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心阿sir第10集(10月10日)

 怒氣沖沖,我揮鞭時再沒有手下留情。

  一下,兩下,三下……我採用連環快擊的攻勢。

  快速的鞭笞聲和慘叫聲就化成一首完美的協奏曲。   楊怡雪白的大屁股立即出現了十多道紅印。  

 可是,楊怡竟然還不開口求饒。

  她的倔強令人佩服,卻也令我覺得倍加討厭。

  既然密集這一招不行,我就採用加倍力量這招。

  我把皮鞭高舉過頭頂,用盡手臂和腰力,重重打下去。

  「啊~~」這次楊怡的叫聲卻變成了淒厲的呼聲。

  她整個人都被這一鞭打得搖擺不定。

  一條血痕觸目驚心地橫越了她屁股的中央部份,把其一分為二。  

 「怎樣?」我問她。

  看得見她已眼有淚光。

  又是的,血肉之軀又怎敵這種用了幾千年的刑具?俗語講得好︰凡是一種遠古的東西流傳下來,就一定有它的效用。

  現在楊怡只是嘴硬,她無非想維持那份她這種性奴隸不需要的尊嚴。

  可是,我對自己說,絕不能心軟,必定要完成整個調教。

  皮鞭之聲又再破空而出。

  這次,連我自己聽了也膽戰心驚。

  我盡量小心不再打到正在流血的相同部位,以免給楊怡造成過大的傷害。 然而每一下的衝擊毫是一道血痕,不用多久,楊怡的屁股就血流成河。

  我什至已經無法對準那些小部分完好的地方下手,因為我不是職業的行刑人,我鞭打拷問的技術還未到家。

  楊怡呀楊怡,你知道嗎?這真是「打在你身,痛在我心」。

  想不到楊怡這樣都挺得住,長痛不如短痛,我決定在維持最大力度的情況下,同時採用快速攻勢。

  我側身企,手持皮鞭,來一招橫掃千軍。

  由於橫掃的時間,皮鞭能夠蓄勢的空間更大,所發出的威力自然更強。

  我不等楊怡回氣,就接住發出第二鞭。皮鞭回抽時打在檯椅上,發出「咚咚咚」的空洞聲響。

  整間課室就彷彿變成了個修羅地獄。

  然後,一個奇異的景象出現在我眼前。

  只見,楊怡被打的身體部位為了逃避鞭打,不由自主地向裡縮。 縮下縮下,她很快便站直起來。

  然而由於有繩子的限制,她的身體又必需配合著扭曲,形成各種各樣的S形狀。

  但當肌肉稍微鬆弛的一刻,她又會回到我所捆綁的最初原型。

  我真的太震撼了!

  原來被虐的女體可以如此漂亮而動人,如此性感妖媚,如此變化多端,她的每一個痛苦表情、每一個瀕臨崩潰的掙扎動作都彷彿在細細訴說出女性的溫柔與嫵媚。

  我被瘋狂的迷住了,也顧不得楊怡會不會受傷。我只管狠狠地打落去,我想看看楊怡的極限到底可以去到那裡?

  我開始專挑要楊怡縮完的附近地方打落去,看看她可以扭出什麼姿態。

  於是,我把拖刑的範圍擴大,包括她的大腰,腰部,手臂,甚至手指。

  楊怡的呻吟聲漸漸透不過氣來,還夾雜著輕輕的啜泣。

  不知何時,我聽到楊怡用不顧一切地哀叫道︰「阿sir,我知錯了,求你不要再打了。」

  「甚麼?」我故意又打她一鞭,給她下馬威。

  楊怡顫抖著的聲音道︰「我說,我知錯了,求你不要再打了。」

  「叫我主人。」我命令楊怡,又是一鞭打下去。

  「主人,我知錯了,求你不要再打了。」楊怡乖乖聽話。

  我走近她身邊,摸了佢對波一把,然後用皮鞭掃過她遍體鱗傷的屁股,道︰「你好像還未有告訴我關於你處女的秘密。」

  楊怡小心翼翼地說︰「我的確不是處女,但對手都是我的前男友。」

  我問楊怡︰「你一共有幾多個前男友?」

  楊怡道︰「5個。」

  「5個那麼多?」我睜大眼望著楊怡。

  雖然早就估到佢吾係處女,但聽到佢比咁多人扑過,我還是些微有些失望。

  「果然是個淫娃。」我說︰「我一定要好好懲罰你。」

  楊怡再次恐懼地望著我。

(如本人ig(J圖IG)每達一千follow就加更一篇)(https://www.instagram.com/jed_girl_hk/)
(如果今日本人Facebook Page 達五十讚將加更一篇)
(各位支持下我個Facebook Page la
http://www.facebook.com/%E6%B7%AB%E8%A4%BB-445645792298358 )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