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鎖佬阿雄之美麗芳鄰(三)  

「喂,雄哥哥,」棠棠的聲音從浴室中傳出:「人家的沐浴乳快用完了,你下次去超級市場時可記得要買啊……」  

「嗯,知道了!」阿雄大聲應道,快手快腳的脫掉了衣服,拉開浴室的摺門便鑽了進去。  
浴室中隨即響起一聲少女的嬌呼,然後便是一陣男女的調笑聲;再之後的卻是「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和「兒童不宜」的情慾喘叫了。  
明天是週末,棠棠又已經考完了試,憋了個多月的美少女下課後便約好要來「探訪」一下阿雄。知道有美來訪,阿雄早早就收了舖,先和棠棠到一間迴轉壽司店吃了頓豐富的午餐,之後便馬上跑了回家……雖然還有整整一晚,但對這個已經一個多月沒嚐過肉味的大男人來說,卻還是稍嫌「春宵苦短」啊!  

在美少女的撒嬌和抗議聲中,中年男人從後抱緊了嬌嫩的女中學生,手上塗滿了白色的乳液,在滑不溜手的白晰雪膚上摸了個「不亦樂乎」,名正言順的在吃著棠棠的嫩豆腐。幾個星期沒見,這小美女的身體似乎又成熟了不少,本就很挺拔的胸脯好像又增長了少許似的,讓人更加愛不釋手!  

阿雄雙手在忙,兩腿中間那個昂首吐舌的小弟弟也沒閒著,更一點也不客氣,早就在人家的翹臀中間用力的頂撞著了……  

棠棠比阿雄高了大半個頭,雙腿又修長;要不是阿雄的本錢有相當長度,相信就算踮起腳尖也夠不到人家的小妹妹!但就算這時加上了那根足有八吋長的粗長巨龍,也只是能堪堪插進一個龍頭而已。  

女孩「咿咿呀呀」的低喘著,感受著腿間要命的脹滿。雖跟阿雄已交歡過幾次,但稚嫩的小美女對那根大傢伙仍然不大吃得消;這樣子的輕嚐淺酌反而可讓她慢慢適應,因此也沒心急著要蹲下一點,好方便身後的男人繼續深入。  
美女不急,可身後的男人卻憋不住了!這麼樣隔靴搔癢的,有幸被小穴吞噬了的龍頭固然舒爽得要死,可那一大截被冷落在外面的炮身卻幾乎要起哄暴動了!  

阿雄滿頭大汗的,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氣,雙手推著棠棠纖削的香肩,硬是把她推倒在淋浴間旁邊的座廁上,讓她雙手按著馬桶的水箱,高高的翹起了渾圓的小屁股。  

棠棠噓噓的嬌喘著,也準備好螢承受那又爽又疼的滋味了;俏臀配合著巨龍的突入往後一挺,「滋」的一聲便把大半條巨大的肉棒吞了進去。  

「啊!」兩人愉悅的呼喊同時響起,同時間敲響了這場情慾大戰的開場鐘。堅硬的龍頭藉著充斥在小穴裡的大量愛液輕易的剖開了少女緊窄的肉穴,重重的搗到小花芯上。  

十八歲小美人的緊湊肉壁,把入侵的巨龍夾得緊緊的,那一層層又深又密的肉摺急促蠕動著,讓男人每一下抽插都像會洞穿另一番全新天地似的。要是有得選的話,阿雄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一輩子都插在裡面不再退出來!  
可是這個願望當然不可能實現!首先他自己的身體就不會答應了,粗硬的巨龍才剛剛搗到了底,馬上就自動的退了出來,然後猛的又狠狠的轟了回去。  

他身下的小美女也一樣不會同意;如果沒有肉棒抽離時那短暫瞬間的空虛,又怎麼能對比得出小花芯被重重撞擊時的超強美感?況且棠棠也很清楚自己嬌弱的身體有多爭氣;只要被那個堅硬的大龍頭在花芯上磨得幾磨,自己可就馬上挨不住要爽昏了呢……  

既是襄王有心,神女也有夢,這進進出出的猛烈抽插自然是停不下來了。

中年男人鬆開棠棠俯身伏下但仍不覺絲毫下垂的豐挺乳房,改為抓著她盈握的纖腰,轟擊得更加猛烈了;才沒插上十來下,巨大的龍頭已經刺穿了抽搐的花芯,攻陷了小美女的子宮禁地。  

「呀好……好深……要……要死了!」接踵而來的高潮讓稚嫩的小美女幾乎叫啞了嗓子,兩條不斷哆嗦的大腿早已無力站穩,要不是阿雄扶著,她早就軟倒跪下了。

又白又滑的玉背被按到跟身後男人腰間同樣的高度,那根像怪獸般粗長的大肉棒幾乎是水平式的直出直入。

粗大烏黑的火炮上滿是黏糊糊的晶瑩愛液,在一進一出間閃現出淫穢的亮光。

那兩片被撐得大開的粉紅唇瓣,依然非常盡忠職守的緊緊咬含著闖入的巨炮;可是當巨棒每一次抽出時,還是毫不留情的把兩片艷紅的花瓣全都翻了開來。

那些像洪水泛濫般洶湧的濃稠蜜漿,把兩人的四條腿都噴得完全濕淋淋的,被搞弄成混白色的濃稠蜜汁「滴滴答答」的灑落到磚地板上,跟被丟到一旁的花灑龍頭裡噴出來的溫水混合在一起,汨汨的流進牆邊的去水口裡。  

充斥在小小浴室中的香艷洗澡聲足足擾攘了大半句鐘,還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從小美女嘶啞的喘叫聲中可以聽得出,她至少已經攀上七、八次高潮了……  

終於「荷!」的一聲,中年男人大叫著,兩眼合緊,混身顫抖,猛力聳動的肥大屁股驀的剎住,臀肉還一張一縮有節奏的抽搐起來……深入子宮的巨大龍頭正失控的劇烈搏動,在美少女被幹到爽昏的同時,在她身體的深處猛烈的炸開,「噗、噗、噗……」的一連噴射出十數股滾燙的陽精。  

香艷的肉體撞擊換成了安詳滿足的喘息,在潺潺的水聲襯托下,竟顯得出奇的優美和諧。  
當然,這只是這個漫漫長夜裡即將展開的無數慘烈大戰前的,小小的前哨戰而已……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