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他還是按耐不住按下去了....在豫疑過17次後,他還是按下去了,好可惜。這個男人能活到最後倒數的7分52秒,算是成績中上的一個。差點就讓他活下去了,好險好險...



4月14日 (晴)

他還是按耐不住按下去了....

在豫疑過17次後,他還是按下去了,好可惜。

這個男人能活到最後倒數的7分52秒,算是成績中上的一個。

差點就讓他活下去了,好險好險...



這個男人是在家的附近後巷發現的。還記得當天下著毛毛細雨,是殺人的好日子。晚餐後我在家附近散步,看看能否找個人解解悶。正好我發現這個男人在後巷調戲酒吧女郎,看來我的運氣還不錯。我雙手合十感謝天父給我那天的好運氣,然後就慢慢走過去「救」那女子。

「停手!放開那個女仔!」我在暗暗感嘆,當時的我真的好帥。
「.....................」男人沒理會我,害我有點不知所惜。
「咳咳~可以先停一會嗎?」我心有不忿,故意提高了音量。

我雙臉沸騰起來,拿出早有準備伸縮棍慢慢走過去。顯然那男人還是沒發現到我,實在有點傷到我的自尊心。

我舉起伸縮棍擊昏了正在掙扎的女人,那男人被這突如其來的嚇到了,一臉茫然地看著我。
「別動喔,我才剛學會這招。」我襯著男人還呆著,慢慢地舉起了他的左手,抓著他的衣袖。


「喝!過頭摔!」我出盡了力成功把男人摔倒在地上,這招我在家裡練很久了,總算有點成績。
先介紹一下我練習的對象,是在學校附近的空地找到的小學生,我用糖果把他利誘到我家,再「請求」他讓我練習。

練到第200次他的手斷開了。於是我拿他的另一隻手繼續練習。
練到第452次他的頭有點裂開,這表示我接近成功了,雖然噴得我滿身是血,但仍是有點高興。
練到第613次男孩的雙手都斷掉了,我無奈地只好結束練習,也叮囑男孩快點回家,免得家人擔心。可是男孩一直賴著不肯回家,我只好把他裝進一個大紙皮箱裡送到男孩的家門口。

啊 抱歉,話題有點偏離了,先說回被我過頭摔的男人,可能是他先前已渴醉的關係,已經倒在上不醒人事了。我很高興的將他抬回家去,回家後我才發現伸縮棍留在街上了。於是狠狠地把男人再摔一次,以免他在我離開時醒過來亂跑。之後就折返拿回我的伸縮棍,想不到那女人還沒醒過來,我很好心的也把她帶回家了。

但最後我還是把伸縮棍遺留在街上了....可是家裡有兩位新客人,我就沒太在意吧。



 可惜,我只想到了一個遊戲,這個遊戲也只適合一個人玩,由於空間有限我沒辦法同時讓兩個人進行遊戲,所以只好在他們兩人中選其一了。

「喂!你們兩個!猜拳吧!」我吩咐他們,他們已經被我分別綑綁在椅子上。
「你...你想幹什麼?」男人一醒來就開始亂叫,真想把他再次摔暈。
「嗚....」女人只懂哭....臭八婆。

「吱...吱.......」我開動了手上的電轉,在他們前面向空氣揮動幾下,他們就立即閉咀開始猜拳了,真係好用的魔法棒。

結果男方勝出了,我替女人感到可惜,男人高舉雙臂高呼勝利,以為能夠逃出生天。

 抱歉,我忘記了他們已經被我綑綁得緊緊的根本猜不了拳。

老實說以上的情節只是讓故事更合理一點.....是我吹噓出來的。抱歉....



事實是我比較討厭那男人在亂吼鬼叫,所以直接選擇他玩我的遊戲了。

遊戲開始!

我把他帶到一個密室,密室中地板、四面牆及天花板都是由灰暗色的石屎組成,就像一個石造的正方體一樣。裡頭裝有一個直立在地上的倒數計時器,時限是24小時。

計時器下面綁著一大堆嚇死人的炸藥。我把男人堆進密室內,然後扔下一個小型按鈕給他,並吩咐他

「別按!會死喔!」

處理掉那男人之後,我趕快回到我的控制室,;裡面裝有連接密室的攝影機能觀察他的一舉一動。我按下倒數鍵,那男人發現計時器在跳表現得十分驚訝。


起初幾個小時男人都把所有精力放在我所設計的石門上,像野豬一直向著門口猛衝直撞,最後他撞到肩膀出血喘著氣終於放棄了。



然後他努力在嘗試拆解那個炸彈,當然普通人是無法解除啦,看他眼神迷離地坐在地上,看得我都快要睡著了。

倒數時計 剩下 2:00小時


終於他都把注意力放到我給他的按鈕了。他拿起了按鈕研究著,再細仔看一下四周圍。他一定在研究這個按鈕的用處吧,
可能是因為我叫他不要按下去的關係,他很快就認定這個按鈕是沒用的東西,繼續埋頭苦幹在炸藥堆上。

倒數時計 剩下 30分鐘

計時器倒數至最後30分鐘,發出令人戰慄的警告聲效,男人在聽到後嚇了一大跳,雙手抱頭埋在地上,十數秒後才敢抬起頭來,男人知道時間不多了所以著急起來,胡亂地猛敲牆壁和再次撞門,可惜徒勞無功。


倒數時計 剩下 9分鐘



除了發出聲響外,房間內的燈光轉化成紅色閃爍著,男人被這股無形的壓力壓得喘不過氣,只是在房間內亂跑亂撞,後來他又拿起了按鈕豫疑著...


 到底那個按鈕的作用是什麼呢?是用來停止倒數的嗎?雖然那瘋子叫我不要按...

但那個瘋子是想殺死我啊!當然是想我不要按停吧?

如果那瘋子要殺我,為什麼要留下停止倒數的按鈕呢?

倒數愈是接近完畢,房間內的警告聲效和燈光就愈來愈多,令那男人都無法正常思考。男人拿著按鈕在房間內不停震抖...

直至倒數時計到7分52秒....

「?」



他按下去了,房間內的炸藥立即一拼爆開,男人被炸得整個房間都是

我看著攝影機大笑著,待了一陣子便跑到那房間看看真正的情況,整個房間都充滿著炸藥的味道,當中夾雜著人肉的燒焦味,有些碎肉還在著火發出香噴噴的氣味。

我看著攝影機大笑著,待了一陣子便跑到那房間看看真正的情況,整個房間都充滿著炸藥的味道,當中夾雜著人肉的燒焦味,有些碎肉還在著火發出香噴噴的氣味。

看來這個房間要花好大功夫修補才可以再用了,正當我還在試著拼合男人的屍塊時,聽見大廳有很大的嘈雜聲......


那死八婆!

我憤怒地衝出石房,那女人已經解開了我的綑綁想開門逃走,幸好我來得及把她抓住,留著這女人太久實在有點麻煩,但在我還沒想到遊戲前不想草草殺死她,就念在大家都是女人,我決定把她鎖進石房後去洗澡睡覺。




4月15日 (晴)

昨晚睡了一個好覺,醒來時頭腦清醒,吃了一個自製的精美早餐後,便打開石房看看那女人的狀況。

那女人還在輕輕啜泣,真是有夠煩人的。她看到我打著呵欠進房先來是煩人的尖叫,再來還是繼續放聲大哭....

可是多得那女人的尖叫,我終於找到下一個遊戲了...該說是實驗比較貼切。


事源是這樣的 (詳情請看《瘋狂的另一個我》),大約在幾個月前,在看報紙時無意中看到一篇報導,除了讓我皮膚起麻外還一直耿耿於懷。話說有名瘋子在家中被發現自殺,說他是瘋子是因為他自殺的方式。

他把自己整個身體塗成半黑 (左或右我不記得了),然後沒塗色的半邊身受到嚴重的傷害,皮膚還被扯了出來,最後半邊身的心臟被捏碎。報導說他這樣做是為了沒塗色的半邊身先死掉...

真是瘋子。

但......我耿耿於懷的是,他有成功嗎?

沒塗色的那半邊,真的有比較早死嗎?聽說人的大腦是左半控制右半身,右半大腦則控制左半身。

那麼會是另外一邊比較早死嗎??

我很想知道....今天終於有機會了。

我先把那不斷哭的女人綁了起來架在床上,我先讓她的下半身麻醉 (頭部沒麻醉),目的是不讓她在痛苦中突然死亡,雖然不能確定自己控制的份量是否恰當,但我只要她的頭部能給我反應就好了。(她都還在哭,所以我是成功的吧)

手術開始時我先用皮帶將女人的頭呆定好,令她視點永遠向著天花板,這是為免她看到我胡亂切開她的身體會中途嚇死。
我手邊就只有電轉和小手術刀一把,要在有限的時間把女人的心臟找到而又防止她失血過多而死,對我來說是個大挑戰。

我先用手術刀把她的胸骨前的皮和肌肉切開,幸好我手法很輕沒有流很多血。之後便用電轉直接把胸骨轉開,因為我沒信心可以避開血管來慢慢切。所以盡量是速度取勝,不消一會就看見她活潑的心臟在劇極跳動,我還清楚聽見每一下的心跳聲,像是要投訴為何把它露出來。

我跟小心臟打一下招呼,再襯機會跟它合照,再確認女人還沒死掉。女人明顯已經失血過多面無血色,所以我盡量要快速進行下一步。

我決定捏碎左半邊的心臟來作測試,然後看看女人的那一隻眼先閉上,來確認那半邊先死掉。用手術刀對準心臟的中央位置,左手輕輕握著心臟,它已經比剛剛見面時微弱了很多,我快速將它切開兩邊,目不轉睛地看著女人的雙眼!

「叭喇!」左半邊心臟應聲碎掉。

只見女人睜大雙眼,眼球都快要掉出來了。

.............
..................
........................
我等了許久,女人只是用金魚般的眼神呆望著我,沒有一隻眼有閉下的跡象....

「臭八婆!」這個實驗以這三個字來作總結。

把我弄得滿身是血最後還是無法得知答案,心情實在壞透了。所以我連屍體都不理就跑去睡覺了。

(我把女人綁在床上了,我家裡又只有一張床,所以那晚我跟她一起睡了,嘻嘻)



「妳他媽的婊子!」合上日記,便敲在那瘋婆娘的頭上。

「嘻嘻...嘻嘻....」那女孩完全不覺得痛。

 「今晚就打死妳!伙記!幫我準備好那瘋女人襲警的報告!我要打死她」火爆警察命令同撩後,立刻把警棍握在手上想砸向那女子。

「劉sir!劉sir!別衝動,還有很多事要問她啊!」幾名同撩及時制止火爆警察。


「呼...呼.....呼.....好!慢慢才要妳死!」火爆警察吸呼氣令自己冷靜下來,回想起文中的半黑半白的自殺瘋子。


回想起他追捕多年的-影子


「唉...想不到...瘋子也會傳染...」劉sir心想,幾個月前影子的消息傳得很快,傳媒都爭相報導。於是警方決定吹噓一個假故事來欺騙傳媒,免得事情愈傳愈大。

劉sir手上的日記應該就是最大的犯罪証據,單看那瘋女人的首幾頁日記,已經有兩名受害者了,更不難推斷到她在寫日記之前已經有很豐富的犯罪經驗。

問題是,警方從未發現過任何一具相關的屍體啊...

劉sir再次翻開這本厚厚的殺人日記,看見每頁都寫滿密密麻麻的字,劉sir的頭頓時痛了起來。為何在升職為重案組之後每次都是遇到瘋子啊。

「還有其他的日記嗎?」劉sir沒好氣地問,他知道面對這種瘋子,生氣只是徒然。
「嘻嘻,我們還沒熟到這個地步吧?」瘋女子還臉紅起來。
「把她先押下去,我不想看到她。」劉sir吩咐,看來問這個瘋婆娘作用不大,還是自己靜靜地看日記比較好。

劉sir把日記翻到4月15日之後,看見那瘋女人還將影子的報紙精美地貼在日記上,還在照片右上方畫上粉紅色的心形,就跟少女拜偶像一樣。

劉sir的頭又再次痛了起來。報紙的照片令他腦海再次浮起了影子的影片片段。

回想起上一次看完錄影帶後,劉sir把自己藏在家中整整兩個禮拜。看完這本日記,劉sir還能正常的繼續生活嗎?

4月16日(雨)

這天我很早就起床了,因為那女人的屍體開始發臭,滿是血跡的床單吸引了大批蒼蠅享用大餐。我先是洗了一個早澡,回想起昨晚發的夢令我回心微笑,夢境是那半黑半白的人親身到訪我的家,然後快樂地將那女人慢慢解剖,全程他都輕輕捉住我的手,引導我慢慢地切開那女人的胸膛,再跟他一起捏碎心臟,被切開的女人也露出了幸福的表情。整個夢境都充滿著溫馨的氣氛。

 我帶著好心情洗完了澡,想著要怎樣處理女人的屍體。處理屍體這個問題我倒是從來沒有煩惱過。因為!!要顧及的問實在太多了!!我根本不想去理!

這!就是我處理屍體的方針。屍體放太久發出臭味?我不在乎~被親人找上門?我不在乎~怕被警方查到?我不在乎不在乎不在乎不在乎~大不了就是一輩子坐牢,只要能繼續進行我的遊戲就可以了。

雖是這樣說,始終在家裡進行遊戲還是比較方便,所以我每次也會處理一下屍體。能夠玩多久就多久吧。

我一邊讚嘆自己的隨性,一邊將床單的四個角折起,然後將它打結,連同女人的屍體和血都一拼包了起來。最後將它放在樓上的公共垃圾桶裡,完成!

真累,外面下著大雨,我還是先睡一下。

「樓....樓上...的垃圾桶....」劉sir完全不知怎樣形容這個隨性的女人,但這還是解答不了為何一直沒發現屍體的問題。她這樣每次把屍體扔到樓上垃圾桶,遲早還是會被人發現到,難道說除了她以外還有同伴幫她處理屍體?

這世上的瘋子真多....

不執著屍體的問題,劉sir繼續翻著日記,希望能找到更多線索。

5月20日(陰)

許久沒寫日記了,我一直在苦惱應該要玩什麼遊戲。至於獵物方面我倒是有很多辦法在前幾天我在網上談天室認識了一名男生,才談了幾天他就想跟我約會,反正閒著沒事做也可以出外散散心我就答應他了,想不到初時約會他堅持送我回家,在回家的途中那男生一直在我身上摸東摸西的討厭極了。我紅著臉請他進來喝杯茶,想不到他突然從後抱著我不斷吻我的頸子,我微笑著摸摸他的頭。他的手在我身上遊走,我覺得這做得有點過火,於是抓著他的頭髮使出了「過頭摔」把他弄昏了。把他綁在床上不久他醒來了,他盯著我剛剛洗完澡的身子不知在高興什麼,好像完全忘記了我才剛把他摔昏了。

 我確認他就算鬆綁後也不會逃跑,所以我把他雙手的繩解開了,再吩咐他進去石房。他很聽話地照著辦,我上次炸毀那男人之後我把房間塗成全黑色,沒開著燈的石房比平時更黑暗了,很適合進行下一個遊戲,把他關進石房後他對我沒跟著進房間大感不解。我在閉門前已交付了

「七天後把你放出來~」

遊戲開始!

5月25日(晴)

那年輕男子死了,我不知道他是怎樣死的,我去檢查過他的屍體沒有明顯的傷痕。但在臨死前我親眼看著他很痛苦地掙扎,就像被黑暗吞噬了...只差兩天他就可以重見天日了,真不爭氣。

 遊戲是這樣的,我只跟他說明了「七天後放他出來」後,就沒有再給他任何指示了。在漆黑一片的環境下,這次我沒有在房間內發出過任何聲效。他在房間裡除了被黑暗包圍外就什麼都沒有了。

 我想測試一下,人被奪去光明和時間後,七天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多長的時間。那種不安感又能把他迫到什麼程度。

在第一天他只是在黑暗的石房裡周圍遊走,也沒有什麼不安的表情,他還以為我在跟他開玩笑。

第三天他開始急躁起來,不斷嘗試看自己的手錶,可是石房內一點光都沒有,最後他也放棄了改為在地上睡覺希望時間可以快點。

第三天晚上他幾乎每十分鐘就坐了起來看著門口還有看看他的手錶,整個晚上他都滿身大汗,呼吸也很急促,表情也有點崩潰了。

第五天早上他開始哭了起來,在無分日夜只有一片黑暗的房間內,他整個下午都縮在角落不敢抬起頭,可能只有牆壁才能給他一點空間的安全感。

晚上他又再全身霧汗,呼吸聲也愈來愈大,可是在房間裡的他也只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不安感令他逐漸走向絕望...並跟黑暗一起將他吞噬!


「七天已經過了吧?!」

「外面發生什麼事了嗎?難度那女孩忘記了七天的約定?」

「好肯定七天已經過了!我肯定!」

「那女孩是不打算放我出去了吧?」

「很餓...很渴...很累....七日已經過了吧!」

「我已經死了嗎?我連觸感都好像消失掉了...」

    「呼吸好困難喔...這裡的空氣已經用光了嗎?」

男子終於倒下了,他整個人都倒在地上,整個身子慢慢軟掉下來,就像一件沒有生命的肉塊。慢慢我已經聽不見他的呼吸聲,我打開房門確認他已經死了...真沒用,是他自己連生存的希望也放棄才會死吧!


這個男孩奪走了我的初吻,也是我初次在網絡相識的男孩,所以我一直捨不得把他處理掉,隔天我買了很多香水跟殺蟲水定時在他身上狂噴,希望可以盡量把他保存久一點。

原諒我~我已經盡力了~

6月7日 (陰)

嗚嗚~好可憐喔~人家在這幾個星期裡一直在照顧男孩,連找獵物的時間都放棄了。怎料到今天早上起床時發現有屍蟲從他的口內爬出來,我實在捨不得扔掉這個男孩呢,就算要我以後再不玩什麼遊戲,只要能繼續跟男孩生活我也願意。一整個早上我都跟男孩相擁著,雖然男孩只懂張開口不斷爬出屍蟲,但仍然是很可愛的~

「叮噹~叮噹~」門鈴響起了,竟在我心情最差的時候。

「小姐!你一大清早在鬼叫什麼!人家都不用睡覺囉!?」是個滿身紋身的巨漢。

「...........」我一言不發盯著他。

「這什麼態度啊!臭八婆!你屋內幹嗎這麼臭?」巨漢掩著鼻子探頭進我家看個究竟。

「...............」我心情真的差透了。

「是否在裡面藏著什麼?給我看看!」巨漢堅持要進我家。

「進來囉~」我轉身走進屋裡,還順道脫下我的睡衣,露出雪白的裸體向巨漢拋了一個媚眼。

「原來是援交啊~呵呵呵~那叔叔就原諒妳吧~」巨漢騎騎笑地走進房子。

「這什麼房啊~裡面好臭喔!」巨漢好奇著石房內男孩傳出的劇臭。

「你跟他一樣臭!」我從後猛力推,巨漢失平衡掉進石房裡,我立即襯機會關門。

「喂!喂!臭八婆你想幹嗎?」巨漢拍打石門。

「嘩靠!屍體啊!」我打開房內的燈泡,巨漢被突如其來的男孩嚇倒了。


「真是的,我怎麼會說放棄遊戲這種說話~」我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遊戲開始

6月8日 (晴)

 巨漢整晚都在吵吵鬧鬧,弄得我睡得不太好,一大清早我便出門了,因為這次的遊戲需要很大的功夫。同時也需要很豐富的運氣,所以順道我也去了拜拜 ( 去樓上的鄰居的土地公公祈禱,土地公公也算是神靈吧? ) 。買了一大堆這次所需的工具回到家裡的控制室,花了一大堆功夫我弄好了一個遠距離的控制器,這樣我就可以不用留在控制室也能向石房做出各種指令。除了之前提到的警告聲效,還有低溫冷氣、射水功能、能制出38度高溫暖氣、BB彈發射 (可是傷害不大) ,這些功能等下都會用到。

 接下來就是看運氣了,我帶著控制器走到巨漢的住所,雙手合十希望上天能給我好運,然後開門進入。我個人也有點緊張,因為這是我第一次進男生房間。順帶一提,我的遊戲必須達到以下兩個條件:

1. 必須有人跟紋身巨漢同居
2.承上,同居的人還沒發現巨漢的失蹤。

我輕輕打開他的房門,探頭看看四周,嘩啦~這是狗住的地方嗎?真臭!

6月10日(晴)

這兩天我都在新基地裡生活,話說這個狗窩真的臭得無話可說,比起男孩發出的臭味還要臭。忘了說的是我發現到這房間有個女孩子跟那巨漢同居~Lucky~Lucky。可是我已經在這裡等了兩天那女孩還沒回來,明明我在房間內找到很多女生的衣服和內衣,這表示她一定會回來吧。我還試穿了一下那女孩的衣服,呵呵~身材還是我比較好。

6月11日(雨)
 這天我試著把這基地簡單收拾一下,把所有垃圾收集起來扔進那巨漢的房間,而我自己則睡在女生的房間裡。下午大約一時我在大廳看電視吃零食,聽到了鎖匙的開門聲,我立刻準備一下,女生進來後只發現我在家裡有點嚇了一跳,還以為我是巨漢的情婦,我用電鑽跟繩索慢慢給她慢慢「解釋」。最後我幫她訂下了三天的遊戲規則,便把她扔下我的舊基地裡,把她委任為新控制室長!

我對女孩說「只要你幫我看著你的寶貝男朋友,三天不準離開控制室也不準跟他有任何溝通。三天後妳跟妳男朋友都可以安全離開。」

她立刻就答應了,我感激地為她鬆綁。為免她在我講解過程中聽漏了又或是大叫讓巨漢知道她的存在,我用電鑽對準著她的眼睛,她很乖很聽話地把我吩咐的聽完,然後靜靜地坐我控制室的椅子上。

任務完成後,我便返回新房間繼續看電視~手裡拿著精心設計的控制器準備著遊戲開動。

下午我還是照樣的午睡,睡醒了打開女生房間的電視,畫面是舊基地的每個位置,這是我離開之前準備好的,是為了觀察我寶貝的新控制室長有沒有偷懶,最重要是可以在這個新房間裡安心舒適地進行整個遊戲。

「呵欠~」睡了一個好覺,新室長還在乖乖的呆坐著看他男朋友在石房裡大吵大鬧。

 我拿著特製的搖控器,按下其中一個按鈕,電視畫面中的巨漢立即彈跳起來嘩嘩大叫,石房中的小洞突然有水柱噴射出來,巨漢起初是嚇了一跳,然後高興地把口貼著小洞狂渴水。看不到他這個舉動也記不起他已經幾天沒吃沒渴了,這水柱對他來說真是沙漠中的綠州。在他渴飽了後,他竟然脫下衣服洗澡,這一刻我真係服了他,在舊控制室的女孩看見他這個舉動也無奈得張開了口...

 看他高興地洗完澡,他還在專心地清洗自己的衣服和內褲,真有點佩服巨漢的適應力,我想如果每天有吃有渴的話,他一輩子留在石房也能活得很好。在他清洗內褲的途中我就關掉了水柱,巨漢對著小洞怒罵著,我再按下另一個按鈕,房間頂部放出了強力的冷氣,巨漢起初還覺得滿爽的,因為他已經在那閉塞的石房內已經熱了幾天,但隨著冷氣愈來愈強,巨漢被冷得抱著身體不停震抖,他開始後悔了為何自己要把衣服洗濕,現在可好了,穿回衣服比脫光光還凍!

巨漢縮在角落狂打冷顫已經幾個小時,我看也是時候給他做點運動了。

「Ready~RUN!」我瞇著眼睛瞄準,控制向BB彈向著一身赤裸的巨漢發射。巨漢頓時痛得嘩嘩叫,立刻跳起來在石房裡四周走動避開子彈,他抓起地上的衣服嘗試檔著攻勢可惜他身軀太大根本無法完全迴避,於是他又再嘩嘩叫地跑了起來。

「對吧對吧~做運動就不冷囉!」我被他滑稽的動作抱腹大笑,雙腳還不停踹地。我瞄到女孩也看著閉路電視在吃吃偷笑。

被我折騰了整個下午,巨漢已經累得不能再動了,有一段時間他已經不理會BB彈的攻擊照樣坐在地上休息地上。看著他睡得像嬰兒一樣甜,我也有點睡意了,就讓我播放搖籃曲讓他睡得更甜吧~

「B~B~B~B~呠~呠~呠~呠~」整個房間的警告音效一拼響起,嚇得巨漢在睡夢中彈了起來想逃跑,但過了一段時間發現沒危險他又再坐在地上休息了,只是他怎麼睡也睡不了。

6月13日 (晴)
在早上發生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我才剛睡醒打開電視,就發現女孩子正走近石房正想用什麼方式想跟巨漢進行溝通,我拿起了「魔法棒」去指點一下女孩子,說我是看得一清二楚的,這次她只能默默答應我,因為我的電鑽對準著她的咀巴,只要按下開動就能把她咀裡的東西通通攪拌一下。


這遊戲已經過了三天了,巨漢被我折磨得體無完膚,我相信已經足夠了。但面對著這個神經大條、又適應力異常良好的人,我還是有點小擔心。

於是我就給他做了一個小晨操,在開著最強暖氣的房間被BB彈攻擊足足一小時。巨漢對這種冇理的待遇就只有生氣地吼罵,放冷氣熱氣他會對著天花板吼、噴水他會高興、停掉他對著噴水位吼。BB彈呢?他只能對著變成半骨半肉的男孩發洩。

「好了!登登登登登~暴走~」我哼著新世紀福音戰士的音樂,啦啦啦~我的肥版初號機要暴走了~

我按下搖控中間的按鈕,石房房門應聲打開!





女孩發現了!她顯得很高興,但還是不敢離開控制室半步,因為她怕這樣做會打破我跟她的承諾。

巨漢滿身大汗,看見石房門口打開,他站了起來慢慢步向門口.......他緊緊握著拳頭!




一名肯為心愛的男人付出,三天不吃不渴的女人...

一名怒漢被折磨了整整三天,他的怒氣需要得到充分的發洩...


        「相撞!」我緊緊盯著電視,不想錯過這一幕。


「原來是妳...」巨漢用憤怒的眼神望向女孩,再看看女孩坐在滿是控制鍵和閉路電視的椅子上。

                  播放著石房內部的閉路電視!巨漢認得!因為男孩的屍體!

「嗚~沒事了~沒事了~」餓了三天,女孩還是有勁地哭了起來。



「碰!」巨漢一言不說,便用拳頭砸向女孩。

    「啊!你幹什麼?先聽我解釋!」女孩哭著爬了起來想要解釋一切,一切都是她的付出。

「閉咀!」又是一拳。

「嗚...不...不要!」女孩被揍得半塊臉頓時腫脹起來,她覺得好委屈。

巨漢拿起了椅子,舉起向著女孩說:「這三天,你就是坐在這樣嗎?」


「不........不.........」女孩被打很痛,可是她的心痛一百倍!

巨漢扔向女孩,再次拾起椅子........

「.........」女孩已經不想解釋什麼,她的心已經碎了,她只希望快點死掉。

再次摔下!

這次巨漢雙手抱起女孩,一腳踢開門口走向露台!

我也立刻衝出房間,我不想錯過最要的一幕。


「我愛你...」女孩只想交付這句,然後只想著盡快死去。


巨漢將那女孩扔下.........




「碰!」女孩墜地的聲音很大。


巨漢被巨響嚇了一下,眼神回復平常的笨拙。好像在夢中驚醒過來一樣,他看著肢離破碎的女孩,靜靜地看著她。

他沒有哭,他的樣子比較像茫然,或許他只是在好奇著,自己為何要把女孩扔下去?

第一眼看見女孩時,她樣子好像變消瘦了...

在第一拳打在她的臉上,她好像想解釋什麼...

在拿起椅子的時候,她的臉上好像有點委屈...

我把椅子砸下去,女孩好像有什麼被我砸碎了?

我抬起女孩的時候,她已經一動不動了...為什麼她不用力掙扎?或許我會清醒過來...

在我扔她下去時,她好像跟我說了什麼...我什麼也聽不到,心裡只有憤怒...


現在才醒了過來,可惜太遲了...


我在巨漢的背後靜靜地看著這一幕,要我出手嗎?現在是好時機!

不!!!不用出手,繼續看下去就可以了。

巨漢看看自己的雙手,拳頭因猛力打擊後破皮了。巨漢再看看天,好像想去什麼地方

巨漢也跟著跳下去了...他想去找女孩抱歉...



劉sir看到這裡,心裡好像有什麼要問那瘋女人,但立即他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幾個晚上他一直沒回家,只把自己閉在証物房內靜靜地看這日記。

他臉色有點青白,雙眼滿佈紅筋,閉上日記但又沒有離開的意思。

真的要繼續看下去嗎?有必要嗎?

証物早就已經足夠了,在她的房間有,在巨漢房間也不少...

但劉sir就是停不下去,他好想繼續把日記看完。

就像當時影子的錄影帶一樣,他著了魔般把影帶看到最後一秒!他很想深入他們的世界,很想了解當時他們的感受!

他清楚明白自己這樣的相法很危險,所以在解決了影子案件後,他把影帶都燒毀了,把自己關在家中調整自己。

但影子的靈魂好像死纏著他不放,這個瘋女人的日記也是如此,就像毒品一樣愈是抗拒愈是被誘惑。

劉sir露出掙扎的表情.................

不消幾秒,他又回復平靜了...................

再次把日記打開!


6月14日 (陰)

 昨晚睡得一點也不好,從昨天那巨漢跟女孩都跳下去之後,我在天台呆上了好一陣子。

「這....太詭異了!」我覺得這次的遊戲跟之前的都不同,以前在遊戲結束後我只能知道一個人為什麼會死、怎樣能夠把人殺死,我只會怪責他們遊戲玩得不夠好之類。

但這次不一樣,我壓根不明白他們為什麼去死,女孩在臨死前完全不掙扎,跟之前受到恐懼的死不同。巨漢我是打算從後把他解決掉,但他明明有機會逃走,為什麼他會跳下去?

為了解答一切的問題,我跑下去尋找他們兩個的屍體,真不知道是否巧合,他們兩個剛好掉在同一個位置,巨漢的手還輕輕握住女孩。雖然屍體墜地後爆出了好多血和肉塊,但我想他們的眼睛能解答到一些問題。

我把他們的頭都反過來向著我,然後把腦漿和血撥開,我認真地看著他們的眼睛...

女孩的眼睛好傷感,好像有很多話想說出來,但我知道這絕不是恐懼帶來的傷痛。

巨漢在掉下去之後應該還死不掉,因為我看到在他身後拖了好長的血跡和內臟,巨漢只有目不睛地看著女孩,眼神也是包含了很多很多的說話。跟他在石房內充滿憤怒的眼神完全不一樣...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為什麼!我靜靜的看著他們兩個,有很多類似情感的東西衝進我的腦海裡,眼睛不受控制地流了很多很多的淚...

這種豐富的情感真的好討厭,我好氣憤自己竟然軟弱地哭。我趕緊把眼淚擦掉,滿佈血跡的手把我的臉都擦成紅色,雖然已經停止了哭泣,但心情還是好差好差。

我站了起來打算回家,才發現身後出現了一個男生,他一直靜靜地看著我,我覺得他好面熟,但卻說不出話來,我現在完全沒有回憶的心情,我也沒理會這個男孩飛快地跑回家中,在關門之前男孩抬起頭看著我微笑。


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好想知道,心情一直好不起來,就連跟人玩遊戲的動力都沒有...

「叮噹」門鈴突然響起了。

是誰?是那個奇怪的男孩嗎?我回想起男孩看著我的微笑,還有他的眼神!好嘔心!!!我要把他殺掉!

我衝出去開門,站在門外的是一名女生,我有點失望。

「你好,我們是人口普查專員...」女生有點怕羞地說。

「進來!」心情差到爆點,我一手扯住女生的頭髮把她扔進屋內,在女生還未來得及反應時把門關掉。


我二話不說把女孩揍得不敢再大叫,然後綁住她的雙腳,把她倒吊在石房內。女生還不知道到底做錯了什麼,只是哭了起來。

但這不是我想要的眼神,在她眼中的只是看到了恐懼....


6月15日 (晴)

 女孩死了,死因是腦海充血過多,昨天我一直在石房陪著她。我完全沒有傷害過她,因為我想她平靜下來,能夠做出那女孩和巨漢的眼神,我想知道更多更多。

 等了大半個小時,她終於不再哭了,我睜大眼睛看著她的眼神.....什麼都沒有,還是只有恐懼。我死不信邪,一直站著近距離盯著她...

 到了昨天晚上,她的眼睛開始出現紅筋,整個頭部的顏色也變得有點奇怪,但是我沒空理會,只是一直死盯著她不放。在今天早上,女孩的嘴角和眼睛開始流血,眼白的位置變成血紅色,頸部滿佈青筋,臉的顏色已變成了怪異的紫黑色。我只希望在她臨死的時候能夠做出一點不一樣的眼神,可是她最後還是讓我失望了。


6月16日 (晴)

「滴...滴...滴.....」普查女孩的頭部七孔都在流血...我看著地上的血慢慢增多,我從沒試過殺人後的心情是這麼差的。我很想更了解女孩和巨漢的心情,我想最次近距離接觸這種充滿情感的眼神。

我有點懷念他們兩個的屍體,只要讓我多看一眼心情會比較好吧?我趕快衝下樓梯,跑到他們兩個的-墜下的位置。


空無一物?!屍體!警察!血跡!什麼都沒有出現。我看看四周圍,前天這個地方還有一大片的屍骸和血跡,現在竟然消失得一乾二淨,就像從在沒人掉下來的跡象。

「是那個該死的男孩!」我想起來了。一定是那個男孩在搞怪,我早就想把他殺掉了,竟敢把我的屍體偷走?這世界還有皇法嗎?!


6月20日 (晴)
我只想再看一次那種眼神,想親身感受一次他們那時候在想什麼!那天我找不到屍體只好先回家,雖然很想找到那男孩但是完全不知道方向。

 後來我進了石房,看了看在網絡認識的男孩,他早已剩下一堆骨頭了,而那女孩還一直滴著血。我把石房的燈都關掉,然後關上石門,把自己關了起來...

 整整四天我都沒有離開過房間,伸手不見五指,在黑暗中我感覺到自己好像消失了。那男生當時也有這種感覺吧?!我好像有一點點了解他當時的感受了。時間真是變得很慢很慢,如果換上那巨漢走進這個黑暗房間,他還是會活得好好吧?他還是會持續七天的大吵大罵嗎?

「那妳呢?被倒吊時有想過求生嗎?有想過怎樣才可以逃出去嗎?」我摸摸被倒吊女生的臉。

把自己關上了四天之後,心情有點回復了。我回到房間洗澡,清醒一下思維,想不到原來親身去玩遊戲比起抓人來玩更有感觸,之前都是處於旁觀者的姿態,在閉路電視中的畫面感受著人們死亡前的恐懼和掙扎,始終還是不夠好玩....

我對以後的遊戲,好像有了新的方向。

幾天沒吃過任何東西,我先幫自己煮了一頓午餐。這頓午餐好像特別好吃,就連食物吃進肚子後帶來的能量我都感受到了,這時的頭腦實在無比的清醒。

想起了無故失蹤的屍體,我簡單收搭一下行裝,換了一件很有陽光朝氣的花邊連身裙,再化了一個淡妝,最後當然是要跟普查女孩和網絡男孩認真道別一下,因為可能有一段時間不能見面了 (哭~)。最後當然是帶走我非常重要的日記!


在樓下我再次走到他們墜下的位置,對著空氣說:

「我一定要把你們當時的感受看出來!~」意志堅定的我彈彈跳跳般踏上另一個旅程了。






時間16:00
警員編號PC 1748
案件類型 : 兇殺案 報失
發現地點 : 警察局

 這名警員對這份報告實在頭痛死了,初入行的他職責只是坐在警察局門口的報案室內工作。跑來報案的都不是什麼大事件,來來去去也是報失、傷人、偷竊、打劫,最嚴重的就只有失蹤案...

 一些兇殺案和大型的搶劫案就只交由重案組負責,那些重犯啊,當然是要那些高級的去抓囉,那有犯人自己來報案的,可是想不到...

連槍都沒開過的他,竟然有兇手來報案...

        她還不是來自首,而是來....報失!


「好慘喔警察叔叔~我有很重要的東西不見了~」女孩用撒嬌的聲音。

「不見了什麼?在那兒不見?什麼時候?」警員PC1748連頭也不抬,這種案件他已經遇過不少了。

「現在說可以嗎?我帶了很多很多的証物喔~你不要先看看嗎?」女孩把裝滿東西的手提袋放在警察面前。

「嘖!妳要先回答我的問題!我才能決定能不能幫妳跟進啊小姐!」警員對這名少女嗤之以鼻,大不了就是遺失了銀包、手機之類。

「我有兩條很重要的屍體不見了!」女孩被警員的態度嚇怕了,低著頭聲音很小地說。

「什麼?叔叔聽不見啦!」現時的年青人啊真是的!


「我說!我殺了兩個人,現在屍體不見了!」女孩股地勇氣說了出來。

「.......師兄!師兄!!增援增援!!立即增援!」警員嚇得跳起來後退幾步。

「我沒說完啦!你看~這裡很多証物啊~都可以証明人是我殺的~」女孩笑瞇瞇的把手提袋裡的東西一次倒了出來,還雙手把日記交出去。


兇手就是這樣被抓到的了,警方立即派多人去那女孩所說的屋苑進行全面搜查,由於女孩沒說她是住那個單位,所以警方就需要逐家逐居進行搜索。女生這樣做是希望靠警方的力量可以幫她找出那兩條屍體被收藏在那裡,或許更可以找到那屍體小偷。

最後真的還他們找到了那女孩所住的房間和石房,可惜還是沒找到她所說的兩具跳樓屍體。

有這麼充分的證據當然很快就將女孩收押在扣留室中,等待法官的判刑。這相信是史上進行得最順利的兇殺案了。


劉sir終於把日記讀完了,奇怪的他發現到日記最後一頁被整頁被撕了下來。難道是什麼重要的線索?是的,最後那頁一定是在那瘋女人身上!

劉sir決定一定要把這頁找回來,他也想見見那個女人。於是他站了起來鬆鬆肌骨,就離開待了五天的証物房。

「劉...劉sir,上頭說想先看看証物,以方便盡快判決。」一名警員剛好在証物室門外撞到劉sir。

「啊..........全部都在裡面了,隨便拿!」劉sir沒說太多,只是很快地離開了。

「是...是的..」那警員看見幾天不出証物室的劉sir滿面鬚根,雙眼滿佈紅筋,也不敢再多問什麼。


「情況怎樣?」劉sir走到扣押犯人的房間問他的伙記。他看見伙記都在跑來跑去就知道出了什麼事。

「啊...啊...劉sir,你來得剛好,女犯人在房間裡不知幹什麼的咬斷了自己的手指,還說一定要見你。」那警員也被劉sir的樣貌嚇了一下。

「好!我立刻去見她,帶我去!」


「嗨嗨~~又見面了!」女犯人弄得滿口是血,但還是笑著露出紅白色的牙齒,好像受傷的根本不是她。
「瘋娘婆!你想幹什麼!」劉sir看到這女人就無名火起。
「瘋??你的樣子更像瘋子吧?嘻嘻嘻嘻...」女人獰笑看著劉sir。
「閉嘴」跟瘋子溝通總是頭痛...尤其是她的笑聲,好像一根根的細針刺向劉sir的腦一樣。
「我說啊~你遇過這麼多犯人啊!你有看過他們的眼睛嗎?」女犯人繼續追問下去,她的頭愈靠愈近...

「與妳無關!」劉sir迴避著她的眼神,好像是怕心思被人看穿。

「嘻嘻,那些受害者呢?被殺的受害者你有沒有留意?他們的眼睛除了恐懼還告訴了你什麼?」女犯人的頭硬是要靠近,死盯著劉sir的眼睛。

「住口!住口!!」劉sir把女犯人推開,可是女犯人的笑聲不斷潛進他的腦海裡,硬把他的記憶抓出來然後像電影院一樣重播出來,劉sir的腦海不斷地浮現了多年來追捕過的犯人,還有受害者的臉孔。

「那個半黑半白的人呢?那天你在場吧?!我在報紙看到你!!告訴我~求求你~他當時的眼睛是怎麼樣的?」女犯人的頭幾乎貼到劉SIR的面前,眼睛睜得很大。

 影子...她指的是影子吧.....腦內的幻燈片不停播放著當年影子留下的錄影帶...他看到影子在捏碎自己的心臟倒下來的畫面。影子的屍體在他腦海中不斷放大 放大 放大,最後他腦海只有一半黑色和白色....

 腦內的鏡頭在退後,他想看得更清楚一點。

他看到了影子站在他面前,胸部以下爛得一塌胡塗,他還能清楚看到只剩下半邊心臟在跳動著。影子就這樣站在他的面前笑著,嘴角彎得很開很開。

劉sir被這個畫面嚇得退後了幾步,差點沒掉在地上,女犯人襯著這個機會樸上前,緊緊盯著他的眼睛。

「好美啊~」

外面的伙記見狀立刻進房把女犯人拉開,然後扶起神智不清的劉sir。

「劉sir!劉sir!沒事吧?」伙記已經把那女犯人制服。
「沒事...只是頭有點暈...我先回家休息一下,那女的就拜託你們了。」劉sir拍拍自己的後腦,想要把腦內的畫面拍走,然後頭也不回一個箭步離開扣押房。

「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哈」女犯人被制服在地上,看著劉sir的背影大笑。

 離開了警察局,劉sir 上了自己的車子,檢查過四周無人,才把手中的紙球打開。這是那瘋女人在他倒地時塞在他手中的。

劉sir再次敲擊他的腦袋,那瘋女人的笑聲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慢慢打開手中的紙球,他確定那張就是日記中的最後一頁......

劉sir把紙張放在他身旁的座位上,踩踏汽車引擎,飛快地離開差館。

行駛了一段距離,他把車窗都打開,好讓晚上的冷風把他吹醒。從大褸中拿出一本日記,是他從証物房偷出來的....

打開駕駛座位前的暗格,把日記放進去,暗格裡面有一餅破舊的錄影帶....

這是他當年沒有燒掉的...影子最後留給他的影像。

晚風猛力地吹進車子內,劉sir看看倒後鏡中的自己,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把油門踏至最深。

 在他身旁的紙張被猛風吹起,從後面的車窗飄向夜空中....

白色的紙張中間寫了四個血紅色的大字...

「遊戲開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