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幼幼學生妹(下)


然後開始玩弄佳君的腿,玩了一會,俯身痛吻佳君那清秀的臉蛋,而手則在佳君的腿上奮力揉搓。

不一會,佳君從睡夢中被我搞醒,想逃避我的親吻,我怒哼了一聲,嚇得她不敢動了。我命令道:「張開嘴!」

佳君無奈的張開小嘴,我開始盡力親吻她,吸吮她小巧的香舌,吻了一會,我坐起來,讓佳君看我那早晨起來特別強硬的大雞巴。

我作勢要操她,嚇得她急忙躲避,哀求道:「叔叔,不要,昨天晚上疼死我了,現在再來不行呀!」

「好,那叔叔現在就先不搞你那裡,但你必須好好伺候叔叔。」

我命令她跪在我兩腿之間,用小嘴為我的大雞巴吹簫。

她楞了一下,看著我堅硬的大雞巴,猶豫道:「我…不知道怎麼做,那…那上面很髒,還有血呢。」

「如果你不用嘴來吸它,我就用它來插你下面。」

佳君大吃一驚,急忙彎腰為我口交。

佳君雙手撐著我的大腿,忍住內心的噁心,用小嘴將我的雞巴含在嘴裡,開始用力的吸,沒有任何套動或舌頭的動作,僅僅是用力的吸。

我告訴她方法不對,教她正確的方法,佳君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繼續為我吹簫,在我不斷的指點下,佳君的技巧有了點長進,我越來越感到一陣陣的快感向我襲來。

我呻吟著抓住佳君的頭,用力按了下去,雞巴強硬的捅到咽喉,佳君發出窒息的嗚嗚聲,努力擺動腦袋想掙脫出,我雙手抓住佳君的腦袋,用力上下搖動,在她的小嘴裡抽插。

突然我抓著佳君的頭髮,將她仰放在床上,跪在她身旁,將雞巴用力突入她的小嘴,用力抽插起來。佳君呻吟著,渾身抖動,兩腿拚命亂踢,想擺脫我雞巴對她小嘴的侵犯,但被我牢牢的控制了。

我用力的抽插著,每次插入都盡力深入到她的咽喉,用龜頭感受她喉嚨的嫩肉。佳君嘔嘔的蠕動著,涕淚齊流的掙扎。

我終於忍不住了,將大雞巴在佳君的嘴裡用力一捅而沒,在佳君的小嘴裡射精了……

我在佳君的嘴裡又緩緩抽插數下,慢慢抽了出來。

精液從佳君嘴邊溢出,佳君掙紮著要趴到床邊吐出精液,我捏住佳君的小嘴,命令她嚥下去。佳君滿臉是淚,無奈的將精液嚥下腹中。

我輕輕的撫摸佳君略顯蓬亂的秀髮,將她的校服裙脫下,這樣她就只穿一雙雪白的長統童襪了,佳君嚇的簌簌發抖,雙手無助的抱在胸前。

我笑了笑,安慰道:「別怕,叔叔不插你下面,叔叔要帶你去洗澡。」

洗完澡,我給她穿上我昨天晚上買的一套漂亮的衣服和一雙白色的長統童襪。

然後我帶她下樓吃早餐,吃完飯,我命令道:「佳君,叔叔出去有事,你在家裡乖乖的待著,不要動牆上那部電話,聽見沒有?」

佳君顫抖著回答道:「聽見了,叔叔。」

我隨意找了個電影院,看了部電影,天黑了,我到家附近的餐廳買了點菜打包帶回家給佳君吃。

我和佳君吃完晚飯,我拉著佳君做到沙發上,打開電視,進行了幾項操作後,只見屏幕上出現早上我走後屋裡的畫面:

在我走後大約十分鐘,佳君就走到電話旁,踮起腳尖拿下電話,撥了個號碼,是她家裡的電話,過了一會,又撥別的號碼,但無論她撥哪個號碼,話機都告訴她正在佔線,到後來,她撥999,話機錄音告訴她,請將她的情況錄音,警方將盡快處理。

她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叫黃佳君,我昨天下午下課後回到家裡……就不知道怎麼到這裡了,這裡有個叔叔,他說我爸爸媽媽叫我聽他的話,可是他摸我,他在我身上到處亂摸,而且…昨天晚上他還脫光我衣服……還搞得我下面流了好多血,警察叔叔,快來救救我吧。」

我微笑著看佳君精彩的演出,佳君坐在我的腿上,嚇的渾身發抖。

我笑著牽著佳君上了二樓,打開臥室旁邊一間房間,帶她走進房間,房間裡有各式各樣的刑具。

我把佳君雙手綁在背後,將屋頂滑輪吊下來的一根繩子拴住她被綁的手上,將繩子向下一拉,佳君慘叫一聲,被吊的雙腳離地,我又把她放下,再拉,再放,重覆了幾次,已經疼的佳君大聲求饒了。

我又將她手鬆開,一隻腳綁在繩子上,像滑冰運動員保持腿型一樣用力拉繩,把她著地的一條腿吊的離地,痛的佳君一面哭一面哀求。

我把頭鑽到佳君的短裙裡,舔著佳君雪白細嫩的大腿上的皮膚,用牙齒輕輕的撕咬了幾下,然後狠狠的咬了一口,疼的佳君吊在半空中的身體劇烈的顫動,尖聲慘叫,纖長的美腿痙攣著扭曲。

我離開了她的裙下,再提起她的一條腿,先輕輕撕咬佳君那穿著雪白童襪的小腿,不理佳君的哀求,又在她那細嫩的小腿肚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完成了這幾項懲罰,我才將她放下,佳君跪在地上,雙手抱著我的腿痛哭流涕,哭道:「叔叔饒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佳君,以後要乖乖的聽我的話,明白沒有?」佳君嚇得急忙點頭。

我對佳君說:「上樓睡覺吧。」說著自己走上樓,佳君乖乖的跟在我後面也上樓進臥室。

我脫光衣服,讓佳君躺在床上,脫下她的衣裙,佳君就只穿著小可愛內褲和雪白的長統童襪了。

佳君認命的伸直雙腿,雙手併攏,閉上眼睛等著我的進襲。

我抱起佳君,痛吻佳君的小嘴,佳君很乖的探出舌頭讓我吸吮,吻了一會,我用雙手在佳君微微突起尚未發育小乳房上拚命撫摸,又彎腰含她的小妳頭,用力揉搓乳房,佳君呻吟了一聲,柔聲說:「叔叔,你的手輕點,我給你揉疼了。」

我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道:「好。」

我的手離開佳君的胸部,撫摸她那平坦嫩滑的小腹,佳君的小腹又平又緊,我撫摸了半天,戀戀不捨的繼續向下探去,伸進純白色的可愛內褲中,我感覺到佳君幼小的身體稍微顫抖了一下,我的手在佳君的內褲裡反覆的揉搓了一會,輕輕的脫下了佳君的內褲,露出昨天剛剛被我開過苞的下身。

我岔開佳君的雙腿,匍匐在佳君的雙腿之間,用舌頭舔她的陰部,在我的舌頭運動下,我感覺似乎佳君的小穴好像濕了點。

我坐起來,將她的纖細筆直的雙腿摟在懷裡,輕輕撕咬佳君那穿著白色童襪的雙腿,親吻她柔軟的雙腳。

我揉搓佳君的雙腳的時候,感覺佳君似乎享受的呻吟了一聲。我將被子墊在佳君的身下,把她的雙腿�起放在我的胸前,跪在床上,雞巴前挺,觸到佳君柔軟的下身。

佳君身體發抖,顫聲道:「叔叔,今天…能不能輕點。」

「好,我會輕點的,你也要放鬆點,放鬆點就不那麼疼了。」

我雞巴前頂,龜頭插進緊窄的剛剛破瓜的小穴,佳君繃緊身體,輕輕扭動,我抓住她的纖腰,不讓她亂動,緩緩插進了雞巴。

今天的進入速度比較慢,佳君完全感覺得到,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感覺巨大雞巴對她嬌軀的步步深入,我插入了一半,看到佳君全力以赴容納我雞巴的情形,問道:「佳君,有什麼感覺?」

佳君喘氣道:「啊…啊…漲…好漲呀……!」

我不再理她,雞巴繼續插入,一面緩緩插入一面感受佳君緊窄的身體對龜頭的緊夾,佳君輕微的扭動身體,抵抗自己身體鼓漲的感覺。

終於,我的雞巴全部插入,一插到底了。我不忙抽插,扭動屁股,在佳君的緊窄的身體裡活動雞巴,撐的佳君大口喘氣,無意識的啊…啊著。

我緩緩的抽出雞巴,佳君鬆了口氣,我又再次插入,這次插入的速度快了很多,佳君喘氣的速度也急促很多,我就在佳君體內這麼不斷往覆著,感受佳君那幼女緊窄無比的陰道。

由於沒有愛液的潤滑,這種乾澀的抽插摩擦佳君下身剛剛癒合的傷口,佳君逐漸感到陣陣的疼痛了,

她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啊…叔叔…啊…叔叔你快點…啊…我下面疼了…啊…啊……」

我嗯了一聲,開始加快抽插的速度,雞巴來回抽插對佳君幼小身體的影響變得更加強烈,佳君已經喘不過氣來了,張大嘴無意識的呻吟著,下身扭動著。

一陣陣快感向我襲來,我猛然再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佳君感覺到我抽插速度的急劇加快,尖叫出來:「啊…啊………啊!」

她那童音的尖叫聲,使得我更加激動,猛的一次衝刺後,在佳君的體內射了出來。

我抱著佳君躺在床上,佳君也張開雙臂抱著我,在我懷裡喘息,漸漸的,我們都睡著了。……

隨後的幾天,佳君越來越乖,而她的身體也逐漸適應了性交,稍稍的感覺到了一點點快感,除了晚上和我做愛外,每天早上還起來用小嘴清潔我的雞巴。

她知道我喜歡她柔軟的雙腳,經常主動的將腳放到我懷裡讓我揉,而她自己也甚為享受。

我就這樣褻玩了佳君一整個暑假,直到開學才放她回家。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