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工餘姦淫II
  
  


  育強中學終於踏入七十週年校慶月。步武除了要在校內打理場地外,還要前往辦學團體聖育總會開會籌辦聯校活動,忙得不可開支。

  正因如此,校內一眾被步武淫辱的女生,才能稍稍喘一口氣。只可憐步武的精力在白天無處發洩,便每晚也回到Miss李的住處,夜夜姦淫。

  當初Miss李以為替步武設局強姦鄭姑娘後,可以令步武轉移戰線,放過自己。怎料步武亦明白鄭姑娘始終是待嫁新娘,需要陪伴未婚夫,偶爾在校內奸淫一下還可以,若夜夜相逼,令鄭姑娘的未婚夫起了懷疑,露出破綻,反而壞了全盤大局。

  故此步武多只是偶爾在校內姦淫鄭姑娘,及威迫鄭姑娘提供資料及炮房。而每晚的發洩對象,仍然落在Miss李身上。

  就正如現在,玩過了「貓捉老鼠」的遊戲後,Miss李又被步武捕獲在床上,經過長時間的蹂躪,身心疲累的Miss李其實早已明白到這個遊戲的最後結果,根本沒有任何僥倖可言,這遊戲只不過是滿足步武變態的慾念。

  只是若不配合步武的興趣,讓步武得到了快感,又只會令步武不知又弄出什麼鬼主意來虐待自己。因此,即使明白毫無逃脫的希望,Miss李仍然假意掙扎,配合步武來演出這場戲。

  Miss李身上莊重嫺淑的OL套裝已被步武扯攔散開。淺灰色的外套連同潔白的襯衣散開在兩旁,內裡黑色的胸罩也被翻起了出來。而在Miss李的胸前,正上映著一套「雙峰夾柱」的戲寶。

  對於Miss李,步武特意用種種方法來羞辱她。因為步武恐怕身為輔導老師的Miss李,終有一日因內疚而揭露自己的暴行,故特意想出各種凌辱方式來摧毀Miss李的尊嚴,讓她終身也不敢面對自己、面對現實。

  所以,除了玩「貓捉老鼠」的遊戲外,步武也喜歡在「捕獲」Miss李之後,強迫Miss李主動服侍自己,又或要她擺出各種淫蕩姿態。而今次步武就想出一次別開新面的乳交。

  床上的Miss李正用雙手擠壓著自己那嬌嫩纖巧的竹筍型雙乳,夾磨著步武那暴長的污黑陽具。雖說Miss李雙乳已比鍾小燕的豐滿,但Miss李始終屬於纖巧型,就算怎樣擠夾,也不可能完全包夾步武那巨大的陽具。

  Miss李努力地將自己胸前的兩團嫩肉,用力擠壓,擠得雙乳通紅,也算勉強能擦磨得了步武那暴漲的陽具。只可憐雙乳的嫩滑肌膚,就被磨擦得灼痛難當。

  而步武不但沒有顧及Miss李的感受。除了要Miss李用乳房夾磨,更雙手捉著Miss李的頭部,彎曲地屈向胸前,強迫Miss李張著嘴巴含弄自己的陽具,還不停地將Miss李頭部前後搖動,將龜頭強塞入Miss李的口
中。

  這樣集乳交、口交快感於一起的奸溝方法,只有如步武般天生異稟,才有足夠長度同時進行。

  只可憐Miss李既要忙於雙手夾弄雙乳,頸項又被步武屈曲得痛楚欲裂,還要用口含弄那污臭的陽具,連呼吸也感到困難。若不是恐怕步武把那些不堪入目的錄影帶公諸於世,Miss李怎樣也不會與人這樣交溝。

  不斷的含弄磨擦令步武漸感興奮,但無論怎樣精妙的口交、乳交,也始終和奸溝不同。明天一早步武還要往總會開會,步武不想浪費自己的精力在Miss李的面上,便拔出陽具,把Miss李早己褪去內褲的雙腿分開,就提著自己的陽具直插入Miss李的陰道內。

  「步老師……輕……力些……慢些……」雖然已被步武不知摧殘了多少次,但步武的強行闖入,始終叫Miss李劇痛難當,不禁開口向步武求饒。

  「你以為你還是十八廿二的小姑娘,未開苞的處女嗎?奸了這麼多次還假裝純情玉女,你只是一隻『雞』,學人叫痛?」

  聽著步武的諷刺,Miss李便感到心痛難耐。若不是步武,Miss李還是白璧無瑕的純潔處子,對未來還有著美麗的憧憬。任何女性也會幻想未來的夫婿是一個怎樣英俊瀟灑,體貼溫柔的白馬王子。

  Miss李也不例外,也曾想像結婚時會受眾人的如何欣羨,婚宴會如何熱鬧高興,丈夫會如何愛惜自己。然而,這一切憧憬,直至遇上步武後,全被摧毀了。

  Miss李明白自己的未來,已經不會有什麼幸福的婚姻,而只會如步武所言,是步武的「雞」,是步武胯下的一個發洩性慾的對象,就像一個吹氣公仔,被步武「噗滋……噗滋」的抽插著。

  「呵……Miss李,你果然和一般女生不同……你看,女生那有你這麼多淫水……呵……是不是很享受呢?」

  Miss李很無奈的沒有回答。對於一個成年女性而言,身體反應早已不受心理影響。在長期被步武姦淫下,Miss李的陰道早已每逢步武一插入,便即時產生大量淫液來保護自己,免受損傷。

  這種生理性反應,就如狗乸遇著狗公交溝一樣,無需任何前戲,一插即合,還如魚得水般歡暢。但,那是狗乸的反應,而Miss李知道自己在步武的調教下,也變得如狗乸般溫純。

  對於步武瘋狂般的抽插,Miss李唯一可以做的,是把雙腿儘量分開,擴闊陰道,來減輕痛楚。

  長期的姦淫,亦令Miss李發覺最有效減低痛楚的方法,就是雙手緊抱步武,並屈曲雙腿緊箍步武腰間。一來雙腿張開屈曲,可以令陰道張大;二來緊箍了步武腰部,可限制步武抽插的幅度,減低衝擊的力度。只是,這樣的姿勢,已不似是被步武強姦著,而像是享受著姦淫的樂趣。

  步武多次看到Miss李這樣緊抱著自己,也漸漸知悉Miss李的意圖。但步武也毫不介意,只要能滿足自己的「威力」,Miss李做什麼步武也不會理會。而這時步武也喜歡趁勢抱起Miss李,以拋抱式來繼續姦淫。

  嬌小的Miss李就如同小女孩般輕易被步武抱起。步武一邊抱著Miss李,一邊走下床往四處走動,就像是在巡迴表演般。

  可憐Miss李就這樣被步武抱著升高拋低地緊抱著步武被奸溝著。步武特別喜歡走到攝錄機面前,拍攝陽具不停進出陰道的片段。

  只見步武的陽具如一柱大炮般衝殺入Miss李那小巧的陰唇內,一進一出間,帶動著陰道內的淫水陰精。

  的確,Miss李始終和一般女學生不同。一般女生身體始終幼嫩,就算有怎樣的前戲或愛撫,面對著步武那如巨炮般陽具,終究容納不了,撐脹欲裂。

  而Miss李就如同余太一樣,經過步武日夜不斷的姦淫,雖不能說享受到什麼男女之歡,但成熟的女性陰蒂被不斷磨擦後,不但令到淫水氾濫,Miss李的身體更漸漸被步武的陰莖磨出了快感,陰道漸漸痕癢起來。

  而陰道內的癢處,更漸漸向四周擴散,由下體蔓延開去。小腹、雙乳、面龐全都滾熱起來,呼吸急迫,心跳加速,陰穴內的淫水就如同決堤一樣全不受控的洶湧出來,多得灑流到地上。Miss李甚至因為難耐陰穴內的酥癢,不自覺地「呵呵」地叫起來。

  從Miss李第一聲呻吟開始,步武知道已完全征服了Miss李。

  Miss李已如余太一般進入了生理本能反應,根本就不能再控制自己的理性。為了進一步控制Miss李,步武即時來幾猛烈衝刺,把Miss李拋搖跌宕得如同飄在雲上。

  步武每一次拋起Miss李後,便待Miss李落下時狠狠挺腰迎上去,整根陽具毫不保留地一柱擎天般插入Miss李陰道來,如同一根火熱鐵柱直插進Miss李花芯,再隨著拋起Miss李而把陽具拔出體外,帶出急速猛烈的磨擦。

  若不是Miss李的淫水氾濫,根本就受不了這樣的蹂躙;而正因Miss李的淫水充溢,吸盤效應更為Miss李帶來前所未有的狂野快感。Miss李由最初不自覺地吟叫,慢慢變得放聲高吟,陰道肌肉亦開始振動收縮,即將步入高潮。

  就在Miss李大聲浪吟之際,步武突然拋起Miss李後,把陽具拔出,只在陰唇外輕輕磨擦,不再插進陰道內。Miss李正值高潮前夕,突然失去了步武的抽插,只感到異常空虛,而步武在陰唇外的磨擦亦令Miss李更感痕癢難當。

  Miss李連忙收緊雙腿,不斷搖擺下體,努力坐回步武的陽具上。然而步武總是堅定如鐵,不斷在門外游鬥。

  看著Miss李的辛苦相,步武知道Miss李已失去反抗意識。步武調笑的問:「Miss李,想不想我再插你呀?」

  Miss李雖然很希望步武再次抽插,但要Miss李道出自願被步武姦污卻始終難於啟齒,只得漲紅了臉,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步武的要求。

  看著Miss李的反應,步武更要進一步讓Miss李難堪,「甚麼?要不要?我聽不到呀?」

  「我要………」一番掙扎後,Miss李終於鼓起勇氣吐出這兩個字。

  然而步武仍未滿足,「要些什麼?大聲些,我聽不到。」

  凡事只要做了第一次,第二、三次就不會再有什麼困難。叫出了第一聲後,Miss李已不再介意向步武屈服,只求步武快些撲滅下體的慾火,閉著眼連聲大叫:「我要……我要步老師插我……快些插我吧!」

  「哈……早說了你是個淫婦,終於暴露出了本來面目。就讓我好好『餵飽』你!」

  步武再次把陽具插入Miss李體內,在陰道內橫衝直插。剛才Miss李已臨屆崩潰前夕,現在再被步武重燃那慾火的快感,一時便控制不了,陰道一陣痙攣般收縮,緊緊夾著步武陽具,一陣小便般暢快由下體急劇傳來,陰精毫不受控地從花芯直澆著步武龜頭,終於澆熄了心中的慾火。

  高潮過後,Miss李感到全身虛脫,再也無力抱緊步武,倒豎式的翻跌在沙發上。然而,步武的慾火還未發洩。Miss李的陰道緊縮令步武更有快感。

  步武也不理會Miss李的死活,就提著Miss李雙腿,由上而下像打樁般狂插Miss李的陰道,還一邊插,一邊問:「Miss李,剛才爽不爽?舒不舒服?」

  Miss李雖仍有知覺,但已再無力、亦無法反抗了,只能麻木地叫著:「噢……噢……」

  連番抽插令步武也漸近高潮,步武臨射精前,總喜歡向受害者告白,看看被奸的少女怎樣無奈的反抗,便問Miss李:「射入你體內好不好?」

  以往即使明知失敗,Miss李仍會極力反抗,意圖擺脫步武。然而,這次Miss李仍如剛才一般,沒有什麼掙扎,仍不斷「噢……噢……」的叫著。

  看著Miss李的反應,步武心中沾沾自喜,以為Miss李已像余太般完全被他的陽具征服,失去理性,也不再介意是否體內射精。

  唯有看似失去知覺的Miss李,心內清楚知道步武將要的作為。

  Miss李的不反抗,不是因為仍浸淫在性慾的高潮內,失去理性;反而是清醒理性的Miss李知道,步武是否在體內射精已不再重要。因為,前一天驗孕紙的顏色告訴了Miss李,步武的精液暫時不會再在她體內發生效用,步武的孽種已在Miss李體內一天一天成長,就如一個噩夢漸漸擴大。

  Miss李想到自己幫步武姦污了鄭姑娘,害了自己的同事,自己仍然未能逃出步武的魔掌,只是枉作小人,想到這裡,Miss李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同時和步武噴射在體內的精液一同流出。腥臭的精液從陰道口流到臉上,混和著淚水,滲入沙發的布絮,凝聚不去。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