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鎖佬阿雄之復仇天使(七)

阿雄猜得沒錯,那個大塊頭果然是最先醒來的一個……只見他張開惺忪的睡眼,舉手打了個呵欠;馬上使便發覺自己竟然壓在人家的女友身上,登時嚇得整個人彈起,摔倒在地上。
  
那男孩狐疑的環望四周,但見到其他人都和自己一樣全身赤裸的,腿間都一片狼藉的滿是血污;登時猛搔著頭,竭力回想著究竟發生過甚麼事?可是當他的目光落到還躺在沙發上昏睡不醒的欣欣那雙誘人的巨乳時,眼光卻馬上變成了一片空白,臉上浮現出狂喜的表情,甚麼都忘記了,剩下來的只有熊熊的慾火!
  
大塊頭男孩二話不說,猛的便撲了上去,把赤裸的美女緊緊壓著。那根尺寸和阿雄那大傢伙也絕對有一拚之力的巨大陽物往女孩仍在淌血的小花洞一下便直插了進去!看他駕輕就熟的架式,應該也不是第一次了。
  
這時安眠藥的藥效也開始消散了,男孩沒插上幾十下,欣欣便已經痛醒了。
  
兩腿中間像被刀割一般的巨痛馬上讓她醒覺自己正被人強姦;而那個正在施暴的竟不是自己的男友,而是他的死黨!女孩又羞又惱,一邊哭喊一邊用力掙扎;但在精壯得像條牛一樣的大男孩理智全失的強猛攻勢下,她那微弱的反抗和蟻咬根本沒有兩樣。
  
其他幾個男孩也陸續的甦醒過來了,他們跟大塊頭的情況也差不多,都是先有點迷糊,然後馬上便被沙發上正在上演的「強暴爆乳美女」的現場AV片吸引住了。在大塊頭「虎軀劇震」著在欣欣的小穴裡「內射」的時候,三根在旁圍觀的年青火棒早已高高豎起;大塊頭還沒捨得抽身,第二個男孩已急不及待的把他扯了起身,飛撲上去取而代之了。
  
這個男孩的陽具比較小一點,但對一個剛開苞的女孩來說,兇器的大小遠遠不及身上面的那個人是否憐香惜玉來得重要;但很不幸,憐惜和溫柔,正是過幾頭餓狼最缺乏的東西!
  
男孩根本沒理會女孩小穴裡還充斥了同伴的精液,巨棒往那還滿糊著鮮血的小穴狠狠的就捅了進去,一開始便已經像瘋了一樣的拚命抽插,欣欣疼得尖聲慘呼,張大了的小嘴正好給另一柄等待已久的屠刀提供了最佳的發洩途徑;小嘴一疼,已被人捏著下巴,刺進了一根粗大的肉棒,淒厲的慘叫聲剎時間換成了含混不清的悶哼。
  
不知何時,女孩被翻到了上面,已經陷入了半昏迷狀態的身體像是個沒生命的布娃娃一樣,隨著小穴和口腔裡兩根巨棒狂猛而急躁的抽插無意識的拋動著,全身上下都疼得完全麻木了,沒有了感覺……
  
她甚至以為,自己已經死了!
  
可是當她感覺到身後還有人壓了上來,兩邊屁股還被人用力掰開時;她才終於明白剛剛那些,只不過是踏進修羅地獄的前奏曲而已。
  
「哎!」可憐的女孩終於還是受不住昏厥了……就在那根朝氣蓬勃的粗大肉棒把她的處女屁眼完全撕裂,齊根衝進了她的直腸裡的一刻痛得失去了意識。
  
……對欣欣來說,這可能是上天對她最仁慈的安排了。

-----------------------

  米高是醒得最遲的,因為他吃了最多糖水。
  
到接近清晨他醒來時,他的新女友已經被蹂躪得氣若遊絲、體無完膚了。被四個精壯的大男孩每人至少輪姦了三遍,全身上下都滿是黏糊糊的污穢精漿,再也找不到半吋清白的地方;小嘴也被幹腫了,小穴和屁眼更已經被幹成了兩個血肉模糊的大洞。
  
那個米高氣急敗壞的怒瞪了四個「老友」幾眼,也不肯吃虧的撲到那個自己費了不知多少功夫才泡上手,結果卻被別人吃去了頭啖湯的可憐女孩身上,挺起了大肉棒往那個還在不斷噴出混白陽精的紅腫小穴狠狠的插了進去。
  
在米高享用完女孩身上所有可以插得進去的穴口之後,另外幾頭恢復了元氣的小野狼卻已再圍了上來,開始了另一波的輪暴。這一次他們還把帶來的「SM玩具」也拿了出來……
  
昨天晚上還是處女的女孩怎麼可能承受得了這麼的折磨、最終還是在五條禽獸「三穴齊開加棒打雙乳」的酷刑中徹底的昏死了過去。
  
在鄰屋一直觀看著的阿雄也被這慘無人道的凌辱嚇傻了眼,他可沒想過那幾個看起來又乖又帥的大男孩竟會如此變態,也再沒心情繼續看到尾了。乘著屋裡面眾人手忙腳亂想弄醒昏厥的女孩時,偷偷爬了過去,把貼在玻璃窗上的攝像頭收了回來。
  
阿雄收拾好帶來的物件,反複檢查了幾遍,在確信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後,才施施然的離開了渡假屋。
  
他先跑到碼頭附近的渡假屋辦事處交還了鑰匙,但卻沒急著離開,反而跑到在斜對面的茶餐廳裡找了個對窗的座位,叫了份早餐,邊吃邊拿出電話打到那渡假屋辦事處那裡,扮作路過的告訴那負責人,說在米高他們租的渡假屋門外嗅到濃烈的煙味,懷疑有人在裡面燒炭自殺……
  
那個負責的大嬸立時慌張起來,連忙搖了幾個電話,又找出了後備鑰匙。
  
才沒幾分鐘便跑來了兩個警察,三人像一陣風似的往渡假屋的方向跑走了。茶餐廳的夥計也好奇的跑了出去,回來後還和老闆聊了起來,說肯定是那些痴男怨女自殺殉情了!
  
阿雄施施然的吃著早餐,還買了份報紙來慢慢的看。
  
過了好一會之後那渡假屋的大嬸才跑了回來,兩個同行的警察卻不知所縱了。那個好事的夥計馬上又跑了出去,這一次可把那大嬸也拉了進來。那個大嬸一面吐著口水,一面繪聲繪影的說原來不是情侶殉情,而是一班小鬼在開「無遮大會」……那女的看起來非常小,還不知夠不夠十六歲呢?
  
阿雄心中暗笑,知道計劃成功了,也沒再聽下去,結帳後便匆匆乘船離開了。
  
在渡輪上他把剛才「告密」用的手提電話扔了進海裡;那只是他特地跑到鴨寮街買回來的平價電話,用的自然也是不用註冊的儲值電話卡了。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