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劏房狩獵學生妹(2)

深水埗有一間女子中學,德貞女子中學。不過對這間中學的女生完全無興趣,相信網上的同好也無興趣,無看過有人會偷影她們再放上網。

我這個在深水埗打滾,借套房地利之便姦淫無數學生妹的地產經紀,對德貞那班豬扒,小弟弟都不抬起頭過。

零六德貞搬到深旺道的新校舍,本來有宣傳原址會轉成小學校舍。到九月一日開學日,變成培道女子中學的臨時校舍,原校舍重建。

培道師生在港台及無線《星期一檔案》中表達對臨時校舍的不滿:社區空氣污濁、噪音嚴重、人流複雜、性工作者與嫖客充斥,十足一個污煙瘴氣的罪惡淵藪。

由其是尾那三句,老實說她們在深水埗必定受過不小淫邪目光。

上網見同好貼身穿旗袍校服的女生相,已相當吸引,到你可以見一大班旗袍妹返學,食中午飯,返學等,那種震撼……我見不少阿伯都眼金金目不轉晴的行注目禮。

對她們出手,自然有想過,但根本無機會,香港實行居住地校網制度,她們不是本區校網,是九龍城區的,極少有培道妹會可以住深水埗,跨區到九龍城區上學的。

不能像強姦上智,銘賢等學生妹那麼容易(她們太多居深水埗長沙灣等樓宇)。培道妹,只能學學阿伯那樣,只可視姦,而不可褻玩焉。

有次在攝氏八度的氣溫出火,向套房窗外向樓下看,正好有位藍裙培道旗袍妹經過。

下身就為身穿冬季交通安全隊制服,還穿著絲襪保暖的中二黃棣珊學生妹,以特別的方式來慶祝她生日。

「先生求你不要……我……」少女被架到我胸前的兩條纖長的腿,不安的扭動著。

被哄騙的少女正在屈辱地被迫服侍面前的男人,她的制服裙下穿著極薄貼身的褲襪絲襪大腿,緊緊夾住我肉棒身上來回拭擦套弄起來叫對方尋找快感。隔著褲襪撫摸她的下腹部,隔著絲襪和內褲兩層防護,撩玩未成熟的小肉縫,幼嫩的身體在男人的玩弄下顫抖著。

半嗚咽著輕聲近似拜託的口吻:「你不要插進去呀,我求求你啦……」溫柔的把她的絲襪和內褲拉到膝蓋,中指輕探桃花源,在還沒有發育成熟的,有些微微隆起的裂縫小穴外徘徊撫弄她的珍珠,一股少女青春的體熱直透我的手心,她更全身一顫呼吸似乎急促起來。

盡管她也許明白自己失去貞操已經成為必然,「放了我呀!…停手呀!…嗚嗚…不要!」柔弱無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殘的性慾。

我貪婪地吸吮著少女那嬌嫩的跨間,呼吸著她處女特有的幽香,吻著她細細的脖頸及幼滑的臉,撫著她因緊張帶來的微微滲入汗濕的胸圍和絲襪,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放心好了,你只是比其他同學還要早一步變成大人而已。以後你還會向我感謝呢!」

我的雙腿站在她的胯間,陽具輕輕鼓打她鮮嫩的大門,大限將至的她本能似地左手下去擋著,一邊臀部往上想逃離我緊貼的老二。

但她這樣的動作,她柔軟手牴觸在我巨大的老二上,使得我更加的興奮,老二又因此更加的膨脹。

「哥哥……你的……你的……怎麼這麼大!我會死的!請你別!」陰唇已經可以感受到陰莖的溫度了,她知道下一步我會做什麼,絕望地哭著,緊張得滿身是汗,冬季交通安全隊制服下的嬌稚幼嫩的女體拚命反抗。

少女夾緊穿褲襪的雙腿,可是在這之前,火熱的龜頭隨著她掙扎的節奏,快速的鑽入她的小陰唇,順勢頂進她的體內!

「哇! 求你不要呀…」她又再嚇得大叫,之後發出痛苦的哼聲,露出慌張的樣子扭動被我肉棒頂著的屁股。

我下身傳來一種被束縛,體會著學生妹的緊與窄,被緊緊包圍的溫熱,帶起了無比的刺激。

被初攻擊的陰道正在因緊張已有力的收縮中,好緊的先又外插了好幾下,都插得不深,粗大龜頭在她洞口內外短促抽送,能清楚看到到龜頭被窄小的肉洞口包覆住。


「啊……不要啊……拔出來……饒了我吧!」

小妹妹的身體準備迎接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異物插入下體劇烈的灼熱刺痛令她窒息大力吸氣,不斷甩動頭部,苦不堪言痛的向上挺起了身子。

「啊……不要! 好痛啊!」龜頭正劃破少女的純潔,跟著肉棍也要強行通過,嬌滴滴的求饒聲加上呻吟聲中,依然是撫摸著制服上剛發育小籠包型細膩的胸部,不在乎柔弱的雙手對色魔抵抗的拍打。

她的態度更一步刺激我的慾望,「小妹妹…唔…你的陰道好緊呀…好舒服…」我一邊說著,一邊不斷持續艱澀的插入她未經人事的陰道。

感覺到一根火熱粗大的正不斷地塞入自己的下體內,正擠開了自己緊窄的陰道,「痛啊!不要啦…不要呀…」那位中二制服少女咬緊牙根閉著眼睛,露出痛苦的表情用力搖頭,雙手抓緊床單,身體向上挪動,淚流滿面的扭腰悲叫哀號。

「救命好痛啊!……放開我放開我……」

一雙大手已經直接鑽入胸圍裡撫弄自己那嬌小可愛的雙峰,虛弱地身體,徒勞地掙扎著,只期待著陰道盡力收緊阻礙對方更進一步,深入的感覺使她張大了嘴,真是可愛的抵抗啊。

「啊啊啊!」一絲血絲從膣穴中沿著插進大半的大肉棒緩緩流出,宣告少女的純潔被正式摧毀。原本禁閉的陰道,完全被刺破了處女膜的陽具撐開。

「不要……我受不了……求你不要搞了……我好難受……我受不了……嗚……」

架著兩條還穿著學生鞋的玉腿,下身肉棍不斷抽插恥毛稀薄窄窄的溫暖的處女花徑,冰冷的雙手拉起紮在及膝灰裙裡的襯衫,搓揉扒開制服下青澀的小乳房不停肆虐取暖,手指正挑撥已然挺立的小乳頭,一張天使般天真可愛,輪廓分明的美少女臉蛋因下半身就任我魚肉正扭曲著。處女呼痛的打氣聲,叫我向陰道深處連連推進。

「不要了嗚……很痛……放過我…嗯……停一下……不要……不要再插了……很痛……」

握著不斷搖晃顫抖的幼乳不停搓揉,奉獻出寶貴貞操的學生妹妹,一時把腿叉到最大,用來減緩下身的疼痛,一時又夾緊隔著薄薄肉色絲襪的兩腿,想阻止運動中的腰部帶著陰莖攻入自己初熟的下體。

「啊……啊……太深了……拔出來…快…」

深深的體味小女孩身體和陰道帶給我的快感,目光一路就由上到下向培道旗袍妹掃射,在腦中合成為正為那位旗袍妹舉行成人禮:她緊緊閉著嘴,扭動纖細雪白的脖頸,我伸出手解開她的裙扣,看到她內衣後面隱約露出兩條跨過肩膀的胸圍帶扣,堅挺的乳頭羞恥地迎合著我手指的玩弄,不停地用舌尖挑撥著她尖挺殷紅的小乳頭。

端莊的秀臉因羞怯而變得通紅,男人腰身向下沉去,只見龜頭慢慢的消失在花瓣之間。

她神情姿態中帶著萬分無助,一邊啜泣,一邊哀求︰「嗚……嗚嗚……求……求你……不要這樣……放過我……」

雖然還在抗拒,穿著制服學生黑鞋的腳上還掛著扯破的絲襪,將整個人抱起摟在我懷裡。我放掉手上的力氣,她的身體慢慢往下沈,受龜頭頂到的蜜穴,承受著專門奪取處女純潔的巨大肉棒慢慢的埋入。

在呻吟中夾雜著強迫交合的苦楚痛哼聲,彈紙可破的下體傳來之灼熱感幾乎讓她暈過去,佔有無奈失身的學生美少女令我興奮異常,加緊把夾得很緊的陽具屢屢刺向她陰道裡的嫩肉裡,進行無招架之力的蹂躪。

「哎呀……慢…慢一點……請慢一點……嗚嗚……」

抱著她反覆進行抽送的過程中,為了減低插入的衝擊,她整個人不得不主動伸出雙臂緊抱住了我,雙腿不由自主的夾合著眼前正強姦她嬌軀的男人,羞愧得低頭貼住我的脖頸,兩行淚水奪眶而出,滴落在對方的肩膀上,邊哭甩頭馬尾在空中上下左右的飛揚著。

「嗚……呀……呀……呀……呀……好痛呀…」

看她那種俏麗又像青蘋果般的羞澀樣,兩人上半身緊緊貼在一起,感受著小巧的酥胸赫然袒露在外傳來的體溫,少女濃密修長的睫毛微微的顫動著,她額上的汗水不停的滴在我身上,細細的柔腰被我抱在身上,股間嫩唇中被一根大肉棒在插入抽出,呼,我告訴她快完事。

知道我快要射精,一個剛剛失身的中二學生妹在害怕懷孕的驚恐中,猛烈搖頭示意,發出可愛銷魂蝕骨的聲音來央求我「不要…啊啊…不要啊……真的求求你…別射裡面…哥哥先生…啊啊…呵啊…呵啊啊別射裡面…啊啊我完了啊啊………」

聽覺全變成了出面那位旗袍妹,被抱著白滑幼膩的絲襪大腿,陽具猛頂子宮的嬌美呻吟聲,雙手摸向她嬌小可愛的雙峰,雙眼失去了少女應有活潑的神彩,無論如何想像不到自己是如何地被男人搞的,更加猛烈的加快抽刺速度中作出羞憤欲絕的扭動。

感受著少女細膩的絲襪摩擦著我的脖子和臉頰,緊窄膣道的抽搐收縮,變得更敏感的肉壁緊緊咬著我的大肉棒,更要命的是那培道旗袍妹正俯身春情洋溢地提腳拉襪,撩起浮顯內褲線條的制服裙襬。她一個動作,想成一絲處女血已經沿她大腿根流到她的白襪處,把雪白的襪子沾紅了一片,成為我射精的板機。以雷霆萬鈞之勢,把精液填滿那交通安全隊制服妹妹幼小子宮之中。

當我以為我這世都無機會享用強制性交身體顫抖了起來的旗袍校服妹時,天就做就了一個機會給我。

侍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