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鎖佬阿雄之美麗芳鄰(八) 

阿雄腦海一熱,也意亂情迷的抱緊了安琪,兩人滾在床上瘋狂的吻著。安琪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狂野得讓阿雄也有點發傻了。他好不容易才把她翻到了下面,按著她的雙手:「安琪,妳清醒點……」

  安琪急促的喘著氣,但卻非常清楚的說:「雄哥,我非常清醒!完全知道自己在幹甚麼?既然阿聰喜歡讓我給別的男人玩,那不如由我自己來選……」

  阿雄一愣,嘆了口氣道:「其實妳也不用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來向那個人報復的……」

  「我不是要報復!」安琪掙開阿雄的手,摟在他頸後把他拉了下來,輕輕的吻上他的臉脥:「自從聽到你跟棠棠在隔壁做愛的聲音之後,我早就想跟你來一次的了……只是那時我以為自己得為阿聰一個人守身如玉,所以才不敢再想……」

  她咬了咬下唇:「那知……這個衰人竟然……原來我的身體早就不止被一個男人佔有過了……我再也找不到為他守下去的理由……我是真心想跟你好的……」

  「但……」阿雄遲疑著,他想起了棠棠……

  「我知道……」安琪也看到了阿雄眼中的猶豫,馬上焦急的說:「你有棠棠!我不會和她搶的!我只是想你也疼疼我……」眼淚又出來了:「就一次……就這一次……」

  阿雄的心馬上軟了……這樣拒絕一個美女如此簡單的要求,實在是太……太過分了吧?而且,就只是這麼一次……

  他也沒說話,只是很溫柔的摘下了她的眼鏡,輕輕吻上那張嗚咽抿緊的小嘴……

----------------------

  無可否認,安琪的身體很漂亮!那比棠棠豐滿得多的胴體已完全的熟透,兩個稍微向外的乳房雖沒棠棠的挺拔,但柔軟得來觸感卻還是一樣的好。而且大小適中,剛剛好夠男人一手掌握,揉起來的反應也非常的舒爽。峰頂的兩顆櫻桃當然不及少女的鮮嫩,顏色也比較深;但卻仍然十分美麗,絕對沒有殘花敗柳的感覺。

  修長的腰身在男人的細心呵護下非常敏感的扭動著,淋漓的香汗流過淺淺的乳溝,流過平坦的小腹,再慢慢的匯聚到深邃的肚臍眼裡,然後慢慢的滿溢出來,流淌到床單上。

  兩腿中間的花丘明顯的比棠棠那少女嫩鮑飽滿多了,高高的隆了起來,像個包子似的。山丘上的茸毛很是濃密,黑黝黝的一大片。但中間那道微張裂縫裡的嫩肉還十分粉紅,兩片花瓣的顏色也不是太深。至於淫水的分泌卻沒棠棠的旺盛;在這方面棠棠可是摸兩摸便會山洪暴發的絕品。

  但論到幫男人脫衣服的手勢,安琪可就比棠棠純熟多了……不過在替阿雄褪下內褲,露出那根粗長的大肉棒時,阿雄還是感覺到安琪眼裡的驚訝,還好像倒抽了一小口涼氣似的。

  「怎麼了?比他大嗎?」阿雄臥在床上,還是忍不住問了。

  「嗯!」安琪點了點頭,嚥了口口水:「大很多!」說著還皺起了眉頭,顫聲問道:「棠棠她……吃得下嗎?」

  阿雄笑了:「當然吃得下了!還不知吃得多開心呢。」

  「真的?」安琪還是不大相信的樣子:「……那麼大!」

  「放心啊!妳們女孩子那裡是很有彈性的!連水壺那麼大的嬰兒也生得出來,何況是這根小棒棒?」

  「還小?」安琪啐了一口,用手比了一比:「這麼插進去,不是要插到肚臍了嗎?」

  「怕麼?」阿雄把被安琪握著的小弟弟晃了晃,笑說:「那麼我們就不要幹好了。」說著還裝作要支起身來。

  「不要!」安琪馬上把他按住,咬牙恨聲說:「既然棠棠也吃得下,我又怕些甚麼?最多便給你插爆好了……」但話音一轉,還是充滿了疑惑:「真的插得進去嗎?那麼粗?」

  「妳甚麼時候變成個問題少女了?」阿雄失笑的說:「試一試不就清楚了嗎?」說著把她翻到了下面。兩腿已插進安琪的腿間,巨大龍頭也已經抵在人家的小花丘上了。

  安琪嬌軀一抖,顯然已感受到那臨門的巨大壓力,不期然的吞了口口水,驚懼的閉起了雙眼。

  阿雄也沒冒進,龍頭剖開兩片花唇,陷進淺溪裡上下的撩撥;在經過那微微凹陷的小穴口時,便故意重壓一下,把身下的美女逗得嬌喘不已,淫水汨汨的湧出,流滿了整個溪谷。

  「能不能告訴我……」阿雄伏在美女身上,輕輕噬咬著安琪精緻的耳垂說:「妳的第一次是幾時?」

  「十八歲……」安琪喘著粗氣:「拿成人身份證那天……」

  「在那裡?」阿雄再問道,龍頭已微微用力迫開了小穴口。

  「啊……阿……阿聰家裡……」已經有點口齒不清了。

  「疼嗎?」阿雄沉聲說著:「有沒有現在那麼疼?」說著忽的一用力,一下就插進了好一大截。

  「哎呀……」安琪慘叫著,頭高高的仰了起來失聲喊道:「疼!好疼!太……太疼了!」小手穿過阿雄的腋下,緊緊抓著他的肩膀;雙腿也屈曲了起來,纏到男人的腰後。

  阿雄剎住了推進,停了下來讓女孩慢慢的適應,一面溫柔的在她的俏臉上輕輕吻著,撐開緊抿的小嘴,吸吮著美女的香甜小舌。

  「好痛啊!」安琪透過一口氣,含淚的看著眼前的中年男人。這一下真的很疼,比她想像中還要疼!甚至比當年給阿聰破處時還要疼!

  ……還好那劇烈的疼痛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就過去了。只剩下強烈的脹滿感,就像吃得太飽撐肚子似的。

  安琪忽的推開了阿雄,掙扎著要支起身來。當看到男人詫異的目光時,女孩馬上羞紅了臉,支吾著說:「我想……看一看……」

  「還是不放心嗎?」阿雄邪笑著,扶著她坐起身靠到床頭上,自己也半撐起來讓她看到兩人連在一起的地方。

  「嘩!」安琪讚歎著說:「真的好大!還……還有那麼一大截沒進去……」

  「沒事的!」阿雄應感到很自豪:「難道你男友真的那麼小?」

  安琪臉上一紅,啐道:「是你的太大而已!阿聰他……他只是正常……」

  「呵呵!妳倒像很清楚似的啊!看過很多男人的雞雞了吧?」亞雄笑道,趁著安琪的注意力被分散了,抱在她屁股下的雙手也微微用力,又開始了慢慢的挺進。

  「哎!」安琪嬌喊著:「是那個死鬼迫人家陪他看AV片罷了……呀!好……好深……慢……慢一點!」

  「其實我也只是比一般人大一點點罷了……」阿雄俯身輕咬著安琪的乳頭,繼續逗她說話:「比起那些洋人黑鬼,也只是小巫見大巫罷了……」

  「啊……才……才不是……你……你……哎……太……太深……頂……頂死人了……」安琪的叫聲越來越高亢,已經被頂到花芯了!

  阿雄這才停了下來,安琪的小穴雖然比棠棠深,但還是不能把他完全容納,還有一小截被遺留在外面了。

  「啊……啊……啊……」花芯上的重壓已經讓安琪吃不消了,嬌軀一陣哆嗦,竟已洩了一次。火燙的蜜汁「噗」的從小花芯湧出,迎頭噴灑到阿雄的大龍頭上,爽得他也打了個寒顫。

  「這……這麼快……哎!」高潮的震撼快感還沒停息,阿雄卻已經一個猛挺,趁著子宮口張開的一剎那猛的轟了下去!把還在情慾高峰上翻滾的美女炸了個魂飛魄散;幾乎是馬上的便湧來了第二波高潮!

  「嗚……」美女兩眼翻白,混身痙攣一樣的劇烈抽搐,四肢緊緊的鎖得身上的男人也有點窒息的感覺。

  『趁妳病,取妳命!』阿雄可從來都不會錯過這些會讓女人高潮迭起、畢生難忘的黃金機會,巨龍疾退出一半,馬上已高速的再轟了下去!

  「哎!哎!哎!」美女的慘叫聲還沒喊出來,便已經被再次狠狠轟下的大肉棒硬生生的搗了回去,沒有一下叫得完整的!

  終於「噗」的一聲,突破了!兩人的恥骨「踫」的撞在一起,緊貼的肉體之間再也沒有半分空隙。

  安琪還沒有昏厥,但也離這不遠了。

  氣若遊絲的美女迷迷糊糊的呢喃著:「美……太美了……美死人了……」泛滿了桃紅的美麗胴體還在一下一下不自覺的抖動著。

  阿雄也在享受,原來這龍頭突入子宮,被花芯緊緊咬含著的絕美感覺,在每個美女身上都有點不同!棠棠是那種一咬著就不放口的倔強角色,而安琪則會不斷急促的抽搐;兩種快感截然不同,但同樣都會讓人舒爽得不得不大聲呼喊出來。

  安琪這一下的高潮持續了許久,滾燙的蜜汁像沸騰的蒸氣一樣,大股大股的穿過被男人完全填塞住的肉穴,再從被撐得變了形的花縫間噴射出來,燙得阿雄也爽得不得了!

  當安琪終於從這有生以來嚐到過的最狂猛的高潮中回復過來時,阿雄也開始了更為猛烈的抽插。大龍頭突然扯脫小花芯的封鎖,在美女的極樂呼嘯中迅雷不及掩耳的猛然抽出。

  巨龍疾退形成的瞬間真空幾乎把女孩的靈魂都抽了出來,在那短短的零點幾秒間竟已讓她馬上又多洩了一次……巨量的愛液從花芯中被迫了出來,去填補那股突然的空虛……可那巨大的兇獸卻沒有真的撤走,馬上又倒轟了回來!

  洶湧的愛液根本來不及洩出來,也沒法再回到已重新合攏的花芯裡去,被緊緊的壓縮在越來越小的空間裡,構成的脹滿壓力也越來越強烈……安琪甚至感覺整個人都快要爆開來了!可那根巨大的攻城棒卻還在不斷的迫進來……

  「哎!哎!哎!」美女失神的慘叫,巨龍已再一次狠狠的炸開了頑抗的小花芯,再一次貫穿了女孩的身體,再一次完全征服了把這具成熟的女體……

  又是一道更慘烈的高潮!

  安琪並沒有昏過去,足夠成熟的身體讓她挨過了一次又一次的強猛高潮,讓她像永不止息的一直徘徊在最強烈高昂的絕美快感的頂峰上……

  直到她終於感覺到深入體內的巨龍猛烈的大爆發,將她整個人都被炸得支離破碎的那一刻,她才真正的支持不住,昏厥了過去。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