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是咁的,有日坐地鐵,見到個鬼妹



不能否應,男人是好色的。
 
大概是因為男人有著傳宗接待的任務,所以本能上我們都很色。當然,色到那一個程度是很看修為。色鬼與風流也是一念之差。
 
更不能否應的,我也很好色。
 
話說昨日回HKU乘MTR時,對面坐了一個很正點的鬼妹。
 
她有著金色的及頸短髮。眼大鼻高就一定啦。重點是她一身看上去就覺很甜的蜜糖膚色,沒有雀斑的肌膚,還有那條修長的腿不斷在我面前「撩下撩下」(我們之間隔了一條走廊和一群人﹗),老老實實,如果男人唔望多眼可以肯定佢係基。
 


當時我有點嚇得不知所措,港女看得多,在地鐵看到高質的港女也不少。但能吸到我眼球的高質鬼妹十隻手指也數得到。除了只可以說我見識少之外,平常所見的鬼妹也很普通(或是看上很會駕駛坦克的重量級。)
 
望女是有技巧的。不知是那一位心理學家說過,人的行為是受思想所影響,或者說,我們所做的一切也在反映著我們的思想。所以你本身是個大色鬼的話,望女時注定會行縱敗露。
 
所以,我選的是「風流」,畢竟我也是一個人氣很弱的網絡作者。但形象這點是我還很在意的。
 
於是,我照樣研究Carl Roger的Client Center Approach。對,是英文書,而且是有點高深的英文書,至於有多高深就只好套用馬沙的工程師的說法——「機械既野你唔會明架啦。」
 
但,我不是跟大家炫耀我是個學識之人。我只是想說當你在研究一本很高深的書時,你會抬頭思考細味當中的意思,再轉化成你的知識。
 


這個時候,你的眼睛會四處張望,幫助思考。
 
然後,
 
 
 
望正妹。
 
 
一邊望女,一邊吸收知識,簡直就是可以媲美左右互搏的神級屌技!!!


 
 
但神技再屌,也逃不過女人的法眼。
 
所謂的女人,便是自己身邊的女人。
 
我女朋友,冰冰,她有一雙很厲害的眼睛。她往往可以憑著我眼睛所望的方向就能精確地判斷出我是否在望女——
 
 
「喂﹗我望阿婆你都知?﹗」
 
「扮野啦你﹗見住你望女呀﹗」
 
 
被她「周中」是常常發生的事。


 
但,我始終是她的男朋友,治她的法子倒是有的。
 
 
於是每當跟冰冰一起,有正妹經過,弟弟想主動著眼球看過痛快時,我理智總會叫我這讓說。
 
 
「喂,你睇下,0個邊有靚女喎﹗」
 
冰冰的反應總叫我不意外。
 
「係咩?我又睇﹗……咦﹗係喎﹗真係好靚喎﹗」興奮過見到靚仔﹕「嘩你睇下佢隻腳……嘩你睇下佢幾白……嘩……嘩……」
 
「係呀係呀……好正呀。」我奸笑。
 


 
 
我說拍拖最大的樂趣,便是分享。
 
所以,我決定將我這份男人天生的嗜好拿出來,跟我最喜歡的女孩分享。當然,我這百分百的好男友有時也會跟她一起看帥哥。
 
也許,先前她罵我是因為嬲我有好野都唔拎出黎開心「些牙」。
 
只能說,男人,他的眼睛天生就喜歡望美女。
 
 
 
所以,說到底,我總是像狐狸一樣偷笑地望著冰冰。