地方。
     
而近窗是一張大得可以當作床的辦公桌,還有數張可以旋轉的靠背椅。另一邊放著沙發和一張玻璃茶几,還有其他不少設備,為步武提供各樣花式姦淫的工具。
     
然而步武最喜歡的還是在那玻璃茶几前強姦鄭姑娘。
     
步武先在茶几下放上一面大鏡,然後等待鄭姑娘脫掉衣服。雖然已被步武奸汙了不少次,但當要脫下衣服時,鄭姑娘還是感到羞愧莫名。想想自己這副純潔的身體,一直以來,都只是在浴室中才供自己鑒賞,就是未婚夫阿一,亦從沒看過。
     
如今,每天回校,只要步武一有空閒,就會走進社工室喝令自己脫衣交媾,直如一個私鍾妹一樣,隨傳隨到,任由步武姦淫。
     
唯一不同的,是私鍾妹需要接待不同的客人,而自己卻只需不斷為步武提供性服務。鄭姑娘曾想豁出去把步武的惡行宣揚出來,擺脫步武的魔掌;但步武半迫半哄地應允鄭姑娘,只待鄭姑娘一結婚,就不會再作糾纏。
     
鄭姑娘很重視與阿一這段感情,不想在二人之間添上什麼芥蒂,心想還有不足一個月便會舉行婚禮,便到了與步武約定之期。

鄭姑娘還打算以結婚為藉口,完成這個學期的輔導工作後,就會辭掉工作,和阿一以蜜月旅行為名而開展新的生活。回來後會遠離校內人士,避開任何與步武接觸的機會,到時,噩夢便會過去。
     
所以,即使現在萬分不願,鄭姑娘還是順從步武的吩咐,把身上的衣裳脫掉,全身赤裸地站在步武身前。

     鄭姑娘赤裸無瑕的玉體陳列在步武眼前,全身唯一穿戴的,就只是臉上那副稚氣的眼鏡,這是步武特別要求鄭姑娘不要除掉的。
     
因為鄭姑娘圓圓的臉形,短短的頭髮,一配襯著這鏡片,就活脫脫是一個學生模樣。
     
這時,步武腦海中又再泛起早上女生們緊貼校裙、若隱若現的軀體,胯下那八寸多長的陰莖,亦早已欲火高漲,堅硬挺拔地向著鄭姑娘舉槍致敬,槍頭還微微冒出一些不知是精水還是尿液的物體,準備隨時開槍發炮。
     
步武自不會辜負老二的期望,即時拉過鄭姑娘到茶几前,把鄭姑娘面部按下壓在玻璃上。
     
雙手從後繞向鄭姑娘胸前,緊抓那雙渾圓碩大的乳房。
     
雙腿用力分開鄭姑娘兩腳,並用膝蓋頂著鄭姑娘的腳彎,好讓鄭姑娘整個身子俯身向前,下體向後仰起,陰道分開地暴露在步武面前。
     
鄭姑娘那狹小裂縫,雖經步武多次蹂躝,兩壁間仍異常緊密地互相扣貼。
    
陰唇因為雙腿分開站著,微微張開,好像兩片朱唇向步武的陰莖飛吻,歡迎步武的入侵。
     
步武也不讓鄭姑娘的陰唇久等,就從後以「老漢推車」的招式,把龜頭對準那微開的陰唇,一下子插入去,然後就開動引擎,不斷挺腰抽插,沒有什麼九淺一深,沒有什麼緩出快入,就是最原始、最獸性的,用男性天賦的本錢,向著一個女性的生殖器官,瘋狂地狠狠插下去,用龜頭把鄭姑娘的陰道鑿開,用陰莖劇烈地摩擦著陰壁,就是要把鄭姑娘折磨得痛不欲生,來滿足步武的獸性欲望。
     
即使是十次、百次也好,強暴始終是強暴,沒有任何一個女性能忍受步武這種狂風暴雨式的性侵入,鄭姑娘這樣的純情姑娘更不能。
     
步武沒抽插幾下,鄭姑娘已痛得不能自控地喊叫:「步sir,啊……輕力些…慢些…呀……」
     
鄭姑娘的哀吟就像為步武敲響著戰鼓,一下一下催動著步武前進。
     
步武的施暴當然不止單靠老二來取得快感,在每次挺腰抽插時,步武也會雙手用力捏握鄭姑娘的雙乳。同樣是成年女性,鄭姑娘雙乳明顯較Miss李渾圓豐滿,這亦是為何鄭姑娘被步武破處那天,會選擇低胸的婚紗來試穿的原因。
     
女性總愛把自己身材的長處顯露在人前。
     
只是,經過這數天被步武的侵犯,鄭姑娘已徹底放棄這個念頭。因為,在步武長期的捏握下,不單雙乳早已傷痕累累,而且,步武那亳不憐香惜玉的拉扯,甚至令本來挺立的雙乳亦微微下墮,仿如中年女性的身軀。
     
所以,最近一次與阿一試穿婚紗時,鄭姑娘特意選了一件最傳統保守的高襟配長手套,那時,阿一還笑她那麼「老土」。然而,阿一不知鄭姑娘的「老土」是源自這幾天悲慘的淫辱。
     
大力地呼喊數聲後,鄭姑娘也叫得沒了力氣,只好低下頭來喘息。
     
透過茶几的玻璃,鄭姑娘看到了幾下的鏡子,反映著自己以往極為珍愛的乳房,正被步武毫不憐惜地摧殘。而鏡子的末段,也可看到步武那醜陋得如同蟒蛇的陰莖,不停地在自己陰道內,如毒蛇出洞般進進出出。每一下進入或是拉出,鄭姑娘同樣感到被毒蛇咬噬般痛楚。
     
身體的痛楚已每分每秒地告訴自己正被步武強姦著,睜眼所見還要像旁觀者般從另一角度不停看著自己被奸的情景,這對一個被奸的女性無疑是殘忍的。
     
只是,在施暴者的角度看來,又是另一回事,步武一向喜歡邊看著被奸者的影帶,邊強姦著受害者。
     
電腦中多角度的攝影固然令步武興奮莫名,唯電腦的螢幕太遠太小,往往看不清楚;加了一塊鏡子在茶几下,澄明的鏡片就可從另一角度把自己的「雄姿」反映出來。有多少人可以一邊看著自己的陰莖瘋狂插入陰道的情況,一邊毫無阻礙享受著陰道夾逼陰莖的快感?
     
而看著自己的陰莖在陰道口的進進出出,無疑是可增加步武的興奮,令步武更為瘋狂,抽動得更為迅速。
     
就在鄭姑娘的喘息聲逐漸沉重,步武的抽插越更狂野時,鄭姑娘桌子上一枚小紅燈亮了起來,而電腦螢幕亦換上了外面等候室的畫面。
     
由於社工室的隔音設備過於完善,外面的聲音,即使是轉換課堂的鐘聲亦不會聽見,校方考慮到若當鄭姑娘過於專注輔導學生時,或會遺忘時間,或是不知外面有需要輔導的學生在久等,故特別加設這個提示裝置,在每節課之間,或是等候室中有學生按制表示需要輔導時,紅燈也會閃亮,電腦螢幕自動接播到等候室的情況。
     
而原來,步武強姦鄭姑娘已超過了一節課,現在正是換課時間。
     
步武心知不宜久留,亦想儘快泄出了事,只是不知為何,今天的持久力就是異常旺盛,遲遲也不能泄精。
     
這時,透過螢幕,只見等候室的門推了開來,一個十四、五歲的女生走了入來。由於等候室外的只是一般黑白低解像度鏡頭,沒法看清女生的模樣。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